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切片報告
2018/01/03 20:15:35瀏覽570|回應0|推薦26

醫生說:我就有話直說了,是惡性腫瘤沒錯,這是預期中....。

雖然很想冷靜地聽醫生說完,但是心情還是激烈震盪著。是的,表面上我很冷靜地聽著醫生說出這些家屬和病患都不願意聽的病理報告,但終究知道結果了,醫生判定父親得的是攝護腺癌!

醫生說:不建議開刀,以父親高齡,藥物治療即可。可是...癌...第幾期?醫生說這是好問題,接著父親要接受核磁共振和攝影檢查,看看是否有轉移到骨頭?如此才能判定是第幾期?

醫生邊說邊寫著病歷,我看他寫著:....第4期。

當時我的眼淚快掉下來,但我告訴自己:不行,父親會難過....。

醫生問父親有那裡不舒服嗎?父親說最近左手臂會痛!醫生喃喃地說:沒關係,如果有轉移到骨頭,就做放射性治療....。

然後走出診間,護理師解釋著列印出的單子:先填資料申請重症傷病...然後到地下室排核磁共振跟攝影掃描的時間....

我的腦子紛亂著,拿著單子不知該從哪裡去地下室?父親比我清醒,他知道怎麼走!

這家醫院的隔間真多啊,好像在走迷宮!終於找到電腦斷層掃描的櫃台,護理師問父親哪一天可以?父親決定後天早上九點來做攝影。接著我們走去另一頭的核磁共振櫃台,護理人員問父親哪一天可以?接著問有何病史?我說父親有裝節律器....。

這下麻煩了,雖然父親裝的是可以做核磁共振的節律器,但父親未攜帶卡片在身上,也忘記節律器廠商的名字。主要是檢查時需要他們的專業人員到醫院幫父親做節律器的調整....。所以這項只好等到後天父親帶卡片來才能安排檢查的時間。

之後我們到一樓繳費並辦理重大傷病申請,然後領藥。

走出醫院,天陰陰的,心情也是陰天。

我問父親:剛才醫生說的你都有聽清楚嗎?父親說:醫生說不用開刀,藥物治療即可!是的,或許這才是重點!

下午的街道,我們走過一間又一間的騎樓,我跟父親說:不管症狀如何,只要照著你原本的生活作息就好了,心情放輕鬆,對病情才有實質的幫助!

父親的公車先到,我還得等20分鐘。於是我獨自走了三站,走路可以沖淡一些情緒,我不想獨自在冷風中等公車!

回到家後我傳賴給姊,她說:怎麼會這樣?其實我心裡多少有準備,但還是比想像中嚴重,衝擊不小!

事情發生了,我們一起面對吧!只是如何想像一向健康的父親,要面對的是這樣的重大疾病?

回來上網查了一下,感覺好像也沒那麼嚴重,心情頓然開朗了些。我相信以父親的正向思考,要面對病魔應該沒問題的,我會給他精神上的鼓勵和支持,只要不轉移不惡化,生命還是會有奇蹟的!

2018.01.03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a2010&aid=109875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