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男人,其實我不懂你的心(三)
2007/05/30 20:26:07瀏覽374|回應1|推薦23

如夢一場


(三之一)


  牽著女兒的手走過「成田機場」飛回來台灣,等於為自己這段異國婚姻畫下休止符,約莫三個多小時之後降落「桃園國際機場」,沒人來接機,母女倆直接搭上接駁客運返回台北,因為她根本沒通知任何人,能通知誰?旅日數年隨著前夫四處派駐,雖說豐富了遊歷卻也中斷與台灣友人的聯繫,父母早逝又與兄嫂不合,離了婚後真正成了舉目無親之人,輕撫趴睡在自己腿上的女兒-可可,有股悲意直湧喉間,望著窗景飛逝轉念之中硬生生的將其嚥下,從此只能堅強獨立面對沒有其他想法的可能了。

  離開台灣不過六、七年,怎消變化如此之大,母女倆遊走在台北街頭不知何去何從,可可甚至只會講日語,面對陌生環境的分離焦慮,還一度哭著要找爸爸和名古屋的奶奶,著實讓她心疼極了,不得已暫時先安置在旅店裡,迅速在一週內賃屋定居下來,看著存款因開銷日漸短少不免心慌,她必須要有份收入來支應一切用度,與職場脫軌這麼長的日子,找起工作來也毫無頭緒,尤其可可黏她黏的緊說什麼也不願意待在臨時保母家,一時之間萬般苦惱。

  「媽媽,我們為什麼要來這裡?為什麼不能跟爸爸、奶奶住在一起?」可可天真地問她,她笑笑的轉移孩子的注意力:「可可好乖喔!陪媽媽玩好多天,妳看!前面有『麥當勞』,要不要去?」小孩馬上雀躍起來,暫時忘掉剛剛的憂慮,母女在兒童遊戲區用餐,可可一邊攀爬遊具一邊回頭高興喊著媽媽,五歲的孩子很容易滿足在這樣的吃喝玩樂上,只是自己內心仍然糾結在孩子的那一句話,直到現在她還不知道該以何種用語來讓孩子明白父母離異。

  她看著活潑的可可不消一會兒功夫已經交上朋友了,和一個年紀相仿的小男孩有說有笑的,語言不通居然可以相談甚歡,孩子沒有隔閡的童稚實在令人莞爾,「Daniel!Daniel!」一名中年男子高分貝地呼喚小男孩,男孩正和可可玩鬧著全然不理會,「臭小丹!再不過來爸爸要吃光你的薯條囉!」男孩一聽,飛也似地衝到父親的身邊,他掏出手帕替兒子擦淨一頭汗:「吃完再去爬吧!不然Daniel小超人會沒力氣喔!」男孩跟父親說:「爸爸!我認識了新朋友,她說很奇怪的聽不懂的話,我就叫她外星人公主。」他笑了笑抬頭看了可可一眼,應該是日本小孩,男孩又問:「我可以請她吃薯條嗎?」他捏捏兒子的臉:「當然可以!」

  小丹拉著可可過來,他和善的問候:「こんにちは」可可驚訝的表情是一種他鄉遇故知的驚喜,除了媽媽以外第二個會說她的語言的人,小丹則是充滿崇拜眼神的問:「爸爸好厲害!也會說外星人的話!」他摸摸可可的頭又問:「お名前は?」「ココアです。」可可高興地回答著,於是直指自己的媽媽說:「その人は母さんだ!」他順著方向望去,正巧女子也轉過頭來四目交接時,雙方都相當驚訝,頓時語塞。

  「妳不是織雲嗎?」
  「James!小詹?」
  「好久不見!妳都沒變。」
  「是啊!幾年沒見了,竟然能在這兒碰到你,真巧!」

  兩人熱烈寒喧之際,小孩們早回到遊戲區中自顧玩耍去,James和她過去是同事,在公司草創時期她除了是老闆助理,人事、庶務還加上打雜通包,被戲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大總管,James在當時那一票新進工程師中,讓她感覺最忠厚老實,雖然個子不高五官卻十分俊秀,為人客氣不張狂,老闆面試前她利用了自己的小小職權去蕪存菁,將他留了下來,希望給未婚的自己一個機會,無奈心中竊喜才數日,便出現了James以結婚為前提交往的女友,比較過其他人就屬James的女友氣質最出眾,令她大失所望的是自己偏瘦的身材,怎麼也比不上人家尖挺上圍所相襯的穠纖合度,無論自己有意無意流露出的好感,在James的專一之下也沒有可趁之機。

