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台北行天宮的五月好天氣(下)完
2014/05/31 23:56:49瀏覽936|回應0|推薦3

前文請參照:〈台北行天宮的五月好天氣(上)去年此時

      〈台北行天宮的五月好天氣(中)總有陰晴圓缺

擁有開闊明朗的心胸真的很重要。

人開朗的時候,就像天氣晴朗一樣,看什麼都覺得舒服,做什麼也認為樂此不疲。

原來人還是感覺的動物,更是情緒的奴僕,只要兩者沒有產生衝突,基本上就沒有什麼值得憂慮煩惱的事情了。 

許多人認為:追求成功和成就感非常重要。

我一直認為那種追求的過程更為可貴,人生的追求太多,有些像天上的浮雲,有些如地面的光影,那讓我們逐日逐月奔波勞碌的東西,就算沒有得到太多,也會在偶爾低頭回憶或抬頭仰望時感到愉悅。

擁有遠見比擁有資產重要,擁有能力比擁有知識重要,擁有才華比擁有學歷重要,擁有健康比擁有金錢重要,如此說來重要的事情可真多啊。

來到神明面前的時候,我們這些凡塵兒女總有許多問題等待祂們的回答。

有的時候,連來詢問神的信徒都不確定自己的問題該如何獲得解決,懂得如何解決問題的人,永遠勝過知道怎樣避開問題的人。

古人說「人無遠慮,必有近憂」,有時候問題其實存在或不存在,往往自己卻很難勘透,因此個人覺得多憂慮一點也無妨,總比自己製造出一堆問題而求神問卜個不停,卻始終不曉得問題出在自己身上來得更妥當些。

這年頭杞人憂天的人實在不多,多花點腦筋在有意義的思考上面,絕對不算是浪費人生。

「人定勝天」是一句實現有相當困難程度的說法,小的時候我們讀「愚公移山」的故事,長大以後纔明白這樣的做法有多費時費力,等到了中年,又覺得自己過去的付出與報酬完全不成正比,最可悲的是年紀愈來愈大,就會判定「愚公」這個人應該是個虛構的短篇小說人物。

所以人怎能贏得了天呢?

人的能力是有限的,生命同樣是有限的,這世界上人能做到的事情真的太少了,試想人力連一座大山都移不了,更別說老天爺了,難怪大家都拚了命也要求神告佛去祈禱啊。 

我一直是個對神佛不太虔敬的人,曾經有好幾度也想要砸爛那些聖賢的牌坊,無奈卑下之人總是很難排遣自己的情緒化問題。

在第一次來到行天宮之前,家母非常嚴肅地叮嚀我:「入內要脫帽,月信期間不得拜拜,不要用妳那套思維標準去揣度神……」

上述這些真的很難做到,主因是女人多半情緒化,誰能讓我每個月那廿八天一次的例行性流血情況下能保持心境平和?誰能忍受本人心境不平和的情況下發洩一些鬱悶和厭煩之氣?誰能忍受歷經幾天的壓力累積之後,心頭滿是抱怨與嘮叨衝動的女人?
 
我想應該沒有,那天本人非常不道德地思考這些相關問題,終於發現:難怪虔誠信徒多半都是過了更年期之後的婦女同胞……譬如家母。 

我真的沒有揣度神,身為寫作愛好者,本人真的最喜歡揣度人。

揣度神與揣度人之間的差別,在於我們本身很難理解神明的想法,但是能夠透徹悟出旁人的思考模式。

到了行天宮,個人覺得很高興的就是又要面對一位真實存在過的歷史人物成神供人崇拜的過程;或曰「聖賢才智平庸愚劣」之間的差別可不是一點點,但是有人能夠直接越過前四者的高度而直奔神格化,想必其人格非常高尚美好,那麼這樣的人成為了神,也應當是我們這些平庸看客所必須尊敬的。

