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關於大陸廣西的記憶(三)昨日的欽洲、邕州那等流放地帶,今日的進步三線都市
2014/07/09 23:58:16瀏覽3011|回應3|推薦39

前文請參照:關於大陸廣西的記憶(一)南寧之旅

      關於大陸廣西的記憶(二)古老的邊境城市與嶄新的都會

   

來到廣西,令人目不暇給的是它的進步與建設,但同樣使人舒心的則是此地的乾淨和空氣清新。 

作為普通的三線都市,廣西南寧這個古稱「邕州」的古城,實際上擁有廣闊的綠意。

關於一座城市的藍圖,我已經看得太多太多,但仍不免折服於某些遠大的理想和計畫。

有的時候,理想與詐騙很接近,只是看手段如何,而法律上又如何解釋。

鼓吹別人將口袋裡的錢匯聚到自己口袋,要看有沒有產品,是否產品和宣傳本身都真誠無誤;號召他人將口袋裡錢都匯聚到某一處成為可運用的資本,並非是僅僅進入自己的口袋,還能夠光明正大地運用得當,那麼所有的藍圖也就成為了理想。

當一件事情沒有誰能說得清,且只有法律能夠進行判別時,那就不需要說得太多,將一切都交給法律吧。

當日隨手亂拍,主要是搭車行進間測試自己手邊的老牌相機是否還足堪使用。

這年頭有些東西不是我們喜新厭舊,因此會嫌棄一些汰換性高的工具款式老派或功能不夠齊全,而是在無法滿足需求和超過使用年限的情況下,有些東西只要使用超過十年便在這個範疇內被視為骨董老件。

有時候需要汰舊換新的並非實體物,而是自己那顆不願意正視世界在改變,或者根本沒意願改變自己的老派思想。

個人非常喜愛大陸的道路設計,八線道是那樣寬敞,而且相傳甚久的立體快巴也即將要在廣西的一些三線城市一一上路。

我總是跟那些沒有去過內地卻不斷批評的人說:去一趟吧!眼見為憑,大家要理性思考人家的進步與我們在心態上的停滯不前!

二O一一那年我寫立體快巴的文章:〈China Straddling Bus!北京在一年內會出現的「中國立體快巴」〉 

早些年去大陸遊玩.曾經跟當地人問路:請問這條路有斑馬線或地下道嗎?哪個方向的紅路燈比較近?

那時候八線道的馬路同樣寬敞,路上行車多如過江之鯽,想走到對面去還得花一番心思,因此我聽過幾次的有趣回答是:很近啊,下個路口很快就到了!

後來我回到台北,對當時剛認識的某友人說起:那次的「下個路口」走了半個鐘頭,我覺得差不多有一公里那麼遠……

然,事實上真有一公里一道斑馬線之遙麼?

幾年前的新市鎮或許規劃不盡如人意,隨意穿越馬路的情況可能也比較嚴重,但是近幾年大陸的變化有目共睹,人性化的設計已經完全進入社會各階層,在地鐵裡面要看到為搶座位爭得面紅耳赤的上海人可沒了,不讓人下車搶進車上的北京人也沒了……

這兩年的內地朋友以外,我見過不少陌生人,彬彬有禮或讓座的老中青路人甲乙丙,說來並不算稀罕。

富裕、受過良好教育、用心誠懇的模樣,這是一般ㄧ線城市人的外貌,穿著時興潮裝的三線城市之外,防城港的感覺也是如此,這個乾淨靜謐的城市是現代化而頗具建設規模的。

可以說,廣西這些城市,在過去幾乎沒有人會特別注意,尤其是我這樣來自台北的遊客,要說什麼印象,大致來自於狹隘的世界觀與貧乏的歷史地理常識。

曾與某位女性朋友談起廣西之旅,她說:廣西?那裡應該邊疆民族很多,貌似都是又窮又小的農村吧?

真的,沒去過這些三線城市或四線城市之前,請不要以帶有偏狹地域概念或無知來表述此處……

我的某些泛泛之交多半對大陸的情況一知半解,在沒有去當地看過之前,個人從不會隨意下評判,這是一種屬於理性主義者的堅持。

論斷另ㄧ座城市或另一群城市人之前,請把情緒化的想像拋開,將自己的心胸變得更開闊些吧!

ㄧ個人真的要秉持ㄧ種面對人生的良好態度:讀萬卷書或許有困難.但一定要行萬里路!

