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漂流在繁華似錦的宇宙 #2 夏娜的初戀
2021/08/07 23:42:34瀏覽599|回應0|推薦27

漂流在繁華似錦的宇宙 #2 夏娜的初戀

生命的禮讚,恰如一首循環不已的樂章。生老病死愛憎慾,是其中主要的音符。這些音符,上下高低、快慢強弱、競合交錯的編排出一小節又一小節的段落,這些段落集合串聯成無窮盡且恢宏盛大的輪迴曲。無論在富饒豐盛的星球,或是貧瘠艱困的行星上,生命的禮讚,以它獨特而多采多姿的曲風,不斷鳴奏著…

夏娜上課的學堂,位於一道長度有九千公里,寬度最窄為一公里,最大寬度則有七百公里。平均深度一百九十公里的地表大裂谷中段位置。這個中段位置,距離行星表面有十多公里深。這也是夏娜全族人的最佳生活環境。

學堂前方大教學板的右邊,有座大沙漏。大沙漏裡裝的並非細沙,而是無數來自沙岩蜘蛛乾燥後的蛛卵。一顆顆顏色因著穿入地表裂縫的昏黃日照,反射出點點霓虹微光。 上下寬闊,中間狹窄得只能一次容下幾粒霓虹蛛卵通過的沙漏瓶身,用的是洞穴大蜥蜴硝整炮製過的半透明固化蜥皮做成。整座大沙漏,有夏娜一半的身高。

老師潔露比的年紀,和夏娜的母親差不多,她們都是在同一個雨季過後長大的。因此,夏娜認為,她在學堂和在家裡一樣,都被監視著!因為,潔露比老師常常跟母親相約去攀遊。這倆人,還會不聊到自己的生活與學習的狀況嗎?

以雲母石片製成的大教學板上,潔露比老師已經寫好了十多個字,那是夏娜與班上同學這陣子要學習完的新字。班上只有女同學,沒有男同學。督南星上的男生們,無需上學習字。男生承擔的,主要是狩獵工作,以及到大裂谷深處鑿冰取水。至於狩獵的目標,絕大部分是洞穴蜥蜴、沙岩蜘蛛,還有極為珍稀難捕的岩魚。

督南星因為被母恆星的潮汐力鎖定,有一半的行星表面,永遠朝著母恆星太魁,所以表面溫度可以高達一千四百度!這一半的行星表面如此高溫,可沒法子讓夏娜、母親,以及潔露比老師活下去,高溫是會直接將她們烤成肉乾的!而永遠見不到母恆星太魁的行星另一面,地表溫度會降到零下一百七十度!同樣無法讓夏娜的族人們在這樣的極度低溫中討生活,極低的溫度,會將全族人凍成冰棍呀!

夏娜和同學、老師潔露比、母親,以及那一票完全不用上課習字的男生們,就生活在督南星上的「晨昏帶」。「晨昏帶」,就是督南星上炙熱光亮與極凍黑暗兩種極端狀態中間的地帶。當督南星的月亮「雨石」,繞行到母恆星太魁與督南星中間位置的時候,便是督南星的雨季來臨了。

因著永遠迎著母恆星太魁那一半的星體溫度降低,整個督南星上冷熱氣流的擾動會在日蝕雨季時暫且休兵共合,水氣大量凝成雨水落在晨昏帶地表與大裂谷中。這樣的現象,維繫著督南星創生數十億年來,不斷重複的生命循環。

不過,夏娜此刻的心思,不在自己生活的督南星是如何在星系軌道間保持恆常的互動狀態上。她腿上擺著的石板,潦潦草草的以指甲尖刮出幾個潔露比老師在大教學板上寫的大字。坐在這裡習字,同樣亦非夏娜此刻的心思。她滿腦想著的,是男孩子盧卡斯!

學堂的大沙漏裡細細碎碎不斷向下灑落的蛛卵,怎麼這麼慢,又這樣少呀?夏娜懷疑,會不會是潔露比老師偷偷對計時的大沙漏動了什麼手腳?讓今天的學習時間變長了?

