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Resurrection》亡者歸來,第二次對親情愛情與重生的抉擇
2014/04/15 00:00:00瀏覽24020|回應2|推薦21

這幾年看多了歐美劇集,在打打殺殺與世俗的題材中,大概除了那些歷史、懸疑推理劇能讓本人靜下心來觀賞,也就《Resurrection》這齣剛上檔一個月的影集令我感到特別喜愛的了。

有網友寫信來,或聊天中詢問,在《Breaking Bad》(絕命毒師)下檔後,是否近日有可供推薦的歐美劇集,個人覺得此戲拍攝得相當感人,便匯整圖片為文一篇。

《Resurrection》(內地譯名:亡者歸來)這齣影集來自於一部去年出版的小說《The Returned》,作者為Jason Mott,如下圖所示。

小說與電視劇最大的不同,自然是將文字化為影像時,內容會有些許差異,而在人物形塑方面則導演、編劇、演員及攝影,都在細節方面造就出更為觸動人心的影音感受。

如果能夠再活一次,我們會怎麼活第二次?會如何面對自己的家人朋友?又會如何看待自己無法掌控的未來?

可以說,這樣的一齣戲來自於各種猜想之後,第二次對親情、愛情與重生的抉擇,就是這個故事最吸引人之處。

美劇《Resurrection》(亡者歸來)有別於小說內容,除了名稱不同外,還有一些不同之處,就是人名的改變,例如主要角色Jacob的父親在書中名為Harold Hargrave,姓為Hargrave,並且小男孩Jacob是在五十年之後「歸來」,而在電視劇中則改為死亡卅二年之後「歸來」,其父名為Henry Langston,明顯有其改編上的特殊寓意。 

此外,根據收視率調查,這齣戲的首集取得了驚人的成績,擁有超過一千多萬的觀眾追看,是近兩年最高的收視紀錄,顯然在拍攝和改編方面皆擁有相當吸引人的魅力。

片頭出現的是一片黑暗之中,水底深不可測的一團泡沫,暗示著故事中許多角色都與這水有著密切的關聯。

男主角Jacob Langston和他身邊的相關人士,如下圖所示。

最上方是Jacob的父母Henry與Lucille,中間是他的叔叔Fred及過世的嬸嬸Barbara,左下角的Maggie Langston則是他的堂妹。

而故事開始於卅二年之後,Jacob的父母已經成為爺爺奶奶輩的老夫妻,左上角的是當年的父親Henry面對兒子Jacob死亡時的模樣,而左下角的嬰兒Maggie曾經在當年Jacob與嬸嬸Barbara死亡的現場河畔,那時八歲的Jacob跟嬸嬸Barbara同時在河中溺斃,警方的調查結果是:嬸嬸Barbara為救溺水的姪兒Jacob也意外慘遭溺斃。

真相並非如此

首先,值得思考的是這部電視劇的命名。

「Resurrection」表示復活,特別是指耶穌的復活,或者是基督教中的最後審判日那天全部死者都要復活來接受審判的意思。

而原文小說的「Returned」則僅僅象徵歸來的人,相對於原著而言,電視劇改編的設定及宗教寓意可以說來得更為深遠。 

《Resurrection》(亡者歸來)電視劇裡,實際上下葬並且被宣告死亡的卅二年後,依然保持八歲體貌的Jacob在一片綠意盎然的水田中醒來。

這部戲頗讓人稱道之處,在於運鏡之美。

可以說,此戲的開頭相當優美,在靜謐的水稻田中央,八歲幼童紅色的上衣映襯著青翠悠閒的中國大陸田野風光,周遭是如此寧靜,昆蟲緩緩爬過草尖,露水滑落秧苗,視野之中形形色色是如此安逸自在,使人有超然物外,或澹泊曠達,或悠閒純樸的強烈感受。

