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耶誕夜的奇蹟》-5
2007/12/29 23:20:43瀏覽757|回應0|推薦25

天曉得我怎麼成了嬰兒?

神經錯亂?中邪?借屍還魂?

我確實是被生出來的啊,哪兒借的屍?

是上天打算讓我重新再活一回嗎?算了,既來之,則安之。可我怎麼捨得以前的風光,怎麼能夠忍受這樣的無助?

望著嬰兒床邊圍繞著的三個觀眾,我怒氣上沖,心想:如果妳們突然有我這樣悲慘的遭遇,是哭還是會笑?

三歲的思思,會說的只有三個字:「愛哭鬼。」

五歲的小正繼續發表高論:「他長得好醜。」

七歲的阿如點點頭,似乎是同意了妹妹的觀點,但因為她身為老大,便一臉凜然地說道:「我們要疼愛弟弟。」

思思問:「怎麼疼?」

小正轉了轉眼睛,那雙靈動的眸子,似乎在打什麼鬼主意:「就像爸疼媽?」

阿如又點頭:「應該就是那樣吧。」然後,她出奇不意在我臉上捏了一下,以示疼愛。

唉呦!疼啊,好妳個阿如,假裝藉著疼愛之便,公然欺負我這阿姨!

看著那隻小手在我臉上肆虐,捏得我一陣陣痛,阿如的嘴角浮起一個詭異的笑容,驀地又伸出另一隻手捏過來。

我拚命掙扎,想要逃開那兩隻手的魔爪,不料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這嬰兒幼小的身體根本無法挪動分毫,那雙手又用力扯著我的臉;我恨恨地喘著氣,她卻將我的臉皮使勁往兩邊扯,好妳個小惡魔,要是老娘長了牙齒,非把這雙魔手給咬下來不可!

見了我氣得臉紅脖子粗、有口難言的模樣,阿如笑咧開來,那本來該是純真七歲小女孩的笑容,在我眼中卻驚悚恐怖。媽呀,我是招誰惹誰了我?

在幾個小女孩哼哼唧唧的笑鬧聲中,娟娟溫柔的聲音遠遠傳了過來:「妳們在笑什麼?」

阿如趕緊將魔爪從我臉上移走,一臉羞怯乖巧地說:「媽媽,我們來看弟弟,覺得他真可愛。」

小正也說:「弟弟很有趣。」

正在牙牙學語的思思只會三個字:「……很有趣。」

娟娟柔聲一笑,走到床前把我抱了起來,然後吩咐道:「媽媽要照顧弟弟,阿如妳要幫忙看著妹妹們啊。」

阿如細聲細氣地點頭:「好。」

哼,這小鬼是天生的演員嗎?變臉跟變什麼似的,我從娟娟身上俯視那個欺負人的小鬼,只見娟娟一轉身,阿如就調皮得吐了吐舌頭,終於把兩個妹妹帶出了房間。

娟娟走到旁邊坐下,將我放在膝蓋上,細細地審視,然後輕輕摸了摸我的臉:「怎麼這麼紅?是不是睡覺時壓到了?」

她說話時溫柔婉約,讓我滿心的憤懣疏解了許多,也恢複了點元氣,讓早已枯竭的心浮現了久違的暖意;這樣楚楚動人的少婦,只是看起來有些虛弱,仍不失其秀美。

我漂亮體貼的妹妹啊,還是妳懂我!

只聽她又說了:「我吩咐過阿如她們,媽媽剛生了弟弟,叫她幫忙帶幾個妹妹。」

我有口難言,只是氣嘟嘟地想:我就是被阿如捏的啦!那小鬼真會裝,以前都看不出來,還以為她是姐姐,至少會懂事一點,沒想到竟然滿肚子壞水……

在我還沒反應過來之前,恍惚中看見什麼湊了過來……好,好大的胸部在眼前抖動!

香豔的場景,巨大的刺激,總算讓我的思維回歸了本位。

那一對乳房,堅挺又滑手,我試圖攀住眼前晃蕩白膩的胸脯,呀……我的手……我那嬰孩的手,這麼小,這麼無力,這麼脆弱,比照娟娟湊過來的碩大巨乳,忽然感到無比震驚——

以前覺得自己40A的size也沒怎麼樣,也認為那些肉彈型的女子胸大無腦,還以為娟娟沒什麼料,看來以前真是走眼了。我還不夠自卑嗎?

估量著眼前這對乳房的尺寸,36D?不對,36E應該有了!

一個本不該出現的詭異念頭驟然冒了出來:好你個小柯,娶了這麼嫻淑美麗的太太,身材又這麼好,這是哪一世修來的福氣啊?