廣西多數城市擁有ㄧ種悠閒的味道,讓我回想起新北市碧潭風景區這邊的生活,機車族多於開車族,路人多半給人比較愜意隨興的感覺,不會像知名大城市如上海北京那樣緊張忙碌。

水邊的遊客和情侶三三兩兩,沒有小販商攤吆喝的嘈雜,規劃齊整的街道.四通八達的便利交通,原來隨便ㄧ座三線城市在大陸已經呈現出這種面貌。

我不喜歡跟團旅行,自己ㄧ個人走,只要足跡踏過的地方,必然能夠在心底留下更深刻的痕跡。

因為怕大太陽曬,女人的習性就是躲進室內,然後就可能的角度來拍幾禎照片。

這也算是本人到此一遊的簡單方式。

我在廣西認識幾位朋友,都僅僅是普通的上班族,廣西的漢族女孩子非常熱情,性格也直爽可愛,有時跟她們在QQ上面閒聊,結果發現彼此的認知真的頗有差距……

譬如有個南寧的白領小姑娘,認識那年也不過廿三歲,平日閒暇卻忙著找對象,說是「廿五歲就成剩女了」。

剩女現象已經不如前幾年那樣緊張,娶不到老婆的年輕人到處都是,像ㄧ線城市的北京上海等地,結婚年齡已經有不少延後到卅歲左右,因此後來又聽到這個老話題,我就覺得對「嫁不掉」這樣白操心的女孩太過於杞人憂天,也想得太多。

另外認識ㄧ個這所學校畢業的小姑娘,會說四種語言,我本以為她是廣西民族大學的學生,特別為了東協而學的語文,沒想到現在財經方面的專業人員訓練如此紮實,而且普遍年輕人的能力都還不差。

現在ㄧ般我所認知的廣西學生畢業後,進入社會工作拿的薪資大約是人民幣六千元起跳,而且是只在當地任職;換算成台幣,大約就有三萬元左右,這薪資水平說來不算低了。

驀地想起許多台灣的年輕人抱怨自己只能受限於22K.能力未必比人家強,發牢騷的習慣倒是徹底得很,每天在那邊怨天尤人,努力充實自己並且力求上進的實在不多。

既然覺得應該要同工同酬.那麼不拿出點實力出來,又怎麼怪得了別人只給如此低的薪資呢?

多少次我在內地的某些城市遇上來問路的年輕男女,一聽見那熟悉帶著點黏的口音,我都驚覺:原來已經有這麼多台灣的年輕人來到大陸工作或尋夢了……

我是一個實際而看重企圖心、才能、行動力兼具的人,有時覺得很難遇上知己,大家都想著坐辦公室吹冷氣,畢竟缺乏競爭力與競爭心的人只求「錢多、事少、離家近」,那也就罷了,說來每個人的人生藍圖都不太一樣。

每件事都能用自己的角度去揣摩嗎?

燕雀能夠理解鴻鵠的志向嗎?

很多時候,燕雀都有自己的生活,就讓牠們啁啾著快樂過活,因為翅膀就那麼小,同樣缺乏高飛的願望,那麼就不需要強求道不同的異類能夠相互理解了。

舉例來說,我有一位上海的男性朋友,與我年齡本就相近,能力和工作態度都一等一,四年多以前是個人非常敬佩的出版社編輯。

當時,我去上海世博會,順便洽談出書的事情,那時五萬字的合輯有十位不同的作家,這位上海編輯能夠由無到有,從審稿、校對、印刷到簽書會一應俱全辦得相當穩妥,而且僅僅花了五天的時間熬夜完工,工作能力相當優秀。

四年多過去了,當日不過是經常熬夜打地鋪的男編輯,現在已經是那間出版社的副總……

常聽一些朋友稱讚個人,說我非常努力云云。

講什麼好話來嘉許自己那就太虛偽了,我只是對自己完全負責,並且積極提高自己的競爭力,如此而已。

僅拿22K的台灣年輕人有沒有本事豪氣干雲地說:現在我只是給人使喚的小人物,四年後就會一飛衝天?

來到欽州地界碑這個景點,就得回頭談歷史。

廣西欽州之名,定於隋朝,不過在隋文帝之前,還有新石器文明,接著曾經來此與古代南越國征戰的秦人,後來的漢武帝,皆曾足履此處,直至清末這都還是屬於中國的重要邊疆都市。

中國人自古以來都沒有太強烈的地域概念,反正世界的中間就是我們住的地方,疆域大概理解就行,故而清朝積弱不振的時候,西方帝國主義的列強便大舉入侵,將本來屬於中國人的土地和人民切割開來,也逼得年輕的光緒皇帝必須四處標示一下地界。

為何要標示地界?

很簡單,英國人要緬甸,法國人要越南,這些列強管你什麼中國,人家船堅砲利殺來東方,圖的就是利益,想的也就是佔領和殖民。不標示一下我家遠及何處怎麼行?

