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我不姓黃
2008/01/05 15:55:06瀏覽327|回應1|推薦11

  他隨口吐掉被嚼得乾扁的檳榔渣,咖啡色的植物纖維,如同路邊無心遺落的垃圾般,一個不小心又讓後面跟上的小姐踩了一腳,還含著口沫的檳榔渣頓時被軋得當場出血,「是誰呀!亂吐檳榔渣!沒公德心!不怕得口腔癌嗎?」穿著露趾高跟鞋的小姐邊擦拭被濺髒的鞋面,一邊刻薄的叫罵,偷偷回頭看一眼,分明是詛咒他沒好下場,理虧的是自己只能倖倖然裝做沒聽到快步離開現場。

  老婆不只嘮叨一萬次要他別再嚼檳榔,他也敷衍了一萬次保證會戒,但是要給他時間慢慢戒,就除了檳榔漲價那一陣子,無法跟荷包過不去而少吃些之外,即使不買上班的工作夥伴三不五時,也會丟個幾顆來跟他交陪感情,「不是不戒啦!男人交際應酬總要請菸跟檳榔什麼的……,我在家不是都尊重妳就沒吃了嗎?」他揚起聲音回應老婆的「碎碎念」,在餐桌上寫功課的么女倒是跟老婆母女連心的:

  「爸爸!你每次就愛跟『真壞戒』買檳榔,難怪都戒不掉!」

  「是!是!是!我以後不去囉!連妳也管我,我的人生快變黑白了。」童言童語他聽來好笑,內心卻不免無奈,為了幸福美滿的家庭,在家成了毫無尊嚴的中年男人,就一點點小小的嗜好也必須被剝奪,男人還真命苦哩!

  很識相地走出客廳,在陽台才敢點起菸來享受吐納間的悠然,朦朧中想著女兒提起的那個「真壞戒」檳榔攤,會讓他每天上班前準時報到,是因為老闆請的不是溫柔婉約的「檳榔西施」,而是讓人血脈噴張的「檳榔辣妹」,那裹在薄如蟬翼輕紗裡的姣好身材、呼之欲出側如山峰的爆乳……,全都靠她們提振一整天的幹勁,那個「飽力打慢牛」可以拎到別的地方去放了,精神的滿足來自肉體的結合,美色!才是男性最真實的渴求。

  意識在無形中成了一雙巧手搓揉著年輕少女的潔白乳房,自己的小弟弟悄悄升起旗桿,難得的志得意滿……,突然一聲號角響起:「爸爸!吃飯!」驚嚇唐突之間手上的菸一抖,不慎從上凌空而降,直落樓下鄰居的花圃裡。

  老婆辛苦的替他生養三名子女,身材自然不能與未婚時相比,但是他可從不棄之如敝屣,反倒是老婆自從當娘親之後總是「性趣」缺缺,每每澆熄他龍騰虎躍般熊熊的慾火,無穴可洩,自瀆後的空虛還是寄託在盈盈笑臉、只能眼觀無法褻玩的檳榔妹身上。

  有次假日前夕三五好友約晤小酌兩杯,天南地北的忘情地又續了兩攤「酒攤」,酒醉茫然中在充滿粉味的包廂內,壓抑不住而排山倒海地上了酒店妹,把子孫袋裡原本該繳給老婆的「稅金」全數委外處理了,半夜酒醒居然隻身在motel內,他趕緊尋找皮夾和所有證件看看是否被「乾洗」(洗劫財物),所幸一切尚在並無惹上「仙人跳」之類的騙局,清晨躡手躡腳返家沐浴更衣,褪盡菸酒脂粉氣味以便湮滅罪證,事後老婆沒追問晚歸的原因,不知是否自己作賊心虛,總覺得老婆應該只是在展現為人妻包容的美德,然而面對她或多或少還是會內疚,畢竟他犯了全天下男人不應該犯的錯誤。

