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關於死亡的那些記事(二)鬼月,說「報應」
2020/08/22 17:01:04瀏覽1243|回應1|推薦25

2014那年,混不吝的羅某人回到了老家,一場場謀財害命的陰謀鬧得驚天動地,大概轟動了小地方。

後來轉回原籍,許多人與我從此斷了聯繫。   

沒多久,跟朋友們斷交,常常跑警局、調閱監視器、報料給媒體、找議員、拜訪立委、陳情區長……幾任里長同自己翻臉多回,多少人上門威脅,一向高傲的羅某人這輩子第一次低了頭,軟聲軟氣跪伏在神佛菩薩上帝和阿拉的座前,唸唸有詞,詛咒一群陌生人,因為那些殺人犯害死了老父親,弄走了他的退休金,還可能謀殺了我熟識的老同學、老鄰居數十人(不認識得的陌生人應有上千之數)。

朋友們說我冷情,放下如椽之筆,拋棄了理想,扔下了人民幣,增添了仇恨值;老姑娘鐵石心腸,姿態擺得高,話語講得狠,六法全書看似摸透一竅,心思更藏得深。

我對得起自己,跪天跪地跪父母,絕不在黑道面前彎下自己的老腰。   

我對得起滿天神佛,所有個人所知該讀誦跟死去親友鄰人的經典,一句不漏,天天翻閱,六年以來反覆吟哦,終於為亡父讀經完成了《心經》百萬次。   

2019年,是我畢生難忘的一年;我差點被車撞死、我母親差點被車撞死、我的老鄰居又死亡三人、我被誣告栽贓,過程驚險。 年底見到某一仇家的現場,狹路相逢。   

針尖麥芒,互不相讓。   

結束後,母親聽著錄音內容問我,「妳確定那個人是主謀之一?」   

「他是。」   

「那你們怎麽說的跟吵架一樣,我看妳兇的好像要吃了誰。」

「大概我天生犯傻吧。」   

當晚,羅某人打開房間的門,淡淡瞥了眼老爸的骨灰和他遺留的勳章,心想:「或許亡者有靈,我來討債的時間到了。」   

今年,驗證了老天有眼,七月剛結束,甫獲得振奮的消息,仇家某一行人被檢調約談,遲遲不見消息幾日,終於在八月八日的父親節得到:仇人之一被羈押的新聞。   

曾經誰打電話都沒人接,信息也不回,這幾天我抱著幾本經文,睡不著的時候就為往生者讀誦。   

沒多久,仇家同伙看到羅某人站在家門口,懷裡抱著金紙冥錢在燒化,嘴角的嘲諷還沒掩藏起來,我低聲唸唸有詞:「感謝老天爺,不是不報,時候未到,總有他們得了報應的一天。」   

我真的不信哪尊神佛吶!我確實沒意願成為祂們的信徒啊!   

曾經那年,我站在幾場大賽的最高領獎台上,萬衆矚目,意氣風發。

  而上天眼裡,應依舊只有台下那個陪自己孤單走過青春歲月,伴度過低谷與巅峰的老女孩。   

復仇與快意,我都要。   

那晚母親說,「妳給老鄰居們多燒些紙錢,說點好聽的,祂們應該就會願意繼續幫助我們。」

我說,天助自助者。   

我沒真心恨過誰,從初見父親冷凍的屍骸,想像他讓仇敵折騰、逼迫、毆打致死的那一刻,直到那腐爛大體爬滿蛆蟲、被老鼠咬囁的景象在焚化爐中化為灰燼,回到老家對抗這群殺父仇人的這些年,從未停止。   

我從未覺得人間醜惡,直到黑道來了。

我真心覺得他人宗教信仰的美好,直到冥冥之中應有受惠。

我實在無法停止怨恨,直到懟死惡魔們為止。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ylovesyou&aid=149377892

 回應文章

Sir Norton 背影正偷笑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27 14:14
Hey Rosy,久違了,我讀的懂您的新篇章,看到您商標般的詞藻描述。❤️
全文的「主詞」混淆,你找他跳來換去,我起初以為您姓羅。還有,哪裡冒出來的「老」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