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徐州之行:作家聚餐和徐州圖書館
2020/10/07 17:29:26瀏覽1228|回應0|推薦23

其實,我喜歡靜,最愛在獨處時享用美食。

然而,一個人吃飯,旁人可能會覺得奇怪,或者認為不如「眾樂樂」,聚餐是一種世俗飲食文化的表徵,要吃就大家一起吃,還得宴飲同樣的酒肉,因之「酒肉朋友」的泛泛之交也比較多。

一群陌生作家們的聚會也難免如此。

職場上朋友乏少,多了一層競争對手的關係,彼此終歸是有些隔閡與較勁;文人自古多相輕,由於「文無第一」,誰的文筆如何,還得在相互試探之後,從讀者處得著不同的答案。   

這就是爲什麽我不願意跟陌生人接觸太深的緣故;一是少去無用的社交,二是有些人沒必要交心。

真交心了,人家感覺這「心」太廉價;不交心了,對方認為妳這「心」孤僻冷傲。

我從未把自己幻想成高嶺之花,卻也不曾將自己擺弄為泥淖中的白蓮花,內地朋友說我喜歡低調,我倒欣賞低調而清淨的日子。

某作家問我:「妳最近有何作品?」

我說:「近期都在謄抄佛經和道經。」

又有人問:「妳在籌劃寫一部仙俠小說?」

這回答大約沒錯:「長輩仙逝,權當我籌謀修仙作品吧。」

某作協大家談到自己的「成功」,推薦咱們翻閱他的傳記作品。

最有能力的人都有某種奇異之處,這使他與常人區分開來;這樣的成功人士有傳說、有品味、有話題、有出版,當讀者發現一個人與大眾貌似很不一樣,那麼讀書時就應該知道,很有可能在這本書發現了優秀人才。

或者,也有可能偶遇天才。

俗話說「一方風水養一方人」,徐州人才濟濟,文人創作不輟。

或許,從台灣來的羅某人無才,幾年沒作品,是老家那破風水造成的?還是故鄉那群殺人竊盜的黑道泯滅的?

桃園現在的風水,可能糟透了……

真正的好作品,個人判斷百分之八十來源於現實,二十來源於靈光一現。

這個世界裡有許多神奇生物,哪怕創作一點都不加工,認認真真寫下來,都會是一個個很棒的創意,非常玄奧、絕妙,只要靜下心,就可以從中挖掘出無數靈感。

 想到從前想走捷徑,迫切地想證明自己,參考了那麽多速成的經驗之談,以比賽爲基礎學習、創作,卻始終不願意靜下心來,看一看真正的人性,真實的世界。   

是我,太著急了。

敢在人群中發出與眾不同聲音的人,敢得罪人群的人,不是有大本領,就是有失心瘋。

每次觀察那些作家侃侃而談,我都有類似的感受。

固執的人有時候擇善固執,比那些隨波逐流的人要強多了,至少他們有自己的定見。

狂妄的人多有過人之處,謙遜的人少見平凡庸碌。

大作家們的作品排排齊聚一堂,那是屬於他們的驕傲跟榮耀。

印刷文字聞起來的味道、觸摸的手感,都是電子閱讀無法替代的存在;唯有真正捧著一本書的時候,入手的承重、翻頁的觸感,緩慢又動人,即便閱讀載體正在緩慢傾斜向網路,紙質的魅力永遠獨一無二。

 談起這方面,頓時像是找到了話題,幾人圍在一起,興奮地聊了起來。

都是因爲喜歡文字,作家們纔聚到了一起,沒想到聊起以前,也有許多共通的地方。

捧着一沓紙,在旁邊聽他們的交談,從小說講到了雜誌、動漫、遊戲,又從漫畫說到了童年時光,那是網遊和速食年代所無法取代的快樂。

  從圖書館出來後,又是趕路的幾小時的車程,跟這麽多人擠地鐵、高鐵,坐下的時候只覺昏昏欲睡,還有點兒疲倦。   

晚下班的高峰期還沒過去,地鐵裏依然很擠,從高鐵站開出,經過互聯網園區上來一波,經過CBD又上來一波;徐州的男性上班族大部分穿襯衫戴眼鏡,拎著公文包,頭髮還不太茂密;女性則穿著及膝裙、踩著高跟鞋,拖拽吊環直打哈欠,脱了妝的臉上是掩不住的疲態。

透過他們背後的車窗,是徐州閃爍霓紅燈和喧囂的黃昏。

於是,旅途中,不用行事匆匆;人群裡,無須光芒萬丈;成就他人,不必偽裝自己;待人處世,只要盡乎本分。

摩天大樓拔地而起,閃閃發亮的徽標將融入黯淡的天空,高架橋上汽車堵得像一條條長龍,尾燈紅成一片。

徐州,這跟上海截然不同的都市,生活節奏卻同樣是二倍速。

我在台灣被「廢掉」了嗎?

是否我「整天閒著」,被黑道裹脅了,讓往生者拘束著,就整整荒廢了六年時光?

回顧前面走過的路,簡直步步血淚,連我自己都很驚訝,自己是怎麽堅持過來的。

  縱容黑道一時爽,父親死亡悔斷腸。這場謀財害命是我人生途中的一道門檻,現在就一頭磕死在老爸靈前了?  

我坐在家裡,渾身嗖嗖地冒著涼氣,甚至沒打完幾個字。

 打小就有主見,沒辦法,父親走了,母親也只有鄉愿文化,我身邊沒幾個靠譜的人,凡事只有靠自己摸索。

就像讀書,妳以為自己讀得夠本了,到了徐州,人家寫的比妳讀過的還多。

朋友說,通常不合群的、獨來獨往的人,必有過人之處,但這樣的人單打獨鬥很是辛苦;整天混在朋友之間的人,卻絕對不可能有多大的能力,要我自己想想,在身邊是否有不與黑道同流合污的能人。

或許,我走路走得比常人快,腰桿挺得比常人直,讓我覺得自己能做許多事情遊刃有餘。

靜心思索一二,我被黑道搓磨得快發瘋,那些人何嘗不因為我的多方阻撓而氣得再找不到機會下手?

  看見眼前情景,聯想到了自己即将被各種各樣騷擾支配的生活,思及那些被許多手段剝奪房產、錢財、家人和生命的鄰居,兔死狐悲的心情油然而生。   

不過我沒悲上幾秒,就因爲一段文字回過神來。

徐州之行雖短,倒讓我找到了一部好書《僊傳玄機口訣》。

讀《大學》,知在明明德;讀《水經注》,想山河壯美;讀《虎鈐經》,解運機變化;讀《三國演義》,定謀心叵測;讀《僊傳玄機口訣》,得生存妙藥。   

我從不知道天下有這麽好的道理,外面有這麽廣闊的世界,人有這麽多樣的活法。   

雖然隻是囫囵吞棗的讀了,有些還不明白,但心中激蕩的情懷是實實在在的。

感謝那些與我一同領會閱讀之樂、徐州聚會同樂的友人們。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ylovesyou&aid=1513065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