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明朝:千刀萬剮(一)凌遲
2007/09/08 14:39:18瀏覽3095|回應3|推薦48

上圖為明思宗崇禎,朱由檢這個可悲的皇帝生于萬曆卅八年(西元1610年),1644年在煤山上吊自殺,僅活了卅五歲。

此人自十七歲開始當皇帝,在位十八年,可以說朱由檢每一天都在爲朱家搖搖欲墜的江山寢食難安,好不容易處置了奸人魏忠賢,努力對付朝中閹黨,還必須面臨後金努爾哈赤的威脅,外患之中又有內亂闖王李自成和張獻忠等人的民變,他曾換過幾十個內閣首輔,卻無法力挽狂瀾。


(一)凌遲

也是這樣的藍色天空,在一方窗格之上,那麼晴朗的秋,涼爽的風吹著,暢人心脾。

「我別無所求。」

躺在陰濕的角落,昨晚我還覺得身上有些發寒,臀部也仍舊腫著,通體痠疼的滋味並不好受,我趴在泥地上咬牙忍著,今日美好的天氣,讓我不願回憶那裂罅滴出的水,而身上累積的塵垢,污濁地塞在指縫染在我身,再摸摸額頭上的硬痂,是那日磕磕碰碰蹭破皮的結果。

那日,我和往常一般乘轎入了皇城,身穿三品朝服上殿,天剛大亮,應卯的御前廷衛將我按在地上,拿著廷杖用力擊打;當官十餘年,又是當年狀元郎,平步青雲升殿至三品大員,我早就該習得五分察言觀色、三分虛應故事、兩分官腔逢迎,可我這人十分硬氣,就拿命來搏。

話說回來,能為知己者死,士大夫求的不就是這樣的氣節?

官服和冠帶已被迅速扒下,我像條狗似地匍伏在地,五下、十下、廿下,已經數不清到底挨了多少板子,想想自己向來喜好詩詞書賦而少有鍛鍊,雖是青壯之年,卻禁受不住如此的折騰,但我還是忍著,在受刑之時仍舊大聲喊冤。

「請聖上三思!」

坐在龍椅上的尊貴之人,憤怒地對我吼著:「袁崇煥通敵賣國,罪無可恕,當斬不赦!」

「臣願以身家性命擔保,袁督師公忠體國……」

「好,你不要命?」轉念間纔發覺,原來這個昏庸的主子真的要我一身萇弘碧血:「朕就如你所願!」

這兩日,京城煙雨風沙緊了。

想那邊關的將士,會不會思念家人?在關外對峙的韃虜,又該是怎樣的想法?我的家人呢?我的妻妾兒女?他們會不會因為我這樣的行為,遭受到各式各樣悲慘的命運?

大明江山會維持多久?袁崇煥一死,寒了人心,卻也鼓勵了陰險狡詐的皇太極,不久多爾袞就要揮軍南下,似乎已是歷史的必然。

而我,如果就這麼死去,還能留下些什麼呢?

現在已經由不得我多想了。

獄卒進入牢內,拉起這孱弱的軀體,架在囚車上,開始讓我遊街示眾。

接近午時,天光正好,我一身枷鎖地困在鐵籠之內,讓一路上的人們指指點點,往日這個時候,街道上或許該有這樣多的民眾,今日卻夾道兩旁,準備欣賞一場殘酷至極的表演。

大概世人不曾看過犯人被淩遲而死的慘狀。

人們笑著,笑我不識時務;我笑蒼生,笑世人將要大難臨頭。

明亮的艷陽照著我的眼,額頭已滲出密密的汗液,時間一到,上身破爛的衣裳頹然落地,圍觀的人們擠了上前,看見劊子手的刑具,誰也不禁寒寒地打了數個冷顫。

短刀在火盆裏,被火紅的炭燒著,發出細細的嗶啵聲響。

這些訓練有素的幫兇,自然明白如何折磨一個人,卻不讓他馬上死去的技術,不知他們處刑的時間會有多長,我又能捱得多久。

集市上香味四溢的種種小吃,那古古怪怪的南北貨物,各種顏色的衣料布匹……在這樣的菜市口,各式各樣百姓聚集的地方,污濁和光明乍現的高台,一個人生與死之間的過程,不知史書會如何描述如此的場景,或者,我的名姓根本就不會載之史冊,卻將被歷史的洪流所淹沒?

