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消失的森林-67
2007/07/04 05:37:12瀏覽953|回應2|推薦33

他的腦海中一直迴響著一句話:「C'est vraiment du travail pour lui.(這對他確實是個考驗。)」

法比安覺得自己被逼入一種不得不抉擇的時刻。

她只是一個年僅廿二歲的女孩子,大學畢業之後,為了想要在學校得到一個較為人所尊敬的身分,所以和佛瑞曼副教授交情過從甚密,她表現得很不錯,在她所選擇的這一行站穩了腳步,這很可能是一個少女成長的自傳——從普通的研究生邁向講師或助教的幾個簡易步驟——她知道自己走運得多了。

夏爾.佛瑞曼需要一個助理,他有許多研究計畫要完成,正好有了她這個幫手,水到渠成來代替他執筆,寫得很好,連教務長都稱讚她;她真正的事業將要開始,再不到一年半的時間,她就可以拿到碩士學位,而指導教授的他,擁有權利批核她的論文和公寓的鑰匙。

但是她是藉自己的力量達成的,她深深相信,所有的幸運都是出乎偶然,並且很高興夏爾.佛瑞曼發覺了她的才能,不論或早或遲,這一定會發生,不管她有沒有上夏爾的床,她只是順利拿到在學校工作及日後教書的鐵飯碗而已。

那天早上起床,當她看著鏡中的自己,扮了個粲然的微笑。

但這卻是一個言不由衷的寂寞笑容。

她的皮膚很白,沒有瑕疵,雙眼是深邃迷人的綠色,長髮是美麗的白金色,而且夏爾愛她。

現在她卻發了瘋一個人跑來第戎,心裡老想著接近那個東方來的男子,這不是背叛夏爾是什麼?她到底又是怎麼想的呢?

爲了弄清楚自己心中的困惑,法比安打量著他,仰起頭來看著這個讓她心頭好幾個月不再踏實的男人,他攬住她的腰,她的雙手搭在他的胸口,感受到掌心底下急促的心跳,她緊靠著他,一股乾淨的男人氣息充塞著她的呼吸。

「我喜歡你。」她終於忍不住說了出口。 

方東旭愣了一下,十足為了這突如其來的告白感到詫異,那對綠色的眼眸直勾勾地瞧著他,似乎還想說些什麼,卻戛然住口,有些迷惑地咬著唇,表情充滿了困惑與迷惘的樣子,他撫摸著她的頭髮,動作輕緩體貼。

「所以妳纔來找我?」

他低沉的聲音帶著溫柔,這溫柔彷彿觸動了她內心一處從未發覺的秘密泉源,那股暖意在她心底流動,這一刻她幾乎忘了一切,忘了佛瑞曼副教授,忘了與方東旭之前的那些齟齬,忘了她原來的困惑,忘了自己當初的目的……這一切的混亂與此時的甜蜜比起來,似乎都變得微不足道,原來一直潛伏在心間的,一直是那樣一個小小的渴望,只要能讓他這樣擁抱著,讓那雙眼睛這樣看著自己,怎麼也所謂了。

法比安喜歡夏爾,她也喜歡她房裡的那個布偶,那是父親在她生日時買個她的禮物,那種喜歡是一種平淡的滿足,或許算是戀愛的一種,但她知道自己渴望火熱的戀情,渴望一個能夠深入她的心靈的男人,心靈出軌一次就好,她心中明白,這是夏爾所無法給她的。

有的人一副帥樣,不須主動追女人,自然就有一票瘋狂女人像蝴蝶一樣纏繞著他,任他予取予求;有的人不管如何費心,就算獻上價值不斐的鑽戒、一輛昂貴跑車、一座像博物館般巨大寬敞的豪宅,對方依然不為所動。

爲什麼呢?不過就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罷了。

都說女人的心是海底針,難以捉摸,其實只說對了一半,當女人喜歡上一個男人的時候,她的滿腹心思都圍著她愛的男人打轉,一言一行,都淺顯易懂。愛上他了嗎?愛情怎會來得這般輕易?可是,為何她此刻滿心歡喜,對這個擁自己入懷的男人,他的一舉一動,此刻都那樣順眼慰貼,讓她有說不出的喜歡。

或許是她太過安靜,或許是她的神情過於柔和,或許是眼底的歡喜太過強烈,或許眼前這一刻的表現是方東旭從未見過的一面,法比安這樣驕傲的女孩,一生能表露幾回?

方東旭望著她的表情若有所思,眼神漸漸深了,俯下頭,他的臉緩緩壓下來,她以為他要吻她了,可是他卻只用鼻尖輕觸她的,輕輕撫觸了兩下,看了看她,唇角噙著淺笑,又親暱地摩擦著她小小的鼻子。

哪有女人經得起這樣溫柔的挑逗呢?