寸土都不可讓!縱然是志願難伸的懦弱光緒皇帝(事實上應該是慈禧太后的主意),也懂得這樣的道理。

如果去查詢一下欽州這個地名,就會發現許多有趣的事情。

「欽州」最早可以追溯到隨朝初年,不過在更早的秦漢三國時期,就已經有頻繁的交通和貿易,可惜在一千四百多年以前仍屬於隋唐皇帝們認為的蠻荒不毛邊疆地帶,於是乎,那些不見容於朝堂的官員被貶謫到此處的所在多有。

例如大周武后時期知名的詩人宋之問,此人與沈佺期齊名,武則天以他為尚方監(看過《後宮甄嬛傳》的朋友,這個職官相當於內務府總管,本來是宦官擔任,武后時期改制)丞左奉宸內供奉,後來被皇帝以「媚附張易之」(武則天男寵的兄弟其中之一)而被貶官,後流放嶺南欽州賜死。

宋之問,字延清,一名少連,唐汾州(山西省汾陽縣)人,我對他的印象來自於應景的《七夕》一首詩,那寫得可真好,也難怪成為當時武后與唐代藝文界的名人。

《七夕》

「傳道仙星媛,年年會水隅。
 停梭借蟋蟀,留巧付蜘蛛。
 去晝從雲請,歸輪竚日輸。
 莫言相見闊,天上日應殊。」

此詩寫織女的心境,傳說中織女想念情郎的情境,對應詩人聽見蟋蟀的鳴叫,織布則對應蜘蛛織網的緻密,到織女從早至晚的愁思,寫得細膩動人,再回到牛郎織女星隔著天河年年只有一夜能相見的感慨,只希望在天上的歲月不如人間這樣漫長。

宋之問是好詩人麼?那當然.可惜選邊站的時候沒顧慮到下場,所以在政治鬥爭中成為了犧牲品,最後死在了廣西欽州。

另一位亡故於欽州的被貶謫名人.則同樣是唐代的張說。

欽州之所以知名,就在於來此流放的名人不少,那些文學家和官員,通常有著許多令人感慨的歷史故事,例如張說。

張說字道濟,又字說之,唐洛陽人,曾任中書令(相當於總統府祕書長那個級別),爵封燕國公,唐代朝廷重要之作多出於其手,皇帝要祭天或拜哪尊神佛,就是張說動筆,他的詩比較少,多數是幫皇帝寫頌文或作賦,晚年遭貶謫則以祭文居多。

張說的作品很多,詩文直白,官樣文章也可以一讀,賦文從他去幽州(河北和東北遼寧部分地區)一直南到廣州都有記述,但我個人最喜愛他的短銘,可說簡潔而有情致。

《暖硯銘》:

「筆鋒曉凍,墨池夜結。香炭潛然,推寒致熱。」

這段短銘寫他冬天毛筆結冰,連硯台裡面的水都結凍了,所以燃炭火來讓筆硯結冰融化。

又有遭貶謫後所寫的《為伎人祭元十郎文》,內容相當感人,一位曾經擔任大官的文人替賣藝的伎人緬懷元十郎這個無名的另一位伎人,說來是個同性間相當感人的故事,文章簡短可是感情真摯流露。

維神龍三年月朔日,故伎人伏十善,謹以清酌少牢之奠,致祭於元十郎之靈:淥流茂樹,萍羅是依,山崩川竭,魚鳥何歸?恭惟主君,高才達節,賞心樂事,風流不絕。歌豔露華,舞回春雪,幸持此技,承君餘悅。綺羅脂粉嬌上春,自言終代保情親,寧知一旦君恩斷,繁弦清管為何人?懷主君之異顧,願徇命於九泉,迫夫人之嚴旨,遂投足於他門:生有十年之愛,沒無一日之恩。雖強容飾於新奉,心摧絕而不敢言。君子廣德,仁心必遍疇昔與君,琴樽歡宴。永懷蕙歎,俯憐荼苦,錫以時珍,申哀故宇。廞車既展,祖奠斯開,悲歌助挽,長袖承杯,平居好此,魂來不來?蠍姮往而莫遂,足欲返而遲回,終天地於此訣,毒煩冤而難裁

在文人的世界,眾生是平等的,感情是需要被銘記的,這樣的張說可以為地位比自己低下許多的伎人寫同性男舞者之間感情的祭文,同樣是值得感佩的!

(代ROSY貼)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ylovesyou&aid=14678352

 回應文章

For Rosy
she's in mainland china NOW
2014/10/27 10:52

PLS contact her with her mainland china's cell phone if YOU NEED TO REACH HER urgently....

IF NOT...

HER E-MAIL rosylovesyou@yahoo.com.tw or QQ will be okay...

And she will reply within 2 weeks... 

From Rosy's mother


jackal
2014/08/08 02:49
Name-Jackal wolf (lee xxx xxx)
regilion-no
parent -pass away
No brother and sister
Marriage-single
birth-1974-01-30
Acedemic-primary six1980-1986

猴馬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7/14 12:33
重點是,妳錢放進去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