盧卡斯…

夏娜忍不住在自己習字用的雲母石板上,偷偷以指甲刻描盧卡斯的模樣。嗯…眼睛是什麼模樣呢?是這樣!她在石板的右下端,刻描出兩個小小的既橢圓,又不夠橢圓的圈圈。刻得小小的,可不是因為盧卡斯的眼睛很小!而是不想被學堂上的同學,以及潔露比老師發現自己學習不專心呀! 還有呢?盧卡斯的嘴…

正當夏娜全神貫注在盧卡斯的嘴型刻描時,突然感到左手臂傳來小小刺痛!原來,是一隻灰色帶紅條紋的小小沙岩蜘蛛,跳上了她的左手臂!還咬了她一口,提醒夏娜,有消息來囉!藤豆子大小的沙岩蜘蛛尾端,還黏著一小塊洞穴蜥蜴的皮。小小塊的蜥蜴皮上,畫了幾個像字又像圖的符號!夏娜取下小小塊蜥蜴皮一看,便知道是她的閨蜜琊琊菲,藉著小小沙岩蜘蛛傳過來的訊息:「我約到米勒迦了!妳呢?」

米勒迦?夏娜的兩隻眼睛瞬間撐大!她回頭看著坐在左後方的琊琊菲,誇張的嘴型,沒發出聲音的說:「妳這個蕩婦!」

琊琊菲也沒說話,只是得意的搖擺了一下小蠻腰!

「專心!」老師潔露比的聲音裡,很清楚地表明,她知道誰上課不專心!

夏娜趕忙的將視線轉回面前的大石板上,裝作一副本來就一直在專心的模樣。她的腦子裡,想的是剛剛琊琊菲傳來的訊息。臭菲!居然可以約到米勒迦?米勒迦可是附近一票男生裡,最先抓到十條岩魚的偶像吶!這一帶的女孩子們,都希望能跟米勒迦說上兩句話!光是說上兩句話都很難了,更何況還能約到他本人?琊琊菲真是有一套!這個騷貨、蕩婦、賤母蛛…淫蕩的蜥蜴、色慾無窮盡的臭岩魚!

夏娜在心裡,把所有可以拿來罵琊琊菲的粗話給點過一輪!但是…盧卡斯呢?盧卡斯並不像米勒迦一樣,一出現就攫取了所有女孩子的目光!盧卡斯的個性比較安靜,話不多,岩魚也只捕過兩條而已。但是,能捕到兇猛又貪吃的岩魚,已經證明盧卡斯很了不起呀!這些臭男生出外狩獵,說實在話,還真的挺危險!大隻的沙岩蜘蛛,身形長得比男生還要大上兩倍!洞穴蜥蜴的毒性比沙岩蜘蛛強上百倍,而且又善於飛奔!還能變化隱身…岩魚呢?聽說岩魚不動的時候,像一塊再普通不過的石頭!可是若有活物分辨不出岩魚與石頭的分別,傻裡傻氣的出現在岩魚的大嘴附近,岩魚就會在一瞬間將之吞下!人家說,岩魚的食量超大的!好像永遠吃不飽似的!

盧卡斯真是不簡單吶!捉過兩隻貪食又兇猛的大岩魚呢!而且這些危險並不是全部,男生出外狩獵,最該擔心的,是被其他出獵的男生趁機偷襲給殺了!因為,越少人跟自己競爭女孩子,傳宗接代的機會就越高呀!

盧卡斯…夏娜想起昨晚,跟母親的不愉快。

「妳也真是的!都多大了呀?像百靈她們家的仨女孩子,早都生過兩回囉!」母親邊加熱蛛腹湯,邊叨念著夏娜:「難道不明白,雨季就要來了!這可是妳找到男孩子的沙漏倒數時刻囉?別再東想西想,挑三揀四的啦!我看,那個叫瓦辛的男孩子還不錯呀!」

瓦辛?還不錯?噁!

坐在學堂石凳子上的夏娜,一想到瓦辛那副猥瑣的嘴臉,就覺得好噁!盧卡斯才不會有那種讓夏娜噁心的感覺呢!瓦辛哪比得上盧卡斯呀?

