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漂流在繁華似錦的宇宙 #9 海洋之心
2021/09/26 17:13:35瀏覽630|回應0|推薦38

漂流在繁華似錦的宇宙 #9 海洋之心

愛情。該怎麼證明?你希望的愛情,是因為有了對方,而讓自己變得更好?還是希望,對方因為有了你的愛,變得更幸福?如果生命的時空歷程可以不斷更動、變化,你會為自己的愛情,或者心愛的對方,做出什麼樣的改變?

「意識數值降到五!」

孫醫生在一位年紀超過九十歲的老太太病床旁的維生檢測儀上,一邊唸出年老患者的即時生命監測情況,一邊對見習醫師威利說:「這已經是第三次發生了!」

「為什麼她不同意接受轉生延壽呢?」見習醫師威利問。

孫醫生注入強心針藥劑:「每個人都可以選擇是否要人工延長壽命,或者是將意識與基因組轉生到新的肉體身上。他們都有選擇權。老太太不願意延壽或者轉生,她有她的理由。」

見習醫師威利再瞥了一眼病歷單,老太太的名字,叫做陸莎莉。今年一百零一歲。

「她是一個很特殊的案例。」孫醫生對見習醫師威利說:「腦部的意識,似乎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恢復。然後說出一些之前想不起來的經歷。這就是我要你參與見習的原因。」

見習醫師威利好奇:「記憶喪失後又復原嗎?我們怎麼診斷這些變化?有些人本來就會忘東忘西的,再加上她年老多病…」

孫醫生冷笑:「你大概沒看熟病患陸莎莉的病歷吧?」

見習醫師威利冷不防被孫醫生反問了這一句,他當場面紅耳赤!

的確如此。孫醫生並沒有說錯!見習醫師威利將這場臨床探視,當作一般的巡房行程,以為待個五分鐘左右就走了,他的班表裡,一天有十五床要巡,還有遠距接診以及表單輸入,有時候一忙起來,還得幫主團隊醫師打下手,進手術室遞手巾、傳針筒、貼生物凝膠。最差的情況,就是在滿地血的狀況,為鬥毆刀嗆傷的移民礦工做緊急處置!一位拒絕延壽、拒絕轉生的老太太?為什麼不會讓人忽略呢?連急救的必要性都不存在呀!

見習醫師威利立刻在系統中調出老太太的病歷。

「2335年入院。急性膽管炎、多發性神經痛、左膝需要更換生化關節。」見習醫生說:「老太太那時應該是痛得胡言亂語…我是說,那一定相當痛苦!」

「然後呢?」孫醫生問。

「同年11月,住院治療兩日,左膝不需要更換關節。神經痛的症狀消失…」見習醫生看著孫醫生:「我們醫院的醫療水準真的是很高呀。」

孫醫生挑了挑眉毛,那表情的意思,是提醒見習醫師威利,他的思路有毛病!

「不…不是這個意思嗎?」見習醫師威利的信心,被孫醫生的表情給打擊到了。

「一個人的病歷內容,是一個完整的紀錄。你不應該看一行,就解讀一行,整個看完,然後再思考,病人的變化情況,才能弄清楚,接下來應該怎麼處置?明白?」

見習醫師威利點頭:「明白。」

床上的老太太眼睛睜開,似乎剛剛意識不清的危急狀況,對她來說,只是睡了沉沉的一覺。「我孫子…」老太太說話的聲音聽起來有點乾澀,孫醫生連忙倒了半杯水,遞給老太太,提醒她:「先喝口水。嗓子乾啦。」

老太太慢慢喝下半杯水,臉上浮出笑意:「我說,我孫子大智啊…呵呵呵,他跟我說,我有曾孫子囉!」

孫醫生笑問:「真的嗎?」

老太太的笑臉,從熱烈欣喜,慢慢轉成理解的微笑:「嗯。我的曾孫子…現在應該在他媽媽肚子裡有三個月大了。」

見習醫師威利眉頭微皺!他本來想說話,但是見到孫醫生隨著老太太的說話內容頻頻點頭,就不好意思說出口!因為就病歷紀錄來看,老太太根本沒有兒女,哪來的孫子呢?這應該是幻想出來的吧?見習醫師威利不想又被孫醫生找到自己不認真的破口,於是又瞄了一眼病歷紀錄: 「2335年,病患陸莎莉入院,查無家屬。」 沒錯呀!她根本沒有孫子!見習醫師威利心裡暗自確認…等一下?他看到隔兩行的紀錄:「2336年,病患陸莎莉入院檢查,由長子陪同。」這是怎麼回事?當時辦入院的人員,應該不會聽患者說陪著來的是她兒子,就信了吧?

