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消失的森林-61
2007/06/19 23:58:28瀏覽6033|回應0|推薦22

旅遊的目的,無論是屬於歷史的,還是屬於人性的,都可能是尋求一種未可知的價值。

如果說,德國近三百年來的知名創作泰半由羅曼蒂克的幻想所產生,沒有人會否認;而「羅曼蒂克大道(Romantische Strasse)」上的浪漫傳說,也是讓許多遊客難忘的故事,人們通常把法蘭克福當作起點,經符茲堡(Wurzburg)、羅騰堡(Rothenburg),一直到德奧邊境的符森(Fussen),不過,這次他們反其道而行,一路開車由最南端,朝北往法蘭克福前進。

Fussen保存了中世紀以來的盎然古意,尤其是市區的建築物,顯得比其他城鎮更顯得古典優雅,它位於德國與奧地利的邊界,是阿爾卑斯山腳下最古老的製琴小鎮。

各式提琴是歐洲人十六世紀中葉的偉大發明,至今已有四百多年的歷史,歐洲經過文藝復興之後,音樂開始盛行,小提琴塑造了很多傳奇,比如歷史上最著名、最具傳奇色彩的小提琴家帕格尼尼(Niccolo Paganini),與他的名琴「加農炮(cannone)」的結合演出,席捲了整個歐洲,不但官宦富豪為之傾倒,更使得提琴演奏家紅遍世界各地,或許帕格尼尼曾經與魔鬼訂了契約,得以演奏出如此不可思議的美妙音樂,然而走出幻想的世界之後,提琴所創造的美妙樂曲,讓神秘的故事不斷的被傳誦,更增感染人心的魅力。

他們走過一整排製作提琴的大小工坊,那些提琴已經不僅是一種樂器,同時更是藝術的精緻表現,每一把在歷史上留名的提琴,都是製琴家傾其心力所創造出來的、獨一獨二的傑作。

方東旭興奮地向兩個朋友介紹著,從提琴製作的始祖安德烈.阿瑪蒂(Andrea Amati)的故事,一直講到晚年仍勇於創新的史特拉瓦里(Antonio Stradivarius),這些由名家精心打造的稀有名琴,至今仍是許多收藏家不惜一擲千金尋求的珍品。

蕭宇凱問他:「你為什麼喜歡小提琴?」

方東旭道:「我是獨生子,一直想要有兄弟姊妹,而小提琴的曲線就像是女孩子一樣,所以我把它看作是我的妹妹。」

「你的聯想真奇特,要我說嘛,還有種色情的感覺。小提琴像女孩子?哈哈,難怪你成天抱著這東西不放。」

方東旭覺得有些難堪:「也不能這麼說……」

「如果要你選,你希望有音樂之神的眷顧,還是要得到永誌不渝的情人?」

「不能兩個都選嗎?」

蕭宇凱哈哈一笑:「你這人真貪心。但是話說回來,要說音樂或者情人,你現在不都有了?」

「這倒也是。」

看到兩個男人在竊竊私語,菲莉西雅忍不住問蕭宇凱,他們在對談的內容,而在另一邊,方東旭發現好友和女友親暱的模樣,心中也起了一絲異樣的感覺,他不確定自己是不是想得太多,只是覺得蕭和菲莉西雅之間有股暗流,彷彿在他尚未注意的當兒,自己已經與這兩個朋友之間產生了芥蒂。

接下來的行程,他們花了一個上午的時間,從市區逛到比較偏遠的山腳,萊希河(Lech)流經此處,附近有風光明媚的佛根湖(Forggensee),湖邊是另一個風景宜人的純樸小鎮;沿車站街(Bahnhofstrasse)右轉到帝國街(Reichenstrasse),那是Fussen的舊市區,街上有歷史悠久的藥局和餐廳,牆壁上繪滿著色彩豐富的壁畫,令人印象深刻。

「國王城堡區(Konigsschlosser)」並不是一個地名,而是指當年巴伐利亞邦的國王Ludwig二世時代的許多城堡,其中最著名的三座是新天鵝堡(Neuschwanstein,如上圖)、高地城堡(Hohenschwangau)、林德霍夫(Linderhof),這些夢幻般的城堡點綴其中,Hohenschwangau距離稍遠所以沒有造訪,至於黃色的Hohenschwangau城堡和白色的Neuschwanstein則遙遙相望,各自佔據一邊的山頭,並且訴說著皇家的悲劇傳說,德國南阿爾卑斯山區充滿著令人難忘的真實故事。

新天鵝堡(Schloss Neuschwanstein)是屬於全世界童話迷的古堡,美國迪士尼的許多動畫,都參考這座古堡為藍本,但是古堡的創建者卻充滿著哀傷的過去;一八六九年廿二歲的Ludwig II下令興建新天鵝堡,據稱他是一個長相俊俏的國王,十八歲即位,不懂得政治和軍事,身陷同性戀情不可自拔,當時北方的普魯士逐漸壯大,壓迫南方的巴伐利亞人,憧憬華格納(Richard Wagner)歌劇「天鵝騎士(Lohengrin)」的國王Ludwig,為了實現他畢生的夢想,興建這座城堡要與情人廝守,但因耽於玩樂,荒於朝政,又浪費過多公帑,所以只在城堡住了一百七十二天,就受到國內外的壓力而被迫退位,並且受到勾結普魯士的大臣監禁。

