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月光下的驗票員34 「驢子?」秋蘭悄聲地問:「驢子回來了?」
2017/02/01 19:18:54瀏覽510|回應0|推薦30

月光下的驗票員34 「驢子?」秋蘭悄聲地問:「驢子回來了?」

「沒人幹,我才有機會幹。」驢子將雙手插進大口袋:「躲在地底下一天,就是一天的錢,天天躲在地底下,也沒人能來追債是吧?」

韓吉一聽這話,不曉得應該怎麼回應。可他明白,驢子這些年,著實嗑著苦頭,咬著牙在生活邊緣掙扎。這絕對不會是驢子當年離開月光鎮,想要得到的結果。

「你…」韓吉搓著手:「你有了困難,不跟別人說,也該跟我說嘛!」

驢子抓搔鼻頭,苦笑道:「沒臉說,沒臉說。」他的手,像是想將臉遮住,多年來的失意落魄,現在孑然一身回到家鄉,不想就這麼讓人認出來。

韓吉領著驢子左彎右拐地,到了秋蘭跟孩子的住處。

「就是這兒了。」韓吉指指一間窄小的破屋,門上的紅漆也脫落大半,一邊地上擺著矮矮的茶花盆栽,在雪地上開著幾朵紅花,顯得精神。茶花盆栽前擺著沒收進去的木頭板凳,上頭積了雪,孤伶伶地模樣。

驢子看著這一小座破落宅子,怕還沒有雙手張開的寬。

「你老家給土石流沖了之後,馬大祿幫你媳婦兒秋蘭跟孩子暫時安頓在這兒。這一『暫時』,就『暫』了好幾年。現在好些了,月光鎮有了不錯的發展,外地遊客來得多,秋蘭向街坊們湊錢,搞了個小攤兒賣紀念品,日子還過得去,總歸甭再跟人家伸手借,閑話也少了許多。況且,這下子你回來了,以前堆在秋蘭身上所有那些難聽的渾話,幹淨俐落,一拍兩散!」韓吉對著驢子說:「你也別跟街坊們過不去,沒人知道你的下落,自然會以為你扔了秋蘭跟孩子不顧,她也只能捱著讓人說嘴,背後給人說她早被你給休了。」

驢子聽完韓吉小小聲說完這番話,他傷心、愧疚,無力地蹲在雪地上:「哎喲…我這是…」他的眼淚大顆大顆地滴落:「我這是都幹了啥啦?我怎麼這麼失敗呀…我怎麼對得起媳婦兒吶!」

韓吉聽他蹲在雪地上懊悔,還壓低了聲音痛哭流涕。

可這樣的壓抑,卻讓韓吉覺得比放聲大哭,還來得讓人心疼!他什麼話也沒說,任由驢子蹲著,無聲地哭著。驢子渾身顫抖,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緒。

「都到家門口了,沒事兒,沒事兒了。」他安慰地拍著驢子的肩頭,輕聲說著:「進去吧?給秋蘭跟孩子一個大驚喜,家裡的主幹兒回來了。」

韓吉話說完,就要伸手敲門,沒想到驢子一把捉住韓吉的手:「別!」

韓吉愣愣地看著驢子:「別?別什麼?回家還有啥別不別的?」

驢子擦掉眼淚,慢慢站直了身子:「我不想驚動他們。」

「你他媽還不想回家啊?」韓吉低聲罵!

「想!」驢子指指茶花盆栽:「秋蘭總把鑰匙放在門口花盆下。我不想吵了他們。」

韓吉這才懂了驢子的意思:「一條漢子,扭扭捏捏個啥呀?」他彎身移開盆栽,果然在盆底看到一把黏著的鑰匙,手一撈起,叫要交給驢子,可驢子卻不伸手接過去。

「咦?驢子你還真是『近鄉情怯』到了極點啦?」韓吉不想再跟驢子多廢話,直接用鑰匙開了秋蘭家的大門,一手推著驢子:「老子跟你一起進門總行了吧?」

映入韓吉眼簾的,是秋蘭的小破宅子內室。

小小的廳室,東塞西塞,幾乎滿滿都是要賣給觀光客的小紀念品。有些已經完工,有些還是等著組好的半成品。還有幾箱要用來裝月光麻辣醬、花椒醬料的玻璃罐子。廳室的西側是小小的廁所,一個紅色塑膠大水盆正接著水龍頭滴漏的水。兩條舊毛巾搭在洗臉檯邊兒。廳室的東側,原先是個小間臥房,但是小間臥房的門板拆了,因此韓吉因著地上的小小夜燈,一眼就可以見到秋蘭跟孩子睡在木板床上的模樣。

「睡得挺香。」韓吉小小聲地對驢子說。

「不該這樣…不該這樣的呀…」驢子臉上的表情,顯現著他壓根兒不想看到這樣的情景。

韓吉看著驢子這模樣,也跟著心酸想哭,但是他忍著眼淚,用力地抓著驢子的肩頭:「沒關係!夫妻同心,其利斷金!重頭來過,都不嫌晚的。」

驢子聽了韓吉這話,只是點點頭。

睡到一半的秋蘭,突然不知怎麼地,一股腦兒從木床上坐起!她鄭大眼睛看著韓吉,嘴半張開,似乎受了突如其來的驚嚇,說不出話來!

「哎喲?」韓吉被秋蘭這突如其來的舉動下了一跳!「不好意思啊!竟然把妳給吵醒了!我是韓吉大叔啊!」

秋蘭一手搭住熟睡中的孩子,她眼睛直盯著韓吉:「韓大叔,你怎麼進來的?」

韓吉朝著一旁的驢子努努嘴:「妳家驢子說的,家門鑰匙都放在盆栽底下。瞧見誰回來沒?驢子呀!」

秋蘭的眼睛朝著韓吉指著的方向望去,她的眼神裡有著懷疑、驚恐以及一絲絲的期盼。

韓吉用手肘頂了驢子:「還不趕快跟自己的老婆說兩句?舌頭吞到肚子裡,說不出話來了呀?」

驢子看著秋蘭,只是滿臉淌著淚水,嘴脣緊閉…

「驢子?」秋蘭悄聲地問:「驢子回來了?」

韓吉從秋蘭這一聲問,聽出了她壓抑多年的思念及辛苦。

秋蘭緩緩地下了木板床,將孩子身上的棉被蓋得嚴實。韓吉看她披上厚外套,朝驢子身前一步跨過來,韓吉心想:這不會一巴掌就賞給驢子了吧?不過這也是驢子應該受的。

「啪!」地一聲!

韓吉果然知道秋蘭一起手就是個麻利有勁兒的耳光搧過來!但他萬萬沒想到,這耳光居然重重賞在自己的臉上?打得韓吉不及防備,半張臉熱辣刺痛,倆眼也冒出金星四竄!

「你跟我們孤兒寡母的開什麼玩笑!」秋蘭惡狠狠地盯著韓吉!

作者:房純輝

每週更新

*以上圖檔來自網路,經文案合成後再製。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899879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