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月光下的驗票員39馬大祿雙眼亮了起來:「王專員是株野茶花,裝不進盆子裡養著。」
2017/03/08 18:09:26瀏覽503|回應0|推薦23

月光下的驗票員39馬大祿雙眼亮了起來:「王專員是株野茶花,裝不進盆子裡養著。」

鎮長馬大祿這話一出口,秘書跟韓吉都愣了一下!

Tracy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說實話?還是打哈哈?

「你們倆去餐車那兒看看,有沒有什麼吃的喝的,買一些過來。」鎮長馬大祿對韓吉與秘書發話,要支開他們倆。

秘書知道鎮長馬大祿的意思,拉著韓吉就起身。

「幹嘛幹嘛?我想聽王奕軍她女朋友說啥呀!」韓吉不情不願地被秘書拉著往前面的車廂走。

「他要是回到大都市,肯定會有不錯的發展。」鎮長馬大祿笑著對Tracy說。

「看好看好了!」王奕軍指著食堂餐廳牆邊的一塊開會用的大白板:「這上面都是關於各國作戰部隊軍糧的資料跟照片!看到沒有?不要太複雜,要吃得容易方便!但我們還得兼顧美味好吃賣相佳!」

廚子老丁歪頭看著:「我說…主食就是大餅?麵條行不行?」

廚房梁嬸:「哎呀!老丁啊,這你就不懂部隊軍糧的精髓啦!」

「什麼精髓?」

「要好吃、容易吃、吃得飽、營養夠!」廚房梁嬸指著老丁:「麵條?一加熱就糊了!還得拿上叉子筷子的!能夠用手抓著吃,最快!」

鎮公所食堂廚房裡,王奕軍正帶著人,要抓緊時間研發新的主題餐盒。這是要因應接下來跟軍方招募新血而一起舉辦的「月光鎮雪地雄獅山岳演訓」活動,所想出來的點子。要讓到時來月光鎮觀光遊玩的旅客,在為期十天的活動期間,可以買到跟演訓部隊一樣的野戰餐盒!

「王專員,」秋蘭今兒個原本一早就要來幫忙,但是她卻直到近中午才來:「大門口有個送貨卡車到了,說是要給您拿飯盒的包裝樣本。還有…」

王奕軍見到秋蘭一臉疲憊,似乎昨晚沒睡好的樣子。但是他沒時間多問:「還有什麼?」

「下水道大隊也到了!他們說車站的廁所那個塞住了的下水管道…今天還是沒法子完工!」

王奕軍一聽,臉色大變:「這是什麼話?今天還沒法子完工?都拖好幾天了!不成!」他話一說完,立馬往鎮公所外邊去!

廚房梁嬸看著秋蘭:「哎喲?怎麼臉色這麼難看?昨晚沒睡好?還是受了風寒呀?」

秋蘭自然不會跟梁嬸說韓吉大半夜闖進家裡來的事兒,更不會對她重覆韓吉說過驢子回來之類的事兒:「沒…沒睡好。不過不礙事兒。」

「我也是…這麼想。」Tracy坐在鎮長馬大祿對面,順著他的話往下說:「他之前在大企業裡上班,不是太適應。經過這大半年,我想他的歷練,應該夠應付了。」

「歷練?」馬大祿收了摺扇:「哎呀!都不知道是我歷練他,還是他歷練我呀!」

Tracy從剛剛鎮長叫住她之後,攀談了幾句,就知道這位鎮長雖然之前給她的印象是看起來滿腦肥腸,說話逗趣,可絕對不是個糊塗人!

「我們這兒,種茶花的人不少。」鎮長馬大祿說:「茶花嘛!根正種好,月光鎮的風土又佳,長得自然不錯。但是『長得不錯』,也就是『種得不好』的意思。有時候,要把一盆茶花養得出類拔萃,就不能用一般的法子去種去養。」

Tracy聽著馬大祿的話,思索著其中的意涵。

「月光鎮,原本就像是盆『長得不錯』的茶花。說穿了,也就是一盆『要死不活』的茶花。就跟其他的觀光古鎮相似,大家都長成差不多的模樣。大街面上都鋪著仿古石磚,家家戶戶都有飛檐、白牆、木樑、烏漆。就算原本沒有,也給變出來硬湊!有形無神啊。」鎮長馬大祿又張開摺扇:「我們想破了頭,弄不出新意思,也學習不到新觀念。老是瞧著人家的車尾燈去抄襲,茶花都不茶花了。」

他看著Tracy:「王專員原本也是一盆『長得不錯』的茶花,也就是一盆『要死不活』的茶花。根正種好,但是…」

Tracy看著鎮長馬大祿搖著摺扇:「養花的法子不對,原先的風土不佳!原因是什麼呢?因為,」馬大祿雙眼亮了起來:「王專員是株野茶花,裝不進盆子裡養著。」

王奕軍氣急敗壞地押著施作月光車站廁所排污工程的工班頭兒到了現場,他不顧破裂管道溢出來的惡臭:「我讓你們搞了三天,現在跟我講今天完不了工?」

工班頭兒穿著灰色的塑膠連身工作服,一臉苦相:「我也不願意呀!但是訂來的管子,口徑跟原先的不符!大了一寸!現在沒人做你們這種尺寸的下水道管子啦!」

「有沒有人做,你得花三天才知道?你不是說你們專業的嗎?」王奕軍聲音可大了!

「一開始我們也以為是管子破了個小口,塞住了,糞水才會倒灌。等到一挖,才知道是整節管子裂開,不換新的不行啊!哪知道這新管子比你們這舊管還寬了一寸,這就算安上了也鎖不緊,照漏不誤!」

鎮公所工務課的課長也急得滿頭汗:「這怎麼辦?這幾天夠冷,還不太嗆鼻。萬一天氣熱了,臭氣四溢,誰受得了?」

王奕軍看著兩節口徑差了一寸的污水管。他腦子動得飛快!

「怎麼樣也得接起來!找銲工跟廚子老丁來!」王奕軍顧不得跟工務課長說話過於直接,他就是要在今天將車站廁所的污水管接好!

「我一開始覺得他這人畏畏縮縮的。」鎮長馬大祿眼睛半閉:「一副怕得罪了誰的樣子。其實,我們這兒的人,講話都很直率,所以剛開始,很不習慣他那個樣子,挺有距離感。一直到韓吉半夜喝醉,惹出了月光鎮鬧鬼的大事兒來,才發現這王專員,是有一套的。現在,他這株野茶花,撐破了禁錮他的盆子,開得花枝招展的,我看是裝不回盆子去了。」

作者:房純輝

每週更新

*以上圖檔來自網路,經文案合成後再製。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91914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