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討人厭的素綿和她的人生(第六章)
2007/11/21 17:14:17瀏覽297|回應0|推薦8

第六章  隔山觀虎鬥拍案又叫絕

  如果每天無可避免的都要和自己討厭的人長時間工作,那簡直生不如死再加上度日如年,至於討厭一個人,也不需要太強而有力的原因,看不順眼的就可以海扁一頓不是嗎?討厭-有時候是一種不自覺的想像,想像自己之所以不能出頭,是因為對方百般阻撓,只要這傢伙蒸發了,還怕不能前程似錦?

  從素綿日漸浮躁和壓抑不住的無禮態度中得見,她不時發出這樣的OS,歐巴桑身為她頭號的眼中釘、肉中刺十分心知肚明,宗教家說:「要愛你的敵人,當他打你的左臉,記得右臉也要笑笑地迎向他。」哈!我當然做不到,因為「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擺明了跟儒家之道相違背,歐巴桑寧可使壞,就越要表現出色氣死妳,又奈我何?

  被外派的畫眉三不五時的打電話回門市,問問業績做多少,當然並非像她打官腔聲稱的關心我們這邊,是否被超越才是她所擔憂的,數字即是能力的唯一證明,聽她的氣焰已不再囂張便可知那邊肯定陷入苦戰,畫眉身在外心卻依然想搖控局面,但畢竟心機夠重城府不足。

  歐巴桑幾句誠意滿滿溫柔地的關切,就讓她宣洩內心如排山倒海的積怨,諸如時間太長、路途過遠、生意難做壓力很大……等等,果然正中下懷歐巴桑就在等妳開口說,於是我自願前去代班一週,做個順水人情給她也獲得發揮同事愛的美名,二來省著跟素綿在那兒計計較較,而真正的目的,無非當畫眉是歐巴桑的一把刀,但我不必親自動手,只消把廝殺的場面留給這二位,PK、相互修理的好戲自然放映。

  在這車水馬龍同業競爭激烈的東區市場,天天上演著蠶食鯨吞的業績角力戰,相較之下我根本不想理會畫眉和素綿兩女無聊的大作戰,凡是我可想而知的劇情就不算精采了,因此我無必要絕不去電門市,更何自己也不是幸災樂禍之人,讓素綿每天懷著憎恨的心情又拿我沒輒之下,上這個班簡直像下地獄一樣的懲罰了,還需要攪什麼腦汁跟她高來高去?這一路走來討厭、可惡之人何其多?所遭受的不公平對待、職權的欺壓、言語上的暴力……,那些經歷的磨鍊讓我認為即便出招贏了素綿也勝之不武,再說惡性的傳承總高過善念的植柀,我不想指導素綿這些職場上的整人技巧,讓她以後去加害其他真正需要工作賺錢的人。

  心裡頭百般不想知道兩女吵翻天的必然結果,看在蕾蕾每晚下班後電話那頭興高彩烈的劇情報告,不忍拂其意:……話說首日,畫眉得意洋洋地掄起雞毛當令箭,嘴巴沒提行動倒是開始以店長來自居,除了指派工作內容還大幅度更改我排的班表(雖然是我排的,但經開會通過),對素綿來說,歐巴桑雖然討厭做事至少有分寸不佔她便宜,面對畫眉口氣尖酸的使喚怎容得下?第一天就為班表的事情吵了起來,素綿當場摔班表槓上:

  「幹嘛改?妳上Rosa的部份就好,有必要弄得這麼複雜嗎?」

  「為什麼不改?我上她的班擺明是吃虧,妳們兩個專挑方便的根本對她就不公平,我不需要概括承受!」畫眉展現過人的強硬。

  「這是開會通過的,Rosa也同意沒什麼公不公平!」

  「我又沒同意,憑什麼要我接受?」

  唇槍舌戰之後,我手機響了,是素綿打來的:「……那個死『阿陸仔』亂改妳的班表,現在班都不知道該怎麼上了!」我聽完暗自笑了笑,這下妳總該知道不是每個人都肯在時段上讓步,班是我排的怎會不曉得給妳貪到多少甜頭?

  「我現在又不在店裡沒立場講什麼,這裡是真的很辛苦,又吵、又熱的,妳自己看狀況啦!別到時候連妳也要跑東區不是更不划算?」歐巴桑刻意點她,看她如何盤算公平性的問題。

  「沒關係啊!大家走著瞧,反正『惡馬惡人騎』啦!」素綿一改先前氣憤,看來她內心有了下一步棋的走法,歐巴桑還是不看好她,這粗淺的步數不過那一百零一招,我猜的沒錯的話明天門市早班一定開天窗。

  於是在蕾蕾報告完畢之後我特意吩咐她:「明天妳不要休假早上去開店。」

  「為什麼?」蕾蕾相當不解。

  「反正妳去就是了,要看戲就看精采的,明天等妳實況轉播。」對於單純的蕾蕾不必精細描述,委予小小重任一樁她即赴湯蹈火在所不辭了。

  第二天正午十二點整,分毫不差的時間內蕾蕾來電:「好誇張喔!早上沒人來上班耶!還好妳有先叫我來,大老闆氣死了!現在正在罵人。」素綿不從畫眉擅自的排班,畫眉又不願照我的班上怕吃悶虧,在蕾蕾要休假的當天班要各上各的也只有開天窗一途了,素綿料準自己比較站得住腳盡管放大了膽,畫眉認為自己的安排絕對合理為何不遵?不過大老闆的斥責盡是澆熄畫眉烈焰:「誰允許自做主張修改已確定的班表?誤了開店損失妳要負責嗎?」

  畫眉只是自認倒楣卻不認為理虧:「好啊!做錯的地方我認錯,但這個班表是Rosa個人讓步本來就不公平,不然大家都來輪流代班嘛!」老闆照樣依民主慣例便答應重排,素綿原想製造畫眉的失職,由於歐巴桑從中做了防範,畫眉固然失職但至少門市運作如常,大老闆罵歸罵也沒多加追究,被責難的雖然是畫眉,其實輸的卻是素綿,她必須到東區來代兩天班,怨恨難耐之下,忍不住還是打電話給我:

  「幹!妳做啥叫蕾蕾來開店?」

  「沒禮貌!做啥訐譙我?之前不是跟妳說過結果了,還怪我!」

  「那個死『阿陸仔』不給她教訓越來越囂張,幹伊娘勒!」

  「女孩子別成天『幹』個沒完很沒品耶!」

  「恁娘勒!被她擺這一道賭濫死了,死大陸妹怎不滾回大陸去!」

  「妳嘛有點風度!才代兩天就生這麼大的氣?還好我有叫蕾蕾開店,如果真的開了天窗,妳們兩個都要回家吃自己,老闆只挺業績做多的不是犯錯最少的,知否?腦殘芭比!」歐巴桑的勸說能力在她身上也有不當機的時候。

  「就是很不爽啦!幹!」

  不爽?!對岸十二億人口當中男人至少有六億吧!要不然就用妳引以為傲的容貌和身體替蔣公「反攻大陸」好了,這輩子不就天天爽歪歪囉!這是歐巴桑冷到爆的OS,由素綿氣憤的程度可預見這幾天門市會熱鬧滾滾,隔山觀虎鬥,其餘的與我無關。

Rosa   2007/11/21

(本篇獲Yahoo部落格精選)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ahung&aid=1391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