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耶誕夜的奇蹟》-9
2008/01/03 23:50:10瀏覽674|回應1|推薦26

知女莫若母,普天之下,就算你有多寂寞,你有多孤獨,只有生養你的親娘纔能看出你心中的小陰小謀。

對於三個姐妹的陷害,我雖然告誡自己要習慣,不過娟娟無言怒瞪她們的威力,已經讓幾個小屁孩當場收斂了許多。

但見她伸手一指,除了肖肖只有一歲半還可以裝傻以外,小正和思思已經開始努力撿拾滿屋子的玩具殘骸,看到這群臭小鬼乖乖又沉默的模樣,我忍不住呵呵一笑,結果讓一邊吸著手指的肖肖瞧見了,而我這個四姐詭異的目光,讓人不禁嚇得渾身寒毛都豎了起來。

而後,新的家庭悲喜劇上演,這也是我頭一次看見娟娟發脾氣。

瞧她平時講話嬌聲細氣的,沒想到嫁作人婦之後,就變成了河東獅吼的大老婆!

聽她開始對著老公大聲喝斥:「不是叫你幫忙看著孩子的嗎?怎麼讓大的小的都跑來嬰兒房鬧?小南還是不是你兒子啊?」

小柯只能支支吾吾:「我……」

見兩夫妻吵架時女方一面倒的狀況,讓我對娟娟柔弱的形象和小柯平日耍酷的模樣完全改觀,妻管嚴啊,看得就讓人心裡痛快!

可是那個「小南」?難不成,愛看日本卡通的白癡小柯給我取名為「柯南」了?

想到這兒,我心裡那個苦啊,這些人亂取名字,我以後還敢出門嗎?

小柯還在掙扎:「我也沒想到會這樣啊!她們三個平常很乖的,誰曉得小正會帶頭搞鬼……」

娟娟火氣似乎更旺了:「我不是早就要你幫忙管嗎?現在家裡有五個小的,我今天就帶著阿如去學校的母姐會,兩個小時人不在就鬧翻天了,以後讓我怎麼把她們託給你啊?」

「好啦,好啦,那妳要我怎麼辦?」

娟娟思索了一晌:「我不是不想讓小正去安親班,孩子都還小,我擔心人家管不好這幾個,照料小南已經讓我很頭疼了,那不然你出錢請個保母來,我也好安置姐姐。」

小柯一臉無奈地說:「妳姐在醫院待得好好的,我還請了專人看護,她都幾歲的人了,不用接到家裡來吧?」

娟娟凜然道:「我不管,大姐的事情你一定要負責。」

只見小柯有氣無力地承諾:「……好吧。」

我卻在一旁聽得悚然一驚。

「大姐」?是說我嗎?原來我前一個女人的肉體還沒死也沒燒?

聽這兩人討論的口吻,我在醫院的不會是具屍體,既然靈魂換了軀殼,也就是說,我的身子可能處於假死狀態,所以纔會附身在「小南」的身上。但問題又出來了:既然我可以附身到這個肉體,那是不是表示說,娟娟懷的那個男嬰其實是個死胎?

要是娟娟知道了該怎麼辦?她苦苦懷胎九月,就是想要生一個男孩啊!

還有我那沒了靈魂的女人軀體,失了魂之後,應該變成了一具植物人了吧?要不然,為何娟娟要小柯找個人來看著?

我呢?我現在是個死靈嗎?就像妖怪那樣,隨機附身在這個嬰兒屍體上面?以後不會有個法師上門,說是要驅邪,把我當貞子還是聶小倩來降妖伏魔一番?

我不敢再想下去了。

抬頭瞧了瞧剛剛還在嘀嘀咕咕的兩夫妻,話纔說了一半,為什麼不講全啊?好歹也該讓我這幽靈知道一下身體的狀況吧?