然,小男孩卻露出滿臉迷茫。

田地廣袤,小男孩醒了之後,從一片綠意中,慢慢踱入溫暖的夕陽餘暉裡。

這靜謐的景象,縱然在夕照中,依舊顯得如此美麗。

遠處有遠山,近處是咀嚼著嫩草的水牛,一大片望不著邊際的農田阡陌裡,Jacob Langston的身影是如此渺小,簡直就要被這樣的鮮豔景致所隱沒。

這麼美麗的稻田,如此恬靜的境地,鄉土氣息返璞歸真,忽然間,我看著這如畫場景,想起的是清朝李慈銘所寫的《越縵堂日記三則之三》:「山外煙嵐,遠近接簇,悠然暢寄。」

接著,Jacob Langston走到了這處稻田之外的一個黃昏市場。

眼前所見,這個美國男孩走到了忙碌熙攘的小市集。

純樸的中國農民買賣著各式各樣的東西,他們沒有大都會市儈的嘴臉,從攤位上的擺置來看,多數人種花蒔草,日子過得悠閒自在。

鏡頭轉到剛走進陌生人群的Jacob Langston前方,出現了一對同樣陌生的賣菜大嬸和大叔。

縱使語言不通,看到這個外國小男孩的第一個反應,就是散發著濃厚人情味的熱心大嬸,用帶著鄉音的模糊詢問,以及這個貌似迷路的孩子立即引起周遭農民的關注。

Jacob Langston也許是走累了,又或許是心力交瘁了,亦或是這樣的溫情與關切終於使他安下心來,在他倒下的同時,沉默的農民大叔立即上前,周圍的熱心農民也湊上前去。

這樣的敘事手法,既講述了中國農村的還淳返樸,也表現出強烈的人情味。

《Resurrection》(亡者歸來)的主線,從Jacob Langston被遣返回美國開始。

Martin Bellamy在接觸到這個遣返案件時,發現相關單位查不到Jacob的身分,本來以為是接送小男孩返回自家的過程,沒想到卻介入了一連串不可思議的事件。

Jacob Langston就算回到了美國,仍然表現出十足茫然的模樣。

他告訴Martin Bellamy說,自己住在Arcadia,並且領著這位探員一路開車歸家。

換個角度觀察美國Arcadia這個地方,編劇處理得相當巧妙,這樣一個名字美麗的故鄉Arcadia,實際上卻不符合故事中的情節,因為此名源於古希臘某個山區地帶,那裡人情淳樸而歡樂,這詞後來衍生出「世外桃源」之意。

不過,劇中真正的「世外桃源」是Jacob這個孩子的甦醒之地,中國的農村猶如真正的世外桃源,反而美國Arcadia這個地方充斥著各種陰謀與痛苦,不難想像這是屬於編劇和作者本人(Jason Mott擔任此劇顧問)的強烈反諷。

此外,Arcadia這個地方,其名最早來自於Arian(希臘文:屬於戰神Ares,在意義上等同於Marcus或Martin)的意思,歷史上希臘人Arius主張的Arianism認為耶穌不是上帝之子(暗喻許多人認為Jacob並非Henry Langston之子),這段故事也就能對上影集情節,可說命名得相當巧妙。

以英文名來說,Henry就是「家宅主人」的意思,也符合這個老爸爸的腳色設計。

而保護著Jacob Langston的黑人探員Martin Bellamy,其名不同樣顯示著他與現實戰鬥的意義?