「你現在知道,這位病人有點與眾不同了吧?」孫醫生看著見習醫師威利說:「她每隔一段時間,記憶內容就有部份發生改變。」

孫醫生回頭對老太太微笑:「您多休息,傍晚的時候,護理師會帶您去看花兒喔?」

「看花呀?」老太太躺在病床上,眼中充滿期待:「那太好了!」

孫醫生領著見習醫師威利走出病房:「那並非是老太太原有的記憶!我們分析過她的全腦神經元與記憶系統。你應該明白,人類的記憶,並非是完整儲存於大腦的某一個區域,而是散佈在不同的系統中。有的記憶因著味道而觸發,有些因為視覺而觸發,有些是被情緒引動。甚至有些記憶解封,是來自於某一個肢體動作。明白?」

見習醫師威利點頭回答:「我明白。但是…隔一年入院檢查,有『長子』陪同?前一年的紀錄是『無家屬』呀?」

「老太太的情況,與以上完全不同!」孫醫生說:「她的人生記憶,出現過幾次改變!我先說,她沒有精神分裂,或是多重人格。入院紀錄恐怕出錯了。但是我們的全腦檢驗,是不會出錯的。」

「所以,我們不理解,她的記憶,是從何而來?」見習醫師威利問。

「是我們『還』不理解,她的記憶是怎麼出現的?從何而來?當然是來自個人人生的累積呀!可是謎團在於,她的人生有幾種?」孫醫生道:「不同的人生路徑,會累積不同的記憶、經驗。老太太呀…」孫醫生搖頭:「真是謎一般的存在呢!」

「是這樣嗎?」見習醫師威利也不完全理解孫醫生的說法。

守望號宇航艦最後日誌:「2265年。9月17日21:33:39。船殼多處破裂。主控系統損害報告。(1)居住艙艦體發生異常金屬疲乏分解。(2)引擎動力室過熱,能量累積輸出超過極值。(3)貨倉區損毀處自行復原。(4)搭載人員九名,六名經歷急速老化現象,兩名生理年齡急速倒退。(5)主控系統遭遇不明能量沖激燒毀。(6)擎天智慧系統推判:誤入時空斷裂壁。(7)全艦廢棄。」

2265年,9月17日,21:33:00。守望號宇航艦解體前39秒。

「脖子好痠好緊繃喔!」剛起床不久,要進入主控室值班的領航員陸莎莉對同行的醫療上士抱怨!

「打一針解除肌肉緊繃如何?我看是睡落枕了。」醫療上士笑著問。

陸莎莉搖搖手:「不要不要!我擔心一針下去,又想睡了,我要執勤呢!」

醫療上士搔搔脖子:「好罷!申請離職的最大!妳說了算。」

「最後一趟!」陸莎莉緩換晃動脖子,朝守望號宇航艦的主控中心走去:「我其實沒想過要當宇航員的。」

「我知道。」醫療上士看著陸莎莉的背影輕聲說:「妳想當的,不是宇航艦領航員。妳是不得不的選擇。」

當陸莎莉的右手,按著主控室艙門時,突然覺得自己的手,好像變成了半透明似的?同時,她看到自己,不只有一隻右手?有一隻右手,還插在連身工作服口袋裡,另一隻右手,正在按摩自己的脖子?

「怎麼回事?」陸莎莉張口驚呼!她嚇了一大跳!想要再次按下主控室的艙門觸控鈕!艙門一打開,陸莎莉看見主控室裡要換班的領航員蕭榮…那是蕭榮的爺爺吧? 主控室的屏幕全部變成紅色!這是最高等級緊急狀況!「蕭榮?」陸莎莉還沒開口問,就聽到自己的聲音已經發出來了?「蕭榮?」陸莎莉不明白這一切是怎麼回事?她第二次呼喊領航員蕭榮,這一回,聲音與嘴形同步!但原本要交班的領航員蕭榮卻在眼前,急速老化,變成了一具乾屍!