  這一陣子顛沛流離的委屈難得遇上了熟人,真像是溺斃前攀到的浮木,一下子毫無保留的將自己的際遇全數傾吐,他看著一個失婚的女人要獨立扶養孩子和面對現實的生活,不免惻隱之心大動,當年他攜著新婚太太赴她的囍宴,心想能嫁給同業駐台的日籍工程師,尤其夫婿正備受重用前途無量,唾手可得之幸福應該讓人欣羨,如今離婚收場應驗了俗語:「世事難料。」算來過去也十分熟捻,此刻的她相當需要幫助,於是他試探性的問:

  「織雲!妳.....目前怎麼打算?」
  「找了幾份工作都沒下文,唉!茫茫然沒辦法打算,讓孩子跟著吃苦很過意不去。」
  「『阿本仔』接收公司之後也給我晉升經理了,前幾天才上網幫我應徵助理,如果不嫌棄先來幫我的忙,這樣好不好?」
  「真的嗎?還能回老公司實在太好了!James你真是我的貴人!」
  「別這樣說啦!即使不認識的人有困難都會幫助了,更何況是老同事。」


(三之二)


  三天之後她正式到任,重回自己所熟悉的產業依然駕輕就熟,為了感念他工作態度更是賣力,資料歸納、整理的有條不紊,電話的過濾、事情輕重緩急的判斷.....日行程一目了然,午茶時間除了咖啡也會特意附上茶點,她的貼心與專業讓他工作起來如魚得水,也頗受日籍老闆欣賞,再加上流利的日語程度,沒多久老闆以協助業務之由調升為私人特助,更接近權力核心地位愈是舉足輕重,不過對於James她還是一貫關心,畢竟自己的機會是他給的。

  年終尾牙餐會上,再遇James的太太-Christine,目前任職某知名進口品牌化妝品北區區長,亮麗的外表卻因為人母更顯熟媚,事業如日中天一點也不比先生差,她環顧所有與會家眷依舊是Christine最優質,同樣是女人她就無法做到那般神色自若的雅致,似乎是與身俱來的無關臉上的彩妝和名牌服飾,連女人都會多看兩眼更何況男人,向來正經八百的「阿本仔」老闆也忍不住留露垂涎的眼神稱讚James:「奥さんは本当に美しいですね。」

  只是相對Christine著重在個人成就上會比家庭多一些,假日Christine通常必須到各百貨專櫃巡視,鮮少陪伴家人,她的邀約James也樂意同行,說是為孩子找玩伴,其實是自己寂寞芳心在朝夕相處下,逐漸對James醞釀出了愛意,坐在速食店裡說說笑笑地,在外人看來兩大兩小就是一家人,而她渴望回歸家庭的欲念也愈來愈強烈,強行介入成為第三者又令她為難萬分。

  不善飲酒的James在一次老闆併購案的慶功宴上喝掛了,自然是她以順路做藉口開車相送,一路上James醉到不行,難過地發出囈語,他突然要她停車,連忙推開車門捱在路旁大吐特吐起來,她則拍背替他順順氣,遞上了紙巾皺著眉頭埋怨:「酒量不好就別喝這麼多糟蹋自己身體。」James抹盡一臉狼狽忽然嗚咽地哭了,她慌了趕忙問: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
  「她.....她在外面有了男人,背著我.....。」

  聽到這樣的事情她不覺得驚訝,美麗的女人尤其像Christine又具備傑出能力,很難不出色、不吸引男人,他也許礙於顏面壓抑很久了,才有意讓酒精燃灼失落的男性自尊,往後她開始扮演起「紅粉知己」的角色,淺嚐他偶有回饋的淡薄溫情,直到他終於耐不住下半身的激昂,兩人順理成章乾柴烈火一番,本能的慾望消融在烏山雲雨之後,關係因此底定,不容道德框架的地下情。