把神人格化,或者是把人神格化,看似沒有太大的差別,但兩者之間的差異甚巨;前者可參照希臘羅馬神話或塞爾特神話故事,後者則多半發生於東方,特別是中國的神明那樣多,可是裡面不乏如許歷史真實人物,各地生祠家廟也很多見。

縱然那些某某「紀念館」、「紀念堂」、某大樓或某條路以人名創建,世界各地都很常看到,然,能夠像關聖帝君這般的人物,要較真起來還找不著誰能與之比肩。

儒教信仰最可愛之處,並非不燒紙錢、不奉葷物、敬拜儀式簡單,而是所敬拜的神明都曾經存在於我們的歷史之中,更顯得真實可愛。

當一些神的高度仍存,人們卻能從其真實的面貌看見可以效法之處,並且持續不忘緬懷崇敬之意,這樣慎終追遠的敬拜行為也是可以使我感到很快活的。

我曾經非常不敬地對朋友說,「關羽是個不錯的男人」,從歷史角度觀察神明是一種非常有趣的經驗,因為很容易就能理解這些神明在世時的思維行動,也可以體悟這樣的人格特質何以變得偉大,甚至上升到了必須去崇拜的高度。

這樣的神明,與本人真的不會有太大的距離,無論是翻翻史書,或讀讀《三國演義》,我們可以很輕易就進入懷想的境界。

至於女人每個月的煩惱,並非我們的錯,而是那段期間或許有些女性會比較不可理喻,連神明都無法親近。

就不知,是否我到了「知天命」的時刻,會不會也像那些可以在各大宗教場合見到的虔誠老太太,成天都要耗在這兒拜拜誦經?

話說那本據說是關公作品的《覺世真經》,我到現在還沒有翻完,只有把《明聖經》讀了個遍,原因是它比前者來得簡單而輕薄短小…… 

我向來覺得自己是個很簡單的人,想法喜歡簡單些,日子更習慣過得簡單些,就像行天宮的敬拜也都如此簡單得使人喜愛。

處理複雜事情或問題的時候,我則同樣喜歡簡化過程,隨部屬或同事便宜行事,更期待發揮天才或庸才的各種創意精神,力圖降低時間與人力成本到極致。

簡單等同於給人方便,行天宮的保全看似簡單,這兒信徒從海內外各地來此參拜,出出入入,倒也沒有什麼不方便之處;語言早已不是問題,常常到那兒可以聽見英語日語或韓語,大陸朋友也忒愛這種宗教場合,近來遊覽車直達此處是屢見不鮮。

比起那些成天為信仰瘋癲狂熱的態度來說,行天宮最令本人喜愛的就是莊嚴寧靜,頂多就是些拍照攝影的遊客如我,基本上來此會感到相當悠閒。

個人喜歡行天宮,當然也喜歡旁邊的市場,裡面可以買到參拜前所需要準備的鮮花素果,當然還有可以帶回家的各種小吃零嘴,曾經我帶不少朋友來過此處,每個遊客的感受都差不多:東西好吃,價格公道!

比較不喜的,大致上我與朋友們相若,都不太欣賞這附近凌亂的招牌及被占據的騎樓,特別是人潮一多,不方便的情況就會在行天宮外貨附近攤商發生。

方便也可以是一種感覺促成的印象:行進路線順暢了,逛起來就特別快活;視野寬廣了,拍照留念的背景也好看些;前兩點做到了,參訪者心情就會舒暢了,既然舒暢了,下次肯定還要來訪。  

這類宗教場所多半仿造明清時期的建築,飛簷如同船首,也像是劍指朝天,對著神明訴說屬於一種信仰的誓言。

無論遇到任何難題,當自己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選擇順其自然便是最佳選擇,而非過份強求,或試圖從信仰方面強迫神明聆聽並實現自己的願望。

個人向來不喜那些用斬雞頭來發毒誓的信仰,雞隻何辜?這種折磨動物而非自己受苦的的毒誓發了又有何意義呢?

雞是用來吃的,既然要殺,請人道點!