陸莎莉往後退!卻摔在廊道上!她發現,自己是被過長的褲管給絆倒的!怎麼會這樣? 守望號宇航艦在短短十秒內變得一片黑暗!傳出了艦體爆裂聲!金屬尖銳的受壓變形聲音!謝麗娟回頭望向還站在廊道上,打開手電筒的醫療上士!她還來不及說話,只見到醫療上士的身影多了好幾個?還有一位她不認得的同僚嗎?是眼花了吧?沒了!什麼也看不見!醫療上士的手電筒一下子就熄滅了...

「哎呀呀!」聯合國際偵防中心的總部三樓,走進來一位端著咖啡,穿著一套棕色長外套的資訊官,叫做陳平三。他年約四十,一臉鬍渣,一手抓著走廊邊的護欄,半走半跑的,好容易才進了會議室裡,將自己固定在座位上後,把咖啡杯的底部,吸附在桌面上,然後問與會同僚說:「這就來了是不?」

坐在會議桌中間的高級督察克麗絲看著遲到的資訊官陳平三,她點頭意示會議開始。 「宙斯查出來,我們發現了疑似時空記憶覆寫事件。」督察克莉絲語氣聽不出情緒:「藍鑽『海洋之心』的持有者,米蘭諾家族,報案遭竊遺失。但是,根據紀錄,他們家族這一百年來,從未持有過『海洋之心』。」

「但是因為我們國際警隊惹不起米蘭諾家族,所以必須把這當成一回事來辦?是吧?」資訊官陳平三擺出似笑非笑的調侃表情。

督察克莉絲臉上,對著資訊官陳平三閃過一個微笑,然後又恢復成冷漠的面孔,對陳平三資訊官說:「這是疑似『時空記憶覆寫事件』。聽到重點了嗎?所以你會坐在這裡。」

「東西掉了,是真的吧?」資訊官陳平三當作沒聽到,繼續提問。

「稀世藍鑽『海洋之心』真的存在。」督察克莉絲說:「也真的掉了!但它並不屬於米蘭諾家族。至少,在我們國際偵防中心的元宇宙系統登載紀錄裡,『海洋之心』,一向不屬於米蘭諾家族擁有。」

資訊官陳平三嘆了口氣:「唉!我懂了。這樣吧,我可以坐在這裡,把剛泡好的咖啡喝完嗎?」

督察克莉絲點頭:「可以,然後完成三件事。一、找回『海洋之心』。二,向米蘭諾家族證明藍鑽不是他們的。三、找出時空記憶被覆寫的原因。」督察克莉絲說完,便離開會議室。其餘的同僚,也默默地隨著督察一起離開。最後一位同僚叫做阿虎,他拍了拍資訊官陳平三的肩膀:「大事件喔?警隊認可你的表現,才賦予你全權追查的權力喔?」

「權力?」資訊官陳平三語氣很酸,對著最後一位離去同僚的背影道:「我一向淡泊名利的,從來沒感覺到我有什麼權力呀?」

沒人回應他。 聯合國際偵防中心資訊官陳平三,悠然坐在會議桌邊,又喝了一口熱咖啡。然後他吐了一口氣,對著會議桌中央的空氣說:「宙斯。會議連線OFF!」 話一說完,身邊的會議室景象開始變化!正式結束了這場虛擬實境的跨區犯罪偵防會議。

資訊官陳平三真正的位置,並不在總部,而是在巴拿馬群島的辦公室裡。這兩天,巴拿馬群島正面臨強烈颱風的侵襲,狂風暴雨從今天一早,便開始籠罩全島域!

