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消失的森林-62
2007/06/20 04:23:33瀏覽947|回應3|推薦27

那是在他們抵達旅途最後一站的事了。

到了法蘭克福,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他們匆匆吃了晚餐,就各自回房間休息,方東旭檢查了一下在Mittenwald買的一把小提琴,便開始記錄起這幾日的旅遊活動,他特別想要回顧一下那些去過的地方,於是就拿了本子記下所見所聞。

比如雷根斯堡(Regensburg)橋上的巨形雕像,或者是紐倫堡(Nuremberg)二次大戰的審判庭,都是值得人看看的地方,又好比羅騰堡(Rothenburg)這座中古世紀遺留的古堡,是德國所有城市中,中世紀風貌保存最完整的城市,城牆與城門都留存原貌,古城牆進入「羅得城門(Roedertor)」,便進入了羅騰堡舊市區,沿著七百多公尺長的城牆漫遊古城,幾乎是所有到此旅客行程表上必有的節目。

市場廣場(Markplatz)每天整點遊客都來此聚集,欣賞在市政廳酒館「Ratstrinkstube」鐘樓,演出最讓人津津樂道的歷史故事「市長拚酒保城記」;據說在十七世紀的三十年戰爭,羅騰堡被天主教軍隊包圍,市長擺下鴻門宴,邀請敵軍統帥拚酒,並且打賭,如果他能一口氣喝下約三公升的酒,敵軍便得退兵,大概是當地名產葡萄酒所鍛練出的好酒量,市長不負眾望地把酒喝完,羅騰堡也因此免於被敵人攻陷的命運。

於是,蕭宇凱慫恿他買了幾瓶當地特產的法蘭肯(Franconia Wein)香檳酒,說是晚上可以嚐嚐,他只喝了一小杯,沒寫下幾段旅遊記述,就昏睡在床頭。

Franconia Wein真的非常好喝爽口!


到了半夜,他從睡夢中醒來,臥室中黑漆漆的,他從飯店設置的小冰箱倒了杯冰水,卻赫然發現同房的菲莉西雅卻沒有在床上。

他看了看手錶,半夜兩點半。

都這種時候了,她會跑到哪裡去?

他坐回床上,看著旁邊那張床上整齊的被單,冰水使得他頭腦清醒起來,疑惑之中,他本想打旅館分機給蕭宇凱,卻不由得作罷,只因他猜測菲莉西雅可能正在蕭的房間。

這層領悟,使他呆愣了一下,這纔明白了自己沒有發覺的真相。

大約到了三點,菲莉西雅披著睡袍回到房間,剛一進門,就看見方東旭開著小燈坐在那兒等她,臉色顯得有些僵硬,還有些茫然。 

他知道了。

話說回來,一個男人,女朋友和他朝夕相處一個多月,她晚上和誰睡,或者是發生什麼感情上的細微變化,神經再怎麼粗的人,應該都還是能發現一些端倪。

方東旭柔聲問道:「Êtes vous... vous faites...?(妳跟蕭……是不是……?)」他問不下去,覺得好生尷尬。

「Ainsi vous le savez maintenant.(你終於看出來了。)」

菲莉西雅說這句話的時候,充滿了一種無奈卻又釋懷的口吻,好像她讓方東旭瞭解了自己的心情,或者當初懊惱的煩憂都完全為人所看透,她愁苦的面容,泛岀了一絲愧疚的神色。 

「Je suis tombé amoureux de lui dans la première vue en le voyant.(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我就喜歡上他了。)」

「C'est il y a d'un mois...(那是一個多月前……)」

「Oui.(嗯。)」

方東旭看著她,無法確定該如何接口。

「Vous ne savez pas ce que je pense.(你根本就不明白我的心情。)」

「Je veux vraiment savoir.(我想要明白的。)」

「À Paris, j'ai vu beaucoup de filles autour de vous toute la journée. Vous êtes si spécial. C'est pourquoi je veux être votre amie et les laisse m'envier.(在法國巴黎的時候,看到那些女孩子成天圍繞在你身邊,我覺得你這人好特別,所以想當你的女朋友,裝裝面子虛榮一下。)」 

「Est-ce que c'est la seule raison que vous voulez vous entendre avec moi ?(妳跟我在一起,只是岀於這種原因?)」

她搖搖頭。「Je vous ai vraiment aimé.(我真的喜歡過你。)」

「Vraiment ?(是嗎?)」

方東旭深深地吸口氣,他並不覺得憤怒,也沒感到怨恨,這是一種奇怪的感覺,彷彿他早該知道這樣的結果,在旅途之中卻一直也不願提起,直到現在,三人在德國玩了一個半月後,她纔和他攤牌。 

「Nous partirons demain d'ici, vous irez de nouveau à la France, et j'irai de nouveau à Hambourg.(明天我們正好要在這裡分手,你回法國,我回漢堡。)」菲莉西雅苦笑著說:「Je ne m'attends pas à ce que vous sachiez.(這麼巧,被你發現了。)」

