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月光下的驗票員48馬大祿看了醫院的名稱跟地址。眼睛瞪得老大,臉色鐵青,詫異到一個渾身打哆唆!
2017/05/10 14:43:59瀏覽395|回應0|推薦22

月光下的驗票員48馬大祿看了醫院的名稱跟地址。眼睛瞪得老大,臉色鐵青,詫異到一個渾身打哆唆!

鎮長馬大祿一聽,心都涼了一大截!

「您…您這話…您的意思是?」他發現自己握著手機的掌心都冒了冷汗!

手機那頭的好友趙子龍繼續說:「有具冰存在醫院快一年了的無名屍,比對你那驢子照片的結果,相似度最高!有百分之八十。我是說…你要不乾脆跑一趟,到醫院的冷庫裡去瞧瞧?」

真不會給韓吉給說對了吧?馬大祿一聽趙子龍的話,腦子就想到了韓吉當初說得玄之又玄的模樣,斬釘截鐵地講驢子客死異鄉,鬼魂搭火車回到月光鎮來…

「他媽的…我大好一個月光鎮,被寫進『聊齋誌異』了嗎?」馬大祿喃喃自語。

「這樣吧,我把那醫院地址傳給你,你就去看看吧?是就是了,不是了咱們再想辦法好不?」手機那頭的趙子龍對馬大祿嚷著。

「行行行,依您,依您說的!」馬大祿回應。

不一會兒,手機傳來一則短信,馬大祿看了趙子龍傳來收存貌似驢子百分之八十的無名屍醫院的名稱跟地址。眼睛瞪得老大,臉色鐵青,詫異到一個渾身打哆唆!

「韓吉在火車上昏倒?」王奕軍將自己和Tracy的包包放到火車座位上方的置物架,問著Tracy:「妳知道的事兒,比我這『專員』還多呀?」

「回來的時候,碰巧在火車上遇到你們鎮長跟秘書,還有韓吉。他們要出遠門兒。」Tracy坐好了,打開一瓶果汁喝著:「你不知道他昏倒呀?他們中途下了火車,七手八腳地要把韓吉送醫院。」

「也不知道是什麼毛病?我看八成是酒精中毒!他整天喝,說什麼治頭痛!」

「瞧你的臭臉,你跟韓吉大叔真是八字不合啊?」Tracy出手擰了擰王奕軍的臉:「人家身體不好,你身為『專員』的,應該多關心一點兒才是呀!」

「哎喲!話不投機半句多!」王奕軍開了瓶礦泉水:「送醫院了就好!」

「他可是你們月光鎮的活招牌吶!我那時在火車上,真的看到不少年輕人要跟他拍照留念的。」

「怪力亂神!」王奕軍:「講話又粗魯。」

「要不要打電話問侯一下?」

「不…不用吧?上次在醫院,我們已經伺候過他一回了。」

「你知不知道韓吉他們是要去哪兒?幹嗎去呀?他們沒跟我說。」Tracy還是把話題繞在韓吉身上。

王奕軍看著Tracy:「妳還真是好奇呀!」

「你說嘛!」 王奕軍看著Tracy車窗外的景象快速移動,這趟路回月光鎮,還早得很!