這些是巧合嗎?當然不是,《Resurrection》(亡者歸來)從命名的各種設計切入,將各種象徵與寓意代入劇中,可以說是非常高明而充滿深意的解釋。

而當觀眾看見那些黃昏市集中的農民一見到孩子,儘管是個外國人,立即反應非但沒有大驚小怪,反而問他是否需要幫助,儘管語言不通,足見當地人淳樸善良,恰如世外桃源應有的溫情。

Jacob Langston曾經的生命開始並結束於Arcadia,那個希臘神話引申出的世外桃源,接著他第二回生命開始於中國的世外桃源,然後回到了那個不像世外桃源的故鄉。

原因呢?因為當他歸來的時候,Jacob Langston發現自己竟然已溺死於卅二年前。

對於Langston家族而言,種種事實表明:回到位於Arcadia的家就是引發無數風波的開始。

家族中的親友們,一開始都很難接受Jacob Langston的回來,他身為警長的叔叔Fred Langston以為是詐騙,父親Henry Langston總懷疑那不是自己的兒子,身邊的人及小鎮上的居民都為此感到不安與排斥。

《Resurrection》(亡者歸來)還對於所有男性都放射出一種諷刺,因為男性天性就具備強烈的懷疑性格。

劇中Arcadia人們的表現分成了兩種:立即接納回歸者的都是女性,男性皆抱持懷疑態度。

比如一家之主的爸爸Henry Langston,他與弟弟Fred Langston一開始都對Jacob充滿懷疑,哪怕Jacob說了他們所熟悉的謎語或對話,就算心中可能已經信了,但自始至終還是懷疑,也依然放不下對於亡者的複雜感情,覺得歸來者都是騙子。

但母親Lucille Langston就不這麼想了,見到失去卅二年的男孩如記憶中那般模樣,她含淚的雙眼和慘白的臉色,讓人一看便心生憐憫與同情,覺得她這麼多年不知道為了早殤的兒子飲泣過多少回,忍著不哭而要噙著眼淚幫Jacob盡快融入正常的生活中。

但,女性的反應卻是立即接受歸來的亡者。

首先是Jacob的媽媽Lucille Langston,從第一眼肇始,這位母親不假思索便接受了兒子回來的事實,甚至在結縭多年的丈夫出言質問是否遺忘獨生子Jacob卅二年前已死之時,仍保持著對歸來的Jacob滿腔的愛與關懷。

可以理解,女性的愛沒有條件,母性的感情同樣強烈無私,但男性其實更害怕受傷害,寧願拒絕相信,也不願讓渺茫的希望或超自然的信仰來誘惑自己,僅能一步步排除自己的疑慮,卻又不斷產生新的懷疑。

對於生活中的種種疑慮,甚至在篤信基督教的牧師Tom Hale身上也能多次瞧見。

Tom Hale是Jacob的童年玩伴,兩個八歲的男孩曾經玩在一起,但是卅二年後,前者成了已有家室的四十歲牧師,而後者依然保持著八歲時的模樣。

對於這樣的歸來而言,牧師Tom Hale被迷惑了,但還是願意從信仰的角度上來接觸Jacob,努力幫助Jacob的媽媽Lucille Langston。

在Langston家族中,Jacob卅二年前的死亡,伴隨著自己嬸嬸Barbara Langston的意外之謎。

在開啟那些逝去謎團的同時,過去如同一把鏽掉的鎖,鎖住了無數令人傷心和猜疑的故事。

母愛是世界上最偉大,母親不會懷疑兒子,也願意愛屋及烏,將感情付出給和兒子一模一樣的歸來者,所以Jacob可以讓媽媽Lucille Langston深表認同,卻無法迴避眾人對於自己的疑慮。

一個母親對兒子愛的限度到底能有多大?

誰也沒有辦法確認,由於Jacob的歸來實在太突然,讓親情面對未知,不免碰撞出精彩火花和各式各樣懷疑的火種。

特別是在開棺之後,眾人發現棺材中躺著Jacob的遺體,猜疑無可避免會持續產生。

恐懼來自於未知,好奇也源於未知,靈魂或再生的信仰存在於宗教中,但宗教不免有些引人恐懼和好奇的因素,而親情的可貴之處就在於無私之愛。

真正的父母通常會無私奉獻出自己的愛,會保護孩子,親戚朋友也會付出感情及心力,但在劇中,連這個人是不是自己的親友,可能都要畫一個大大的問號,怎不會讓這些劇中人為此揪心而痛苦?

