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月光下的驗票員28 Tracy問:「吃完了叫化子雞,可不可以帶我去見見『月光下的驗票員』呀?」
2016/12/21 19:26:59瀏覽489|回應0|推薦38

月光下的驗票員28 Tracy問:「吃完了叫化子雞,可不可以帶我去見見『月光下的驗票員』呀?」

「我正趕回來吶!」郵差老孫將摩托車停在永原往月光鎮的山道旁,跟秘書通話:「不知道他是不是喝到假酒了,我綁著他,騎摩托車送到永原的醫院。醫生說不清楚怎回事兒?得拍個X光片瞧瞧,明天才知道到結果!」

郵差老孫對著空氣點頭:「沒錯沒錯,今晚他是回不去啦!醫生給他吃了安眠藥、止痛藥,該吃的藥該打的點滴都吃著打著,沒事兒!」

「老孫怎麼說的?」鎮長馬大祿覺得睏了。

秘書收好了手機:「說要拍X光片,具體的原因還找不出來。」

「X光那個有輻射呀,能不拍就不拍的。」廚子老丁說。

「手機也有輻射呀,」鎮長馬大祿站起身來:「你別用手機試試。」

「如果明天韓吉還是沒好,夜班驗票員這個差…」秘書跟著鎮長走回家的腳步後面說著:「總不能一直漏班沒人頂著吧?」

馬大祿笑了笑:「真要是這樣,」他指著百公尺外的鎮公所宿舍:「讓王專員去頂著先。」

Tracy穿著王奕軍的長外衣,腳上套著王奕軍的厚襪子,跟著他到鎮公所員工餐廳的廚房:「你會做菜呀?我怎麼不知道?」

「不能說是會做,」王奕軍將廚房的燈打開,從大冰箱裡拿出一塊塊分切好的熟雞放到大鍋裡回蒸加熱:「別看這小鎮,功夫菜還能做出幾樣的。這叫『亂葬崗叫化子雞』!」

「這名字你取的呀?」

「沒有,我只發明了『十八層地獄麻辣棺材板』跟『蜜煉紅棗孟婆湯』,其他的都是大家想出來的。」

「你們取的菜名兒真有趣!」她笑著說:「那個孟婆湯我也有喝過。」

Tracy從王奕軍背後摟住他:「可是我今天在月光車站,沒有看到你們月光鎮赫赫有名的火車驗票員。」

「噢,」王奕軍握著Tracy的手:「他呀?沒那麼早當班。通常都晚上九點才上工的。」

「晚上九點,到幾點?」

「早上五點。」

「那他現在不就正在當班嗎?」Tracy問。

「沒錯。」

「我們等一下,去看『月光下的驗票員』好不好?」 王奕軍一下子沒搭話,只是看著熱氣蒸騰的大鍋。

「怎麼啦?」

「我跟妳說,」王奕軍將Tracy拉到身邊:「前兩天,我才跟他打了一架!到現在還沒說過話。」

Tracy的眼神透出不可置信地看著王奕軍:「真的假的?你跟人家打架?為什麼?」

王奕軍將鍋蓋掀開,蒸氣瀰漫!他小心翼翼地端出一盤蒸熱了的「亂葬崗叫化子雞」放在大餐桌上:「因為…他一直說他見到鬼,我叫他別入戲太深,老是怪力亂神。結果,我們就在月台上打起來了。吃吃看。」

王奕軍把話說得清淡。

Tracy拿了兩雙筷子坐下:「餓了餓了!」她瞅著王奕軍:「你們倆個,誰打贏了?你沒受傷吧?」

王奕軍故意揮動手臂:「沒有!受什麼傷。不過,」他拿起筷子,為Tracy夾了塊雞肉:「好像是我輸呀。」

「我都不敢問你臉上怎麼好像有淤青!」Tracy:「以後別打架。」

「是!」

「那吃完了叫化子雞,可不可以帶我去見見『月光下的驗票員』呀?」

王奕軍嘴裡嚼著一塊雞胸肉,朝Tracy點點頭。

韓吉躺在病床上,一直奮力對抗著安眠藥的效果,希望保持清醒,然後回月光車站當班。

這並非是因著責任感使然,而是他下午在後山見到了金毛野狐,他認為這是一種啟示,一個答應,小月會來見他!

萬一正好是今晚呢?

萬一小月出現在月光車站的月台上,卻見不到他呢?

這不行!

韓吉想起身,卻癱軟無力。

他稍一抬頭,就覺得看出去的周遭都變了形。床邊的四方桌成了扭曲的菱形,直的杯子變成彎的!他知道自己眼花了。

「哎!」韓吉大歎一口氣,努力了半晌,竟然連汗都流不出來?

他閉上眼睛,知道自己的意識漸漸模糊,往無邊無際的睡眠世界裡漂浮…

「小月,我沒有不去呀…」 韓吉在睡著的前一刻,心裡還念著。

Tracy很久沒有在寒冷的夜晚穿著大氅在山區小鎮夜遊過了。前一回,應該是大學的畢業旅行。

王奕軍帶著她夜遊,兩個人手牽得緊緊地,從鎮公所的小路,經過學校,路燈不像月光大街一樣耀亮,Tracy看著夜空中的星星,是那麼的清楚,像是無數的鑽石撒在一塊巨大的黑布上,閃爍動人。好像一伸手,就能夠撈一把!

「星星這麼多,看得我眼睛都花了!」

「我剛來得時候,也和妳一樣,看得合不攏嘴!」王奕軍牽著Tracy走向「亂葬崗」。

Tracy看著這亂葬崗滿是歪歪斜斜的墓碑,心裡就發毛。

「呵呵,妳別擔心。別說墓碑下面什麼都沒埋,連墓碑都是假的!觀光造景而已。」

「我有看過網路上的照片,」Tracy指著一塊靠近弔人樹的灰色墓碑:「這個墓碑的背後有個人形像煙霧一樣。」

「網路上的照片,都是PS過的!」王奕軍邊說邊笑。

從弔人樹往下看,山丘邊就是月光車站。

「哇,從這裡看火車經過,角度特別好!」Tracy:「整個車站一覽無遺!像玩具火車的場景似的。」

「是呀!」王奕軍從後環抱著Tracy。

靜謐的弔人樹下,是兩個人的甜蜜世界。

Tracy臉上忽然有了個問號:「軍,這裡看不到『月光下的驗票員』吶?」

王奕軍一聽Tracy這麼說,他伸長了脖子看:「韓吉不會躲到站務室裡睡著了吧?咱們瞧瞧去。」

韓吉在火車的最後一節車廂裡坐著。

他身上穿了件舊西裝。

想起來了,這是結婚那天的西裝。

整節火車廂,就他一個人。

作者:房純輝

每週更新

*以上圖檔來自網路,經文案合成後再製。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81266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