可是,他們不說就是不說,若非老娘無法開口,早就揪著小柯的脖子問他話了。

後來的日子,沒見小柯或娟娟再談及這個重要的話題,小柯早出晚歸,娟娟忙著幫我把屎把尿,我不會說話,頂多是吃喝拉撒睡這五大休閒項目悠然過活,由於還不會開口說話,只能把重重心事都深埋胸中,抑鬱不已。

當米蟲——不,是奶蟲——的歲月無限漫長,娟娟是我生活的重心,而我那四個小姐姐——那四個外甥女——四個恐怖的小惡魔,簡直是我這個嶄新人生之中最大的夢魘。

每天,姐姐們都會來跟娟娟問早道好,小屁孩們裝得什麼似的,表面上乖巧得不像話,私底下卻欺負得我好慘。

任何人都可以變得狠毒,只要你嘗試過什麽叫作「嫉妒」。這兩個字為什麼是「女」字邊的呢?

看我那四個姐姐就清楚透徹了。

七歲的大姐阿如總用惡毒的眼光看我,這個我不計較。

可三歲大的思思總是爭著要抱我,常常把我從嬰兒小床這頭拖到床那頭,拉拉扯扯我的四肢是她沒大腦的行徑,最可怕的是她可能把床都推倒的手段,雖然這個女孩只有三歲,力氣卻大得嚇人,看她如何用拖鞋砸爛我那可愛的小火車就能明白;這時我總想,黃飛鴻那一身「膽似鐵打」、「骨如精鋼」是怎樣練的,這可不是唱兩句《男兒當自強》或耍兩下獅子就能辦得到。

你可能有豪氣對抗商場上那些敵人,卻絕對不會有力氣應付這力拔山兮的三歲娃!

五歲的小正是二姐,古往今來,排行第二的通常都很聰明,也絕對很殘忍,比如殺了兄弟還威逼老爹讓位的唐太宗李世民,比如害死兄長的隋煬帝楊廣,你能說老二心態能不耍點陰的嗎?

小正總是懷疑小柯和娟娟對我最好,因此只要一有機會,她就會跑來嬰兒房搜查,到處看看有沒有什麼玩具或新衣服,然後想辦法搞破壞;我能夠明白,這小鬼以前穿阿如的舊衣服,玩阿如的舊娃娃,以後可能還要用阿如的舊書包和舊課本,沒法子,她是老二,阿如是大姐,這家三個姐妹都得忍耐啊!

誰讓我生而為男兒身呢?新衣,我有,新玩具,我有,而那些都是男孩子的特權。

只有我例外,她知,我也知,所以她纔喜歡搶我手邊的新東西,然後讓兩個妹妹肆虐我的新玩具。

最難以忍受的是一歲半的肖肖,這個正值幼兒發展期的恐怖四姐,總是用流著鼻涕的臉親我,用髒兮兮的爪子捏我,然後用我的身體來磨她剛長好的幾顆牙,弄得我滿身創傷。天啊!

為此,我想了很多辦法,考慮了一切能夠避免四個姐妹騷擾的措施,無果。

最可惡的是,這個四姐還想跟我搶奶吃,有幾回肖肖乾脆把奶嘴甩在一邊,奶瓶也扔在地上,就因為看到娟娟抱了我在懷裡,讓我吸吮那對白嫩的美乳,她覺得我這弟弟太受寵了,就要來搶,就要獲得關愛的眼神,於是便採取賴皮撒潑的原始本能:哭。

好幾次,這個臭小鬼都來搶奶喝,本來娟娟有一對乳房,一人一邊,一邊一國,看起來不會有什麼衝突,但是我要說:你錯了!

一邊哪能一國呢?分明就是要打仗啊!

肖肖特別喜歡來陰的,不是說她愛對我動粗,而是這個小屁孩算準了我的食量,偏偏就要來搶食人奶,每次她故意將兩邊的奶都快吸乾了,纔讓給我喝剩的,讓我連奶蟲都快當不成了。

想餓死老娘啊?好妳個小惡魔!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小夜函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好有趣....= =+
2008/01/09 12:22
可是這些姊姊都太壞了唄??
Peter Schiff!美國人...╭∩╮(︶︿︶)╭∩╮
Rosy(rosylovesyou) 於 2008-01-09 20:35 回覆:
她們並不壞,只是吃醋爭寵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