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男人,其實我不懂你的心(四)之三
2007/06/28 02:05:53瀏覽408|回應0|推薦14

(四)我們是否曾經相愛

 

之三

 

  清晨在渾身疼痛的干擾下醒來,慢慢地拼湊出昨夜不堪的情節,肩頸還有胸口斑斑紫痕,這算是懲罰的烙印嗎?他對外遇的女人也是如此嗎?明知道我曾經用盡心思想將他當作帝王般討好,而今卻視我為禁臠一樣的踐踏,心裡悲從中來眼底淚水卻早已乾涸,可笑自己將同床共枕幻化成渴望,昨夜他睡在身邊而我渾然不知,為人妻誰同我這般悲哀?時間未到他依然香甜沉睡,像極了兒子稚嫩無邪的小臉,在他平緩的氣息聲中悄悄起身,準備了他愛吃的法式吐司、培根蛋,還有一杯香醇濃郁的曼巴,這頓早餐代表我對他的原諒,是笨?還是無怨無悔?即便是承受諸多的煎熬我還是無法恨他。

  「有時間就回媽那兒去看看兒子吧!」平日來去匆匆的他今天特別落下這句話才出門上班,這一陣子和BB四處遊憩難免有自以為是單身的誤認,的確很久沒去探望孩子,稍加整裝之後接著出去,也許是母子連心的天性,雖然經過這麼長時間沒相會,兒子卻一改過去開朗的態度,黏我黏的緊這次說什麼都不放我走,哭鬧不休,婆婆沒輒留我下來晚餐,說好等我哄兒子入睡之後再離開,餵兒子吃飯、洗澡、讀故事書的時候心中幸福的踏實,公公注視我們母子倆好一會兒,跟婆婆說道:「到底是母子啦!就讓她把孩子帶走,妳就別老愛多事。」

  簡單收拾了兒子的日常用品,兒子向依依不捨的爺爺奶奶說再見,興奮地牽著我的手蹦蹦跳跳要回家,本來想走到路口攔計程車,未料老公的車忽倏地停在門前,兒子大喊:「爸爸!」他下車抱起兒子用力親了一口,這溫馨的景象虛幻地像似電影情節,爾後我們驅車返家,花了不少時間安頓兒子的到來,雖然驚訝他有別於以往的舉動,但我並不多問,兒子好不容易入睡了,終得走進浴室沐浴,蓮蓬頭如花灑的水注從頭而下,除了滌去塵埃與疲憊,是否能洗淨內心那股抑鬱呢?

  突然水注被中斷了,他走進來全然沒有表情地,順手拿起浴巾將我團團圍住,一把抱起我來放置在床上,開始像昨天那樣奮力的侵犯我,瀕臨死亡般的窒息感嚴重潰擊我的自尊,完事之後我氣若游絲的問他:「為....什麼....要這樣對我?」他輕哼一聲:「男人對女人都只是洩欲而已,妳會不會想太多啊?」終於眼淚還是奪框而出,在他心中我已如妓女般的被輕蔑,甚或不如,他翻過來壓在我身上:「哭什麼?太久沒恩愛感動是嗎?那我就好好補償妳!」

  幾番極盡凌辱將我的身心全數打入黑牢,我起不了身,他什麼時間離開我並不清楚,直到兒子走到床邊無辜說著:「媽媽!我肚子好餓喔!」才忍痛勉強煮了碗麵母子分著吃,虛弱地嚥不下幾口,只能看著兒子笨拙的扒著湯碗弄得滿桌狼藉,抹淨兒子的臉帶他到附近公園玩耍,因為有幾個同齡孩童作伴他相當高興,我也感染了赤子不知憂慮的愉悅,坐在鞦韆上緩緩的晃盪著,卻感到眼前影像愈來愈暗,如同表演結束落幕一樣,我從鞦韆上跌落下來失去了意識。

  我在醫院急診室醒來,心驚地喊著:「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呢?」一位醫院的社工趕緊牽著兒子到我面前:「小孩在這兒!沒事!沒事!」兒子雙眼哭的紅腫,我昏倒的情形一定讓他嚇壞了,心疼地將他攬在懷裡輕拍著他,身上沒任何證件所以院方通報了警察,於是作了簡單例行的詢問,公婆隨後趕至,醫生說我有嚴重貧血不用住院,但是需要好好調養,婆婆藉此又將兒子接回,空泛的房子只剩自己一人獨守,老公這夜未歸,我沒有餘力去細想他人在何處、正做些什麼,魂魄逐漸渙散在翻頁的時空中。


-待續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ahung&aid=10537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