對比著幼稚可愛的八歲男孩Jacob Langston的,是甫出場便展露出邪惡面貌的Caleb Richards。

這幾集的設定很有意思,有溫情脈脈處,那些親人相見互認的場面使人感動落淚;然,有個角色一出來便陰森恐怖,明明是晴朗的天空下,那一雙淺藍色的眼睛和邪惡的微笑尤其嚇人,這正是編劇和作家的高明之處。

Jacob這個名字就是《聖經》知名的雅各,此人乃Isaac和Rebecca之子,還是Esau(以掃)的孿生弟弟,其希伯來文意義是「取而代之」或「後面的」,就是雙生子中的次子。回到這齣戲,不也符合了情節的設定?

強烈的宗教情懷與諭示的諸多角色,加深了《Resurrection》(亡者歸來)這齣戲的廣度及深度,使個人不免對於Jason Mott跟編劇的設想分析一二。

相對於Jacob Langston時隔卅二年後的歸來,Caleb Richards也於十三年後歸來。

《Resurrection》(亡者歸來)如上面所解說的,象徵著《聖經》所述「審判日」那時所有的死人都要復活,故而回來的亡者並不僅僅只有八歲的Jacob,第二個出現的就是Caleb Richards。 

Elaine Richards是銀行的高級主管,父親Caleb Richards於十三年前心臟病發而去世,當Caleb Richards出現在眼前的同時,她馬上便接受他,在相認時痛哭失聲。

同樣如上文所說,女性可以輕易接受歸來者,但所有的男性均不免對於這些早就去世的亡者充滿敵意。

Elaine Richards那含淚的雙眼和歡欣的神情,一見父親飢餓得狼吞虎嚥便心生憐憫,覺得她這麼多年照顧弟弟、姊代父母之職,受了很多委屈,於是思念之下也就立即接納歸來者,並且告知好友關於自己的愛和感情。

可是,Elaine的弟弟Ray Richards卻強烈排斥Caleb Richards,根本不願意接近他,反而時常偷偷監視著Caleb Richards。

對於Elaine Richards的好友Maggie Langston來說,歸來的堂兄Jacob Langston仍保持八歲的模樣,這位女醫師其實心中也頗有忐忑。

然而,就算看過了堂兄Jacob Langston卅二年前的遺體,或者仍記得十三年前參加過Caleb Richards的葬禮,她依然能充當親友間的安撫者角色,並配合探員Martin Bellamy調查這些離奇的事件。

說起人物的命名,這裡必須再度贊美編劇與擔任顧問的原著作者Jason Mott ,此人對於所寫角色的象徵之深遠,大抵是歐美戲劇中非常罕見的,如此高水平的人物設定個人真的非常喜歡,就順便一提。

例如劇中對於歸來者都懷抱著內心陰影的要角Lucille Langston、Maggie Langston、Ray Richards這三位,老母親Lucille選擇全然接納歸來者(兒子Jacob),堂妹Maggie半信半疑但對兩名歸來者都相當友好,決定排斥歸來者(父親Caleb)的兒子Ray,三名血親的名字都具有「光」的相關意義。

Lucille來自於Lucy(拉丁名的「光」)變體,而Maggie則是Margaret(波斯文的「光的孩子」),至於Ray則本身便具備「光線」的意義,那麼這三位要角之於身邊出現許多陰影的歸來亡者,表達的就是他們擁有能讓那些歸來的亡者顯露出重生陰暗面的力量

亡者能夠歸來的祕密,可說是《Resurrection》(亡者歸來)這部影集的關鍵點。

當人能夠從死亡中復活,藉由各種不同的角度來觀察,並非僅止於正邪對立,而擁有許多模糊而發人深省的灰色地帶;當親人之愛,轉變為違法的暴行,是否這樣的愛與感情也會變成他人生命中的各種陰影?

