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新疆南疆之旅記述
2014/05/10 02:27:29瀏覽1149|回應0|推薦25

前文請參照:〈天堂,在新疆

      〈地獄,也在新疆

前一陣子跟朋友偶然見面時提及:等我倆皆老去,會不會想尋得一方仙境度完餘生?

我說自己喜歡一個人過,最厭煩受到他人煩擾,只要能找個可以安心創作、風景優美的清淨地方就可以了。

我的朋友則引用內地的某詩句說,最好在一個「春暖花開、面朝大海」的朦朧派詩人幻想的世界裡漸漸老去,然後伴著自己心愛的另一半一起享受快樂幸福的日子。

個人從沒有如此浪漫的想法,僅僅盼望自己能持續書寫,不要麻煩別人,也毋須承擔其他人對某個老太太的厭煩感受,直到呼吸最後一口空氣之前,都要盡可能無愧無悔地過完自己豐富多彩的人生。

忽然每個人都想過著悠閒的歲月,細數每個生命中美妙的記憶,在日後老去的時刻,得以回顧那些光華燦爛的頃俄,或緬懷前人曾經走過的道路與自己實際的體悟,這些都是很好的。

想起那一片邊疆地區春末夏初的景致,總覺得當那悠閒躺在青青草原上曬著太陽的老黃牛,煩躁時「哞」他個兩聲,無聊時咀嚼反芻一下自己的吃食,這種時光可說是最沒有負擔的。

古人說「我見青山多嫵媚」,料想「青山見我應如是」這樣豁達開闊的文人情懷,想來也是很愜意的;為人之愛物,歷史上多少英雄豪傑浴血踏遍這用生命灌溉出來的土地,隨著朝代遞嬗和時代變遷,誰能永久地佔據這如畫江山?哪怕是一石、一木、一草一花一件東西,我們都不過是它生命中的過客,能短暫地佔有這些美景一瞬,懷想一下美好的歷史文化,已是足夠。

果然!江山如畫,人物風流,這絕然出塵之美又豈是誰能一人獨佔的。

現在過著的日子,往往覺得過得既煩且累;你幫了別人,人家認為理所當然,還會提出更多要求;你不幫別人,自己良心道德上過得去,人情義理反而無限上綱到非要誰忍耐付出不可的地步,於是不免在耍點心機之餘,還要算計利用再利用。

可這一方景色,卻宛如三月春風裡的花草樹木,只餘樹梢尖上的高原遠山還有些許凍寒之意,嫩綠薄翠從近處染開,映著山光水色的風貌,渾然天成中一抹殊豔的麗色。

到了這樣地廣人稀的地帶,大抵運氣好方能遇上兩隻躺在不遠處做日光浴的老黃牛,運氣不好的話,開一整天的車還不見有一絲鬼影或人煙出現。

於是乎,我明白了自己對於人生最深切的渴望和需求:請把清淨且安靜的環境還給我,遠離都市灰色叢林的塵囂,原來我依然適合隱居起來,不是那種「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自得狀態,而是放逐自己到這樣鳥不生蛋的原野之中,過著瀟灑自我的平淡生活。

荒涼的景致底下,彷彿能塑造出無比滿足而豐富的靈感,這是此處最令人讚嘆的一點。

我一直不喜嘈雜的地方,任何大都會地區都少不了這樣那樣的聽覺干擾,似乎不吵一點,城市人生活就會少了些動力及活力。

城市人通常因為活在人群中而倍感寂寞,而這種基於空曠靜謐所產生的孤獨感,實際上更能激發出促使人們反思生活的空白與空洞,也會彰顯一種屬於精神享受的快意。

現代廿一世紀的推銷方式,推銷的不但是自己的商品,同時推銷著自己;攀比成了習慣,話術不過是撒謊的半道德模式,哪天城市中沒了基礎詐騙行為,龐雜的個人與群體商業活動也要因此靜止了。

這是一個商品全球化的時代,每個人都像是心靈上的基因突變;無所不在的科技弱智了我們的思想,無所不在的商業推銷糜爛了我們的道德感,最終我們連對於美好事物的感動也受到箝制,原來我們這樣的城市人始終被各式各樣的技術性推銷抹滅了單純無垢的心靈。

總有一天,我會於年老時隱居在這樣一個純然靜謐的地方,並且教導那些閱讀我文字的人們,憊懶時不如歸去。


(代ROSY貼)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ylovesyou&aid=13145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