  午休她翻閱時尚雜誌,Christine以品牌發言人的身份接受雜誌專訪,諾大的相片看起來五官相當姣好,不免刺激自己的妒意,「漂亮有何用?妳的老公愛的可是我!」她微慍撕毀那篇報導,當晚在James身上無端狂野萬分,性愛成了自己吞噬一切的手段,她要他!要他的人、他的心、他的家、他的所有,決心要挑戰世俗的眼光,即使身敗名裂也在所不惜,強烈佔有慾驅使倆人一同走入銷魂蝕骨的境界。
  
  「詹!我們.....在一起,永遠在一起好嗎?」她匍伏在他的胸膛輕問。
  「我無法對Christine開口。」他翻過身來背對她,一把按熄了事後煙。
  「有什麼不好開口的?她的心根本不在你這兒,更何況我們都走到這個地步了.....別對我說只是玩玩!」
  「我沒實質的證據證明Christine有外遇,倒是我自己卻明知故犯.....。」
  「你在內疚?難道你不愛我?」

  James沒回答她,起身穿好衣服連夜回家沒有在她那兒留宿,她的心漸漸沉入深淵,許久,在黑夜的盡頭做了最後的決定,她要向Christine攤牌,這個男人是她的,至少也要讓Christine知道James是她肚子裡孩子的爸爸。


(三之三)


  她毫無畏懼地走入位於市中心地標的摩天大樓,電梯將她載往Christine的辦公室樓層,沒事先預約剛巧Christine正在開會,助理引領她至會客室等候,約莫二十分鐘Christine走進來,臉上堆著優雅的笑容,並且散發出主管的俐落與幹練。

  「嗨!陳小姐您好,什麼事情讓您親訪?很難得耶!」Christine溫柔的語調顯露慣有的氣質。
  「詹太太!」她故意提這個稱謂:「您的時間寶貴我就直話直說,請妳跟James離婚吧!」
  「為什麼?」Christine神態依然自若,面對她所提的問題毫無衝擊,反倒像詢問意氣用事而遞辭呈的下屬。
  「因為.....。」Christine的表現讓她無從激烈反應:「因為我愛他,不能沒有他.....因為我懷了他的孩子了。」

  話一出口便覺得很挫敗,身為第三者登堂入室要求原配退位本就站不住理字,而用孩子來當作手段更是一種無知,Christine的氣定神閒成了對她反諷,是另類的角度冷眼看著自己胡鬧的作法似的,突然無來由地升起一股羞恥感,雙方皆沉默些許時候,Christine幽幽的嘆了口氣:

  「我很感謝詹為了成就我的理想所做的一切包容,就是這樣,明知你們倆的關係我也不多加追究,畢竟工作上妳對詹的幫助更甚於我。」Christine也難以避免的神傷,只是相較於她面對問題有更世故的看法:「當初我寧可放棄嫁入豪門而選擇詹,無非希望能擁有自我創造一片天地,來證明自己的能力,這也是一種自私吧!相處久了,對於一直忽略帶給詹的不安全感,我也十分歉疚,未能讓他擁有家庭的溫暖是為人妻者的失職。」

  「我.....很抱歉!」聽完Christine的內心,除了這句話她無以回應。
  「別說抱歉!感情世界裡沒有誰是無惡不赦的,只有選擇愛與不愛。」Christine友善的拉起她的手:「坦白說應該讓詹來決定,傷害我的是他不是妳,難為妳鼓起這麼大的勇氣來表明,詹若願意,我無條件簽字成全。」
  「我.....。」她啞口無言。
  「都是女人,我懂!」

  離開Christine的公司她隨即給James撥了電話,複述了對談的內容,他卻始終沉默沒有任何解釋,至此她已經知曉答案,所謂「夫妻同心,其力斷金」,Christine替James回覆了最正確的訊息,於是她開始懊惱從頭到尾自己的一廂情願,失神地漫步都會的街頭,從白天到深夜,迎著夜風狂笑數聲之後淚如雨下,傻事做盡又能抱怨老天對不起誰?甘不甘心似乎已由不得自己。

  在手術台上結束一條小生命,正式告別這場不倫之戀,佯裝堅強繼續在工作上為了生活努力,為避免尷尬她極力爭取海外的派駐,老闆如願讓她攜女重返日本處理對台業務,在碧海藍天的高空上,她全然分不清是歸途還是旅程,人生來去如夢一場,無所謂失去亦無所謂擁有。


Rosa   2007/05/30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ahung&aid=993700

 回應文章

羅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無需認真
2007/05/31 15:18
當作聽聽故事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