Caleb為希伯來男子名,中文譯名為迦勒,乃《聖經》人物之一。

《聖經》故事中,摩西差遣十二名探子前往迦南(美地)窺探,Caleb(迦勒)乃其中之一,探子的故事可詳見〈民數記〉卅二章十二節:「窺探地的人中,嫩的兒子約書亞和耶孚尼的兒子迦勒撕裂衣服,. 對以色列全會眾說:『我們所窺探、經過之地是極美之地。 耶和華若喜悅我們,就必將我們領進那地』」。

以色列人要出埃及前,法老一再攔阻,神透過摩西展現神蹟,例如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和過紅海,到迦南的路很近,當摩西差遣十二個探子去偵察美地時,只有Caleb(迦勒)和Joshua(約書亞)相信他們可以進去「得地為業」,其餘十個探子都回報惡信,說城牆高大堅固、城裡的人都像巨人而難以對抗,由於這十個支派領袖的負面之言,百姓不信應許,使得神(耶和華)震怒,以致廿歲以上可以打仗的男子最後統統倒斃在曠野,不得進入應許之地,以色列人因此在曠野流浪徘徊了四十年。

Caleb的出現,可以說是《Resurrection》(亡者歸來)對應了《聖經》的另一種闡釋:這個男人在因為心臟病猝死的十三年後歸來,重生回到Arcadia這個「桃源仙境」卻諷刺地再度搶了銀行,縱使是對於和家人團聚的期盼,卻並未能從上天給予的機會中在這樣的應許之地「得地為業」。 

這齣戲特別有趣之處,在於具備並融合希臘文化與《聖經》內涵的戲劇性,其中幾個重要角色的命名更是充滿了寓意,拓展了許多伏筆的設定,也帶給觀眾無盡的想像。

一個人可以失敗多次,只要沒有責怪旁人,就應該不是一個失敗者。

Caleb Richards的失敗,就在於他十三年前結夥搶劫銀行,當時是為了貪婪的慾望,但十三年後歸來又搶了銀行,卻是多了想搶錢留給一雙兒女的念頭,同樣的行徑與不同的想法,依舊把自己導向最不堪的結局,因搶劫殺人而再度重重傷害了女兒Elaine的心。

這齣戲告訴我們:每個人都可以將自己的生命活得沒有遺憾,只要能去掉多餘的陰暗想法,就能坦然面對光的照拂,而不會覺得活在錯誤的決擇和恐懼中。

每個人都能夠毫無憾恨,只要誠實面對自己與所愛的親友;每個人都可以是完美的,只要肯去掉缺點和瑕疵。

Fred Langston警長及J. Martin Bellamy探員兩人,他們同樣擁有各自的心裡陰暗面,同樣對過去的某些抉擇感到痛悔,然而他們沒有像Caleb Richards那樣重複自己的錯誤,只因雖然內心充滿憤怒與不平,卻仍謹守著道德跟法律的基本界線,始終未曾逾越。

因為他們藉由自己的追悔之中,明白了生命只有一次,不應該重複做那些讓自己會悔恨不已的錯誤選項

可以說,每個人都有偏見,當我們接觸到他人或無法接受的事物,偏見便會自動啟動,人們必須意識到這種想法違反了道德良知纔得以壓抑下來。

對於牧師Tom Hale來說,他雖沒有馬上接納Jacob Langston的歸來,卻可以保持溫和善意的態度,擁有了宗教信仰者的寬大胸懷。

Jacob Langston的歸來,讓本來平靜的Arcadia小鎮掀起波濤。

人們容易由於既定的認知或偏見,而產生對某些人事物的既定反應或言行,這種骨子裡的東西,學術界叫「內隱態度」(Implicit attitude),這種「內隱態度」實際上是無意識的集體洗腦,例如說東方人容易接受集體主義,或西方人崇尚個人主義,實際上是淺薄的想法。