「妳不要再唸啦!」昨晚的夏娜,趴坐在窯洞裡蛛皮大毯的一角,一手拿著銅匙子,很不耐煩的回嘴:「我知道雨季就要來了!我早~早就知道啦!」

「知道?」母親將一鍋煮好的蛛腹濃湯端到蛛皮大毯中央的石桌上:「那怎麼沒將瓦辛帶回家裡來呀?妳預備拖到什麼時候呢?」

「什麼嘛?」夏娜一張臭臉,嘴裡咬著銅匙子,講話不清不楚的:「哇希速拉哩搞嘍?奇壞!」

「講話時嘴裡別咬著匙子!好好說,講清楚!我沒聽懂妳在抱怨啥?」母親一手將夏娜嘴裡咬著的銅匙子抽出來,放在石桌上。

夏娜一邊幫母親和自己舀了碗濃湯,一邊說:「我說,瓦辛是哪裡好了?奇怪!妳要是喜歡,妳去約嘛!」

母親瞪了夏娜一眼!「妳該做的事,就記得該自己做,甭牽扯到我身上!知不知道妳這年紀的女孩子,最少都生過兩回啦!還有,」

夏娜不待母親將話說完,直接幫母親說出結語:「雨季快來啦!」

沙漏啊沙漏!加油加油!快一點!

夏娜用自己的強大意志力,雙眼緊緊盯著沙漏,想要促使沙漏計時的速度變快!不過,這對沙漏來說,根本毫無改變的可能。沙漏有沙漏自己做事的規律,夏娜永遠無法改變沙漏的意志!如果沙漏有「意志」的話。

等到下課,我就要和盧卡斯約會了呀!夏娜想到這裡,她的下腹部傳來熱熱的感覺。和盧卡斯見面,已經有兩回了。頭一回,兩個人僅僅是擦身而過似的偶遇。夏娜當時,正好追著一塊剛刷抹乾淨,卻在夏娜一個不留意,就被風吹走的洞穴蜥蜴皮,那塊蜥蜴皮可是母親最珍愛的披肩!要是被繞行督南星每小時兩千公里的強烈行星風給捲到地表裂縫深處,或者吹到行星暗夜處找不回來,自己的屁股少不了挨好幾下沙岩蜘蛛的毒牙叮刺啦!那可就乖乖啦!發燒三天才真的不好受哩!

幸好!真的是幸好!盧卡斯正好路過,他反應實在迅速!動作又快,只見盧卡斯帥帥的一箭射出,將快要飛走的母親珍愛的披肩,直接射停在裂縫岩壁上!這樣子一來,母親的披肩沒被吹丟,只是上面有個被箭頭射穿的小洞,這應該不會讓夏娜的屁股給沙岩蜘蛛的毒牙叮刺才對。就是!連叮一下都不會!她很肯定毒蛛牙叮屁股的懲罰不會發生。

「謝謝你喔…」夏娜雙手緊緊攬著母親的蜥蜴皮披肩,兩眼水汪汪的看著外型精壯的盧卡斯。 第一次見到盧卡斯,便是因著自己的迷糊所致。

夏娜知道,自己和盧卡斯碰面時,不需要多說話,就是兩個人坐在岩壁凸起處,靜靜的聽著行星風從大裂谷上方傳來像是咆哮的聲音。夏娜不清楚,是自己,還是盧卡斯偷偷移動身體,讓兩個人的距離,越坐越近?不過,實際上,兩個人坐得是很近,有時候,是膝蓋輕輕觸碰了膝蓋的接近。後來,是手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就牽到一起了?

其實,夏娜都知道!她只是不願承認自己知道而已。開什麼玩笑?我是夏娜吶,我當然知道呀!就我先碰到盧卡斯的手呀!這是大事嗎?還是怎麼的?

可夏娜與魯卡斯,已經碰了兩次面,卻還沒有接吻過。夏娜的初吻還沒發生,不過,夏娜的初戀已經發生了。她的初戀對象,就是盧卡斯!

第二次碰面時,夏娜的手,讓盧卡斯牽著。那一下子,讓夏娜全身暗暗熱了一下!好奇妙的感覺!不就是一隻手而已嗎?怎麼會讓我身體就熱起來?而且呼吸都喘了呢?盧卡斯…就是我的初戀錯不了啦!