「宙斯,打開『魔鏡』元宇宙系統!」資訊官陳平三戴上虛擬實境裝置。

單調無特色的語音回應「是的資訊官,元宇宙系統已經便備,進入前五秒、四秒、三秒、兩秒!啟動。」 資訊官陳平三像是睡著了似的,還剩半杯的咖啡,因為手一放鬆,翻倒在腳邊。

「魔鏡元宇宙系統」,是聯合國際偵防中心最新等級的虛擬實境偵尋引擎。使用者進入魔鏡虛擬實境系統,可以跨越不同的虛擬系統與實體系統平台,同時進行線上與線下的監控與搜尋。既可以在所有的網絡平台尋找目標人物,也可以應用所有實體監視系統和硬體,搜尋特定目標。是所有線上線下、虛擬與實體系統應用的終極整合!

「魔鏡呀魔鏡,告訴我,」資訊官陳平三喃喃自語:「六起時空記憶覆寫事件…」陳平三想了想,還是先進行最新的一起事件吧?此刻他的意識投映型態,已經進入了虛擬實境空間,狀似漂浮在繁星點點的宇宙中。「帶我去見識見識那顆『海洋之心』吧?」

資訊官陳平三說完指令,「魔鏡」元宇宙系統,便帶領他的意識,進入藍鑽「海洋之心」的所有相關訊息介面!他發現自己在一間展示廳裡,眼前的透明玻璃櫃裡,正展示著稀世藍鑽75克拉的「海洋之心」!資訊官身邊站著的,都是豪門富商!他可以清楚地聽到這些人講的話,或者竊竊私語。而且,資訊官可以隨時加快或減慢環境人事物的行進速度!以便更精確的找到可疑之處! 他看見一位年約三十歲出頭的女子,淡定地站在一名高大男子的身邊。這一眼看上去,並沒有特殊之處。但是,正因為如此,才令資訊官懷疑,既然不感興趣,又何必湊這個熱鬧呢?這是藍鑽「海洋之心」最近一次出現的公開展示會。在六十年前的盧森堡。

「魔鏡,告訴我,海洋之心最近一筆交易紀錄?」陳平三問。不到一秒鐘,他就身處於一間舊時代的曼哈頓律師事務所,看到兩位中年位任律師,一位年約六十歲的老先生,還有一名小女孩兒。老先生與小女孩都穿著一身貴氣。小女孩的表情似乎不甚開心。 「2205年,」資訊官陳平三唸出懸浮在虛擬實境空間的資料:「富商衛斯理蕭委託出售。小女孩是誰?」看似位於曼哈頓律師事務所的虛擬實境空間跳出資料:「夢娜蕭?十一歲。死於2265年車禍。」陳平三看到這裡,沒發覺有什麼問題。

「回到盧森堡珠寶展示會。魔鏡呀魔鏡,告訴我那個看起來不太開心的女子是誰?」資訊官陳平三發問。不到一眨眼的時間,他的身邊景物就換置成一家醫院的病房,資訊官看到病床上有一名老太太。老太太的資料,顯示在資訊官眼前!

「陸莎莉?」資訊官陳平三唸出老太太的名字。然後,一位護理師進了病房,將老太太攙扶著,坐上懸浮椅,護理師對老太太說:「走走走,咱們去看花,去看妳喜愛的夜來香,好不好?」

「好好好!夜來香!看看夜來香!」老太太的聲音聽起來很開心。 資訊官陳平三有些驚訝:「年紀這麼大了呀?為什麼不選擇轉生呢?」他繼續對魔鏡發出指令:「魔鏡呀魔鏡,給我陸莎莉的履歷資料!」

魔鏡元宇宙系統,將陸莎莉的履歷資料,立體顯示在資訊官陳三平面前!

「陸莎莉。一百零一歲。大學教授,教授藝術史…」資訊官陳平三唸出資料:「專攻東方宗教繪畫藝術史。」資訊官陳平三的眼前閃了一下!他眨了眨眼,然後繼續查看資料:「陸莎莉。七十二歲。星際聯合商航公司副執行長,六十七歲退休。患有肺癌。病灶清除失敗。於昨日死亡。遺下一子約翰。陸莎莉。三十一歲。守望號宇航艦罹難者。2265年,守望號宇航艦前往距離地球四光年的比鄰星系統時,因機械不明故障,全員死亡。什麼啊?」資訊官皺著眉頭,不是藝術史教授嗎?這問題還沒想通,他的眼睛又閃了一下,接著發現這位名叫陸莎莉的老太太,履歷資料又不同了:「陸莎莉。一百零一歲。米蘭諾家族支系,三十三歲嫁給奇齊子爵,生有兩女一子……陸莎莉。七十七歲。於俄亥俄州連環車禍中身亡。陸莎莉。三十九歲。職業花農。於智利火山爆發後,因矽肺症死亡。陸莎莉…」

