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月光下的驗票員33 「你…」韓吉嘴上叼著的菸,一張口就掉了。
2017/01/25 17:53:21瀏覽543|回應0|推薦38

月光下的驗票員33 「你…」韓吉嘴上叼著的菸,一張口就掉了。

火車司機從廁所裡出來,朝韓吉揮手打了個招呼,直接踏上車頭,準備將火車駛離車站。

韓吉嘴裡叼著菸:「走好啊!冷呀!」

火車像是回應著韓吉似的嘆了一口大氣,白煙從鐵道兩旁傾瀉,活像浪花拍岸一般。

韓吉站在月台上,看到最後一列車廂的門似乎沒關好,緩緩滑開。

「這麼晚還有人在這兒下車呀?」韓吉看著一個人影下了火車,是嗎?濛濛地看不真切。

「這麼晚來到月光鎮,您還真有心,不過現在要找住的地方…」韓吉搓著手,往那人影走過去,嘴裡的話還沒說完,他就被眼前看到的給弄傻了!

眼前這男人高高瘦瘦的,全身有一半罩在件灰色的塑膠連身工作服裡,倆腿套進一雙黃色長膠靴,背上背著個包,頭髮凌亂,臉色白裡泛青,兩眼睛在幽暗中發著幽光。看上去挺嚇人!連身工作服的腰帶上還綁著幾個大鉛塊,這男人身上還隱隱透出臭水溝似的味道。

「你…」 韓吉嘴上叼著的菸,一張口就掉了。

那男人緩緩地搔了搔頭,臉上的表情有些忐忑不安,還帶著尷尬。

「你他媽不是驢子嗎?」韓吉心裡嘀咕:「這人是活的還是死的?」

「老酒鬼,」那被韓吉喚作「驢子」的高瘦男人發出聲音:「你還記得我。」

「錯不了,你就是驢子!」韓吉一聽「老酒鬼」三個字,就知道這是個舊識!鎮上敢叫他老酒鬼的不多,這驢子就是一個!韓吉還記得兩人鬥酒的日子哩!

韓吉本來一眼見到驢子,就是心裡一驚一緊,認出人之後,就是一喜一樂,此刻的心情又馬上轉變成一怒一嗔!

他大手往驢子頭上用力一巴又一巴:「好你個驢子!你真有種敢回來!你大城市裡吃好喝好玩兒好,家裡妻小都不顧!好你個大驢子!」

驢子站得不彎不直,讓韓吉在自個兒頭上連巴了好幾下也不作聲。

韓吉發覺自己打過驢子的掌心發寒!他停下手來:「你…你是他媽活的還是死的呀?」

「心裡還有事兒,算活的吧?」驢子苦笑。

「活的?你還不如死在大都市裡算了!」韓吉一聽驢子說「算活的吧」,膽氣就又壯了起來:「知不知道秋蘭帶著你的孩子這些年過得多辛苦?」

驢子一聽到秋蘭,兩眼睜得發直:「秋蘭…孩子…都還好吧?」

「死不了!」韓吉語氣不善:「說什麼要到大都市去發展,賺了錢給妻小蓋個大房子!放屁!你一走,當年就鬧山洪,把秋蘭一家給沖了!她帶著孩子東窩西窩的,最後借了馬大祿的一座小破房才有地方住!你呢?聽說你在大城市裡養小三小四,秋蘭他苦守寒窯呀!街坊鄰居還笑話她,老公被狐狸精給迷走了!」

驢子聽著韓吉連珠砲似的叫罵,也沒回嘴。待韓吉說到這個段落,他臉一沉,兩行清淚流到了嘴邊:「哎呀!」

韓吉聽驢子那一聲揉著悔恨、羞恥、無奈的低喊:「哎呀!」

雪花緩緩降在兩人的肩頭上。

兩個男人站在月光車站月台,低著頭,都沒說話。

韓吉幾乎都能聽到驢子的眼淚,滴在月台雪地上的滴答聲。

「哎呀,」驢子雙手搓著臉:「我都不知道呀!老酒鬼,我傻的呀。」 韓吉看著驢子哭得全身不住抽動,他也不知道如何勸慰?罵也罵了,再罵又能怎樣?人回來了,什麼都可以再重新計較的,不是嗎?

「你哪兒傻了?」

「帶我去見秋蘭,你行行好!」驢子對韓吉求著。

「你早該回來見秋蘭的!走!」韓吉朝驢子肩頭一搭,帶著他往秋蘭住所走去。

月光大街上,夜深積雪,路上已經沒剩幾人了。

三個穿著雪衣還沒回民宿睡覺的女孩子看到韓吉,還嚷嚷著:「月光下的驗票員!晚安安呀!」

「晚安晚安!我陪朋友回家去。」韓吉露出客套的笑容應對。

「好冷喔!你一個人別凍著啦!」

韓吉對女孩子們的假笑一結束,就低聲對驢子說:「你看你多瘦!人家把咱倆人看作一個人了!」

韓吉邊說邊走,身後的雪地上,踩出一道長長的單人腳印。

「瞧你這樣子,離開月光鎮這十年,混得…怎麼樣呀?」韓吉好奇地問著驢子。

「我一開始,在成衣工廠做了半年,攢了點兒錢,一大半寄回來,剩下的跟幾個朋友合資,弄個小作坊,接些體育服的單子做。」

「嗯嗯。」韓吉邊聽邊點頭。

「那時候還不到年底,我盤算著,這樣子挺好,做一個月,抵得上當初在成衣工廠幹一年。」

「好哇!」

「沒好多久。那小作坊是用我的名字開的,那幾個股東看賺得多了,說要找會計師來做賬。說什麼『讓專業的來幹專業的活兒』,哪知道,他們聯合會計師,把作坊的錢全掏空了,還用我的名字跟銀行融資。」

韓吉聽到這兒,他停下腳步,愣愣地看著驢子:「你給騙啦?」

「攢的錢全沒了,還倒欠銀行一大筆錢。」驢子的苦笑,是糊上了失意的酸楚:「本以為是衣錦還鄉的日子近了,哪想到摔進了過街老鼠的日子,我是誰都躲著,」

他瞄了一下韓吉,眼光又看向雪地:「更沒臉回來。」

韓吉聽驢子這一說,也稍微清楚了他在外地的辛苦。有些原本想責罵的話,也就在心裡直接刪去不提。

「不過,你這身打扮,走在路上挺吸眼球的呀。」他轉移話題,說到驢子的身上穿著了。

「這呀,」驢子有些不好意思:「我這是下水道清污的。掙現金!」

韓吉不清楚在大都市裡的下水道清污工人一天能掙多少?但是他能想像那種地方有多髒多危險:「這活兒不是人幹的呀!」

作者:房純輝

每週更新

*以上圖檔來自網路,經文案合成後再製。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872985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