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連載】青春謳歌(四)
2006/12/18 02:11:47瀏覽287|回應0|推薦7

(七)


  在晨霧朦朧中甦醒,一切的一切對她而言皆為突然,側臥在床上開始拼湊昨夜被驚惶摔碎的記憶,瞬間狂暴的惡夢她不再去回想,食指輕觸紅唇微微發熱留著他的吻痕,她訝異自己竟然沒有拒絕的意願,對於當下挺身而出的他有股迷醉的感動,起身更衣發覺筋骨酸痛是工作過於勞動還是倉卒逃逸時緊張造成的無法分辨,但是飢腸轆轆是肯定的,差十二分鐘才六點,她還是決定到樓下巷口轉角的早餐店填飽虛胃。

  她躡著腳尖步下樓梯,老舊公寓隔音差總要柔緩地行走,否則每層樓的住戶都會惱於霹哩啪啦的腳步聲,隨手帶上咿呀作響的公共大門,清晨,夜卻未盡,望著灰濛的天空快入冬了,幾顆零散的寒星讓街景更加蕭瑟,遠遠就可以聞到隨著炊煙飄散濃郁的豆漿香味,暖暖蒸氣有股饅頭甜甜的氣息,她更感覺餓慌了!「老闆!大杯熱豆漿一杯、兩個饅頭夾蛋,還要燒餅油條一份!」她狠狠地點了雙倍的餐點,希望可以滿足胃的空缺還有心靈上的失衡。

  街燈準時六點熄滅了,東方開始漸漸曙光前的灰藍,提著整袋熱呼呼的早點慢條斯理地返回住處,就在巷口「偶遇」了他,她快步的迎上去,不發一語只是笑著。

  「妳.....還好吧?昨天哭成那樣把我都嚇壞了,難道你不知道我很膽小嗎?」
  「你哪會膽小?都將別人打成重傷了,我才被你嚇壞了呢!」
  「那是一時情急才出手,總不能眼睜睜看妳被那些下三濫欺負吧!我可是很愛好和平的。」
  「是喔!.....咦!怎麼這麼早來找我?」
  「擔心妳呀!整夜都睡不著乾脆過來看看,沒想到妳居然也那麼早起,喲!有早餐啊!剛好肚子很餓說。」
  「那就一起吃吧!」

  她領著他上樓去,示意他要輕手輕腳以免吵到別人,最重要的是不想讓住隔壁的同學湘佳知道,一旦被放大渲染他倆都不用做人了,小心翼翼的將門上了鎖,席地而坐大快朵頤起來,因為饑餓於是狼吞虎嚥,他滿嘴油膩掉了整身的芝麻碎屑,她順手抽了一張面紙幫他擦拭乾淨,並且拍拍他胸口整理他身上的凌亂,他靜止任由著她的手在自己身上移動,放下手上僅剩半節的燒餅,最終壓抑不住內心的愛戀冷不防地擁抱住她,突然的舉動令她本能地稍作掙脫,他下意識抱的更緊一些。

  「我喜歡妳!真的真的喜歡妳!」略帶激動的耳語連他都感覺到急速的心跳,身體因血脈噴張而渾身發燙。
  「我.....知道!可是.....我快不能呼吸了!」這擁抱太過度的壓迫讓她無法喘息,簡直語不成調。
  「啊!對不起!」他趕緊鬆手羞赧地面部潮紅。
  「吃完它吧!等會兒一同去學校.....不可以讓別人知道你到過我這裡喔!」她遞給了那半節未吃完的燒餅並且囑咐著。
  「了解!」他充滿愉悅地兩三口囫圇吞棗的吃完。

  他們甚有默契的一前一後進校門保持慣有的低調,比較藏不住的是那愛情滋生的歡喜神情,兩人笑容都變多了。他會在當值日生分發作業時夾帶一株牆腳摘的幸運草花給她,她便細心地壓製成小花束卡片,在兩人迎面擦身而過時迅速的塞在他手上,「威/勿忘...../媺」0.2極細針筆刻在卡片最下角的字跡,他微笑地看著她的背影消失在走廊的盡頭,忽然閃過了一股靈機。

(八)

