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月光下的驗票員43思緒被左右兩股相反的力量拉扯。這兩股力量加在一起,叫做思念…
2017/04/05 17:27:07瀏覽538|回應0|推薦23

月光下的驗票員43思緒被左右兩股相反的力量拉扯。這兩股力量加在一起,叫做思念…

因為秘書一通緊急的電話,鎮長馬大祿離開酒席。他縮著身子在路口打車回醫院。

住院醫師在診療間裡,跟鎮長馬大祿及秘書解釋著一張X光片。

「我們調了韓先生的病歷。他上回暈倒的時候,在永原的醫院拍過這張X光片。」 住院醫師用原子筆指著X光片:「韓先生頭顱這張片子,在左腦的位置有幾個小小的白斑,目前不確定是什麼,不過我們有點兒擔心。」

鎮長馬大祿直盯著醫師指著的那塊黑影:「擔心什麼?這是什麼意思?」

「有可能是血管塞住了,最好安排時間做進一步的檢查。」住院醫師說話不帶情緒。

「那就直接檢查檢查啦!」鎮長馬大祿皺著眉頭:「反正人都到你這兒了,難道我們還得帶他跑第二趟?」

醫師點點頭:「那我就直接排MRI了。」話說完,便將檢查預排單拿給馬大祿:「這需要您在預排單上簽個名字。」

「行行行!就這麼說定了,簽字簽字!」馬大祿拿筆一揮,爽快地簽完單子,交還給醫師。

「你負責後續處理,」鎮長馬大祿對西裝油頭秘書說:「我一頓酒席才吃一半兒,現在還得趕回去!」

「他那…幾個小白斑…」秘書指指自己的腦袋:「要讓韓吉知道嗎?」

鎮長馬大祿邊朝醫院大門口快步走邊回答:「甭了!醫師也搞不清楚是什麼?說不定是他那張片子髒了,」他停下腳步,嘆了口氣:「真要有事,咱們也得把驢子的事兒幫給辦完了!真是的!」馬大祿對著秘書說:「咱們當初何必聽這混蛋韓吉的出來找驢子呢?本來明明說好了就是他媽的從甲地咱們鎮子出發要到乙地大城市去找驢子的下落,這路程簡單直接!是吧?卻想不到在丙地這中途下了火車,耽擱時間專為伺候這王八蛋住院吃病號飯?還幫他貼錢檢查?我就是要了約人談驢子下落的事兒,也得大費周張的轉車周折!我這是他媽的幹嘛呢?」

「只能說,」秘書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鎮長您苦民所苦,要為秋蘭找到驢子。當然,我也認為您真把韓吉當好朋友、自己人。」

馬大祿大聲反駁:「屁!他算哪門子朋友?自己人?苦民所苦才是真的!」

Tracy這晚上睡不著。 她的思緒像是被兩股力量,往相反的方向拉扯。

想要撥個電話給王奕軍,卻又希望是王奕軍撥電話給她。在說服自己不應該用自己單方面的想法試圖控制王奕軍的同時,又認為怎麼王奕軍不能夠體貼自己這份希望在大都市裡共創未來的心思?

Tracy看著香氛蠟燭時而晃動的小小燭光,房內的陰影線條隨著搖動著角度。

我這是在幹嘛呢?

她想起王奕軍離開了大都市,過了好久才跟她聯繫。在這段過程中,都是自己主動發短信給他,怎麼自己這麼低聲下氣,王奕軍的態度卻是這麼不拐彎?這麼不讓人家一回呢?

野茶花裝不回盆子裡養著! 我是那限制了他發展抱負的盆子嗎?要是軍回來了,但是日子過得不舒坦快樂,她也無所謂嗎?

「可我就舒坦快樂嗎?」Tracy看著香氛蠟燭的燭光,問出這句話。

家裡知道王奕軍離開了大城市之後,就明著暗著幫她介紹人,安排新的對象認識。

「我叫Jordan。平常的興趣就是打籃球,我很喜歡戶外運動的。」 那一回,在等父親下班前的大堂咖啡廳,這個將自己打理得一身俐落時尚的短髮男子,從電梯出來後,直直的走向自己,說父親還要再忙個把鐘頭,要不要先到附近逛逛?

「關我什麼事?」那時她臉色若冰,腦子裡用這句話回應這個叫Jordan的傢伙。

「啊!妳就是梁子敬同父異母的妹妹Tracy呀!我是你哥的學弟Davie!」 那一回,是哥哥的生日派對。一群人在K房大包廂裡瞎喝瞎唱!Davie?是叫這個名字沒錯吧?這人一臉故作驚訝狀的跟她說話,手上還握著啤酒罐子。

「是喔?那怎樣?」她記得原本一開口要說的是這句話,但是自己卻因為喝得太多,嘴一張,就毫不含糊地吐了人家一身!然後才說:「是喔?那怎樣?」

「妳真有本事,這些APP搞起來,IPO就沒問題了!對了,我是Paul。」 那一回,幾個朋友帶著企劃案,跟這個叫Paul的簡報,想聽聽創投公司這一端的意見。這傢伙,說了一堆輕飄飄的評語,不痛不癢的大數據分析,浪費掉她大半天的時間,也聽不出有啥重點。在雙方要離開會議室的時候,這位穿著訂製西裝的型男,站在會議室門口眼睛眨巴眨巴地跟她說話。

「你…」當時Tracy看著這位叫Paul的男子。 男子張著大眼,等待著Tracy的話說完:「怎麼?」

「你們這層樓有洗手間嗎?」Tracy當下要的是一個尿遁。

王奕軍真的不一樣! 第一回遇見,他就是以一個英雄救美的姿態,跳進了自己的生命中。對於自個兒跟朋友們創業的事,他總是先聽完自己的想法,仔細地看完規劃報告,然後在評論之前,先將要說的都整理條列好,再一項一項的跟自己討論。沒淨說好聽的,將自己捧上了天,也不會因為是自己人,批評起來沒有底線!

是吧?或許因為這樣,Tracy總覺得有時候跟王奕軍的心靈契合上,像是隔了一層殼兒。他的確給了自己許多許多的安全感。自己是不是同樣的回饋了?軍跟自己在一起,有安全感嗎?還是會有壓力?

手機裡的未讀訊息,都是無關痛癢的吃喝玩樂與笑話段子,或是心靈雞湯主題的轉貼視頻連結。甭點開看,都知道內容是啥!那些信息長進不了自己。立馬看,跟隔七七四十九天後再看,還是一樣無關痛癢!

就沒有軍傳來的短信!

這個夜晚,難熬!

思緒被左右兩股相反的力量拉扯。 這兩股力量加在一起,叫做思念…

西裝油頭秘書一早起來,見著鎮長馬大祿還在呼呼大睡!昨晚兒約莫喝到大半夜,馬大祿才滿身濃濃的酒氣,晃晃悠悠地進了房間,連衣服都原裝不動地爬上大床直接打呼!

秘書直到早上快十點半了,才將鎮長馬大祿搖醒。 他跟馬大祿說了幾句,表示自己約了在銀行做事的老費吃飯。

「好好好!」馬大祿揉著眼睛,覺得嘴巴特乾特渴:「去去去!我昨晚上也跟人家講好了,中午吃飯,我那幫子人,也會告訴我驢子的下落查得怎麼樣了。」

作者:房純輝

每週更新

*以上圖檔來自網路,經文案合成後再製。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99447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