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消失的森林-66
2007/07/03 23:56:28瀏覽903|回應2|推薦21

在其他時候,所有的巧合,都讓人禁不住懷疑,更多的則是迷惑。

方東旭不確定那是什麼樣的感覺,只知道有個人在暗中窺伺著他,那目光含有無限深意。

爲什麼?為何一個對他產生偏見的法國女孩,居然變成他思考及想念的部分?

她的眼神、她的觸碰、她的聲音,以及她的出現,決定了他的一天如此度過,不管是傷感或懷念,或者兩者兼有,這種心情交織,嚴重的混亂就產生了。

但奇怪的是,她一直保持著沉默和猶豫的距離,連著持續三天,兩人之間都未曾交談過。

到了週末早上,他好不容易放了假,一個人卻在公寓裡面,百無聊賴地打掃起來,接著又整理了行李,最後在餐廳滷著一鍋牛肉,儼然如家居型的女子一般。

正當他回想起這幾日的事情,就聽見有人按著門鈴,剛打開門,午後的陽光照在他所熟悉的臉上,那對綠色的眼珠緊盯著他。

法比安的眼底閃爍著什麼,但她卻沒有開口。

雖然覺得有些唐突,方東旭還是微笑地問道:「怎麼是妳?」 

原本她應該說的是:「我想見你。」但她還是勉強地說:「我剛來第戎讀書,順便看看以前的『朋友』。」

「朋友」可能是一個極具深意,又或者是一個毫無意義的名詞,「以前的朋友」則是一個更沒有象徵意義的名詞,好像對彼此來說,疏遠的友善是最好的相處方式,沒有需要掩飾的感情,沒有親暱的態度,「朋友」就是這樣一個平淡又安全的表示方式。

她輕巧地走進他打掃得纖塵不染的客廳,表情有些恍惚,還有些猶豫,似乎她並不確定該如何開口。

但她沒有開口,一句話也沒有說,只是審視著屋內,眼光繞了一圈,然後默默地回到他詫異的臉上。

方東旭轉頭面對這個年輕女子,那對顏色不尋常的迷人眸子專注在他身上,彷彿她想要說些什麼,而他似乎也想問些什麼;兩人之間的沉默,讓他覺得自己應該說些什麼,話到嘴邊,開口講出的卻是讓他自己感到難過的情事。

「你現在一個人住。」這是一個肯定句。 

「嗯。」 

他像個傻瓜似地,喃喃訴說著自己和菲莉西雅那亂成一團的交往過程,從最初兩人一起在巴黎街頭聽表演的手風琴,到後來他們一起到德國慕尼黑,一直說著他們這短短幾個月中那些難忘的小細節;曾經,他以為自己對菲莉西雅沒有愛情,自己的情人和自己的好友發生了什麼,本來就不該覺得心痛難耐,畢竟學生生涯的失戀經驗,他在這幾年就已經看多了,曾經讀過一本描述了年輕人的許多失戀故事,還有女孩子說她把自己的第一次給了對方,對方還是把她甩了,她好想自殺云云。

自己身為男人,不能說從對方身上一點便宜都沒佔到,現在被女孩子甩了,為什麼還要想不開?

這樣的情節,早在許多以前的戀愛就已經出現過了,可是如今當初失戀的自己不也活下來了,許多人找到新的愛人,可以共組家庭過了一生,失戀沒什麼的,而且他根本搞不清楚自己是不是曾經愛過,菲莉西雅曾經是他要好的女朋友,如此而已。
失戀沒什麼了不起,他的情人跑了,當初自己不也坦然接受現實了?

