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耶誕夜的奇蹟》-11
2008/01/05 23:21:32瀏覽686|回應0|推薦22

娟娟是個好媽媽,而且是個極度盡責的母親,每隔幾分鍾,她就不由自主摸摸我那包得厚厚一層的紙尿褲,或是撩起我小小的遮羞褲擺,看看是不是有屙屎撒尿的跡象。

縱然這樣的行為有點歇斯底里,我也為她的壞習慣感到些許羞愧,可是你能怪一個持續卅天都被這些屎尿搞得失眠的偉大母親嗎?

而小柯,平常還好,雖然又臭又懶,但在家裡還是能夠保持人模人樣,原本他這樣的傢伙,出生在有錢人的家庭,天生就愛把鎂光燈往自己身上攬,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小開嘛,能怪他不人前人後炫耀、囂張個幾回嗎?

就是這一次,家裡來了貴客,他的癮頭又犯了。

忘了說,出生一個月以來,這還是我頭一回見到這麼大的陣仗。

小柯以前曾經提過,他家男丁單薄,除了他這一脈單傳,其他都是女系親戚,聽他從祖輩開始,一堆「姨」喊個沒完,在我眼花撩亂看著那堆「姨婆」上門之後,接著就是「表」字輩的,雖然不乏男性,卻還是以女性為主,一串「表姐」和「表妹」之後,他就一個「表弟」,兩個年輕男人在萬紅叢中,顯得格外顯眼。

因此今天除了我們家七口,還有幾個英俊的帥哥哥,許多美麗的姐姐,以及若干觀衆,來吃我的滿月酒,順便讓彼此的兒孫較較勁。

小柯酒喝多了,拿著他的湯匙猛敲高腳水晶杯顯擺,等到眾人的目光集中過來,將我放在桌上,一把拉下我的小褲褲和裡頭的紙尿片,抓起我的小東西,大聲嚷嚷著說:「大家瞧見沒?我兒子的雞雞,多好看吶!」

於是我光明正大的第一次,就被色鬼老爹露鳥的行徑暴露在上百隻眼睛底下;我掙扎,我遮掩,我推三阻四,但那變態最喜歡讓人瞧我的性象徵,弄得我無顏面對滿堂父老兄弟姐妹們。

你個死小柯,你不要臉,我還要呢!

從此,後來這些老客人再次登門時,都會要求觀賞我的小弟弟,直到我一歲大的抓周那次,纔尖叫著說:「不要啊!」

唉!往事不堪回首。

回到第一次不堪回首的現場。

彌月禮由來已久,嬰兒滿月宴請親友吃湯餅(麵),因此滿月宴有「湯餅宴」的雅稱。

小柯大概是嫌口袋的鈔票太多,找了大廚來家裡辦外燴,大廳的筵席長桌上放著各式各樣的buffet糕點,隨便親戚們愛吃什麼,當然傳統的長壽麵也少不了,中西合璧的餐食在大紅的桌面上,還附了紅龜粿、桃子、油飯、米糕、紅蛋,廳裡用小燈泡和到處弄得紅通通的,俗氣卻又熱鬧得很。

因為娟娟和我父母雙亡,這會兒只有小柯的家族撐場面,但看這幾十人的陣勢,辦起午宴顯得歡欣非常。

祖父和祖母準備了我從頭到腳所穿戴的全部衣物,也是大紅的,包括帽子、鞋襪、衣服、尿布、包巾,連蓋在我身上的棉被、嶄新的嬰兒車,還有一邊擺著的金鎖、金牌、金手鍊等,那些重得要命又金光閃閃的東西掛在身上,好像我是拜拜用的一頭豬公似的,就差嘴裡沒有咬著鳳梨罷了。

只聽祖父在一邊偷偷咬起耳朵:「你們夫妻還年輕,有沒有打算再繼續生啊?」

小柯「嘿嘿」一笑:「我也想再生個兒子啊!」

「你媽咪剛剛跟我說,媳婦不願意再接再厲,真的嗎?」 

「嗯,幾年下來生了五個孩子,她覺得太辛苦,說是家裡雖然養得起,她卻打算要我去結紮。」

老頭一臉愕然:「你也不過卅出頭,這麼早結什麼紮呀?我和你媽就算到了五十歲,都還奮戰不懈呢!」

小柯無奈地說:「我也不想啊!」

旁聽之下,我鄙視地瞧著這兩個只會不斷製造小蝌蚪的變態父子:你們當娟娟是供起來專事生產的母豬嗎?

