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漂流在繁華似錦的宇宙#1 無神論者的搜神記
2021/08/01 00:36:38瀏覽616|回應0|推薦23

漂流在繁華似錦的宇宙 #1無神論者的搜神記

繁華銀河號星際郵輪,現正位於人馬座A超大質量黑洞的最佳觀察軌道上。遊客們可以透過電磁護盾觀景大窗,親眼觀看超大質量黑洞外圍的彎曲光芒圈,見證宇宙的終極奇景。許多人在這一刻,心裡會升起這樣的念頭:是誰讓這樣的奇景出現的?有的人,有答案。有的人沒有。還有人,以為自己找到了答案。或者,以為自己永遠找不到答案...

姚爾知道自己皺著眉頭。面前所見所感,有種說不明白的熟悉。是因著光線?聲音?氣味?還是來自於這個酒吧一直是這兩天自己最常光臨的處所?姚爾還是皺著眉頭,他清楚,這種對當下所處情境,產生一種「不明白的熟悉」,並非源自於這兩天常常泡在這裡。不過,他才想到這裡,就被一個聲音給打斷了。

「扣」的一聲短音,在他左手邊的原木吧檯上響起。這不大的聲響,撫平了他皺起的眉頭,還有他即將陷入沈思的表情,以及他原本在想的事情…原本在想的事情?其實,根本沒有什麼需要想的事情吧?

姚爾順著那小小聲響看去,是吧台調酒師給了他一小碟下酒用的鹽炒花生,還是蒜味的。

「酒吧招待!」調酒師是位中年男子,穿著白襯衫、黑色背心。背心的胸前位置,有個葫蘆狀的酒瓶圖案,葫蘆酒瓶中央,以金線繡上酒吧的名稱:「李太白」。

姚爾看著眼下的一小碟蒜味鹽炒花生,心裡便放鬆了,原先想的那些莫名繁瑣,已然消失。只是他想抓起花生往嘴裡塞之前,又一個怪想法出現:這是第幾盤花生了呢?自己是沒事找事吧?真是太神經質了!應該深呼吸,放鬆…

姚爾才將一粒炒得油亮的花生米放進嘴裡,還沒開始享受牙齒啃碎花生米的乾脆爽利和鹽炒的蒜香滲入鼻腔時,他一回頭,就看見以前的同事畢建群坐上他身邊的空位。

「喲?」姚爾臉上表情是意外和好奇:「出現啦?」

畢建群的年紀,看上去比姚爾少個五歲左右。不過兩人都是中年熟男的外表與體態。 畢建群微笑著向姚爾點點頭,同時伸手和酒吧調酒師意示他也要一杯和姚爾一樣的Jack Daniel 不加冰。姚爾看到畢建群點了和自己同樣的酒,嘴角不由自主的下撇,心想:有樣學樣嘛!

「二十世紀末!哈!」畢建群的雙眼,以熱情與懷舊的角度環視了整個酒吧一圈。他看見男男女女,暢飲笑談,有的還隨著現場刻意穿著復古的爵士樂隊所演奏的Fly me to the Moon,緩緩搖擺身體。「快五百年前的歌了!」他看著姚爾說:「我們第一次出生前,已經是二十一世紀末吶!」他看也不看的,就接過了調酒師遞來的Jack Daniel,握起來頗有重量感的水晶八角威士忌杯裡,盛著如蜂蜜般色調的珍貴酒液,畢建群喝了一小口,喝酒的表情,感覺挺歡快!

「你很輕鬆嘛?」姚爾對這位前同事說:「我聽說了。」他伸長端著酒杯的食指,指著畢建群說:「你這一次『轉生』,附帶了一個條件,刪除所有前世關於考古學的記憶!這是『退休』的意思嗎?哈!」

畢建群嘴角露出微笑,又喝了一口酒:「不是『退休』,是『新生』。」

「為什麼下這種決定?」姚爾將一小把鹽炒花生扔進嘴裡邊嚼邊問:「這根本就是一種損失!大損失!無可挽回了。就像我嘴裡嚼碎的花生,不可能復原囉!」他用力搖頭:「真是!超過三個世紀累積的成就…」姚爾雙手一攤:「全沒了!」

「你都記得不就好了?」畢建群看著搖頭不已的姚爾:「下一站去哪裡?」

姚爾聽到這位在轉生時,刪除所有關於異地行星考古學記憶的前同事所問的問題。他在回答前,又喝下一大口Jack Daniel!「奧樂托b3!離我們現在這艘星際郵輪,有二十二光年遠。」說到這裡,姚爾的兩眼像是興奮地放光似的!「飛蛾AI已經確認過了,在赤道緯度上的一個小點,一個從畫面裡看起來只有花生米大的一個小點!這個花生米大的
『小點』,範圍有一百三十五平方公里,目前從飛蛾AI的分析看來,一共有十八座古代神廟!地質光譜鑑定的初判結果,奧樂托b3上的神廟群,有兩百萬年以上的歷史!」

