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2011富邦馬拉松紀實
2011/12/30 07:09:43瀏覽2246|回應1|推薦14

我的馬拉松季是從每年9月到次年4月,2011-2012初馬原先設定參加北大國際組主辦的日本筑波馬,後來因為要參加上海一項研討會而放棄,改以台北富邦為本季初馬。

  台北富邦有主場優勢,路線熟到不能再熟,除上下橋梁及地下道外,全程地形平坦,很容易跑。不過,優點往往也使缺點,路線太熟悉,跑起來容易無聊。去年參加奈良馬拉松,跑到最後2公里又遇到上坡,正感到筋疲力竭之際,突然看見兩頭花鹿在路旁散步,可愛又有趣,大腦立刻分泌出腦內啡,讓疲倦感消失,終於順利跑完最後一段。參加台北馬拉松,大概應該沒有機會享受這類意外驚喜。

  9月開始進入訓練期,每星期自己跑410公里、一次參加北大每星期六的風櫃嘴20公里例訓,期間參加了太魯閣與貓空兩次路跑活動的半馬賽,成績都在2小時50分左右。雖然從5月開始已4個月未練20公里,但只用了兩周就達成20公里目標,而且跑後肌肉毫無疼痛感。記得去年練20公里,至少跑過5次後肌肉才習慣,因而對體能更有自信。9月曾因腳踝扭傷休息一周左右未跑,但很快就復原。

  10月中應該開始練30公里,但10月、11月密集出差,在大陸趕拜會、趕開會、趕飛機,加上跑步終究不如台北方便,最多只能跑10公里。今年雨天似乎特別多,都限制了跑30公里的機會。到11月底仍然只能維持每周60公里左右跑步量,單次最多只跑到23公里,完全未練30公里。直到12月初,才勉強抽出時間到日月潭跑了一次,用了4小時8分鐘,比去年進步很多,跑後肌肉也正常,沒有鐵腿現象,對自己體能更有信心,盤算能否爭取在5小時15分內跑完富邦全馬。

  不過,我疏忽了一個不祥的徵兆,日月潭回來次日清晨跑10公里,膝蓋附近肌肉略感腫脹,還不到痛的程度。接下來幾天每天正常跑10公里,腫脹感仍若隱若現,但心存僥倖,以為不痛應該就不要緊。

  跑馬拉松前夕特別休一天假,只做4件事,聽音樂、讀賈柏斯傳、努力加餐食、用「情境思考法」加強心理建設。「情境思考法」是自創的思考方式,簡單說,就是假設情境、思考對策,預想當天的路線、每10公里的生理與心理狀態、如何應對等。「情境思考法」可以廣泛運用。譬如,演講或參加大型座談會前,可以先假設情境,沙盤推演會遇見哪些人、如何互動、該講些甚麼?談話內容可能的反應等。情境思考愈清楚,就愈不容易犯錯,也愈自信。
 
跑前總結體能狀況,決定務實配速,跑完就好。富邦關門時間是5小時30分,前20公里可以用7:30/公里速度,後22公里稍放慢,用8/公里速度。

  富邦馬當天,依照日常習慣,仍然在清晨4點起床,處理一些公務,5點鐘吃了一頓豐盛早餐,6點準時出門跑到市政府,稍稍熱身。抵達市政府川堂的北大集合點,許多人已完成準備到起跑點等待,乃匆匆換裝。出發點仍然亂成一團,7點鳴槍起跑,5分鐘後,隊伍仍然以幾乎後背貼前胸方式緩慢移動,擴音器卻提醒,選手必須在720分前通過起跑點,否則就失去參賽資格,一些焦急的人開始推擠,讓人幾乎暫不穩,其實這是很危險的,萬一有人不小心跌倒,就會發生踩踏意外。710分終於通過起跑點,開始緩步跑起來,到國父紀念館公園大門前才能邁開腳步。

  已經第3次參加富邦馬拉松,跑在仁愛路與中山南、北路上,人擠著人,既不刺激,更無新鮮感,只是很簡單的跑著,不自覺開始思考一些寫作與工作上的事情,與平時跑步似乎沒有甚麼不同。進入基隆河濱單車道後與半馬分流,終於不再那麼擁擠,跑起來也舒服些。

  8:25分通過10公里線,完全依照配速,身體也感覺非常輕鬆,狀況顯然很好。9:41通過20公里線,也完全依據配速。進入第310公里並不覺得疲倦,但體溫上升很多,東北風沿著河道灌進來,應該非常寒冷,看到水站與醫護站服務人員裹衣抱胸而立,有人還抖著身體希望創造一些身體熱量抗拒寒風,真是同情他們,但我的汗水卻像雨珠般落下。

  10:52通過30公里,體溫更高,海綿擠出的水不足以降溫,只好脫掉背心式北大戰袍,讓寒風吹掉汗水。過了35公里才發現富邦水站不供應鹽片,真糟糕,我似乎患了「經驗傲慢症」。38公里開始覺得力不從心,首先,右大腿猛然出現抽筋前兆,立刻停下來改成快走,慢慢調整為小快步跑,抽筋感消失後恢復正常跑。但不久後,左大腿又出現抽筋前兆,只好再慢下來調整。肌肉恢復正常時已經抵達基隆路,接近終點了。進入市府前地下道時已經跑得非常勉強,而且顯然超過5小時30分關門時間,但仍然硬撐著身體往前跑,終於回到終點,檢查GARMIN FR60錶,耗時5小時36分。

  這是一次不成功的馬拉松經驗,証明長跑唯一的秘訣就是「跑」,累積足夠段練才有實力,馬拉松場上「經驗無用論」是真理。

  與國外相比,台北的馬拉松跑者似乎太嚴肅了些。許多跑者抱怨,台北市民對馬拉松跑者並不友善。確實,日本市民自動自發聚攏在道路兩側,爲選手歡呼加油,不自覺讓人產生英雄感。在台北市,跑者卻總是看到市民和交警或交管義工為道路封閉、不能通過而吵架,讓跑者產生罪惡感。
 
今年富邦馬拉松路線調整,將近30公里路線在基隆河濱單車道,減少市民與跑者的交會,固然可以減少一些不愉快的場面,但對培養都市跑步風氣而言,卻是一種損失。一個都市的氣質,絕對和市民的跑步風氣有關。
 
改到河道跑馬拉松,對服務人員和啦啦隊是非常大的折磨。啦啦隊顯然不是一般熱心市民,應該是學校、社團或贊助企業動員而來的,他們和供水站與醫護站服務人員站立寒風中,非常可憐。但幾乎沒有選手對他們的服務說聲謝謝,啦啦隊熱情的表演(雖然看起來有點不情願),選手也冷漠以對。想來,他們心理一定很不爽。我在前35公里還熱情回應所有啦啦隊,最後幾公里太累了,只好面無表情通過他們。看到幾位變身跑者,但人數不多、創意也不夠,似乎反映了台北市的城市氣質還不夠活潑,也不夠開放。

 

( 興趣嗜好運動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ng3827&aid=5981781

 回應文章

長虹歌手 也是築夢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一座世界首創的跑者仙境
2012/01/05 02:41

在台北市,跑者卻總是看到市民和交警或交管義工為道路封閉、不能通過而吵架,讓跑者產生罪惡感。」

這太委屈大家了,一座世界首創的跑者仙境,即將被創造出來。


歌如長虹 心如長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