資訊官陳平三急著大喊:「等一下!等一下!魔鏡!妳在搞什麼?」他退回魔鏡元宇宙系統的起始端點,就是一開始如同繁星點點的宇宙空間中。資訊官陳平三喘著大氣!因為他看到了同一位陸莎莉,卻有許多種不同的人生?而且,在短短不到三分鐘的時間內,自己已經陪著陸莎莉,體驗經歷,度過了不同版本的人生!他覺得自己的腦子快要炸開了!怎麼會這樣?

「宙斯,退出『魔鏡』。」資訊官陳平三唯一確定的,是自己發現了很特殊的時空記憶覆寫事件的關鍵人物:陸莎莉!

人的記憶可以偽造!聯合國際偵防中心資訊官陳平三很清楚這一點。從最粗淺的嫌犯辨認檔案裡,就有許多起證人誤認嫌犯的例子。人的記憶會隨著環境改變、心情改變,或者是選擇性的記憶,導致自己對於發生過的經歷,發生記憶變形的現象。但那並不會更動現實時空中曾經留下的真實紀錄。魔鏡元宇宙系統,可以在不到一秒鐘之內,搜尋特定單一個案的所有歷史紀錄,並且從這個特定的單一個案,延伸出相關的紀錄提供交叉比對!舉最簡單的例子,一場實體演場會,某甲參加了,在現場拍了一張照片上傳社群網路。但是他無意間把不相識的某乙也拍了進去。這樣的紀錄,不會出現在某乙的記憶或者照片裡,但是經過比對,可以證實某乙出現在演唱會裡!再加上行車記錄器、路口監視器、通訊軟體暫存檔、消費紀錄…一個行為,同時會有許多許多紀錄被儲存,因此,透過魔鏡元宇宙系統,就會發現真實存在過的行為軌跡,以及有關於這個單一個案的真實過往記憶…

但是,陸莎莉?這位老太太的記憶與她的個人經歷?魔鏡元宇宙系統給出的,卻像是顯示出許多個不同宇宙中的陸莎莉真實的人生過往?是什麼樣的原因,讓這位老太太的歷史紀錄…不!是她的完全不同的人生經歷,居然可以同時發生?而且是真的發生?魔鏡元宇宙系統,不會出現這種離譜的謬誤吧?

資訊官陳平三發現翻倒在地上的咖啡,他皺了皺眉頭,出發之前,得先將地板擦乾淨。

「回報督察!」陳平三的航空器離開狂風暴雨的巴拿馬群島上空,他在駕駛艙與聯合國際偵防中心督察克莉絲通訊:「我發現了!」

「『海洋之心』不屬於米萊諾家族的證據?」督察馬上反問。

陳平三回答:「我發現『時空記憶覆寫事件』,真的存在!而且…」

督察克莉絲覺得這並非她所要的答案:「那又如何?」

「我需要去探訪一位重要關係人!」

「這位關係人,知道『海洋之心』的下落?」督察克莉絲問。

資訊官陳平三對督察克莉絲說:「我要閱覽守望號宇航艦檔案!」

「為什麼?」

「我要去探訪的這位關係人,是守望號宇航艦的倖存者!竟然沒有人知道?太奇怪了!」陳平三說這話時,實在有點心虛!

「鬼話!」督察克莉絲罵了出來:「守望號宇航艦的全員都殉職了!這是近幾十年來,最嚴重的宇航意外事故!哪來的倖存者?」

「妳可以不相信我,但是妳總相信『魔鏡』吧?」陳平三反駁!「我需要宙斯金鑰!」

督察克莉絲皺著眉頭,想了一想:「不行!別把時間花在證明時空記憶覆寫事件!用『魔鏡』找出藍鑽『海洋之心』!米蘭諾家族已經開始亂咬人了!」話說到這裡,督察克莉絲便結束通訊!