「你……」法比安的臉微微一紅,她柔聲說道:「我知道你很好心,可是每個人都以自己的標準來衡量別人,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方東旭忍不住問她:「妳也會依自己的標準來看待我嗎?」

「我……」

隔了好一會兒,方東旭見她不說話,歎了口氣,正打算舉步走開去拿飲料的當兒,只聽她幽幽地說:「你和他們不同。」

「是嗎?」

「你是一個很感性的人。」

「我希望當一個感性的人。」

「你真的很感性,」她嘆息,覺得自己好像說得像沒記熟對白的女演員,「也非常體貼。」

「妳……」

「所以你的意思是說,菲莉西雅跟你分手了。」 

「嗯。」 

「太好了。」 

「啊?」方東旭一臉訝異地看著她。

「既然她不是值得你珍惜的女孩子,還跟你的好朋友上床,那你終於和這個讓自己痛苦的女孩子分手,豈不是一件好事?」 

「我不知道自己對她有著什麼樣的感情。」 

「你只是做了爛好人,以為填補了她的空虛,所以纔跟她交往,沒想到,她被你的好心傷得更重。」 

「妳真是一個言詞犀利的女孩子。」

「我也這麼覺得。」

巴黎的社會,或者說法國這個浮表說著浪漫的論調,實際上卻理智對待情慾世界的社會,是個內在和外在道德都鬆弛的地方,雖然她並非一個水性楊花的女人,一生當中,也僅有一個男人夏爾.佛瑞曼,但她明白自己頗有姿色,也相當清楚,由於她的矜持,人家常常誤以為她是冷漠的女人,要不就是蕾絲邊,所以總是以頭腦取勝,讓那些男人們都不敢對自己有興趣。然而,只是點根菸就會掉入男人調情陷阱的風騷女人,又能顯示出什麼高雅的魅力?

男人要找個女人跟他睡覺,簡直比什麼都還要容易,只要他走到有阻街女郎的地方,打個招呼並且口袋有錢即可;然而,對女人來說,特別是像她這樣心有顧忌、滿腔懷疑、憤世嫉俗的女人,情況可就困難得多了。

菲莉西雅是怎麼跟這個男人搞上的?

那個叫做斳玲的女人又是怎麼一回事? 

其他的女人呢?

法比安深吸一口氣,終於忍不住問道:「要不要跟我交往看看?」 

方東旭以為自己聽錯了。「什麼?」 

「我……」她柔聲問道:「你不願意?」 

「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這有些突然——」 

「你可以明天再給我答覆。」

方東旭一怔,好半晌訝異得說不出話來。

「要不然,你現在就給我回應?」 

「這……」方東旭有些手足無措的樣子,連忙岔開話題:「妳想不想再來一杯茶?」 

「正好,我在這裡喝茶喝得久一點,還有機會可以瞧瞧你的前女友是個什麼樣的對手。」法比安微笑道:「我們女人自有一套度量標準。如果『另一個』女人把你們住的地方收拾得纖塵不染——這表示她通常會疏忽男人的感性,過著吹毛求疵、完美主義者的挑剔生活,要是她讓你們的小天地亂七八糟——這也表示她疏忽她的男人,因為她過分懶散,根本沒有在乎男人的理性,讓兩人世界變得一團混亂。」 

方東旭緩緩綻岀一個笑容,問道:「那妳覺得這間房子顯現了什麼結論?」 

法比安思索了一下,很得意地解開了謎底:「菲莉西雅是個很率性的人,你這人也算大方,所以你定期請清潔公司來。對吧?」 

方東旭哈哈一笑:「不對,都是我一個人打掃的,菲莉沒有跟我同居。」 

「真的?」 

看見方東旭點點頭,法比安更詫異了。

只聽他問道:「那妳們法國女人又是怎麼衡量男人的?」 

法比安想了一下,坦然地回答:「性。」 

「真的?」 

聽見他學起她的口吻,法比安微笑道:「唉,你知道的嘛,男人遲早會問女人『另一個』傢伙在床上的表現怎麼樣,法國女人很聰明,早就料到男人必然會問這種問題。想不想知道我的答案?」 

「原來法國的女人都這麼開放。」 

法比安搖搖頭:「不對,法國的女人最保守了。」 

「從莒哈絲的《情人》看來,我還以為法國女孩都很豪放。」 

「我們只對《中國北方來的情人》豪放,」她柔聲說道:「因為那是我們喜歡的男人。」 

她的說法令方東旭的心本能地怦然起來。

「中國來的方東旭,你明天纔願意當我的情人嗎?」 

「法比安……」 

「我聽過菲莉西雅叫你『阿旭』,這發音好像是法文的『Achille』(阿奇里斯),『le talon d'Achille』的法文意思是『弱點』,你是所有女人的弱點嗎?」她呢喃:「為什麼每個女孩子都會喜歡上你?」 