夏娜想起,她和盧卡斯說話的時候,表現得很差勁!覺得自己講話都斷斷續續、吞吞吐吐的,與平常的應對表現完全不同!夏娜跟母親說話,那真是一個溜哇!舉凡頂嘴、說謊、推託、狡辯,無一不精!各種理由層出不窮,句句謊言毫無冷場!完全面不改色!可是,怎麼見了盧卡斯,嘴上就跟中了洞穴蜥蜴毒,麻痺了似的?搞得像連腦子都變得不好使啦?盧卡斯,有這麼毒嗎?還是因著初戀,會讓自個兒整個熱上頭,降低智商呢?

這次,會不會…接吻呢?

坐在學堂裡夏娜想到這裡,身體又是一陣熱,嘴唇也感到莫名的乾燥!搞不好會喔?她心想…也不是這麼說「心想」吧?夏娜自己搖搖頭,不是「心想」,是「期待」?也不是,那樣太沒用了吧?是我的初戀,應該是我主導的呀!夏娜的拳頭不由得一握!對!這次要接吻!這是我的初吻,是我決定親誰!不是誰決定吻我!

「好吧,」老師潔露比看著沙漏說:「今兒個就上到這裡。放學時間到啦!」

學堂裡的女學生們像陣快速的行星風似的,「呼」地一下就出了學堂門口!上課學習,對這群剛長大的女孩子們來說,挺像綁住洞穴毒蜥的繩索,讓這票野女孩兒渾身不自在!

夏娜從揹著的藤包裡拉出一套蛛絲編織成的銀白色裙衣,七手八腳地趕著將身上的學堂服換下,她要穿著這身蛛絲裙衣去見盧卡斯!夏娜不理會那一副得意公主模樣的琊琊菲在身後叫喚她!「還帶這麼炫的衣服來換喔?妳要去哪裡啊?」

要妳管?妳去勾引妳的米勒迦啦!夏娜將自己的藤包朝琊琊菲身上一甩:「幫我先帶回家!」

「喂?」琊琊菲在夏娜身後大聲說:「為什麼要我幫妳帶包回家啊?我沒有這麼快回去吶!」

妳愛去哪兒去哪兒!我的藤包要是弄丟了,我就跟母親說是妳這個辦事不力的閨蜜搞出來的事!夏娜俐落的翻過一道矮岩牆,便不見了人影。

當夏娜喘著大氣,來到與盧卡斯約好的秘密幽會處,她沒見著盧卡斯的身影。是自己早到了嗎?夏娜心想:這樣也好!不然我還在喘呢!先平復一下呼吸,慢慢呼吸… 夏娜眼睛閉上,慢慢讓自己因為不斷翻越奔跑的心跳和呼吸平順下來。當她緩緩張開雙眼,卻看見了…哇喔!看見了讓夏娜一想到就覺得噁心的瓦辛?

瓦辛怎麼會出現在自己眼前呀?夏娜嚇了一跳,正想破口大罵!但是她定睛再看一次,這下瞧清楚了!瓦辛雖是瓦辛沒錯,不過,這只是瓦辛的頭而已呀!提著瓦辛噁心猥瑣表情頭顱的人,恰恰是夏娜的初戀情人,盧卡斯呢!

「妳上回跟我說,」盧卡斯說話的聲音很溫柔:「想到瓦辛,就覺得全身不舒服。」他眼裡滿滿愛意的看著夏娜:「所以,我約瓦辛決鬥,割下他的頭,讓妳以後都不會覺得不舒服了。」

夏娜聽完心上人盧卡斯這麼一解釋,心裡感動無比!盧卡斯為了我,和噁心的瓦辛決鬥呀!盧卡斯真的好棒!夏娜先接過瓦辛的頭,然後雙手一放,右腳一起!直接將討厭的瓦辛的頭,踢向遠遠的對面岩壁方向!瓦辛的頭顱,劃出一道漂亮的拋物線!然後就「咚」、「咚」、「咚」的東撞西撞的,掉向深不可測的谷底去了!

「你真棒!」夏娜上前一步,雙手圈著盧卡斯的頸項,聲音嬌弱的說:「你對我好好喔!」夏娜的身體又是一陣熱從下腹傳到腦裡!盧卡斯的雙臂將自己圈住,而且,圈得挺嚴實的吶!