  內疚依然不敵床第間的勃谿,當老婆再次硬生生地推開他在身上游移的雙手時,他忍不住暴怒:

  「不然現在是怎樣?扮聖女貞德啊?」

  「兇啥?你嘛幫幫忙,光搞你全家老小整天下來很累人耶!你知不知道呀!」老婆也反擊。

  「我是男人,難道要我去外面解決嗎?」

  「有種你就試試!看我不剪了你『小弟弟』才怪!」老婆轉過身來面如夜叉猙獰對著他:「警告你!我自己不用也不准給別的女人用,聽清楚沒?」

  「妳以為……。」憤怒中他差點將之前去motel的事說溜了嘴。

  「以為怎樣?說呀!」老婆盛氣凌人的。

  「沒啦!既然不幹就睡覺吧!」他背過身來埋頭睡去,祈禱周公惠賜綺夢。

  早晨,老婆照例款待全家吃飽營養的愛心早餐,出門前卻喊住他:

  「等我一下!媽昨天打電話來要我今天回去幫忙做桔醬,等會兒搭你便車。」

  「那就快一點兒,剛剛也不先說……。」

  開車到學校送完孩子,轉彎回到每天必行的省道上,一樣的在「真壞戒」檳榔攤前暫停,身邊有老婆在眼光自然收斂些,不敢恣意地流露惡狼撲羊的猥褻狀,今天的檳榔妹是新來的沒見過,身材雖然稍瘦還是很火辣,錢付了、檳榔也給了,這個妹妹依然攀附在他的車窗沒有離開的意思,他不解的問:

  「還有事嗎?」

  「先生你很面熟喔!」檳榔辣妹嗲聲嗲氣的說。

  「妳認識我?」他餘光瞥見老婆的肅殺之氣,胸口一緊。

  「當然認識啊!你姓黃對不對?」辣妹裝模作樣地伸手戳了他一下。

  

  莫非是那天喝酒喝掛了的……?他不敢多想連忙回她:「對不起!我不姓黃!」然後驅車快速離去,額頭冒上斗大顆緊張的汗珠,背脊卻一陣冷,旁邊的老婆大人鐵青著臉盤問:

  「那女的是誰?」

  「我不認識啊!」

  「不認識人家會知道你姓黃!」

  「我哪知道呀!」真他媽的百口莫辯,他懊惱起來。

  「你不知道……還說你不姓黃,那你姓什麼?給我說清楚!」

  老婆發瘋似地,不管是不是在行進的車子裡死命的狂毆他,為顧及安全他趕緊靠邊停車,老婆氣呼呼的下車揚長而去,他只能帶著掛彩的臉頰打卡上班,同事們整天嘲謔他是否發生家暴事件,自己卻鎮日百思不得其解那個檳榔辣妹是誰,分明是沒見過的人啊!要不是因為擔心和酒店妹是同一人,怎會在老婆面前嚇得落荒而逃?

  下班回老媽家接老婆和小孩,一進家門,在場的家人都衝著他笑個不停,他傻眼不知原因何在,小妹笑岔了氣問他:

  「哥!聽說你不姓黃?」

  「幹嘛這麼問?」他沒好氣的看老婆一眼。

  「小如跟我說早晨第一天上班遇到你,你卻說你不姓黃,還加速逃逸!」

  「小如?」

  原來是親戚家的表妹小如,女大十八變,唉!他終於恍然大悟,臉上的抓痕忽然隱隱作痛,整個人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連點燃一根菸的力氣也沒。

Rosa   2008/01/05

(本篇獲伊比伊甸園文藝創作網、PChome新聞台部落格精選)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ahung&aid=1511855

 回應文章

稀有動物--稀有的 隨想隨寫--母愛篇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好個伏筆!!
2008/01/11 08:05
他也算是個好男人啦
羅莎(rosahung) 於 2008-01-11 18:06 回覆:

不討論原罪啦!

笑話一則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