「我不知道……」

法比安微啟著唇,向他發出無言的邀請,心裡希望著,能夠讓這個男人喜歡上她,這種期待使她的唇本能地灼熱起來,當他倏然吻了她時,那種感覺是如此美好,她覺得自己正耽溺於熱情和慾望,那狂野的感受,簡直有如天堂……她心想:和這個男人在一起,如何能不臣服於情慾的種種觸發?

原來這就是那些女孩有過的感覺,法比安迫切地吻著他,唇舌交纏之際,小腹中霎時湧起一股熱流,因為她正在感受莒哈絲與中國情人的戀情,彼此肌膚和唇舌的愛撫,簡直比什麼都還要驚心動魄,如此強烈的美妙反應,訴說著她長久以來的渴望,原來她早就在渴望他了。

方東旭知道自己事後可能會後悔,他只覺得被催眠了,根據邏輯理論,他只需要說聲晚安,然後明白讓她告辭回家就行了;可是,面對她清澈的眼眸和誘人的紅唇,世間事再也沒有簡單的道理可言,甚至連一句婉謝的話,或者推拒的態度,都顯得宛若鉛重。

他知道自己不該回吻她,不該接近她,可是這個女人神秘的眼睛,她那少見的機智,同時又比他所認識的所有女孩子更直言無諱,充滿了獨特的強烈魅力。

美麗的女人、聰明的女人、巴黎的女人……這些不都是他所困擾的問題嗎?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中年新射手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牛頓
2007/07/06 15:04

一部引人入勝的小說正如一棵體態婀娜的大樹

絡繹遊客來此遮蔭暫歇

有人讚歎枝幹崢嶸  有人欣喜葉下小蟲

也不乏刻字留念  灑尿施肥之流

或有與蟬共鳴  流連忘返  甚或偶拾麥金塔者

而妳

就是播種廣結善緣的園丁囉


初識典故是從國內最早的天文科普讀物

黃式胥--"天上的星星"中偶得

是我自己買的第一本書  剛好初版  算來也是妳快出生之時

在當初資訊不發達時代  作者以希羅神話帶領進入銀河殿堂  令人記憶猶新

不過  書中故事  頗有台式改編風格  今日憶來不少已脫原典


Life is an endless nightmare!
Welcome to hell!
◎←──────────<<<
Rosy(rosylovesyou) 於 2007-07-10 00:07 回覆:
這篇小說快結束了,後面還剩幾萬字,稍晚貼上。沒辦法,園丁筋疲力竭了啊!

中年新射手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必死無疑
2007/07/04 12:37

從Holmer 改寫希羅神話開始

le talon d'Achille 就成為無敵的男性英雄

在難過美人關之時  致命的唯一罩門

這個男女皆有的生理構造

今日在作家筆下  又添增新功能

成為異國女子輸誠挑逗自曝之短

可見愛神箭術不精  專射腳踝

兒時曾讀過唯一普遍級之神話版本

是阿基里斯把玩好友--Samson (後來同遭女禍的悲劇英雄) 的神兵之時

不小心讓沾有九頭蛇妖毒血的箭頭刺入腳跟  平白送命

比起布萊德彼特英雄氣短的寫實劇情

可謂是宣導防範居家意外的小學生版本


Life is an endless nightmare!
Welcome to hell!
◎←──────────<<<
Rosy(rosylovesyou) 於 2007-07-06 03:55 回覆:

您真是聰明啊,我在這邊隱含寫著的意義被挖出來了,或許沒人注意過,我對主角的取名,通常都有些弦外之音,歐美人名就算了,難的是要引出背後的意義。

我沒讀過您提的小學生版本,想來也有些奇怪,聖經舊約故事和希臘神話也有關?好玩,還有點扯,雖說我也用過這股意象來寫小說,可能是編輯喜歡這種調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