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消失的森林-63
2007/06/21 08:12:49瀏覽742|回應0|推薦21

愧疚感是什麼呢?

妳覺得自己對不起他人,或許是因為自己欠了人情,或許是由於誤解和無謂的爭執,導致兩人交情不再,亦或是,妳認為自己欺瞞了他人,或者自以為遭到了誆騙,而在事後悔恨無已。

在她的人生之中,這樣一個悲傷的日子,充滿了許多複雜的情緒。

即使過了許多年,菲莉西雅還是記得,最後一回和方東旭交談的時候,他那衷心的祝福,很久以前她喜歡過這個男人,她的三心二意,他好像早有感覺到,或許至今還很在意,不只是介意她,或許也因為對方是他最好的朋友,所以這樣的分手也好,如果最後她的選擇是正確的,他也沒有責怪她。

而後,蕭宇凱的聲音嚇了她一跳:「你們剛剛在說什麼?」他聽起來有些怒氣沖沖的樣子。 

菲莉西雅奇異地瞧著他,不明白那股忿然的原因,也從沒聽過他這麼陰沉的語氣,但是她疲乏得沒有多餘的心力去細想,細想兩人之間總是存在的矛盾,剛和方東旭說完法文,接著終於講回自己熟悉的母語,讓她感到有些混亂起來,或許那是一種釋然,又或者是一股新生的迷惑,而她覺得自己有必要馬上和情人澄清一下。

「我跟阿旭分手了。」

「什麼?」 

「昨天我晚上我回房間的時候,被阿旭發現了,我不想隱瞞,所以現在他什麼都曉得了。你說我還能怎麼辦?」

「你們當真分手了?」 

「嗯,我是為了你纔跟他分手的。」

「為了我?」 

蕭宇凱看著她,神色中充滿了一種古怪的憤怒,好像他極度厭惡她的真心告白,也厭惡讓自己捲入這樣的狀況,他臉上的笑容扭曲起來。

「我看妳真的是誤會了。」

「誤會?」 

「我跟妳上床,只因為妳是阿旭的女朋友,他嘴裡不說什麼,我就私底下分享他的床伴。」

「你什麼?」 

「我當妳是這趟旅途中的娛樂消遣,就這樣。」

菲莉西雅震驚、愕然地瞪著他,忽然間,她的心中充滿了不理智的憤怒,而她只想拚命捶打他,直到筋疲力竭;這個男人和她上床,造成了她所有的問題,還讓她忍痛離開方東旭,而他竟然膽敢說出這種話,嘲弄她到如此的地步。

她的怒氣爆發了。

菲莉西雅伸手用力摑他的臉頰,一次、兩次、三次,他卻始終只是堅定、沒有感情地看著她,彷彿這幾個巴掌只是蜻蜓點水一般,絲毫感受不到任何愧疚與痛楚。

「夠了嗎?」他冷冷地問。 

她開始哭了出來:「我恨你。」

「一個背著男朋友偷腥的女人,沒有資格去抱怨別的性伴侶。」 

「是你誘惑我的!」她尖銳地說,憤怒及靈魂的創傷,令她陷入瘋狂的狀態。

「那又怎麼樣?」 

「你──」

「我向來喜歡別人的東西,」蕭宇凱以一種詭譎的口吻說:「別人的玩具、別人的東西、別人的女朋友……那些不屬於自己的,對我特別有吸引力,不知怎地,我這人只喜歡搶別人的,卻沒喜歡過別人不要的。」

她承認,一開始自己便對這個男人感到好奇,因為他和方東旭兩人實在太不一樣了。

引誘她的是他身上隱隱散發出的、想像中的墮落味道,既甜美誘惑,也充滿了毒品般的氣息;可她也怕,所以剛開始只遠遠觀望著,觀察他如何用挑逗的口吻說著正經八百的德語,如何伸著隻手撫摸著樹幹牆沿走路,如何在陽光照耀過來時,偷偷又正大光明地在方東旭背後,撩撥起她被曬得金燦燦的褐色髮絲,甚至是在餐桌之下,大膽而輕佻地撫摸她的大腿,臉上卻一點異常的神色都沒有。

一切的畫面總有一層紗,隔著望去只覺無限神秘,無限好奇;又或者,一切的誘惑都是隔靴搔癢的挑逗,激起了更深的渴望,以及不該發生的期待。

直到有一天,輕紗落下,她走進了真實;直到這一刻,慾望只是一層假象,沒有愛情,只是慾望和想像而已。

而她終於明白自己的愚蠢。

「我們只是玩玩而已。」他很快地驟下結論。

而她還在懷疑:「這一個多月對你來說,難道連點意義都沒有嗎?」

「沒有。」

鬧劇──恰如其分地說明了兩人之間的關係,這個男人為了情慾和她偷情,他悉心誘惑她,只因為她是別人的女朋友,而他的目的也僅止於此,沒有別的了。

她怎能傻到以為自己獲得了莒哈絲(M. Duras)那樣一生無悔的真愛?