留取丹心,我不該覺得難過,也不須為浮名牽絆。

刀終於落下,不知道割在哪個地方,鮮血噴了出來,沉默之中,人們驚喘著,沒有聽到犯人吃痛的叫喊,卻端端瞧見了他的微笑,他笑,笑得這些觀眾膽寒,彷彿嘲弄這樣的世界,這樣繁華的都城,又將在何時跟著一起憔悴毀滅。

世人憐我多苦難,我憂世人更悽愴。

第二刀跟著下了,血流洶湧。

我微微皺了皺眉頭,這是我的心頭肉,是我的念想,那年我和曉清成婚,她渾身霞帔就是這樣的紅,我幫她取下蓋頭和嫁衣,她美麗的容顏終於不再隱藏於一片紅霧之中;也是這樣的血色,我從珚羅閣迎來如月,她有了我的骨肉,曉清不怪我又娶了一房小妾,她看著窗外的蘆花淡淡一笑,夕陽之中她慘然的笑,握著手中觀音廟求來、裝著上籤的紅色荷包,說道:「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莫強求。」說完她抽咽起來,她的哭聲讓我的心也絞在一起,像這樣的痛,我以為此生再也沒有了。

如月幫我生了一雙兒女,孩子紅通通的小臉,身上包著鮮豔的孺巾,她同樣哭腫著一雙紅眼,臉上掛著讓我感動的溫柔笑容。

「辛苦妳了。」

當時我安慰她們,妻和妾的面貌如今已變得朦朧,只依稀讓人記得那抹艷紅,還有如月指尖的蔻丹。

第三刀是我初次見到她那年,皇上說她喜歡唐詩宋詞,喜歡琴棋書畫,更喜歡我那些山水潑墨。

那日,我被傳召入宮,遠遠隔著一層輕紗,她和我品畫,忙碌的宮女太監將我的畫作一一呈上,只聽得微微一聲輕嘆,我詫異地抬起頭來,豈料幾名宮女不慎撩起輕紗一隅,我終於見到她天仙一般的容色,不禁震懾當場。

她柔聲說道:「荷塘風扶柳,閣下詩畫堪稱一絕。」

公主的聲音好生風雅,未來的駙馬也清俊挺拔,我見過他一次,也就見了她那麼一眼,該死心了。

既然如此,我還能胡思亂想麼?

於是我開始畫起了平日從未接觸過的主題,一個個宮裝麗人在筆下不斷描繪,那深居皇宮內苑的美貌女子,不是我所能親近,也絕非我所可念想,剛把筆尖飽蘸墨色,我又將紙揉了去,扔在火盆裡化作灰燼。

一片相思盡成灰啊!

我心中明白,自己早就娶親,公主也讓皇上指給駙馬,那為我展露的笑顏終究會消失,生生被火所吞噬,我知道那是注定的,不可強求。

爐中煙霧繚繞,只記得那紅色的灼焰,那絕色空靈的姿容,內苑紅得嬌豔的花,如月和她近似的眼眸。

第四刀來了,我有些醉而熱的眩暈,心臟的跳動急速起來。

那年他還不是將軍,兩人同赴校場,當朝沒有幾個武人,為了保家國社稷,文人也得投筆從戎,白皙的雙手從筆杆子握到了刀槍之上。

袁督師和我一見如故,聊起兵書陣法,他動見觀瞻,我聽了滿心欽佩,想這安內壤外,我一個手無縛雞的人幫不上忙,只能靠他這樣了不起的真英雄來護國衛家了。

那日袁督師即將岀發,我設宴款待順便餞行,席間兩人皆飲了八分醉,暢快昂然。

他說關外黃沙漫天,我說朝中廷埸染塵,竟是因為沒有這樣的純淨心意。

這朝堂也是被晨間瑣事彌漫,沒有了絲毫溫情的痕跡。

那日早晨,我們一同登上城樓,看遠方金瓦琉璃,京華一片昇平氣象。

登高眺所思,舉袂當朝陽。
寄情雲霄間,揮袖淩虛翔。
展懷笑孤鴻,流盼顧我傍。
明日別君去,晤言用感傷……

轉眼已是第五刀,我的血汗已經黏著了塵土。就不知,這樣的情景是狼狽不堪,還是一派凜然氣象?

人們紛紛議論著我的罪。

究竟這些人是如何看待這場處刑?或者如何評議我這樣的罪臣?

突然間,恍若聽見人群之中有人喊著我的名字。

那些聲音一聲一聲地喚著,撕聲裂肺的吶喊,有悲淒,有慘烈,似有千萬種的不捨。

我睜開眼睛含糊地笑了,彷彿是一種哼唧,只覺得全身力氣散盡,胸中有一片冰似的冷漠。

對這樣的結局,我或那些人,都該徹底死了心。

曉清是我的結髮妻子。

似乎是到了最不情願想起她的時候,我的心中滿是愧疚,對於她,我放了最少的心思,她卻將一輩子最多的許給了我。

那聲音是她,我知道,到了這種關頭,只有她對我不離不棄。

記得那日鞭炮聲響,碎紅遍地,我和她各持一條紅綾的兩端,儀式漫長而沉悶,足足耗了兩個時辰。

酒席之間,我煩躁得喝了許多杯,這不是我想要的親事,我也非那女子想要的良人,回到新房中,發現她乖乖地坐在那兒,掀開蓋頭時她那蒼白的臉頰,妝成一抹胭脂的嬌媚,也許在那一刻,我慶幸自己得了個還算清秀的妻,而非一臉麻皮的醜婦。

