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月光下的驗票員41王奕軍邁著大步,朝月光車站走去。他要搭最後一班夜車,離開月光鎮…
2017/03/22 17:53:20瀏覽477|回應0|推薦17

月光下的驗票員41王奕軍邁著大步,朝月光車站走去。他要搭最後一班夜車,離開月光鎮…

「就是血壓低,」馬大祿翻著秘書遞過來的資料:「其他還得再觀察觀察。還說要跟上回的醫院調病歷,看看是怎麼回事兒。不過現在看上去,這傢伙精神還不錯,這會兒能吃能喝的。」

「有抽血什麼的嗎?」秘書問。

馬大祿點點頭:「做了。」

他看了秘書的資料:「驢子…這幾年沒有就醫記錄?連保險記錄也沒有?」

「是呀。我在警察局裏的朋友,正在查看看有沒有通緝或是盤查過的檔案。有的話就好找下落。」

「職業登記呢?」馬大祿問。

「這張。」秘書指著資料其中一頁:「是最原始的,在一家化工行染布料。」

馬大祿一看,摸了摸下巴:「哎呀…跟韓吉說的相去不遠呀。」

「您信他?」秘書問。

「信他?那驢子不就死了嗎?」鎮長馬大祿搖搖頭。

什麼都沒有,那要從何找起呢?這驢子當年一走,連過年都沒回來!鎮裡都傳他是到了大城市裡,狠狠地轉了一筆,飛黃騰達了。然後就像陳世美一樣,拋家遺妻棄子,當了什麼大富豪的駙馬。要真是這樣,秋蘭不就變成秦香蓮了?老子這會兒不就成了包青天?

鎮長馬大祿搖搖頭,這是什麼跟什麼呀?大家伙兒傳了八卦謠言起來,根本就是一頭熱,完全不計較其中的合理性!

「你們都把驢子給看高了!」

秘書聽著鎮長喃喃自語,便詢問:「您有眉目了?」

「眉目?」鎮長馬大祿:「啥眉目?驢子要躲著不見人,我還能怎辦?他瀟灑呀,離了家說要去掙錢改善家裡環境,現在…」話說到一半,他看著西裝油頭秘書: 「對了!」鎮長馬大祿一拍大腿:「你不是有個高中同學,後來不是說在銀行做事兒嗎?」

「你說…」秘書看著鎮長。

「開戶存錢總得留個地址電話手機號碼的不是嗎?」鎮長馬大祿將資料還給秘書:「試試去,趕快辦完趕快回去了!你當我真喜歡沒事兒出巡吶?我忙著呢!」

錯不了,找不到人,就從找錢下手!

「別動別動,一下就好了。」

韓吉床邊的護士邊拿耳溫鎗量他的體溫邊說:「體溫沒問題,但是血壓的數字不好。」她拆下了血壓計:「你暫時休息會兒,醫生會通知啥時出院。」

「那我應該沒事兒了吧?」韓吉的頭還有些暈沉沉。

護士收拾好器材:「這得醫生說了算。他還要去調你的病歷看看。」說完就往下一床走去,查看另一位病人的點滴。

「我說你這怎麼回事兒?」鎮長馬大祿在床邊收了報紙:「前一回不才暈過?怎麼又來?上次有郵差老孫載著送醫院,這回是我跟秘書,還把王專員的女朋友給嚇了一大跳!你自個兒的身體,自己多留意留意嘛!這不添麻煩嗎?」

韓吉這會兒不能說什麼,只有軟聲說道:「這…我也不願意啊…多謝多謝啦!可能天兒太冷…我也說不清楚,有的時候頭疼得厲害,有的時候暈得厲害!」他坐起身來:「酒喝得不夠。」

「還不夠?我看你一泡尿,地上整窩螞蟻都醉了!」鎮長馬大祿對韓吉說話是不客氣的:「你他媽給我少喝點兒!乾脆!今天就戒了!」

韓吉一聽戒酒,連忙揮手:「那不成,不成的!會出事兒啊,太嚴厲了你!」

「出事兒?你現在不就出事兒嗎?」要不然會躺這兒?」

韓吉不願意在喝酒的事上跟馬大祿多糾纏,於是問:「這個…驢子的事兒?」

「在查在查了!」鎮長馬大祿邊說邊回短信:「你就在這兒窩著吧。我晚上跟幾個朋友吃飯,」他看著韓吉:「你自個兒打裡晚飯沒問題吧?」

「你去你去!沒事兒!」韓吉心想:我也不願意跟你吃飯呀! 他還巴望著等會兒溜出去喝點回魂酒哩!

Tracy拖著行李回到住處,她邊整理著換洗衣物,腦子裡還在想著鎮長馬大祿對王奕軍的形容:「野茶花。」

自己也是吧?

Tracy將一堆待洗衣物分類好,套在洗衣袋裡丟進洗衣機。

她並沒有因為父親與哥哥的關係,就聽他們的安排進公司做事。反倒跟幾個朋友在幾家不同的英文補習班輪流當英文老師。最近還計劃著推出幾款專教高中英文、商業英文的APP。還有個大旅行社希望跟他們合作,將海外旅遊行程中的所有餐廳、購物中心、景點的原文介紹,即時翻譯成中文語音的應用界面。

這麼看來,為什麼她還要為王奕軍在哪兒做事,或是做什麼事而掛心呢?男朋友這麼需要她保護?還是需要她幫著規劃未來呢?

Tracy想了一圈,她明白,這一切,都是源自於自己不想跟軍分隔太遠。

即使兩個人都是野茶花,也希望是相鄰的…

王奕軍獨自一人到了鎮公所食堂廚房,將所有的燈都打開。

廚房梁嬸跟月光食堂的廚子老丁,以及一起參與的幫手們都離開了廚房。現在空蕩蕩的,就他一個人。

王奕軍看著到今天為止的「野戰餐盒」研發進度。他的眼神掃視著著白板上的參考圖示,還有備料台上的樣本包裝盒,以及相關的資料、簡報、銷售計劃、配送方式等等。

他吐出一口大氣,對著空無一人的廚房,用力地點了點頭,像是做了個重大決定似的。王奕軍趴在備料台上寫了張紙條,仔細地折好後,走出食堂廚房。他在關燈前,好好地看了一眼這間當初他想出「十八層地獄麻辣棺材板」的地方。

王奕軍將剛剛寫好的紙條,塞進了鎮長馬大祿辦公室的門縫裡。然後轉身,快步地走回宿舍,換上了外出的衣服,拎起背包,跨著大步,頭也不回地離開鎮公所,朝月光車站走去。

他要搭最後一班夜車,離開月光鎮…

作者:房純輝

每週更新

*以上圖檔來自網路,經文案合成後再製。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92113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