「寶寶,要多吸一點,以後纔會快快長大哦。」

聽娟娟這麼說,我努力地撥開貼著臉的胸脯,忽然間有股怪異的感覺,好像我變成了蕾絲邊,在侵犯自己妹妹最私密的身體。

「寶寶,媽媽現在漲奶很不舒服,你幫忙吃一點吧?」

只見她「唰」一聲更扯開自己的胸罩,輕輕地抱起我,硬生生把我的小嘴往她的其中一處送去。

可憐的我那個恐懼啊,死活不依的,只是緊閉著小嘴,要死也不願張口,但是話說回來,我的口鼻已經碰觸到她的那裡,感覺起來真是軟,聞起來還真是香啊。

終於,親親小妹等不下去了,她替我拍背順氣,又摸索了好幾下,生怕我是不是哪裡有問題,看她如此關心我,加上肚子真有點餓了,我能不如她的願嗎?

第一回吸奶的感覺,真的很特別,驀地覺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幼年時期,抱著老媽往懷裡蹭的舒服,這人奶的味道也不同於牛奶,記得以前讀過幾篇亂七八糟的稗官野史,說清朝的慈禧太后每天都要吸人奶養顏。

對啊,我怎麼沒想到呢?這麼美容養顏的聖品,說不定我多吸個幾回,就可以擺脫以前嚇人的外表,和娟娟一樣成為一個人見人愛的美人兒了?肥水不落外人田嘛!

雖然覺得這種想法有點齷齪,但我也是女人啊,回過頭來,我還真沒摸過其他人的胸部,以前自己的扁平如飛機場,現在手裡這對柔若無骨,我見猶憐,心裡真有種興奮的感覺。

本來嘛,人都活得自私,我餓了,我愛美,娟娟有奶,奶水充足,夠哺育我還有得多,不吃白不吃啊!

如此,我吃奶的問題總算解決了。

吃飽之後,只見娟娟也滿足地把她的乳房收了回去,我則讓她抱著,舒暢愉快地躺回嬰兒床上,皆大歡喜。

她從床邊走開,在一邊不知窸窸窣窣弄些什麼,大概是整理我的東西,或者是她自己的,天曉得,可是就在下一秒,有個巨大的聲響吵醒了幾乎要打起瞌睡的我,朦朦朧朧之間,聽見一個男人喳喳呼呼的吵鬧聲,口音像是那個討厭的小柯。

只聽他說:「孩子呢?」

「在那邊床上。」

「我要看看他!」

「他剛吃飽睡著,你小聲點——」

小柯似乎沒有聽到他老婆的囑咐,我剛睁開眼,就看到一張恐怖的大臉正在前方,嚇了好大一跳,沒想到下一秒,這死不要臉的男人竟把我柔弱的身子往他臉上猛貼,那鬍渣子刺得老娘生疼,一時之間,汗臭味、塵土味、菸臭味,還有一股酸騷的氣息都鑽入我的鼻腔,我憤怒地瞪著他,終於把他的臭臉給瞪開了。

「哈哈,他長得真像我吶!」

我歪著臉,唾棄地看著他:鬼纔像你這個不修邊幅、又臭又髒的醜男!

只見娟娟在一邊緊張地說:「你輕一點,這孩子只出生兩天而已。」

「好啦!」小柯一臉不耐煩地抱起我,手段粗魯野蠻,臉上笑得像個白癡,將我舉得高高的:「寶貝呀,爸爸特地回家來看你囉!」

我驚恐地被人一下子舉到離地兩公尺的地方,媽呀,我有懼高症,死小柯你快把老娘給放下來!

娟娟也同樣驚恐:「快把他放下來,別摔著了!」

小柯一臉不屑地面對漂亮老婆的叮嚀,終於把我放在一邊的桌子上,就在我一顆懸著的心好不容易放下時,沒料到他竟然扯開我身上的布,這個殘暴好色的死傢伙!

這個色中餓鬼,是姐妹的瞧瞧也就罷了,老娘清白的身子怎麼可以給你這變態看?

色狼啊!變態啊!誰來救我啊!

我恨自己有口不得罵,有嘴岀不了聲,只是無謂地掙扎著,不想讓他輕易得逞。

娟娟忙跑過來說:「你這是幹嘛呀?」

「我要驗一下身,嘿嘿嘿……」

那殘忍無良的臉又湊了過來,但不是對著我,而是對著我的身體,只覺得某個地方一疼,有人扯動著我不熟悉的部位,還高高拉了起來。

就聽他詭異地歡呼了聲,色迷迷地笑道:「我兒子的小雞雞長得真好啊!」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