其實,在許多個案中,便似《Resurrection》(亡者歸來)這齣戲所敘述的雷同,人們有時會表現出「集體個人主義」(collective individualism),說來都是假的。

就如同劇中人們表面上顯現出來的情誼或信仰,實際上都是假象,偏見無處不在,Jacob歸來後遭受集體排斥,他的母親Lucille Langston不免為此感到憂心而痛苦。

有些人或有些話,只有用心去體會時,方能瞭解得更真實;有些事情令人們感動,但有些事情卻會使人們無端恐懼或流淚,一旦放任自己的感情,多情的人總怕自己會泣不成聲。

以Tom Hale這位牧師來說,他還記得自己跟Jacob Langston卅二年前的友誼,也願意為了信仰而對這個男孩付出心力,鼓勵Lucille Langston帶著Jacob去教會參加禮拜。

然而,這樣的做法卻惹惱了Arcadia小鎮教會的投資者們。

Arcadia並非是真正的「世外桃源」,教會的董事群跟牧師算計著教堂的支出,要求牧師不讓信眾進入教堂,甚至在許多枝枝節節上面限制並監視著Tom Hale的舉措。

Tom Hale想讓更多人來教會,投資者要求篩選名單,而歸來的亡者Jacob Langston及其母親就上了黑名單,這使得Tom Hale這位牧師為此感到甚為不平。

難道神的殿堂有分等級麼?是否信仰無法讓信眾藉此包容他人?

Tom Hale感到很挫折,因為除了教會董事們的干預,Jacob Langston和Caleb Richards這兩位亡者的歸來,完全動搖了他對於信仰的執著與堅持,甚至是自己的信心。

身為牧師,或者是死者竟然可以接連回到現實中,有些方面驗證著《聖經》的傳說,更多方面則是挑戰著自己對於未知的信仰。

Tom這個名字來自於Thomas(多馬),也就是耶穌十二門徒之一,Thomas這位門徒本來不相信耶穌能夠死後復活,後來他觸摸到耶穌手上被釘十字架的傷口纔相信,因此被稱之為doubting Thomas(懷疑的多馬)。

對照這齣戲,《聖經》故事可以說概括了整個架構,耶穌十二個門徒中,多馬(Thomas)在耶穌來的時候,他沒有和他們同在,還說非看見手上的釘痕、用指頭探入那釘痕、用手探入耶穌的肋旁,否則絕對不信耶穌可以從死亡中復生,這樣一位懷疑論者也是個現實主義者。

當電視劇中的Tom Hale開始對《Resurrection》(亡者歸來)接二連三的現象存疑時,他就產生了信心危機,除了對宗教方面,也針對自己的教會和信徒,更進一步甚至危及了自己的婚姻。 

《聖經》中提到多馬(Thomas)三次發言質疑死後復生的耶穌,三次都顯出他的率直和疑惑,但這樣的信心危機反而造成了《Resurrection》(亡者歸來)更深入探討的另一個主題:愛是否永恆。

不管人稱多馬(Thomas)為懷疑論者或現實主義者,他都對自己和耶穌相當誠實,面對其他門徒,就像對Tom Hale而言,他的信、望、愛本質上沒有改變,只是需要更多的證明來肯定自己的理性層面。

《聖經》裡面的多馬(Thomas)以為在神而言,死後復活十分合理,因為神是生命的源頭,聖子耶穌可以與聖父一樣具備偉大的能力。

抓緊這個事實,加上親眼見到耶穌的種種證據,他不再懷疑,仍本著一貫的邏輯,認同信仰是基於可靠的累積事實達到可以採信的程度。

幸運的是,電視劇中的牧師Tom Hale不需要對著自己的童年玩伴Jacob Langston提出要求,醫學與科學論證的廿一世紀,比起西元前後那段時間的十二門徒所經歷的古老社會,只會更多些理性論據,但仍無法從這些神蹟一般的歸來者中,找到屬於加深信仰方面的證明。