「請問您…」見習醫師威利看著證件,詢問眼前的聯合國際偵防中心資訊官陳平三:「跟陸老太太有什麼關係?她很老了,身體狀況也不好…」

「這是機密。」陳平三擺出督察克莉絲的官僚態度,回應威利:「我因職責需要,必須見到陸莎莉!」

見習醫師明白自己問不出個所以然來,撇了撇嘴:「她剛吃完晚飯,正在花園裡看花。前面走廊走到底,右轉後有個人造花園。禁止攜帶任何易燃物品,花園的含氧量比其他環境高四分之一!」

陳平三聽完見習醫師威利的提醒,便要到花園去找陸莎莉。

「她很特別。」見習醫師威利在陳平三身後說:「很特別。」

陳平三回頭問:「嗯?」

見習醫師挑眉微笑的表情,像是在說:我也有你不能說的『機密』呢!

當陳平三進入花園,就看到陸莎莉老太太,坐在懸浮椅上,正欣賞著剛剛綻開的花朵。白色的花瓣,黃色的花蕊。連陳平三都很清楚地聞到花香味。

「請問?」站在陸老太太身邊的護理師,好奇走進花園的陳平三,是何許人也?

「聯合國際偵防中心!」陳平三亮出證件,對護理師說:「我想和陸老太太說兩句話。」

護理師點了點頭:「她今天的精神挺不錯!五分鐘。」

陳平三走向穿著一身粉紅色醫療服的一百零一歲老太太陸莎莉:「好漂亮,好香的花呀!請問,這是什麼花?」

陸莎莉老太太笑著回答:「這是夜來香。我最喜歡的花呢!」陸老太太的懸浮椅正面轉向陳平三。 陳平三還沒說話,便倒抽了一口冷氣!因為,他看見陸莎莉的脖子上,戴著的那條項鍊,中間鑲嵌的寶石,正是消失的稀世藍鑽「海洋之心」!

「這…這條項鍊…?」

護理師笑著說:「我們花農老闆說是在假日市集買的,是要送給她的水晶鏈子!很大顆吧?那花農老闆說,這麼顯眼,就不容易搞丟啦!陸老太太很喜歡呢!」

陳平三蹲在陸老太太面前,問道:「請問,妳曾經是守望號宇航艦的船員嗎?」

陸老太太的眼睛像是略過一道細微的閃光!「我…我沒…守望號?」她皺著眉頭,像是極力回想似的表情:「船員?我是船員?」她緩緩搖頭:「我去過木衛三…」陸老太太笑了出來:「我真的去過喔!搭郵輪…好熱鬧的嘉年華,在郵輪上!我跟…」她說到這裡,又愣了一下,好像記憶中斷了:「我看過夜來香,但是不在郵輪上。我夢到,我是個花農,我種了好多好多夜來香…不是夢,我知道要怎麼種出最好的夜來香!」陸老太太的臉上浮現驕傲的神情。

「我想,」護理師在一旁對陳平三說道:「她已經回答你的問題了。」

「木衛三!」資訊官陳平三坐在醫院廁所的馬桶上,他安好穿戴式裝置:「宙斯,打開魔鏡元宇宙,我要看守望號的航行紀錄,有沒有去過木衛三?」

魔鏡元宇宙系統一下子將陳平三帶進虛擬實境資料庫裡,登上了早在七十年前失事的守望號!他看見空間中出現「擎天系統資訊欄」字樣:「進入守望號的擎天系統!」

「登入拒絕!未獲授權!」的字樣出現在陳平三眼前!

「媽的!」他在虛擬實境的守望號宇航艦裡,卻什麼也無法查到?艦中只有原始資料庫裡的登錄船員資料欄位!幾名宇航員都在陳平三眼前的主控室、工作區與廊道間穿梭走動!但是他們之中,並沒有陸莎莉!「怎麼不在這裡?」陳平三不明白!他在來醫院之前,魔鏡告訴他,陸莉莎曾經是守望號的一員啊?

魔鏡元宇宙系統突然發出警訊!「不明登入!不明登入!已確認登錄者身份。守望號宇航艦醫療上士亞歷山大。」

守望號醫療上士?見鬼啦?

