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男人,其實我不懂你的心(四)之四
2007/07/01 02:23:19瀏覽325|回應0|推薦11

(四)我們是否曾經相愛

 

之四


  天黑了.....天又亮了,靠窗的沙發有我陷入的身形,我的世界似乎只剩下這點空間,動也動不了,門鈴乍響,想站起來走去開門,兩腿卻一軟攤在地板上,遲疑間門鈴按的更是急促催著心頭紛亂不已,雙手只得扶住牆面慢慢讓自己站立,捱到門邊伊呀地將門悄悄開成一縫:「誰呀?」是BB!閃閃發亮的出現在我眼前,顫抖的手讓門戶大開,人又感到一陣眩暈,BB迅速的撐住我攙扶著坐了下來:「荻個兒!發生什麼事?怎麼搞成這樣?妳的手機好幾天都不通,乾脆直接來找妳。」

  BB知道我整日沒進食熬了一些湯粥,像照顧病人般餵我:「先喝點粥,有什麼事等會兒再說。」幾口粥下肚之後,情緒頓時潰堤淹沒了BB的肩頭,「荻個兒!妳需要看醫生不然會沒命的,這幾天先搬去跟我住,放心!一切我都會替妳頂著。」BB隨意拿個紙袋抓了些換洗衣物,替我梳妝著衣,用簽字筆寫下斗大的手機號碼擱在餐桌上,然後攔車將我帶走,心不由主的自己只能跟著BB亦步亦趨,我是誰?誰是我?今夕何夕?都沒有死亡召喚來得鮮明。

  在心理療程中侃侃而談種種遭遇時數度痛哭失聲,悲不可遏的失控情緒讓BB寸步不離地隨身在側,在藥物的控制下幾天後悲傷的意識逐漸稀釋,那天在昏睡中讓BB大聲的叫囂吵醒:「.....你是個人渣!精神虐待還不夠?非得將荻個兒逼死才甘願嗎?我不會答應你帶她回去的!」接著是老公的怒吼:「她是我老婆!回家是天經地義的事!」「少在我面前講道義,我帶她去看過醫生寫了驗傷單,除了告你虐待、傷害還會訴請離婚!」BB不甘示弱的回應,「奉勸妳少管別人家務事,我老婆我很了解,她會乖乖回到我身邊,今天我就不跟妳一般見識!」「放你他媽的屁!王八蛋!滾遠一點!」BB尖聲叫罵著走遠的他。

  兩造對話聽在耳裡已成兩把利刃,又將撕裂的心劃的傷痕累累,對於婚姻我一直是宿命的看待,然而女人決心從一而終卻讓自己陷入萬劫不復,捨不下兒子也無力抗衡老公的暴行,我該怎麼辦?這交相矛盾的情境讓人頭疼難耐,「荻個兒!你這老公不能靠了,男人一旦對女人出過手就再也改不回,聽我勸,離開他吧!」BB苦口婆心的說著,「可是.....他是我老公,應該不會每次都這樣,還有孩子怎麼辦?」我依然不願面對現實,「傻荻!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妳要先保命啊!孩子隨時都可以探視的,妳清醒一點兒好不好?」BB顯然受不了我一廂情願的想法。

  幾年的夫妻關係豈能輕鬆地說斷就斷,我是如此傾注一切愛著他、戀著他,曾經認為成為他的妻是此生感到最美好的獲得,只因他的眷顧所有犧牲都是應該,雖然他使我的歸宿變成煉獄,依然祈求上天會讓他茅塞頓開回心轉意,不過每當夜幕低垂又總在惡夢中飽受他蠻橫相向而驚醒,離開他真的就能跳脫無止盡的苦惱嗎?又該如何與他分手呢?那紙結婚證書就像刺穿心臟的針線,線頭則握在他手中,只要一經拉扯馬上鮮血淋淋,手機傳來簡訊的鈴聲:「荻!回來吧!我需要妳,兒子也需要妳,我的一切依然屬於妳的.....愛妳的哲。」哲!好久沒這樣親密的稱呼了,你還真的愛我嗎?我好生矛盾啊!

  黑夜的最後一顆星在破曉前捻熄,突然回想起過去相愛的時光,短暫的、甜蜜的,遙遠似晨霧般飄邈那時卻如此動人,所以非君不嫁,就因為他本性是善良我才全心全意愛他的,我決定再給自己和老公一次機會,留下幾句感謝和告辭的話給BB,悄然回家了,迎著和煦陽光嘴角有著淺淺笑意,如果未來能擁有美好的日子,那些磨難就當作老天爺的考驗,甘願受之。


-待續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ahung&aid=1060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