「好好好,」他對Tracy說:「我就從頭跟妳講一遍!不過,那是韓吉醉鬼自己說的,我可不在場不知真假呀!」

「哇!」Tracy看著王奕軍嚴肅的模樣:「這麼個開場白,我更有興趣聽了!」

「韓吉不就是『月光下的驗票員』嗎?前幾天,他有個晚上當班,當著當著,竟然跑到賣紀念品的秋蘭家裡去了!」

「然後呢?」

「你知道他半夜闖到秋蘭家的原因是什麼嗎?」王奕軍故作神秘的表情。

「是什麼?是什麼?」

「你怎麼回事兒?鎮長把我罵了一頓!你跑哪兒去了你?」秘書看著被人送回醫院大廳,一臉疲憊,精神萎靡不振的韓吉。

「我…」韓吉坐在長椅上喘氣:「我也不知道。」

「他在路上閑晃!」好心送回韓吉的兩位男子對著秘書說:「我們是看了他手腕子上的識別帶,才知道他是這家醫院的病人。」

秘書起身向兩位熱心男士道謝:「真是感謝二位仗義呀!」

「沒事兒!病人可給顧好了,別讓他到處跑,多休息。」兩位男士話說完,朝著韓吉說:「大叔保重呀!」

秘書送了兩位熱心男士離開,轉頭要問韓吉怎麼老是給人找事添麻煩?沒想到韓吉一開口就說: 「是驢子…驢子到病房來找我,我才去的。」他的眼神空洞,又帶著疑惑。

「驢子?」秘書問。

「我差一點兒,就見到了小月!」韓吉突然握住秘書的手臂:「我可以清楚地感覺到…小月的身體,穿過我!真的!她的頭髮,」韓吉舉起粗大的手掌,在臉上慢慢擦過:「小月的頭髮,真的擦過了我的臉!」他說到這兒,情緒激動得又哭出來!

「折磨人吖!小月!」韓吉也不管大廳裡人多,聲音喊得挺大!

秘書起身用力將韓吉從長椅上叉起:「別這樣!這兒人多,回你病房去,走好走好。」

值班醫生為躺回病床上的韓吉量過了血壓:「還是偏高,得多休息。」

秘書對韓吉說:「大伙兒都為了你的事兒忙上忙下的,連鎮長都是上窮碧落下黃泉的幫你找驢子,你就別再出題考我們了行嗎?」

「唉…驢子…」韓吉躺在病床上,正想問秘書,找人的進展如何了?可話還沒出口,就看見鎮長馬大祿跟著一名醫務人員出現在病房門口。

馬大祿的臉上像是罩著一層寒氣!兩眼神冰冰冷冷地看著韓吉:「躺回來啦?」

韓吉見馬大祿像個無常鬼似的陰沈沈,本來要問的話,就吞回肚子裡了。

「別躺了,下床跟我來。」馬大祿丟了這話給韓吉,就轉頭對身旁的醫務人員說:「他跟我一起去認,他跟驢子比較熟。」

「什麼?」韓吉一聽這話,被子一翻,兩腳俐落地著地:「驢子找到了?」

「嗯。」鎮長馬大祿還是一臉沒表情的無常相,他伸出右手食指朝韓吉勾了勾:「跟著來。」

醫院的醫務人員走在前,鎮長馬大祿跟心急的韓吉緊跟著。秘書則提了公事包,還摸不清楚狀況的跟在鎮長身後。

「怎麼找到的?」秘書問鎮長。

「我那個老趙找了警務界的朋友。」馬大祿回答。

「還是你有辦法!好本事啊!」韓吉邊走邊稱讚。

三個人進了醫院電梯,韓吉看著醫務人員按了地下三樓的電梯按鈕。

「我們現在去哪兒?」秘書問。

「見驢子。」鎮長馬大祿冷冷回答。

「驢子在這兒?這真是太巧合了!原來老天爺是這麼安排事兒的呀!踏破鐵鞋無覓處喲!難怪他會來我那間病房串門子!原來大家都在同一棟醫院裡待著!他是住這地下層的病房嗎?」韓吉邊問邊笑。

「你說呢?」鎮長馬大祿回頭問韓吉:「你跟我說,驢子的鬼魂坐火車回了月光鎮,我問你,驢子現在是死的,還是活的?」

秘書一聽,就知道鎮長問話的意思!

他渾身突地一發冷,正想說話,耳朵就聽到「叮」的一聲,電梯門打開。 他們到了這醫院的地下三層。

「驢子…在這兒?」韓吉從電梯裡往外邊兒的長廊瞧,陰森森的,沒有見著一個人。

「咱們看了就知道!」馬大祿話說得堅定,但是他的心裡,卻著實不好受!

驢子呀!馬大祿心想:千萬別要是你呀。從咱們鎮裡出來的,怎麼能這樣子回去?

作者:房純輝

每週更新

*以上圖檔來自網路,經文案合成後再製。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99802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