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消失的森林-72
2007/08/18 15:32:32瀏覽1420|回應2|推薦28

那天晚上,她似乎有些醉意,急切地拉著他進了浴室,幫他解開身上的衣服,然後就那麼吻了過來,只聽見她說:「Un instant nos vies se sont croises,on instant nos mes se sont effleures.(我們相遇的那一刻起,彼此的靈魂就曉得了。)」

方東旭不明白「靈魂」該是怎樣的狀態,他知道肉慾,體悟過真實的感情,也曉得男女交心的快樂,但此刻她的低喃與縈繞在身上的馥郁花香,令方東旭感到迷醉,他覺得自己真是個幸運的男人,終於可以獲得彼此誠實無隱的熱愛。

他們一起洗浴,互相探索對方的身體,他喜歡碰觸她金色的長髮,喜歡雙手穿過髮絲的柔滑觸感,於是他拿了洗髮精,雙手搓揉了一下,坐在身後往她的頭皮上摩娑起來,法比安的眼睛可能是被洗髮精沾到,她緊閉著眼睛,然後從浴缸中站起來,轉身向一邊的牆上摸索蓮蓬頭的開關,這是他第一次以這麼近的距離去觀看女人的身體,她的胸脯沾染著透亮的水珠,毛髮因為沐浴乳而沾黏捲曲,服貼在肌膚上,頭髮還不時滴下濃稠的泡沫。

她的乳房搖擺不定的晃動著,很含蓄的並著雙腿把毛巾舖蓋在身上,然後用腿遮著乳房,隨著洗澡的動作,她的乳房和身體都搖晃著一種韻律,那是一種讓男人會動情的韻律。

蓮蓬頭之下,他吻上她白嫩的脖子,法比安昂著頭,閉上眼睛,讓他的舌落到她纖細頸部的動脈上,順著那條微微輕顫的血管往下滑,蜿蜒地留下一路晶亮濕潤的痕跡,緩緩滑落到她的胸前,舌尖在那粉紅的蓓蕾上,唇齒輕輕含吮著、輕咬著。

法比安溫柔地望著他,她的眼裏閃著異樣的神彩,灑落的水花如輕紗雲彩般,遮掩了滿室旖旎的春光。

他微微沁涼的唇落到她傲挺的酥胸,只見她渾身一顫,急切地感受他的唇在她身上游走,像一條游曳在水草中優雅的魚,撩撥水光迷霧般的寧靜;她覺得身體彷彿在燃燒,不住瑟瑟發抖,他溫柔地在浴缸中抱住她,不同於曾經體會過的性愛刺激,那樣有力而緩慢的動作,反倒令身體所有的感官細胞都擴張開來,緊貼、融合、滿脹、溫暖的感覺,比她曾經有過的都還更有快感。

方東旭溫柔地含住她的唇,身體緊緊地貼著她,在她體內輕柔地律動著,沒有劇烈的動作,只有下體慢慢地、重重地研磨,無聲而濕潤,卻沉默而銷魂;他熾熱而沉重的呼吸噴在她耳邊,她只覺得全身發燙,緊緊地貼著他,沒有激烈的言語,沒有汗水飛濺的撞擊,高潮卻一波接一波地來。

「阿旭……」她顫抖、喜悅地低泣,全身痙攣,腦中一片空白。

他們做了很久,恍惚中,法比安想起那首曾經讓自己沉迷許久的詩,韓波(Arthur Rimbaud)寫出代表作長詩《醉舟》(Le Bateau Ivre)時,從未見過大海,卻以詩的韻律和意象,創造了一幅波瀾壯闊的人生之海,或許那樣的情致,會不會取材自他的愛慾和情熱?

韓波揮灑昂揚,他的情人魏崙(Paul Verlaine)卻含蓄悠遠,和方東旭一起躺在床上,她覺得自己彷彿化身成為韓波,摟著魏崙體會人世間最強烈的快樂,雖然這樣的幻想有些詭異,卻能夠感受那樣落入激情之海、愛慾交融的狂熱:

Mais, vrai, j'ai trop pleuré ! Les Aubes sont navrantes.
Toute lune est atroce et tout soleil amer :
L'âcre amour m'a gonflé de torpeurs enivrantes.
Ô que ma quille éclate ! Ô que j'aille à la mer !
但我不哭!晨光可哀,
日日皆苦,夜夜悲懷;
烈愛使我暈眩如醉,
啊,願我龍骨斷裂!願我葬身大海!