「看看你表弟九如,都結婚四年了,就生出這麼一個,家裡男丁零落,你們還不快再接再厲?」

我隨著兩道猥褻的目光瞧了過去,只見一對璧人出現在眼前,男的俊,女的俏,讓人不禁讚嘆起造物者的偉大。這兩個色男在想什麼呀?

啊,扯了這麼多廢話,忘了要提一下抓周的重點人物了。

小柯的表弟,看起來又酷又帥,就是表情總是冷冷的,像是不太愛與人聊天扯淡的樣子,而他嬌美的老婆也一臉羞人答答的表情,抱著個小娃娃站在一邊發愣,直到好客的娟娟走了過去,她們纔搭腔了幾句。

「葦葦真可愛。」

「小南也是。」

「……」

兩個表姻親的年輕婦人,似乎不怎麼聊得起來,話題本來該這麼結束,沒想到,幾聲滴答伴隨著一股酸騷味,讓兩個當媽的一臉錯愕。

「葦葦的尿布濕了!」

「小南也是!」

「……」

我看著自己身下,紙尿布裡冒出一股惡臭,剛剛小柯對我動手動腳,我使盡吃奶的力氣——其實是痾屎的力氣——對抗霸道色老頭。

誰說吃奶需要用盡全身力氣?只有蹲過廁所之後,纔會曉得什麼力量需要用到所有的肌肉!

兩個媽媽急迫地抱起自己的小孩,從大庭廣眾之下溜到後頭的浴室去,只見她們忙著拆解紙尿褲,而我和另一個小嬰兒,就並排躺在一起,看著彼此被折騰的模樣。

這個叫做「葦葦」的小鬼,比我大上整整一歲,聽說是今天和我一起合辦周歲午宴的主角之一,我瞧了瞧這個和我一同出醜的小傢伙,見那雙黑幽幽的大眼睛鄙視地瞄了我幾下,感到有些不爽。

我拉屎又怎樣?比我大一歲又怎樣?你個小屁孩不也當眾撒尿了?

真不懂又在跩什麼,看你那賊兮兮的模樣,一個小光頭嘛,身子又肥,真是醜死了!

俗話說,敵人當不得,朋友不好做,這句話具體是什麽概念,我以前不明白,但是現在卻有深切體會。

話說,由於我用更鄙視的眼神鄙視這小鬼,這傢伙馬上開始記恨了……

我的臉上濕答答滴著水,連我的新衣服也被浸透了,好在冬天的衣服穿得厚,換了應該不會感冒,只是這小屁孩弄得兩個媽春光外泄,娟娟不好意思吱聲來責怪親戚,那個漂亮媽也不敢說話,當我正享受蓮蓬頭熱水沖澡的快樂時,那個光著身子坐在浴缸裡的臭小鬼,還是拍水拍得不亦樂乎。

「啪啪」兩聲水花砸在娟娟已經沒有造型的頭髮上,她花了一早上好不容易弄的美麗造型,就讓這傢伙給毀了,小屁孩存心的吧!

哀歎一聲,另一個媽也不禁搖了搖頭,習慣似地,繼續抓著塊海棉,擦著那小鬼柔弱無骨的身子。

娟娟忍不住微笑道:「葦葦很喜歡洗澡嘛!」

「……我覺得這孩子實在太皮了。」美婦轉過身,哀怨地看著這個一歲大的小傢伙。

玩個水又如何?果然經驗還不夠老到,這樣的程度尚且不如我家那四個小惡魔,我和娟娟同情地望著她,突然有一種置身托兒所的感覺。

娟娟安慰道:「妳只帶這一個,可比我輕鬆多了呢。」

那美女回以一笑:「我也聽說了,妳家五個孩子,想起來就辛苦啊。」

無限辛酸的表情同時浮現在我和娟娟無奈的臉上。

唉,自從跟那四個小惡魔鬥法,已經一個月過去了,看著自己一天天地長大,我突然有一種蒼老的感覺,唔……歲月不待人,苦不堪言的歲月還要持續多久呀……我那失了魂的可憐的植物人女性身體,我這附身的可悲的小嬰孩男性身體,再不回去就要等著給她收屍了吧?

「哇哦!呀呀呀呀呀……」小屁孩猛地打起了水花,快樂得像個神經病,拍在我又在沉思的臉上。

我怒瞪著那個臭小鬼,每當我在想重要事情的時候,這渾蛋就要打斷我的思路!

看著浴缸裡的小屁孩,這個死娃娃,想起那個變態老頭,這個不斷使壞只會撒尿的臭娃娃,隔代遺傳了壞心眼,果然是龍生龍,鳳生鳳,生的白癡會發瘋……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