「好漂亮的衣裳呢…」盧卡斯的話語,貼在夏娜的耳朵旁稱讚!

夏娜的聲音有點而迷茫:「是為了你穿的!」當然,夏娜不會說這套裙衣是偷穿母親的,這樣的話,在此時說出來也太煞風景了不是? 她抬頭望著盧卡斯,盧卡斯什麼話也沒說,他低下頭,先是輕輕地在夏娜的雙唇上點了一下。夏娜眼睛似睜似閉,在盧卡斯的唇點在自己的唇上後,夏娜的雙手,稍微用力的,將盧卡斯的脖子往自己這兒拉,然後,夏娜正式的初吻,就這麼出現了…

兩人在秘密約會的地方,忘情的長長熱吻持續著!夏娜感覺到盧卡斯大大的雙手不斷地撫摸著自己的身子,而且,夏娜發現,盧卡斯的下面漲大了,似乎還挺挺的!她這下子的呼吸更快,心跳也更快!初戀呀…夏娜毫不抵抗,而且有點故意迎上的味道,讓盧卡斯解下身上穿著的一套銀白色蛛絲裙衣。

「我好喜歡…」盧卡斯的雙手,已經解開夏娜的裙衣。夏娜的身體,毫無遮掩地呈現在盧卡斯面前!夏娜看見全身赤裸的盧卡斯,身上每一條精壯的肌肉…還有他下身挺直的陽具…夏娜第一次看見男生的陽具!她的瞳孔都放大了。

盧卡斯的身體,緊緊地壓在夏娜臥在岩石的身子上,他看著夏娜:「我愛妳。」 夏娜雙臂用力箍著盧卡斯:「我也愛你!好愛好愛!」她的雙腿張開,讓盧卡斯的身體與自己更貼合!突然,她感到下身有個異物,滑進自己濕潤發熱的私密處!那種感覺,讓她腦子一陣空白!而盧卡斯的大手撫摸著自己的乳房,他用舌頭舔吻著自己的脖子、胸口。濕濕的舌頭,舔觸到夏娜的粉色乳頭,而夏娜的私密處,有種擠迫的感覺襲來,起先有些不適,但很快的,一股股強烈酥麻的刺激,從雙乳及下面同時襲來!夏娜的身體出現不自主地痙攣!這樣的感覺,真是太奇妙了!

「夏娜...妳好性感…我要妳…」盧卡斯的身體在夏娜身上持續的衝擊著!

「我喜歡你在我…裡面…」夏娜的雙手緊緊抱著盧卡斯的腰!「盧卡斯!」

兩人在秘密幽會處,將彼此融入,陣陣衝擊滿是愛意!夏娜臉上的潮紅越來越明顯!她只想一直沈浸在此刻的歡愉之中!這是我的初戀呀!

「盧卡斯!」夏娜此刻的語彙變得好少好少,只剩下盧卡斯的名字!以及這句「我喜歡你在我裡面!」

一陣陣酥麻的刺激開始重疊加乘,夏娜張口喘氣不止!腦子裡整個發熱發昏!在不知時的那一刻!盧卡斯與夏娜一起迎到的性愛歡愉的至高至樂之境!在那一瞬間,夏娜的全身毛孔同時張開,釋放出大量且強烈的淡綠色氣體麻醉分子!而她的私密處,也釋放出濃烈的神經麻醉體液!盧卡斯無法控制高潮來臨,他在夏娜的私密深處,射出一波波的精液…