浮雲遮蔽了太陽,使得透天的法蘭克福火車站的玻璃帷幕之下,也跟著變得陰暗,夏季的暖意又被突如其來的陰寒所吞噬,菲莉西雅看著這個她自以為找到的東方情人,內心也跟著逐漸冰冷,想起過去這卅幾天既熱情又迷亂的日子,事情顯得那麼明朗清晰,一切都是個騙局。

她曾經相信,這個和她有過肌膚之親的男人,會為了她不惜一切,可是現在她終於擺脫了複雜的關係,他卻又變了。

或許他本來就是這樣的男人。

於是她自憐又哀傷地問道:「你從沒喜歡過我?」 

「沒有。」

她挺直身體凝望這個男人的眼眸,那雙黑色的、屬於東方人的神秘瞳孔中,連點感情也沒有,甚至也沒有絲毫情緒的波動。

「我愛上你了。」 

「那是妳自己的問題。」

「你騙我。」

「妳只是自己騙自己。」 

「難道我對你真的沒有絲毫意義嗎?」

菲莉西雅痛苦地看著這個男人,彷彿無法看透他的心思,換個時候,或許她無法知道答案,而現在,瞧見他冷硬的表情,一切都是那麼清楚明白;她從未學會隱藏感情,這個男人應該可以從她的表情看得一清二楚,此刻他若真的轉身離去,她知道,而他也明白,她必然會心碎。

「我還得開長途車回慕尼黑,」蕭宇凱口氣平淡地說,「如果沒別的事,我要先走了。」

「你──」 

「再見。」

他嚴厲的分手措辭和表情,還帶有一絲揶揄和嘲諷,讓菲莉西雅簡直傻在當場,也爲彼此劃下了堅固的、無情的、永遠不再見面的防線,她明白這個男人不想繼續交談的企圖,而自己竟然會愚蠢得以為這一個月的一切都是一種感情的表現,到頭來卻輕易失去了自己的尊嚴。

「你這個渾蛋!」她在背後口不擇言地破口大罵起來:「你渾蛋!」

但是這種憤怒的咒罵阻止不了他的腳步,蕭宇凱很快地轉身走開,他的眼眸深處只有冷然和漠不關心,一臉神色自若地離去。

廿五歲之前,愛情通常是假的,或者不是自己所想像的那樣純潔和永遠。

度過廿五歲的時候,每個人應該都懂得這個道理。

蕭宇凱總是這麼認為,他明白自己的感情缺陷,於是在任何關係之中,都保持了相當的玩樂心態;就如吃飯八成飽最舒服,或許胃裡五六分滿,還可以吃些點心什麼的,有些男人對待女人最多也保持在八成,剩下兩分走馬看花。

他不輕易接受追求自己的女孩。

女追男隔層紗,如果很容易就陷進去,也許會發現自己錯過很多東西,失去很多美好的時光。

他也知道:永遠不要相信女人在戀愛時的甜言蜜語。都說女人愛聽甜言蜜語,其實,男人更喜歡!被人喜歡有什麼不好呢?別輕易喜歡上人就好了 。

失戀時,只有兩種可能,要麼你愛她她不愛你,或者相反;那麼,當你愛的人不再愛你,或者從來沒愛過你時,已經沒有任何遺憾,因為失去的只是一個不愛自己的人。

菲莉西雅應該會想通的。

感情永遠不可能是天平,想在愛情裡面獲得幸福,就要捨得傷一點心。

專情已經是想像中的既成美德,但在現實世界可不見得是優點。

因為一個人若是將自身的情感或是有價利益及可能機會全部投注在一個人身上,但卻未獲得相對的預想回報,甚至於是代價損失,這是會讓人不僅是沮喪,可能還會產生無可控制的憤怒,然後人就會針對導致自己沮喪或是憤怒的原始原因給予毀滅性的報復行為。

所以,很多情殺案件或自殺事件都是太專情所惹的禍。

基本上,一般他所知道的,沒有人會吃回頭草。

他曾想過:一段感情想要結束的一方,絕對不是臨時起意而提出的,一定也是經過長時間的考慮後提出的,而且提出分手的一方也不會因為另一方的部分缺點而有分手的動機,一定是對於分手對象整體的價值否認,或者是從來就沒有認真過。

說白一點,他屬於後者。

這也沒什麼好驚訝的,就像一家公司開除員工一樣,早知道員工可能不適任而開除人家,當初為什麼要面試的那個人進來試用一段期間?適不適任是要經過一段時間的磨合過後纔知道,或者,只是因為公司那個崗位真的缺人,先拿個來墊檔的也好。

重點是:好馬不吃回頭草。

開除了就永不錄用,分手了就再也不相見。

他將轎車駛向慕尼黑的方向,幾乎已經開始忘記菲莉西雅的名字了。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