她呻吟起來,恍若邀約他進一步的舉動,他的唇徐徐壓了下來,輕輕觸了觸她的唇,她的身子忍不住顫了顫,他的唇好涼,似乎感受到她的顫抖,唇稍稍離開,但她卻一把勾住他的脖子,主動將唇送到他的唇上,臉也情不自禁地燒紅起來。

好喜歡,好喜歡這樣溫柔的吻,她控制不住地顫抖起來,只覺得一股極致的快感擊中大腦,讓她的頭發暈,全身跟著酥軟,從她過去那幾個月的經驗來看,這應該是她與自己真心喜歡的人接吻纔會出現的極致快感。

想著想著,她的唇熱了起來,舌尖探入他的口中,抵死纏綿,腦中模模糊糊地想著:他的床在哪兒?還是就在沙發上躺下來?

如果世界在這一刻毀滅,她也甘願;如果他現在就要做愛,她也甘願;她情動地閉上眼睛,雙手探入他的衣襟,撫上他結實的胸膛,哆嗦著尋找他的衣扣,摸到一個,正要解開,手卻被他一把抓住,法比安記得看過一些描述東方男性的性行為,或許男人還是比較喜歡主動,她可以迎合一下這樣的大男人主義。

他喘著氣說:「……這樣太快了。」

「你不喜歡?」她毫不掩飾自己燃起慾望的眼神,大膽地凝視著他,心裡想著:我是那樣喜歡你,喜歡你,所以我不以為和自己喜歡的人歡愛有什麼好羞恥的。

「我只是想慢慢來。」

他的聲音暗啞起來,法比安微微一笑,因為就是這一刻,她纔得以用最真實的自己,來面對這樣大膽的行徑;或許方東旭曾經不經意碰觸到她心底最柔軟的部分,卻讓她完完全全呈現出了內心最真實的情感,她輕歎了一聲,卻又不願後悔。

他全身一顫,難耐地喘了口氣,柔聲說道:「今晚要不要一起吃飯?」

「啊?」

法比安愣住了,旑昵的氣氛一掃而空,她呐呐地看著這個男人:「別殺風景,現在我只想跟你在一起。」 

方東旭輕笑著說:「那妳陪我一起去買菜,廚房裡只有滷牛肉,晚上我想弄點特別的給妳嚐嚐。」

她一臉詫異地問:「你真會做菜?」

原以為方東旭習慣於優渥享受的生活,但事實並非如此,法比安看著他,覺得愈來愈對這個男人感到無法置信的欽佩。

他們去了大型賣場,兩人一起提著沉重的塑膠袋出來,袋裡有各種各樣的肉類,還有些水果蔬菜,這些食物讓芸芸眾生享樂著,淋漓酣暢;或許在方東旭身處的的廚房之中,男人和女人的疆界已經打破,平常的法國男人頂多煎個蛋或培根,他卻用那雙修長的手切菜烹煮,食物的香氣蔓延開來,或許這些東西為今晚捨命提供了難忘的筵席,卻是分外特別的一頓晚餐,只因這是法比安第一次遇到男人做菜給自己享用,還不時在她的酒杯注滿鮮醇的紅酒。

忙乎了一陣,方東旭將小小的餐桌擺滿了各式菜色,甚至還浪漫地點起蠟燭,法比安看著他,又看著那些食物,她的樣子像是很想嚐嚐看。

方東旭微笑地說:「妳就像是面對一桌要拜拜用的神聖貢品一樣。」

她舉起杯子,與他的輕輕相碰:「那是因為我真的餓了。」

還記得,在那滿是綠意的楓丹白露森林,陽光照在她金燦燦的髮絲上,形成了一圈神聖的光環,就如同在燭光之下,她那跳躍著光亮的長髮﹔那景象是如此地美麗又吸引人,他的心興奮得無法喘息,那種悸動一直持續著,直到他發覺自己曾經無法克制下去那股衝動,想要碰觸她、擁抱她。

法比安有些忘情地大快朵頤,酒足飯飽之後,這纔發覺方東旭一直瞧著她,瞧得她的心也怦怦地跳著。

小小的餐桌上還有一半的菜,酒也只喝了三分之一,但在燭光搖曳中,她卻有種醺醉陶然的興奮感,雖然曾經迫切想要體驗被男人抱在懷裡做愛的感覺,卻覺得有些害怕。

她不明白,為何方東旭可以得到那麼多女孩子的青睞,連她自己都不禁著了迷;或許,是他身上不自覺露出的性感味道,或者,他的姿態和聲音,能夠在不自覺的情況下,對異性散發岀強烈的性訊號,所以女孩們都不由自主愛上了他。

正因為他簡直毫無缺點,這個男人的存在,簡直就是所有女性的公敵,也是她們所有性幻想的極致目標。

如果就這麼和他上床,是不是可以得到心中所期待的極樂?