兩人摟抱在一起,在他懷裡,法比安能感覺到他胸膛下不安定的心跳,甚至能聽見他的喘息,她想要分享這樣的感動,卻怎麼也說不出口。

方東旭微笑地問:「妳在想什麼?」

「想你。」

她碧綠的眼眸閃爍著,散著半乾的金髮躺在床上,赤裸著一絲不掛,紅唇濕潤,苗條而女人味十足的白皙軀體慵懶地側在一邊,柔軟豐滿的雙胸和圓潤的臀部,使她的腰看起來更加纖細,雖然身材嬌小,她的雙腿卻長而均勻,她真的美極了。

而方東旭不免覺得自己何其幸運,可以擁有這樣的情人:「Ne vois-tu pas,Diable Fabienne,que tu es belle comme un ange?(魔鬼法比安啊,妳不曉得妳美如天使嗎?)」

她嘆息著吻了他,用詩句般的語言回道:「Je ne suis pas un ange ; Je suis juste votre amoureux.(我不是天使,我只是你的情人。)」

這樣快慰的夜晚,轉瞬間隨著週末的到來而消失。

早上起床時,他有點想要賴床,只見她開始穿起衣服,方東旭對穿、脫衣服所詮釋的感覺是不一樣的︰看女人脫衣服是可以激起情慾,但看女人穿衣服則純粹是愉悅的欣賞!

「看什麼?」

見她一臉疑惑的模樣,他不禁笑了:「看妳呀。」

她嗔道:「貧嘴。」

耶誕假期近了,他們一起岀門逛街,只見到處都佈置了花與樹,歡快的人們湧向各種商店,購買各式各樣的禮品和裝飾,方東旭瞧著這樣的景象,跟著融入同樣的氣氛,買了一組小燈和一些吊飾,說是想要在公寓裡面也佈置過節的氣氛,法比安只是笑望著他,沒有說什麼。

過了不久,兩人走到公爵宮(Palais des ducs)附近,自由廣場路上(Rue de La Liberte)到處是遊人,還有附近的居民穿梭其間,只因這公爵宮曾是歷代勃艮第(Bourgogne)公爵的宮殿,建築樸實壯觀,裡面的陳設也沒有半分奢華,十七、八世紀時,本地議會改建為現今風貌,宮殿東翼為美術館(Musee des Beaux Arts),收藏許多佛萊明系列(Flemist)藝術珍品,勃艮第公爵的墳墓也在其中,勇者菲力普(Philipe)的石棺是參觀重點,這個騎士忠心護主,死時本地人們崇敬他的仁義,建了石棺敘述他的功績,旁邊送葬者的雕刻,表情也極為生動。

兩人興之所至,在美術館裡面四處閒逛,時近中午,準備一起去用餐,剛走出美術館的大門,就見到許多白色的物體輕盈飄落,如飛絮,如散花,地下已是白茫茫的一片,在這隆冬時節,第戎竟然能夠繼續如此賞心悅目的景緻。

法比安歡快地喊著:「下雪了!」

「好美。」

方東旭望著天空,忍不住伸出手,幾片小小的雪花落在他的掌心,轉瞬之間卻已溶化消失,讓他不覺有些惆悵。

任何事沒有永遠。

也別問怎樣纔能永遠。

或許就像他和法比安曾經見過的夕陽,逝去的美好黃昏,總在人的記憶中留下難以忘懷的想像。

他看向凝立一旁的法比安,忽然憶起這些年來多次交往的女孩,以及那些霎時分手的過往,無論是這幾個月認識的菲莉西雅,還是更早以前在他心頭留下許多迷團的斳玲,他忽地感到有些枉然。

或許,情人之間交換的最初的吻和盟誓,都是在樹蔭之下,都是在迷茫之間,而階邊那些樹,風吹葉落,僅僅剩下空枝,綠意也化為塵土。這樣驟然萌發的感情,是否能夠長久?有沒有一天,法比安也會像那些女孩一樣,悄然從他身邊離去?

他不知道。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甜園樂趣之開始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人總會在滿足之後 擔心失去
2007/11/11 13:54

太幸福了 讓人覺得不真實 就會懷疑所擁有的幸福是否是短暫的?或即將消逝!

我猜測一下 兩人結局是不是跟大多數分開的戀人一樣:因了解而分開?

Rosy(rosylovesyou) 於 2007-11-11 20:21 回覆:

嗶,答錯,這兩人應該算是另外一種分開的模式,直到最後小方還是不瞭解Fabienne,這女人的心思比較複雜,後文我有空會補上。

我個人認為他們分手遠比在一起來得好。

小方後來娶的是一名客家女子,異國戀曲無疾而終,那是十幾年前的小說囉,《女人的幸福是……》就是後來的故事,我這裡寫的是先有蛋後有雞,雖然蛋的故事顯得幼稚許多,卻是些難忘的回憶。呵呵!


筆記阿本~ 中美將領大合照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挺緩
2007/08/19 02:39

這森林消失得挺緩.

Rosy(rosylovesyou) 於 2007-08-19 02:59 回覆:
這森林是海市蜃樓造成的,目前只少了兩棵樹,過幾天會全部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