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耶誕夜的奇蹟》-8
2008/01/02 23:52:06瀏覽643|回應0|推薦30

「老爸幫你服務不好嗎?」

我用力搖頭,亟力避免碰觸到他古銅色的胸膛和那發黑的兩點突起,也只有小柯纔會異想天開到這種地步。

「真的不要?」

要你個頭啦!這還噁不噁心啊?

我用一隻小手拚命推他,另一隻手則盡全力保護自己的口鼻,沒兩下就筋疲力竭,沒想到一脫力,馬上覺得強烈的便意湧來,隨之而起的是一陣惡臭,嚇得小柯忙不迭把我趕快放在一邊的矮几上。

那股排泄物的腥臭與黏膩,讓我非常不舒服,又起了嚎啕大哭的念頭。

你個死小柯,害老娘急得屎尿都出來了,看你搞得!

「哎呀!臭死人了!」小柯掀開我那恐怖的紙尿褲,裡面的慘狀可想而知。「別哭啊,我不知道該怎麼弄啦——」

人家的爹是你這樣當的嗎?你連紙尿褲也不會幫忙換,是不是娟娟不在,小柯你就成了個廢物?

憤怒和難受的感覺,讓我的哭聲更為響亮了,只見小柯手足無措地呆立當場,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看來這個當了七年爸爸的傢伙,根本就沒學會如何帶小孩。

在我高八度的哭聲之中,忽然之間,嬰兒房的門打開了,小正牽著思思,一手還抱著肖肖,無言地將兩個妹妹安置在旁邊的地毯上之後,這個五歲的小女孩很快解救了眼前的狀況。

我詫異地望著她,只見小正熟練地用濕紙巾幫忙處理髒東西,然後開始幫我替換紙尿褲;果然是大家庭裡面的小孩,早熟又聰明,比起那個只會發愣的大男人,這個小女孩真是有用得多了。

小柯見到救星來了,嘿嘿乾笑了兩聲,就扔下一句話:「妳們幫著照顧弟弟啊!」然後轉身去睡他的大頭覺去了。

小正那大大的眼睛滴溜溜轉了轉,又見她臉上泛起一個意味不明的笑容,我正覺得奇怪,就發覺下身一痛,原來是她伸手扯了下我那寶貝的小東西。

她訝異地瞪大了雙眸:「弟弟跟我們不一樣耶!」

思思還是只會說三個字:「……不一樣。」

妳個小鬼靈精!我是男的,所以有小弟弟,妳們女生會長出這個嗎?

麻煩來了。

我的個人私密空間,現在有三個不速之客。

好你個小柯!爸爸是這樣當的嗎?這些傢伙終究無法理解一個嬰兒最重要的需求:舒爽安靜的睡眠。

纔這麼想,我那可憐的小雞雞又被人揪了起來,忽然腦中有個應證的想法:難怪以前女子防身術,教的重點就是襲擊男性的下體,這東西光是被人拉扯幾下,就很要命了,更何況是用拳頭或鞋跟重擊呢?

「哈哈,好好玩哦!」

玩妳個頭啦!痛死人了,姐姐們饒了小弟吧,捏壞了可賠不起的!救命啊,那是老娘我當男人最重要的寶貝啊!

在我疼得幾乎要號啕大哭起來之前,這兩姐妹似乎是玩膩了,很快又鬆開了箝制我的那幾隻小手,我連忙拉起攤開的紙尿褲,卻又嚇得一身冷汗;眼見三個會爬會走的小姐姐就在旁邊,我這個剛出生沒幾日的嬰兒,脖子和頭不太會轉動,四肢無力得無法爬行,連翻個身都有困難,現在只能和她們湊在一塊兒,而且還被困在一張矮几上,這不是太危險了嗎?

娟娟呢?我的親親小妹,妳能不能快點回來啊?再晚會出人命的!

這幾天,本來應該是很愜意輕鬆的日子,仿佛時間都如這裡的空氣一般輕盈,甚至停滯不前了,可是我的心就像外頭的天氣一樣,冷鋒陣陣,寒氣透心涼啊。

而在這時,我的姐姐們已經開始了搜括玩具的行為。

這年頭就是好,只要你能,生一個、生兩個、再生第三個,甚至到了第四個,只要養得起,絕對沒人管你。

回想起七O年代「兩個孩子恰恰好,一個孩子不嫌少」那句口號,現在跟天方夜譚一樣,養不起的人,拖垮全台灣的出生率,也只有小柯這樣好不容易蹦出個兒子、有家產有事業要繼承的三代單傳家庭,纔會天天期望有個帶棍的出世,結果放任一堆女兒在家裡搗蛋。

本來以為老大的阿如不在,欺負我的姐妹就少了,結果老二的小正帶頭,還是可以大方欺壓我這手無縛雞之力的嬰兒。

小正四處亂翻,把我的衣服和圍兜都弄成皺巴巴的一團,又四處搜尋娟娟買給我的玩具,從嬰兒床上的唐老鴨吊飾,到小柯送給我的變形金剛,她都一股腦兒扔在地上,看得一邊的思思和肖肖喜滋滋的,就在我身旁玩了起來。

思思對於破壞玩具很有一套,她從拆卸小火車和金剛的各式零件之中,似乎找到了不少樂趣,只見她一樣一樣拆解開來,用的工具超乎我的想像力,從鞋子到髮夾,拆不開就敲爛,頗有電機工程師的初步雛型;肖肖只有一歲半,對於肢解沒有太多的想法,什麼東西都往她的嘴巴塞去,我那可愛的泰迪熊寶寶啊,被她從頭咬到爆,只見那可憐的填充娃娃全被她一隻一隻啃得面目全非,每一個玩偶都沾滿了可怕的口水。

小正一看就是個愛動歪腦筋的臭小鬼,她不像兩個破壞狂妹妹,卻充滿了福爾摩斯的偵探精神,到處東翻西找,將嬰兒房內所有可以打開的抽屜、儲物櫃、置物盒都一一敞開,然後風捲殘葉似地把裡面的物品全都掃到地板上。

我恐懼地躺在矮几那兒動彈不得,雖然幸運地換上了新的紙尿褲,但聽著翻箱倒櫃、磨牙、敲打的各種聲響,卻內心十足不安,深怕這些搗蛋鬼會動歪腦筋到我這孱弱不堪的肉體之上。

就在轉念間,幸虧娟娟及時回來了,她剛進得門來,就見到滿屋子凌亂的景象,而我那些姐妹們,則口徑一致地把矛頭指向我這可憐的弟弟。

小正最先發難:「是弟弟弄的!」

思思雖然只有三歲,也學會撒謊:「……是弟弟。」

就連一歲半的肖肖也會說:「弟——」

我氣憤地想:這一窩小騙子都是那個爹教出來的吧?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