Ludwig II為了不讓城堡在他死後荒廢,因此要臣下在他死後將城堡炸毀,成為自己的殉葬,在他被監禁的三天後,屍體與情人一同在湖畔被發現,沒有人知道這是謀殺或是自殺,迫於政治現實的死亡,在身後跟著古堡留下了悽美的傳說;然而,在他死後兩個月,城堡便對外開放,國家也和北面的普魯士接著合併,現在此地已成為德國最著名的觀光景點。

新天鵝堡有著美麗的白色外觀,堡內卻遜色得多,只有一些天鵝雕像值得一看,至於林德霍夫堡(Schloss Linderhof,如上圖),外表雖不如新天鵝堡華麗,內部陳設卻比較講究奢華;Ludwig II同時建造這兩座城堡,此處原為巴伐利亞歷代國王打獵的森林區,融合了義大利文藝復興及巴洛克、洛可可甚至拜占庭各種建築風格,城堡內部的擺設裝飾非常講究,國王寢宮有著經雕細琢的超級大床,覆蓋著Ludwig II喜愛的藍色天鵝絨、巨形的水晶吊燈,還有俄國凱薩琳女皇所贈送的俄羅斯孔雀石桌,都教人看得目不暇給。

庭園部份的設計,也十分具有特色,院中的許多造景都是為了配合國王熱愛華格納歌劇而建,充滿了戲劇藝術的想像空間,無論是水池噴泉、階梯瀑布或花園樹籬,都搭配得極為巧妙,其中一處北非伊斯蘭風格的涼亭(Maurischer Kioske),還是Ludwig II特地巴黎買回來的。

菲莉西雅說:「Ludwig II ist ein sonderbarer Mann. Er ist König, stattlich, jung und besessen alles, warum er erklärte andere, daß er ein Homosexuelles ist und ließ seine Feinde ihn mit diesem Grund angreifen?(Ludwig II也真是個奇怪的人,明明長得英俊,又是國王,何必把自己的性向張揚開來,最後還變成政敵的把柄呢?)」 

蕭宇凱皺了皺眉頭,說道:「Er ist ein Homosexuelles. Ist er aller falsch mit Ihnen?(人家是同性戀,這礙著妳了嗎?)」

方東旭聽見他們的對談,因為不懂德語,忍不住問道:「你們在聊些什麼?」 

蕭宇凱道:「沒什麼,發發牢騷罷了。」

方東旭看著好友的神情,益發覺得有種不對勁的感覺,他說不上來是什麼,但不願再繼續想下去。

下午,他們到了Mittenwald,這是製作古提琴的知名城市,因為方東旭想要順道來此挑把好琴,於是他們修改了行程,開往接近奧地利邊境上的阿爾卑斯山盧;這裡崇尚Kunstgeigenbau(藝術製琴),Luftmalelei(濕壁畫)充斥著小鎮的各個角落,在路上隨處可見琳瑯滿目的各色壁畫,這些壁畫訴說著小鎮幾百年來的興衰歷史,別出心裁的圖案,沒有其他城市過分強調宗教的神聖影像,也沒有誇張華麗的風格,色調鮮明淳樸。

對稱、高聳的歌德式鐘樓,將教堂變為一個具有特色的場所,內部有著色彩豐富的彩繪玻璃,描述著當地人民和《聖經》裡面的故事;天主教聖女為了躲避蠻族,逃入了森林之中,為了信仰而遭到射殺,畫面卻沒有血腥的感覺,反而充滿了奇特的神聖。

曾經,人們信仰著美麗的童話,所以陸續走入了森林,只因他們曾經和最殘酷、最血淋淋的現實打過交道,於是走出森林之後,厭惡這種迷惑自己的信仰。

童話不該存在嗎?除了表象的救贖人生,浪漫與傳說構成的童話世界之外,人們在現實裡受傷,或許能從這些故事中得著美好的記憶,無論如何都該一試,就像前人一樣,到森林中尋找、看清自己。

童話故事不是人生,如同Ludwig II讓人難過的遭遇,但美麗的童話故事可以使人暫時擺脫悲哀、殘酷的現實人生,這是一種形而上的慰藉,也是一種強迫自我的信念,讓自己沉浸於由不幸而昇華的線條所編織成的夢幻世界裡,叔本華(Schopenhauer)暫時得到人生解脫,尼采(F. Nietzsche)卻由此得出超越生命恐懼的更大力量,雖然生命最核心底層仍是悲觀的,但人的意志並不如叔本華那般教人聽天由命,而是積極地活著,或許正如尼采所說,人生之中「悲劇就是強壯劑」。

方東旭看著林蔭深處,牆外恬靜的田園風光和附近的古老屋脊相映成趣,這片景致是如此優美,仍能令人遙想當年的盛況,值得花上兩、三個小時悠遊其間。

接近傍晚,他們北上回到慕尼黑,然後夜宿附近的旅館。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