反之,《Resurrection》(亡者歸來)的反諷也是其悲劇性,當信仰與友誼能使得判斷力暫時保持穩定時,被牧師Tom Hale視為精神支柱的妻子,實際上必然會成為日後衝突的未爆彈。

 因為牧師成為牧師之前,在十二年前,他擁有一段連妻子也不曉得的戀情。  

牧師Tom Hale的秘密連妻子也不曉得,只因他曾有過刻骨銘心的愛人Rachael。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秘密,有些秘密無傷大雅,有些秘密卻無論如何也不能讓人知道,因為它的影響力可能無限大!

當秘密曝光的那一天,很有可能……可能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哪怕是生活在一起的枕邊人,每天朝夕相處,以為可以足夠瞭解對方,相互坦誠,可誰又 能夠保證他們沒有自己的秘密呢?

在美麗的青山綠水之間,景致如畫,人物卻不如當日了。

曾經他在這棵樹下與過去的戀人留下刻骨銘心的記錄,那棵樹上雕劃著兩人的名字,用一顆大大的愛心包裹著,那是屬於青春少艾的純粹戀情,毫無雜質,也沒有任何讓Tom Hale覺得需要不被遺忘的部分,因為當事人死於十二年前,而這段破碎的戀情終結於愛人的車禍意外。

更大的問題在於:死去的前女友Rachael以歸來者的姿態出現,十二年前死亡事故,背後還有著許許多多的秘密。 

於是,愛情不是永恆的了,迷惑的Tom Hale面對前女友,忽然發現自己在感情上產生了愧疚與背叛的感受。

對於牧師的Tom Hale來說,現在已經有支持自己的嬌妻,但是在前女友Rachael回到Arcadia之後,他也不免因為感情上的無法割捨,便對結婚多年的妻子有所隱瞞。

《Resurrection》(亡者歸來)總是不斷製造著角色之間的矛盾及衝突:當我們以為生活只有一種方式,生命卻將我們的生活帶到另一種殘忍而諷刺的面相。

 

《聖經》裡面拉班(Laban)的兩個女兒,大的名叫利亞(Leah),小的名叫拉結(Rachel),拉結(Rachel)卻生得美貌俊秀

雅各(Jacob)愛拉結(Rachel),願為拉結(Rachel)服事拉班(Laban)七年,因為深愛拉結(Rachel)也毫無怨言,後來雅各(Jacob)打工的日期滿了,便要求拉班(Laban)將拉結(Rachel)許配給他做妻子,可是婚禮那天晚上,拉班(Laban)卻將大女兒利亞(Leah)送來給雅各(Jacob),到了早晨雅各(Jacob)一看是利亞(Leah),就對拉班(Laban)食言而肥還李代桃僵的事感到非常憤怒

拉班(Laban)又提出要求,叫雅各(Jacob)再度服事自己七年,七日將拉結(Rachel)也嫁給雅各(Jacob)為妻,這段內容可以對照《聖經》的〈創世紀〉故事,而拉結(Rachel)與丈夫生了許多兒女,其中之一便是耶穌的父親約瑟(Joseph)

《Resurrection》(亡者歸來)這部影集的弔詭之處,在於情節設計總是搭配著諷刺性的矛盾事態,那麼第三位歸來的亡者Rachel在事隔十二年的交通意外死亡之後發現自己有了身孕,必然會因此朝向對於愛情和婚姻的再度確認而去

故事情節講述各自死亡或生活的方式,有家族緊密結合的牽絆,也有愛與背叛的矛盾

這個家族從小說中的姓氏Hargrave(墳場看守者)改編為影視作品的Langston(長長的山坡),製作家族的family tree、家具或孩童的玩具小木船,總比暗喻著棺木和死亡的原著來得不那麼可怖驚悚。 