這同時也是個人喜愛行天宮的主因:只拜鮮花素果,毋須準備三牲,解決了本人不愛動刀且喜歡逛超市買電宰肉類的習慣。

晴朗的日子裡,多數人都感到心情愉悅,只有本人例外;容易曬傷的人,對於陰雨天氣可能更喜歡些,那麼今年五月一雨如瀑的雷暴氣候,說來也算是上天對本人的恩賜了。

往往在晴天熾熱的時刻,我的情緒就會有些失控,一方面是對豔陽感到恐懼,再者也是自己天生怕熱,更欣賞凜冽的冬天。

要用行動控制情緒,不要讓情緒控制行動;要讓理性啟迪智慧,不能讓情緒支配心靈。

最近朋友跟我討論起一個主題:是否孩子泯滅天良,就該歸因於父母犯了錯,沒有好好負起監督自己小孩的責任?

我的回答是:成年的孩子要自己負責任,未成年懂事的孩子會曉得自己要負什麼樣的責任,未成年不懂事的孩子應該學習那些自己應該要負的責任,至於不懂事又不肯去學習的孩子,那只能怪自己、父母、師長、親友們和環境都無法改變這個孩子了。
  
每個小孩都是一顆種子,就看自己選擇被栽種在怎樣的土地之中,種子放在水泥地上會被太陽曬死,落入水底會被泡爛,可以種植於肥沃的土壤生根發芽,但現今的選項更多了,科技能夠從不同的栽培方式決定種子開花結果的過程和命運。

那麼,決定命運的成為了我們自己,時代與環境逼迫我們提早成熟並做出抉擇,故而選擇跟機率決定命運,環境及自我造就人生! 

我對朋友說,小孩子不是不懂事,而是願不願意去接受旁人規勸,即便是父母師長也無法掌控住自己的人生。

然,人生之中並非事事可如人意,誰不會有走入歧途的厄運呢?誰又為何沒有泯滅良知,最後成為了偉大的人物?

個人覺得關聖帝君的故事值得推廣,至少從《三國演義》之中,能夠讀出那個義薄雲天的男人有些怎樣的作為,這就是值得父母教導孩子們學習成長的榜樣。

偉大的人格來自於自我成長與學習,關公讀《春秋》,我們這個時代則可以深入瞭解故事中的關羽所思所想,當閱讀成為一種習慣,就能自行塑造出深入思考的習慣。

因此,我曾一直勸兄長多帶小孩來行天宮,感受一下宗教的氣氛之外,也讓孩子盡量從「讀好書、做好事、說好話、做好人」這四個基本要求上,得著最穩妥的心靈教誨。

畢竟有這樣的榜樣在前,再怎麼冥頑不靈的惡童,也能夠保持一種情緒上的寧靜祥和。

有個未婚的女性朋友曾經問我:妳心目中的男性偶像是誰?

我思考許久,以長相來說沒挑剔過,單看品格方面幾乎沒遇過完人,那麼就一個女人而言,想嫁的自然會是個英雄豪傑(本人崇拜的多是歷史人物),可惜廿一世紀都沒見過。

以關公而言,勤於學習他人之長,能夠明智傾聽別人意見,肯於接受多數批評和自省,善於分析得失並且為某些抉擇負責的人,思來想去好像行天宮的主神上榜了,既然這一的人格特質兼備包容,無論身處順境逆境,都能懷一顆真、善、美之心,如此的境界絕對值得後人效法與景仰。

以下這段話是寫給我的侄兒看的:不是姑姑不愛你,臭小鬼,希望你真能從關聖帝君那兒學會一點東西,儘管你只有一歲多,那我也只能勸你爸爸在許多前車之鑑的情況下多來這種宗教場合幾回了;單以宗教來說,收收驚對一個愛哭鬧的幼兒或許能夠有些特殊的效果,畢竟姑姑常常在這兒看到類似而奇特的成功範例。哈!

(代ROSY貼)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ylovesyou&aid=13682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