我娶她那年,她還只有十四歲,嬌弱纖細的身子顫抖著,洞房那晚是我們的初次相見,我們卻做著夫妻之間最親密的情事。

我摸索到她的手,細心地解著糾結在她頭上的鳳冠和耳墜,她有一種認命的神情,散落下來的長髮纏繞在我的指間,我有些動情,脫了衣服上床的時候,怕她太過疼痛,小心地探索她的身軀,她的口裡喊著我的名字,我憐惜地瞧著她,知道她不想讓我看出來自己的疼痛;她的長髮纏繞在我胸前,和我的頭髮糾結在一起,我索性不將它們分開,就這樣一直纏繞著,或許過了生生世世,還是理不清、剪不斷。

直到第二天早晨,當她小小的手幫著我穿衣的時候,眼底的羞赧和情意沒有絲毫的掩飾。

而我感到非常不解。

「我讀過夫君的詩。」

我有些詫異:「真的?」

她柔聲說道:「得夫如此,又有何求?」

對有心的人來說,今天和昨天沒有什麼區別。

本以為那成為妻子的女子只是礙於父母之命,不得以而為之罷了,但之後的數年,我明白自己的錯,她嫁給我,從來都沒有別的心思。

第六刀讓我清醒了些,那刀繼續割下我身上的肉,望著自己已經一片模糊的髮膚,噴出來的血像極了奏摺上朱批的火紅。

不忠啊,我心中充斥著對皇帝的憤怒,他讓我受盡如此苦楚,但我更痛心的是,以後他將嚐到比我更甚的苦果。

更糟糕的是我非常不孝。

我終於想起自己老去的父母。

母親應該在窗邊挽淚,那淚水泛濫出鹹腥的苦澀,父親可能受不了這樣的打擊,怒罵我這棄家自毀的傻瓜。

兩位老人家身體不知如何了?

我已是不忠不孝,想來也對妻兒不仁不義,這樣忘八的男人呐,就讓我早點死了,早了早好。

但皇上就怕我走得太容易,偏生我捱了這六刀,神志依然清醒,傲氣仍舊硬撐,還是忍著不作聲,只祈求能夠快點結束這樣的極限。

第七刀來得比想像中快,我知道還有許多刀要捱,與其清醒地受著折磨,不如頭顱讓人一刀俐落砍下還更為痛快,現在我可明白了,皇上如此恨我,怕是多年來積下的怨懟,我這人想當硬氣漢子,可主上不願我死得其所,思量著也只有這樣的方式,可以讓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卑膝屈服。

可是這又何妨?

我忍了所有的痛,只求死得其所,陰間終有忠魂離魄相遇,若是這世間缺少如此熱血,沒有幾段癡狂的情,也算白走上一回了。

意識昏沉之中,我只堪一笑……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金紡車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讓人痛心
2007/09/11 22:34

袁崇煥被凌遲這件事其實不可小看,這一直是歷史上一個讓人痛心的傷口,

滿清後來入關是受到歡迎的,可見當時的大明皇朝已有多麼不堪。

但僅就單純文學來說,這故事非常有趣呢~~~

Rosy(rosylovesyou) 於 2007-09-12 01:12 回覆:

你說得沒錯,基本上來說,崇禎皇帝蠻可悲的,也很活該,可憐了當時的百姓啊!

這故事我還沒打完,今晚失眠情況可能會很嚴重,等一下應該可以貼了,呵呵。


張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有疑問
2007/09/10 12:48

這篇主角是誰?

一開始看以為是某位為了幫袁崇煥開脫而獲罪的明臣,看下去又像是袁崇煥本人,可是又不盡相似?(袁崇煥千刀斬之前六年父親就已過世)

Rosy(rosylovesyou) 於 2007-09-11 00:35 回覆:

下一篇的配角纔是袁督師本人,這篇寫的是他的無名好友,當時不少袁崇煥的軍中好友因為袁被迫害,轉而在清兵入關時不戰而降,這是皇太極反間計最大的收穫。

《明史》上記載,和袁崇煥要好的東林黨人,當時的大學士錢龍錫差點因此而死,期間有許多朝臣為了救袁崇煥而受到罷黜,我看新校本中,有紀錄遭磔刑的故事,就發揮了一點想像力。《明史》寫得那麼有趣,不覺得嗎?


桃麗絲的家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有時我在想
2007/09/08 15:23

漢族的...氣節或是較崇高的精神,在明的極權與仗刑之下,已不復存在.

不然,在弩爾哈赤揮軍南下,或明正規軍與農民起義軍對戰,明軍大批大批的投降....

國民黨軍與共產黨部隊在1945年以後的狀況也復如此,而十億人口面對共產極權居然默默承受數十載......

有時候,我看著對岸的人,除了相同的外表,語言以外,還剩下什麼是相同的?

漢族的光輝,似乎停留在歷史中.

Rosy(rosylovesyou) 於 2007-09-08 15:41 回覆:

明朝是一段讓人難以忍受的歷史,至於漢民族,在這早已共和的時代,僅只是一種意識型態,可悲的是歷史中的種種悲劇。

對岸的人,無論是太平洋這頭,或者是台灣海峽這邊,和我們都是一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