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月光下的驗票員25那頭金毛野狐閃電般奔到樹林處停了下來,張望著韓吉。
2016/11/30 18:48:56瀏覽534|回應0|推薦43

月光下的驗票員25那頭金毛野狐閃電般奔到樹林處停了下來,張望著韓吉。

韓吉健步如飛,穿過山區小徑,來到了小月的墳前。

這是他為小月佈置的小墓園,可以望向整片茶園。

韓吉在路上採了野花,綁成一束,動作細心地放在小月的墓碑前。然後用鐮刀,在小墓園四周除草。他啥話沒說,忙了一會兒,把雜草理得清爽了,才一屁股坐在墓碑前。

「我說呀,」韓吉清了清喉嚨,講話輕聲細氣地:「前一陣子,三毛找我來了。」

他一手摸著小月的墓碑,像是在摸著她的肩膀,溫柔而情濃:「妳沒想到會有這事兒吧?」

韓吉快三個月沒來探望妻子的墓了。

他的心裡,一直不接受小月離他而去的事實,無論經過了多少年都是如此。小月若真的過世了,那麼也還在韓吉的心裡住著,而不是在這兒的地下。

每回來,他總是哭著、醉著,然後等到酒醒,一人孤獨無依的離開。這對他來說,是一種很痛的罰。為何要每天、每星期、每個月來受罰一次呢?他承受不了這樣一次次的耗苦,滋味太難嚥下!

有時,他甚至會忘了這兒有個小月的墓…

「他說我當官兒了,所以才能坐火車出去玩兒,我還給他剪車票吶!」韓吉說話的樣子,就像以前忙完了,在家裡跟小月聊天。要是天冷,小月還會燒盆熱水,兩個人的腳ㄚ子還會一起擠在臉盆子裡泡腳。那畫面,像是昨天似的。

「他還問我打不打球?這小子,都多少年過去了,還惦記著打球。」韓吉邊說邊笑:「三毛的樣子一點兒都沒變,我跟他站在一起,像是爺爺帶孫子!真不知道是誰占了誰的便宜。妳知道的,我跟他是小時候一起玩兒的,結果那晚上一看,我老了,他這臭小子沒長大!」

韓吉停了一下,他張耳聽著,要聽聽看有沒有妻子的聲音?

沒有。

只有風吹枝葉翻的沙沙聲。

「三毛還提到妳,」韓吉繼續說:「問我有沒有娶到妳?這是啥話呢?他走得早,不知道我們結婚。」

他又摸了摸墓碑,像是在撫摸妻子的臉頰:「這是我最最開心的事。」

天氣變得陰了,太陽給藏到雲後。

「朱彩,妳還記得吧?她也來找我幫忙。跟我說,很久沒見到兒子小鐵了。還說,她沒見過小孫子吶!結果呢?」韓吉抓抓頭,有點不好意思地說:「我一股氣衝上來,連夜進了城去找小鐵,直接在他公司把他給臭罵一頓!這是我太衝動了。」

他脫下大外套,披在墓碑上:「風大了,會冷嗎?」

韓吉坐得靠墓碑又近了些:「衝動是衝動,我還拿了當年他家的一支小石龜扔他!但是這一扔,小鐵隔天就帶著老婆孩子回來了,給朱彩上香祭拜。朱彩後來特地到車站來謝我,說她心願已了,沒牽掛。妳知道,我有問她坐了火車還回不回來,朱彩她說:『菩薩自有安排。兒孫自有兒孫福。』,這話我想不透!我這麼辛苦幫她大老遠跑一趟,她給我弄個實問虛答。」

韓吉說著說著,其實想說的,都不是這些。

「我本來想問朱彩,」他低著頭:「有沒有在『那兒』看見妳。我也想過問三毛,有沒有在『那兒』看見妳?」

他自問自答:「三毛肯定沒有!要不然他怎麼會問我們結婚了沒的事兒呢是吧?但是朱彩就不太夠意思了,大家鄰居這麼久,當年她養小鐵過不去的時候,來過咱們家蹭飯搭伙好一段日子不是嗎?怎麼這回她連有沒有妳的消息也不透露一聲半句的?說不過去嘛!三毛,跟朱彩這兩個都來找我…」

韓吉說這兒,一下子收了聲,他就要把中午憋了的話,問了出來: 「妳,會不會來找我?」

他等了幾個呼吸過去。

「妳不方便答,給我個暗示也行。」韓吉越說越小聲:「我…真的太想妳了。」

原先不間斷的山風,忽然停了下來!

韓吉的四周全都寂靜無聲。

有聽到什麼嗎?

有聽到什麼嗎?他閉著眼,專心地聽…

「唰」地一聲從他背後傳來!

韓吉立刻回身瞧! 那是一隻金毛野狐從他身後竄過去!多少年沒見過了?

那頭金毛野狐閃電般奔到樹林處停了下來,張望著韓吉,那眼神,像是牠認是他似的。然後豎著尾巴,悠哉悠哉地往林子去。

「我懂了!」韓吉立馬站了起來!他深深認為這難得一見的金毛野狐會在這個時候出現,一定就是妻子小月給的暗示。

「會出現!妳會出現的!」韓吉興奮地對著妻子的墓碑開心大嚷:「說好了!咱們說好了!」

王奕軍就剛剛所聽的,與收到的簡報資料,在桌上堆堆疊疊,做個整理。

但其實他是藉著這些動作,在審思自己應該提出的意見是什麼?是自己的喜好?還是站在鎮民角度的考量?

要是飯店度假村蓋成了,對他來說,絕對是個大成績!而月光鎮呢?對月光鎮的發展,肯定有著重大的影響,這樣的影響,會讓月光鎮變得更好?每位鎮民都發財?他能做這個保證嗎?

自己是不是想透這一路下去的變化?想好了嗎?

「貴單位要的,已經表達得相當清楚。」王奕軍慢慢地說:「可以再多補充一下,你們認為月光鎮要的是什麼嗎?」

他決定得聽清楚這個答案,才會有清楚的回應。

因為剛剛心中的一個問題,把自己給問倒了:「自己能向鎮民保證嗎?」

「我以為,剛剛在開始的時候,已經為各位解說得很清楚了。」美女企劃師笑著回答:「當然,我非常願意再為諸位加強補充。月光鎮能夠在這個投資項目上得到的回收獲利與就業人口預估的深度推估…」

她站起身來,卻被鎮長馬大祿給阻止了:「哎哎哎!美女,別急別急。」

作者:房純輝

每週更新

*以上圖檔來自網路,經文案合成後再製。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78306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