「這樣就好啦。」 夏娜的母親,彎著身子,從自家窯洞的儲藏室裡出現。她一手牽著夏娜,表情是十足的放心:「差點趕不上雨季呢!」

夏娜跟在母親身後,臉上還存著先前與初戀對象盧卡斯做愛的淺淺潮紅。那樣的高潮感受,真的很美妙!她的滿足傻笑,依舊掛在臉上沒消失。

母親教導夏娜,應該如何安排與盧卡斯之後的事。當她看見,女兒夏娜將盧卡斯帶回家裡來的時候,就不再追問,為啥要讓鄰居的女兒琊琊菲先把她的藤包拿回家的事兒。夏娜的母親,幫夏娜將全身被麻痺,一動也不動的盧卡斯,搬進家裡的儲藏室靠牆的位置。沒多久,夏娜的腹部就出現脹痛感,母親就告訴夏娜,要將卵下在昏迷的盧卡斯身上的哪個位置?產在盧卡斯的肚子上是最好的!夏娜每下一個卵,肚子的脹痛感就消一分。夏娜第一次看見自己生下的卵,呈現長橢圓狀,只有自己的小指大小。差不多用去一頓飯的時間,夏娜在盧卡斯被母親用刀劃出幾道傷口的腹部,生下了九枚微微透明,淡紅色長橢圓形的卵。

「雨季一來,有一大段時間沒辦法找到足夠的營養來餵我的小孫子們,所以這是一直以來最好的方法!等咱們吃早飯的時候,小孫子們就會孵出來,妳再進來看看,」母親笑咪咪地對夏娜說:「小孫子們跟妳一開始一樣,就一根手指長,蟲兒也似的,傻模傻樣的,順著傷口鑽進盧卡斯的身體裡,小口小口吃他的血肉長大。等到盧卡斯被吃得差不多了的時候,小孫子們一鑽出盧卡斯的皮囊,正好搭上雨季結束,那時候,家裡就會熱鬧好一陣子啦!」

夏娜與母親兩人吃完早餐後沒一會兒,照耀督南星晨昏帶大裂谷的昏黃日光,漸漸變得更暗更暗。天際高空開始閃耀著青綠色的雷暴!太魁日蝕的雨季,正式開始。雨點由小變大,很快地,就要成為一場下足三個月的狂暴大雨!

夏娜好奇的點上蜥油燈,進入儲藏室想看看盧卡斯,以及自己孩子們現在的狀況,產在盧卡斯身上的九枚卵,是不是都孵化了呢?夏娜走近躺在儲藏室靠牆邊地上的盧卡斯,看到他肚子上有著破殼了的卵,她數一數,目前有七尾小寶寶正往盧卡斯的肚子裡鑽。還有兩尾呢?夏娜眉間一緊,還有兩尾到哪兒去了?她鬆了口氣,因為夏娜瞧見盧卡斯的肚子裡,像是有東西在蠕動?沒錯,數目對上了!一共九個小寶貝!夏娜臉上出現笑容。她看著盧卡斯,雙眼閉著,臉上的表情,停留在兩人做愛的那時刻…

夏娜一族的女性身體,一但達到做愛的高潮出現時,全身表皮會散發出很強的氣體麻醉物質,使盧卡斯一下子陷入漫長的深沉麻醉中昏迷不醒!同時以此保持最低程度的生命跡象,好讓下一代可以時時享受最新鮮的血肉營養。而她的私密處在至樂高潮來臨的當兒,所大量分泌的特殊體液,會侵入盧卡斯的體內,經由神經系統快速推進到達腦部,讓盧卡斯的意識狀態,一直沉浸在兩人做愛高潮的剎那!

對盧卡斯來說,他永遠不會醒來,也不會感覺有任何的疼痛不適。在他被自己的後代吃得乾乾淨淨之前,盧卡斯如同沉陷在一場與夏娜激情做愛,而無法自拔的極樂春夢中!就算到了他終於斷氣的時刻,盧卡斯也弄不清楚發生過什麼事?

「喂?」原本臉上滿滿母愛的夏娜,她的聲音突然大了起來!「喂喂喂!」

母親的聲音在儲藏室外反問:「怎麼啦?」

夏娜連忙起身,鑽出儲藏室質問母親:「我盧卡斯的右腿呢?」

母親聽到了夏娜氣沖沖的質問,她用一副何必大驚小怪的腔調說:「女婿請丈母娘吃一條腿,很奇怪嗎?需要用這麼兇的語氣,跟自己的母親講話喔?」她回答完,正好將盧卡斯的右大腿切分成數塊,通通塞進岩魚的胃囊裡醃吶!

#漂流在繁華似錦的宇宙 每週日更新 下一篇:指揮艇~組合!

每一篇,都是來自宇宙深處流傳的星際故事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662148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