畢建群點點頭:「兩百萬年啊!」

「是呀!然後呢?我還沒去,就知道一件很重要的事!」姚爾不待畢建群提問,便直接說出答案:「兩百萬年前,奧樂托b3的居民,就沒遇見神!神在兩百萬年…不!更早於兩百萬年前,就遺棄他們了!而現在,我們甚至連一名!一名奧樂托b3的原住民的遺骸都沒找到!我說呢,神早於奧樂托b3的居民毀滅前就毀滅了。神死得比信奉祂的人還要快呢!」

「也許,」畢建群看著酒杯:「這次不一樣?我不知道。我已經不在你的熟知範圍裡面了。」

「喔!」姚爾聽到畢建群這麼說,他有點激動!「我們倆一起…曾經一起到過六個異地行星上的遠古遺跡探勘!六個!還不算你和我沒合作之前,分開探勘的五個!你不記得了對不對?」姚爾拍了拍畢建群的肩膀:「雲仙8的那一回,你穿著防寒衣,在神廟裡滑了一跤,直接壓斷了一座萬年堅冰所雕出來的異地行星神像!脖子以上的部位,被你一屁股給壓碎啦!」

「我幹過這種事?」畢建群表情誇張,狀似不相信!「難怪我會在這次轉生時,消除所有的考古記憶!哈!真是太糗了,不是嗎?」

「武夫座gh5!」姚爾吞下嘴裡的鹽炒花生:「我掉進武夫岩層古神廟的強鹼池裡…若不是你把我撈起來,扔進低溫醫療艙裡保存我上半身的殘軀,我連轉生的機會都沒有!這是我們的幾次轉生?第四次?第五次?我都快想不起來了!天呀。」他向酒吧調酒師搖了搖手中的空酒杯,要調酒師將杯裡的Jack Daniel再度加滿!「當你為一件事,花去了幾百年的光陰之後,你會發現什麼?」

姚爾的表情變得冰冷!臉上的冰冷,也襯出他心中真實的感受:「什麼也沒有!異地行星考古學的終點,就是『什麼也沒有』!我一直追逐著神的足跡,幾百年來歷經多次轉生,保存積累我前世的記憶、知識、經驗!最後呢?我覺得…這一切都是瞎編出來的童話故事罷了!神的傳說,終究只是想像出來的故事而已。」

姚爾邊說邊比劃著雙手:「當人們吃睡飽足,晚上閒著沒事看星星,以為自己看出了點什麼?看著日出,以為自己看懂了點什麼?看著季節氣候變換,以為自己感知到了什麼?看著火山爆發、打雷閃電,以為自己明白了什麼?看到了未知的傳染病感染族人,以為自己悟到了什麼?原來,這一切都是有神在背後操縱呀!喂!有神快拜呀!可笑而幼稚!」姚爾的聲音大了起來!調酒師面帶公關型的微笑,將他所點的Jack Daniel送上檯面。

姚爾問畢建群:「我像不像迷信的人?我覺得很像!我就是個迷信的人呀!可惡!」他喝了一口剛送上來的Jack Daniel,然後說:「第二次轉生之後,我的基因序列發生不可逆的變化,跟大家一樣,經過複數次轉生,基因產生變異,我失去了傳宗接代的能力,我的生理時鐘發生變化,得了三次惡性腫瘤!然後呢?我還穿著外骨骼裝甲探勘服,在重力五倍、七倍、十倍的異地行星荒野中幹嘛呢?頂著極凍低溫或是難以忍受的高溫、窩縮在劇毒環境裡幹嘛呢?而旅程中,擠在狹小的宇航艦裡,時不時懷疑自己,或者讓人家懷疑我是不是得了星際精神病?然後每半年得完成一次心理狀態評估!我用盡…我真的用盡了我所有的能力去探尋神的存在!但是呢?神根本不在那裡,不在任何一個『那裡』呀!」

姚爾看著已經消除幾個世紀所累積的專業考古記憶的前同事畢建群說:「沒有神!只有廟!只有那些異地行星的遠古居民留下來的遺跡!他們以為有神,所以建廟來崇拜,但是神始終沒有降臨!因為那僅只於他們自我圓滿的想像中,認為有神存在這回事!那僅僅是一種心理依託,讓自己感覺有個從來不具體,只存在於感覺中的依靠!」