  週六下午他們一同上圖書館借閱許多畫冊,尚未定讞創作主題讓她很困擾,她支著頭部無意翻閱厚厚的畫冊,幾本下來依然一籌莫展,偷偷瞄了他一眼倒是氣定神閒,「你想到要畫什麼了嗎?」安靜的圖書館閱覽室只能移張便條紙到他面前,「早想好了!以規格五十號畫布來表現。」他又將紙條推給她,見她垂頭喪氣他湊上了臉低聲呢喃:「我們走吧!快悶死了!」

  「嘿!怎麼心事重重無精打采的?」他親暱的捏捏她的臉。
  「我這次真的輸你輸定了,腦筋一片空白,唉!」她像洩了氣的皮球似的。
  「妳得失心還真是重勒!對手可是全國的學生又不止我一個,那.....我們去看看畫展也許會刺激出靈感,好嗎?」
  「都隨你囉!反正也沒其他想法。」她嘟著嘴說。
  「這樣算不算『夫唱婦隨』啊!」他又開始裝瘋賣傻逗她開心。
  「白痴!亂講什麼啦!」她擰了他一把。

  來到了博物館內展覽廳入口處,一張長條桌上擺放了致賀展出成功的花籃,另外還有讓來賓簽名的白色捲軸宣紙,他大方的拿起黑色簽字筆寫上「陳水扁」,她見狀噗哧的笑了出來,他咬耳朵:「要不要簽『吳淑珍』?」「不要!你又占我便宜了。」她則留下娟秀的筆跡寫上「呂秀蓮」,惡作劇之後趁著還無人發現趕緊開溜。

  兩人分別從正反方向獨自觀賞,諾大的空間有如脫離凡俗的新宇宙,隨著眼前恣意潑灑油彩的畫作所展現出的情感,悸動讓內心的寧謐若狂潮般洶湧,隨著腳步的移動他倆在中間最大幅的油畫前交會,「三原色的激盪」紅、黃、藍三色如激流從三方奔放融匯然後沖擊,濺起虹般的浪花,明艷鮮麗,一股狂野的柔情刺激著視覺神經,挑動心弦由衷歌誦。震懾過後,他伸出手輕握十指交扣她的掌心,她泛著淺淺地笑意卻用深情的雙瞳凝視他,愛情是詩歌更是色彩繽紛的畫作。

  「我知道了!」她倚在他肩頭喃喃地說。
  「比賽的主題嗎?」他伸長手臂環住了她。
  「嗯!」她埋首於他的懷中:「不過我想回家一趟,星期一一大早趕回來學校上課,如果來不及你要幫我請假喔!」
  「妳一定有妳的理由,只是這二天就見不到妳了。」
  「我還想作品完成前兩人先別在一起,專心作畫呢!」
  「明知道我喜歡妳,偏要折磨我就對了!」
  「你這樣說我會覺得很難過欸!無論如何我們兩個最起碼都要入選好嗎?」
  「妳一直好勝心都這麼強嗎?」
  「也許吧!當初我爸爸就是因為外面的女人生了兒子,拿死要脅名份,才會拋棄媽媽和我,我發誓成就一定要贏過他的兒子,好讓媽媽感到安慰。」
  「是喔!難怪你這麼用功,我還以為妳是為了吸引孫老師才拼死拼活的。」
  「哈哈!其實你說的也沒錯,在還沒喜歡上你之前真是這樣的。」
  「搞不懂欸!一個拉哩拉遢的老男人有什麼可以讓人喜歡啊?一群女生成天鬼叫鬼叫的,難怪孫老師跩個二五八萬真他媽的超想扁他!」
  「孫老師是個成熟的男人,才不像你們這些幼稚的男生!」
  「屁勒!老男人專門愛吃『幼齒』才沒品呢!妳該不會還偷偷愛著孫老師吧?」
  「喔!口氣這麼酸是在吃醋嗎?」
  「我承認啦!我是吃醋,孫老師結完婚最好安分點兒,他如果敢動妳的腦筋我絕對跟他槓上!」
  「他不會的你放心,趕快送我去坐車不然回到家就晚了。」
  「嗯!上來吧!坐穩了.....。」


--未完待續

Rosa   2006/12/18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ahung&aid=602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