陳平三四處張望,怎麼會有跟他同時登錄進入魔鏡元宇宙系統?他看見守望號宇航艦廊道左側的艙門,走出一名穿著全身鐵灰色軍服的男性士官。這位男性士官像是看見自己似的,朝他走過來! 陳平三倒抽一口冷氣!這是不可能的!這是虛擬實境中的守望號,怎麼可能有人看得見自己?這些所謂的「人」,都是資料庫中的過往存在呀!

「你就是陳平三資訊官?」醫療上士亞歷山大側著頭,打量著陳平三:「我是守望號的醫療上士亞歷山大。」

「你可以…跟我互動?」陳平三第一次在魔鏡元宇宙系統中遇見這種事!

「請跟我來,好嗎?」亞歷山大對陳平三招手,請他一起進入醫療室。

陳平三進入醫療室後,看見這位上士的桌上,擺著一盆白色的夜來香。這是他剛剛才知道的花名。

守望號宇航艦的醫療上士亞歷山大也看了一眼桌上的夜來香,說道:「這是…莎莉最喜歡的花。全艦上只有這一盆。我喜歡我的工作區域,有自然的花香。她也喜歡。」

「陸莎莉…真的是守望號的一員?而且…她活下來了?」聯合國際偵防中心的資訊官陳平三問。

醫療上士亞歷山大點頭,像是和陳平三確認這是個事實:「生命的歷程,是線性的。」他緩緩對陳平三說:「嗯…這都是陳年往事了。現在說出來,我也不擔心臉紅。我一直愛著陸莎莉。不過,我的同僚蕭榮,近水樓臺先得月。」亞歷山大還是露出靦腆的笑容:「我這座樓臺,畢竟距離遠了一點。」他說到這裡,為自己倒了一杯酒:「愛情啊,就兩種。這是我的體會。」

亞歷山大喝了一口酒,看了一眼桌上的夜來香,繼續對陳平三說:「一種,是希望因為對方愛上了自己,而讓自己變得更好。另一種,就是愛上了對方,希望對方變得更好更幸福。」他用酒杯指指自己:「我大概是屬於後者。我真心希望,莎莉過得幸福!做她想做的事,成為她想成為的人。」

「這跟…」陳平三腦子直打轉,他要想出「海洋之心」、陸莎莉老太太、守望號三者之間的連結何在?

醫療上士亞歷山大看一下時間,他對陳平三說:「我們的任務,是出發前往比鄰星b,那是個超級地球。我們要建立第一座前進基地。而莎莉…懷孕了。她懷了蕭榮的孩子。她跟我一樣,屬於後者,愛上了對方,就希望對方因為自己,而變得更好。她是因為蕭榮,才登艦的。」亞歷山大站起身來,對陳平三說:「雖然我也是這樣,抱持著同樣的心態,但我並非愛屋及烏的人。」

陳平三感覺整艘守望號宇航艦的虛擬實境影像出現隱隱的微小波動!

「這是一個考驗。」亞歷山大走向醫務室門口:「我們在航行過程中,碰上了一個極為罕見的宇宙異象!一開始,我不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他打開門,左手一招,請陳平三一起走出醫務室:「不過,給了我一個很好的機會…不只一個,是許多個好機會,讓我學習,怎麼樣讓心愛的人,變得更幸福、過得更好?」

陳平三尾隨亞歷山大走出醫務室,站在守望號的廊道上。

「我們碰上了『時空斷裂壁』!這是擎天系統的分析結論。理論中的大宇宙,有許多平行時空。曾經有人推想,不同的平行時空邊界,有時候會碰撞,產生時空斷裂壁。我們碰上了時空假說裡的真實情況!」

聯合國際偵防中心資訊官陳平三站在守望號的廊道上,他看見年輕的陸莉莎走向主控室,卻顯得搖搖晃晃!