或者,只要跟他春風一度,她就能夠把這個男人和他的魅力從心底永遠地拋開?

在她胡思亂想的當兒,只見他微笑著伸手撫摸她的長髮,俯首湊近撩起的一綹髮絲,動作輕柔,彷彿她是他手中珍惜的寶物一般。

「妳好美。」

法比安聽了他的讚美,一面覺得非常高興,一面又覺得厭惡透頂,她知道:高興是源於自己的虛榮,生氣則是出於本身的理智,男人的謊言就像是慣性運動的反彈作用,妳說一句,他就美言一句,因此她幾乎能夠肯定,這些話他一定也對其他的女孩子說過不知幾千幾百遍了。

只聽他繼續說道:「法比安,妳知道妳是一個很特別的女孩嗎?」

於是她憤怒地在心裡覆述:妳知道妳是一個很特別的女孩嗎……菲莉西雅、安蓓拉、KK、莎莉?

「當我第一次看見妳,我就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這種感覺我從沒對別人有過。」

法比安曉得,他這句話說不定對斳玲、莉莉安、凱蒂、艾琳娜等人說過了,男人天生就習於甜言蜜語,只要能夠搭上女孩子,什麼鬼話都說得出口,在這般忐忑不安的猜疑之中,她還是沉默地任他牽著手,往他的臥室那兒走去,只因兩人都明白,這是結束今晚的方式。

他坐在床尾,她坐在床頭。

趁著她不注意,他摟住她的雙肩,將她按在床上,然後用嘴封住她的唇;她的身體十分柔軟,尤其在連一點反抗都沒有的情形下,更顯現出她的嬌小,令人愛憐。

他帶著緊張不安的心情,輕柔輾吻她的唇,只見她閉著眼睛,嫣紅的俏臉,正享受著接吻的親暱,不知道為什麼,他停了下來。

過了一會兒,她知道方東旭不再動作後,張開眼睛凝視著他。

兩人視線相接,忽然覺得有些尷尬,說是尷尬又好像不是,應該是遲疑,還有一絲猶豫。

過了一會兒,法比安主動脫下身上的T恤,小巧精緻的蕾絲胸罩包裹著她瑩白動人的胸脯,接著她開始拉下牛仔褲,圓潤的臀部使她的腰看起來更為纖細,她的雙腿長而均勻,方東旭摟住她,呼吸她那頭長髮令人沈醉的芬芳。

他的頭埋進她的胸前,撫摸親吻,直到她像隻掉落陷阱的動物,渾身僵硬緊張,躺在床上閉起雙眼,呼吸急促地等待著。

那種欲言又止的表情,她盛開的慾望,還有那頭絲緞般披散在床上的長髮,都炫目得惹人遐思,過了半晌,他跟著吻了她溫熱的唇,一路向下,輕輕柔柔地游移至她的耳朵、她的臉頰、她的髮鬢,滑向易感的喉間和柔軟的乳房,探索地愛撫這白皙無暇的身軀,她微微張開嘴,不斷地發出呻吟,在無數的親吻之間傾吐出需求。

她略微顫抖,像是興奮,或者是一種恐懼,彷彿她對於即將發生的一切,並沒有如他所想的那般仔細計畫過。但是,這世上真的什麼都可以在事前模擬計畫,或者全然預料?

他再度攫獲她的唇,轉身坐在床沿,有一隻小手伸了過來,她撐起身來為他脫衣,迷離的雙眼中有著酒精般的迷醉,她貼住他的背,手掌撫摸那純然男性化的胸膛,他轉過頭去和她接吻, 順著勢躺了下去。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oO角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退稿??
2007/07/04 11:54
怎麼都不知道有這種事情><
Rosy(rosylovesyou) 於 2007-07-06 02:04 回覆:
這種事情發生超過五十次了……

張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07/07/04 11:36

這種稿子怎會賣不出去呢?愛情、人文遊記兼煽情,看得我很想去法國找法比安...

退稿信有沒有說什麼?

Rosy(rosylovesyou) 於 2007-07-06 02:16 回覆:

這年頭要真的靠賣稿維生,我一定會像Edgar Allen Poe一樣慘,或許還會比他的情況更糟……

退稿信?編輯大人能說什麼呢?通常都是那句:「未符合目前的出版路線規劃」,偏生我喜歡寫超過十五萬字的長篇小說,唉!

我目前只想趕快把這篇冗長痛苦的故事打完,接著貼自己比較喜歡的中篇軍武小說,這篇是舊作了,文字稿兩年前寫完,超過廿萬字打字真是累人,我以後還是盡量保持十萬字一篇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