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老娘沒事唸瑣碎
2008/09/15 10:31:31瀏覽480|回應2|推薦16

 

  Eric今年甫升高中,頭腦基因還不差啦!沒啥花到補習費還能如願考上公立高中,老娘我曾經是個學習障礙的學生,學業成就低落因而自暴自棄,總不希望兒子也步上我的老路,畢竟在這社會想要有競爭力學業依然是基本,所以若遇上有志的失意青少年還是會奉勸讀書為上,至於那些目中無人、自以為是的狂傲傢伙,就放生吧!怎麼說都輪不到我當救世主。

 

  當年唸那個破爛高職如今聽說被改造的有聲有色,每回和老同學提起個個都哀嘆時不我與,我們這群歐巴桑萬萬沒想到,過去因為升學門窄而被教育邊緣化,讀書不止要有錢唸,還需有天份唸,現在居然可以十八分入大學之門,甚至零分!有兒有女的我們其實也不免耽憂,雖說讀書機會大增,但是現實條件相對變的嚴苛,升學是沒了壓力,卻只是轉移到社會上去而已。

 

  每回看Eric再怎麼忙碌或緊急,也得將那頭爆炸頭毛拉成刺蝟狀,看在眼裡累在心底……他不嫌麻煩就好,但每隔數日心情不爽就找機會碎唸一番,看他何時想開去剪個清爽的樣式,我跟芬抱怨兒子不比女兒乖巧,芬大笑:「妳說!我們以前算是乖巧的女兒嗎?」想想也對,叛逆之心彷如昨,阿寶吐我槽:「不過妳掩飾的比較好,翹課還會跟老師說弟弟出車禍要請假。」

 

  親子關係遠比兩性關係還難搞,坦白說老娘堪稱「柔媚似水多情花」,卻很清楚「既已緣盡何瀟灑」的道理,男人像風一樣想走妳也留不住,乾脆放手自己落得輕鬆,然而對孩子可無法如此,就算「豬母胎」生了十來個小孩,每個都是心頭肉怎麼也捨棄不下的,不論是孩子或父母彼此都希望被對方了解,找出和諧不衝突的方法是需要仰賴寬恕的心。

 

  某日和Eric約在小弟那兒碰面,小弟的住所是以前新莊的舊家,碰巧隔壁鄰居童裝店改裝潢,Eric問:「隔壁賣童裝阿伯不知道還認不認得我?」我答:「應該不認得了,其實連我對現在的你也感到陌生,睡覺再怎麼夢都是小時候的你。」唉!老娘面對親子關係失調時難免會出現「行為倒退」的現象,懷念的都是那個既乖又好帶、體貼又聰明的Eric

 

 

 

Rosa  2008/09/14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ahung&aid=2220821

 回應文章

COARETSAI
做娘的都如此
2008/10/03 17:07

很多孩子都反應做媽媽的很嘮叨
住校的會為了不想聽,而假日不回家
沒住校的孩子呢?
拼了命想要出去外面住
孰不知外頭那有家裡好
candy就回家反應
大部份的同學媽媽都很愛唸
可是我家和別人家不同
是爸爸愛唸.....三條線
她也覺得老爸很煩人
同樣一件事問了很多次
孩子越來越大了
有自己的看法和想法
叨唸的越多,距離越遠
做媽的不唸又看不下去
所以親子關係就越差
給你看一則文章吧...
不發火一切都美妙 文:劉墉
> ---------------------
>
> 電視新聞報導法院的少年觀護人盧蘇偉,小時候有一次五科才考十分,媽媽認為
> 他
> 智商低,沒責罵,還給他雞腿吃。
>
> 盧蘇偉坐在門口啃雞腿,看見同班同學也拿成績單給家長。那鄰居爸爸一張一張
> 翻:「一百、一百、一百、一百,咦?怎麼這個才考九十,另外十分呢?」鄰居
> 小
> 孩指指盧蘇偉:「十分掉到阿偉家了。」可是,盧蘇偉後來拚命,考進警察學
> 校,
> 以第三名畢業。他更用小時候力爭上游的經驗,帶領「更生少年」,找回許多迷
> 失
> 的孩子。
>
> 我有個朋友的太太,以對子女嚴格聞名。有一天,她上大學的女兒出去玩,說好
> 十
> 一點以前回家。當晚她也有應酬,進門,覺得累,和衣躺在床上,沒想到就睡著
> 了。夜裡一點突然驚醒,想到第二天要來我家聚餐,由她負責的「羅宋湯」還沒
> 燒,趕緊跑去把牛肉丟進鍋裡煮。她睡意未消,坐在廚房椅子上發楞。
>
> 這時候女兒悄悄進門了,一眼看見媽媽,嚇得臉都白了,隔了一下,主動向媽媽
> 道
> 歉,自己沒能抓準時間,回家晚了,害媽媽操心。「我從來沒看過女兒那麼真誠
> 地
> 認錯。過去她只會叛逆,跟我頂、跟我吵。」朋友的太太,第二天聚會時對我
> 說:「可是昨天,我根本沒想到她回家晚了,她卻以為我是坐在那兒等她。」我
> 笑
> 問,她的女兒為什麼那天特別真誠。小丫頭笑笑:「因為媽媽沒像以前那樣,劈頭
就罵我。她如果罵我,我一定叛逆,她不罵我,我反而不好意思了。」
>
>   只怪我媽不罵我 害我沒有叛逆期

這是我今天回潘老師的文章.....


亞魯司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要回應
2008/09/21 08:34
照片裡的帥哥
被老娘啐啐唸

可是
他的頭髮真的很帥
敬愛的羅莎

少年郎
那種勇於嘗試的心
您還記得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