「Voulez-vous aller de nouveau à Hambourg, ou partez ici avec lui à Munchen ?(那妳打算真的要回漢堡,還是和蕭一起去慕尼黑?)」 

菲莉西雅愣了一下:「Puits...(這──)」

「Il ne vous a pas dit ?(他沒跟妳說?)」

「Pas encore.(還沒有。)」 

方東旭平靜地說:「Vous devriez lui dire à l'avance.(妳應該主動提的。)」

菲莉西雅看著這個男人,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到了這種關頭,一般男人發現自己的女朋友和人偷情,應該都很氣憤的,爲什麼他可以平心靜氣對她說話,還竟然連脾氣也沒有發?

是因為他從沒有真正喜歡過她嗎?

她早就在懷疑這一點了,沒想到,在這時纔證實,忽然有種悲哀的感覺。

菲莉西雅瞧著他,藍色的雙眼忽然泛起一層水霧,她那憂愁傷感的表情,讓方東旭也不禁心頭一震。

只聽她喃喃說著:「.....Partie ici.(……我們分手吧。)」 

「Bien.(嗯。)」

兩人不再作聲,各自機械地回到自己的床上,兩張床比鄰而臥,兩顆心卻如同咫尺天涯;方東旭關了燈,屏息地佯裝入睡,沉默凝聚在這黑暗的房間裡面,過了不久,他聽見旁邊菲莉西雅低低的啜泣聲,那哭聲讓他也同感心酸,但他知道自己不能過去安慰她,尤其在這最後相處的一個夜晚。

第二天早上,三人在飯店樓下的餐廳一同吃飯,蕭宇凱還是一臉稀鬆平常的模樣,菲莉西雅哭腫了一雙眼睛,方東旭則默默地吃著早餐,什麼話也沒有說。

蕭宇凱本來以為是小兩口爲了別離在難過,雖然他心中也不怎麼好受,卻也沒有說什麼,時間一到,大家就該分別,那已經是旣成的事實,就該坦然去面對它。

或許,將它化為一段美好的回憶即可,寫成日記也不錯,至少在自己的文字世界裡,我們都是全能的主宰者。

或許,自己的特質若是真的與她不合,就沒有必要再去做任何的糾纏;反正自己還年輕,未來一定還有機會,因而沒有這個必要在意一次失敗,而導致可能蒞臨的機會損失。

當初即便是對方主動,現在人家要結束與你的戀情也無不可。

畢竟,結婚都可以離婚了,為何交往不能分手?

人與人的關係就是如此的脆弱。

方東旭嘆息著想:一段戀情的結束並不見得是某一方單方面的錯,說白了也有可能是對方看上了更適合她的人,在兩相選擇之下只好對不起你了也有可能。

但即便如此,任何人也無權去譴責對方這樣的行為,畢竟戀愛是人際共識,並非如結婚屬法律契約保障。

在火車站裡面,他最後用法文說了:「Je vous aime vraiment.(我真的很喜歡妳。)」

菲莉西雅淚水盈眶,低語:「Je sais.(我知道。)」

她抽曀的呢喃令方東旭驚愕,本來預期的分手只是一種平靜的遺憾,然而卻看見一雙淚汪汪的眼眸,似乎她對他並非那麼無情。

他嘆了口氣,說道:「Peut-être il est bon que nous partie ici.(或許我們分手也好。)」 

「C'est mon défaut.  Je suis...(是我不對,我……)」

她的聲音逐漸微弱,沮喪、自責,菲莉西雅覺得非常愧疚,方東旭見她哭泣,盲目地依循著安慰她的衝動,伸手摟住了她;菲莉西雅也伸手環住他的腰,感覺到他霎時的僵硬,然後是舒緩,最後將她放開。

「Au revoir.(再見。)」 

方東旭說完話,就拿了行李坐上開往法國的子彈列車,在難以回首的遺憾中,他看見車窗之外,蕭宇凱站在菲莉西雅後面,兩人的影像逐漸縮小,終於消失不見。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Rosy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懶人回覆:
2007/06/21 08:17

■♀醫楊曉萍

  醫師想得果然比較深入,當然這也是我的經驗談,爛醉之後總是半夜起來喝冰水,沒辦法,通常還得去吐幾回,這樣的狀態很難熟睡,哈!

  方小弟是我筆下最正經的一個,寫他是一種愉快的過程,因為他傻啊。

春眠

  我喜歡寫得「戲劇化」,哈! 



春眠。人間如夢,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喜歡
2007/06/20 22:30
文字配上圖片, 讓這段旅程更加的戲劇化

■♀醫楊曉萍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Rosy內行
2007/06/20 18:07

喝酒醉的確會酒醒得早, 影響深睡的品質

但方的表現在台灣可能百男中無一人可比, 但我相信, 只是需要年齡夠

妳的歐旅文學還兼導遊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