許多人物的性格或思想距離完美的地步甚遠,但世上一個個偉大愛情故事或溫馨家庭倫理劇的主角們,也許就存在於看似平凡卻編闢入理的設定之內

為所愛之人犧牲並不痛苦,而是一種快樂,因為愛與付出並不是件可怕的苦役,而是快樂的美麗夢境,許多人都希望自己被愛,也希望自己能永遠記憶那些生命中美好的片段與所愛之人,對於死者還是深深地想念,願生時獻上無私的愛,而死後同樣能將此愛沉澱得更為深濃長久

然而,不是所有的人都能以美麗的面目揭開婚姻的真相,而結束時仍餘下珍貴而溫情的回憶

例如Fred Langston得知自己妻子的出軌背叛,其女Maggie Langston確認生父是誰,以及掙扎於是否摸索出真相的每一個Langston家族的一份子,他們的人生面臨著許多艱困的時刻,但情愛卻非此可比擬︰對於人生的信念,有些時刻愛能尋找到最美好而寶貴的回憶,但有的瞬間充斥著仇恨與醜惡,不能承受揭開瘡疤的慘痛及粉飾太平之後的潰爛流膿

按照《Resurrection》(亡者歸來)的基本設定,有神子的耶穌復活,有似是孿生的想像,有十二使徒出場,有門徒各福音書些微出入的角色創建,我也不確定會不會如美國影集的窠臼那樣,一旦改編原創作品之後,為了收視率或拍攝手法及需求,會將此劇橫生枝蔓成為龐雜瑣碎而結局令人厭煩的草率拼接,或日後是否對於希臘羅馬神話、基督教傳說、《聖經》、歷史和諷諭嫁接媒合的錯漏誤舛。但不可否認地這些設定都在在反饋著許多哲思:生命是怎麼一回事?愛能否永恆?幸福的真諦?為何每個人都忍不住會掩藏某些秘密?是否人人生而平等?人與人之間存在著善惡雜揉的灰色地帶,我們能否從各種生命的歷練中得著自己走出去的方向?

諸如此類種種,都是這齣電視劇的大輪廓,也是非常值得思考的主題

人生重要的不是自己從哪兒來,而是我們將要到哪裡去。當個人在埋頭工作或打字的時候,偶爾抬頭看看過去的路途,有時方向不對,努力白費

為此,觀賞這齣戲劇的樂趣就在於:這樣的編導演搭配,至少能夠反覆讓觀眾產生靜下心來思考一些屬於人生意義的論述,並透過故事性豐富的闡述,達到感動人心的境界

《Resurrection》(亡者歸來)這齣影集雖說第一季目前僅播出幾集,但主要人物皆已先後出現,就連伏筆也暗藏於許多橋段中,需要細細審視

因為好的戲劇不單使人猜不出走向何種結局,也同時會強化主題,將各種主線與支線進行各式各樣的剖析,讓觀眾沉迷於跌宕起伏的情節之餘,還要思索生命的價值

生命無價,那些伴隨著生命的逝去與異想的臆測,必然還是《Resurrection》(亡者歸來)能吸引我持續追看下去的主要因素

上面的影片引用自youtube網頁《The Returned》英文原著小說作者Jason Mott專題演講:http://youtu.be/dDV73MP55yA

另外,這本小說的原文版相當感人,電視劇則是拍攝得分外優美,目前《The Returned》已經在台灣的網路書店上販售,也尚未出現翻譯版本,個人強烈推薦觀賞影片或購買此書。 

(代ROSY貼)

( 創作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ylovesyou&aid=12459156
 引用者清單(1)  
2014/10/04 00:00 【udn】 我還找到這個!第一 泡沫 永恆 永遠比價

 回應文章

Joy
2014/05/21 01:17
寫的超讚!!

Henry
2014/04/23 02:50

法國版 的更好看

http://en.wikipedia.org/wiki/The_Returned

(leeyinheng@yaho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