「有的時空裡,並沒有守望號的存在。有的,則是早就造出來,而且報廢了!有的時空中,守望號還在建造當中…」亞歷山大的聲音,也變得層層疊疊:「當然,船員也一樣。有的,並沒有成為守望號的一員。有的,早在數十年前就退下來了。每一個宇宙時空中的生命歷程,由小處到大處,都有所不同。但都是真實不虛!只要稍微推一下,他們的人生,就會出現迥然不同的路徑。」亞歷山大邊說,邊看著面前陸莎莉的背影。

「一共九名登艦船員,只有我活了下來。」亞歷山大平靜地說道:「但是我也變得不同了。我可以在不同的時空中穿梭、活著。我可以看見莎莉在每一個不同時空宇宙中的生命經歷!但是,我想將那些所有不同生命經歷中,痛苦的每一部分,都從她身上抹去。」亞歷山大微笑:「我也曾經和她真的結婚,我們是花農!享受田園生活…但是,」他說到這裡,搖搖頭:「這似乎違反了她的原始意願啊!所以,我讓她自己面對她的選擇,而在那些選擇裡,我去掉了不幸福的部分。當那些不幸福的線性時空要出現時,我就輕輕推一下,讓我愛的人避開,然後一直沈浸在幸福裡。」

突然!整艘守望號的電力系統中斷!陳平三眼前是一片黑暗!

「我有手電筒。」亞歷山大打開手電筒,對陳平三說:「我似乎被困在時空斷裂壁中,無法抽身!卻又像是解放了我的生命形態,不再受限於線性時空。我一直在不同的宇宙時空中漂流著…」他將手電筒的光線,轉向陸莎莉:「我愛她。很愛很愛。」

站在主控室門口的陸莎莉此時回頭,看著亞歷山大,她一臉驚恐!陳平三覺得在那一瞬間,陸莎莉好像也看到了自己?

「跟你說清楚吧?」守望號醫療上士亞歷山大的手電筒熄滅了!陳平三聽見黑暗中艦體的內縮爆裂聲不斷!還有亞歷山大的聲音:「我知道你在找一顆鑽石。那是我送給她的。我送給她好幾次!剛剛你在醫院裡看到的,是最近的一次。那是屬於她的。就像夜來香一樣。不過,鑽石帶著我的一分嫉妒罷了。」

「嫉妒?」陳平三問。

亞歷山大在黑暗中笑著說:「蕭榮原本答應送她一只鑽石戒指,但是蕭榮根本是隨便說說的!而莎莉一直等待,將那顆屬於愛情象徵的鑽石,戴在手上。原本以為,從守望號離開之後,回地球待產的那一段時間,她會收到蕭榮送的定情物…」亞歷山大哼了一聲:「哼。我承認,我曾經很惱火!也曾經很恐懼,在我身上發生了什麼事?但是我已經走過那段紊亂的期間了。我喜歡看著莎莉感到開心。我會一直陪著她走到生命的盡頭。」

「你不試著改變她最後的結局嗎?」陳平三問。

亞歷山大身上發出金色光芒,他搖頭:「在每一個不同的時空結局裡,現在這個是最好的!」

「但是鑽石…」陳平三的問題被打斷!

守望號宇航艦醫療上士亞歷山大說:「我會一直守護她。我希望我愛的人,一直很好很幸福!」說到這裡,守望號宇航艦醫療上士亞歷山大對陳平三眨了眨眼:「至於你要的答案,我會『推一下』!就像你在虛擬實境系統中,獨獨在盧森堡的珠寶博覽會上,看見莎莉一樣,都是我『推』了一下。」

陳平三還有問題想追問,但是他已經被登出魔鏡元宇宙系統了!坐在醫院廁所馬桶上的他,呼出一口大氣!「這是個最好的結局嗎?」他抓抓頭:「『海洋之心』是陸莎莉的?奇齊子爵?她嫁給米蘭諾家族的旁支...」他從馬桶上跳起來!衝出了廁所!

「回報督察!」陳平三邊跑邊透過即時通訊回報!

「說。」聯合國際偵防中心督察克莉絲回得直接!

「『海洋之心』沒有弄丟!而且的確是米蘭諾家族所擁有的!」陳平三說得很快!

「你有證據?」督察克莉絲問。

「我有一個愛情故事!」

「你找到『海洋之心』了沒?」督察克莉絲開始不耐煩!

「我找到掛在一位老太太脖子上的『海洋之心』鑽石!」陳平三回道!

『漂流在繁華似錦的宇宙』

每一篇,都是來自宇宙深處流傳的星際故事!每週日更新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684577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