他說到這裡,十指用力的抓了抓頭髮,然後說道:「他們對自己,對後世前來探勘的我們,開了一個大玩笑!」

畢建群看著姚爾,關心地說:「或許,那些神廟遺跡,不代表有神或沒有神。是一種代表文明的重要象徵?」

「你這…」姚爾的表情露出不耐煩:「你這根本就是外行話!你…對的,你現在已經是個大外行了!我該怎麼跟你解釋呢?」他很快了又喝了一口酒:「我用反問的方式盡量讓你理解罷?我問你,如果只是顯示出那些異地行星曾經有的文明程度和象徵,為什麼需要透過對神的崇拜來表現?我們人類發明轉生技術,就表現出文明程度了不是嗎?唱一首歌也可以象徵文明吧?交響樂不能是文明的象徵嗎?雪白礦石刻成的『光之神』才可以嗎?以外星木本植物天然樣態表現出來的『聖女雕塑』,就只為了表現出文明的象徵?以折成空心立方體的堅韌毒藤蔓來描述『空間之神』才算文明嗎?」

姚爾揮揮手:「如果那些異地行星裡的遠古神廟神龕裡擺著的…的『東西』!是為了表現文明,那我老實告訴你,我連看都不想看了!我對他們所造出來的神的模樣,快要到完全可以漠視不看的程度!真的,一切文明的發展,為何硬要神來參一腳呢?因為他們那些人以為有!『以為』!」

他接著強調:「但是我卻找不到!我知道那些異地行星遠古居民的信仰!卻找不到他們的信仰,有任何真實且具體的證據!幾百年來,我就是個在星系與星系之間穿梭,瞎找瞎晃的迷信者!我迷信那些異地行星的古代居民所相信的神,真的存在!」

畢建群聽姚爾發牢騷至此,問了他一個問題:「那為什麼不是你利用轉生的機會,刪除所有的考古記憶?卻是我呢?我看你,並不像個迷信的人,反而已經成為一位無神論者了呀!」

姚爾發了一聲大喊:「喔!」他一口氣喝下杯中一半的威士忌:「因為我壓根兒沒想到有人會這麼做?你居然會這麼做!我是無神論者嗎?我是了!對!從這一世開始,我就是個在星際間搜索神的無神論者!我的工作,就是證明神的不存在!」

畢建群聽到姚爾說他要證明神的不存在,他搔搔臉,然後說:「我想,以一個異地行星考古學門外漢的角度來看,神跟愛,似乎是同一回事。」

姚爾挑眉,擺出一副洗耳恭聽的樣態。

「人們相信愛,但是看不到愛。」畢建群說:「那是一種純然的感受、感應、感覺。無論是兩人之間的愛,或者對子女,對父母的愛。」

姚爾「嘖」了一聲:「我在幾百年前就聽過這樣的說法。甚至在中世紀就有人這麼比喻過。但是,這樣的論點有個很大的漏洞!你所說的『愛』,是投注在一個顯而可見的具體對象上。無論那是你的男朋友、女朋友、妻子、丈夫、女兒、兒子或是寵物身上。那些對象都是很具體,而且是自己發現、選定,或者從自身生育創造出來的具體對象。你會『愛』上一個對象,但是你無法『愛』上一個『愛』,對吧?所以,『愛』跟『神』不一樣!神,是你看不見、摸不著的對象!或者,那並非是個『對象』,只是一個…『概念』!甚至你也感覺不到!你只是以為你感覺到了。你以為你看見的是神,但那是雕像,用來代表有神存在的道具,卻並非證據!讓你以為神長得就是那樣,然後人們去祭拜他們無法證實神是什麼模樣的雕像,大家沈浸在自以為是的想像中敬拜信奉。你並不知道神的真正模樣或者存在與否?你是透過別人告訴你的。而那個別人,是因為有人這麼告訴他。追到源頭,那第一個這麼描述神的人,看見真實的神了嗎?哈!他可能得了星際精神失調症也說不定吶!」

「噗!」畢建群笑了出來:「星際精神失調症?」

「我的意思是,你不會聽我說:『喂!那個坐在景觀大窗包廂的美女,就是你的愛人』,然後你就乖乖的愛上她了,或者就相信你愛她吧?愛不是這樣來的吧?換句話說,神也應該不是這樣來的吧?那為何有人指著某一座神像說,神長得就是那樣,然後就會有其他的人深信不疑呢?你進到教會裡,看到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的雕像,耶穌就長那樣嗎?真的嗎?」

姚爾嘆了口氣:「唉!無論是已經消失的異地行星民族,或者我們,都在心理上需要一個圓滿的終極依託,大多數的人,將這樣的依託,視作神的存在,然後牢牢依託在這樣的概念上。有的人是放在財富上、權勢上。但是…」姚爾說到這裡,露出沮喪的表情:「跨越不同星際宇宙的我,用盡能力發掘,卻找不到有神存在的最終答案,我不再相信有神了啊!」

「那你認為,」畢建群問姚爾:「神跟人有何不同?」

「首先,」姚爾接受畢建群提問挑戰:「神能做的事,人做不到。有能力高低之別。有意念高低之別,我以為,若真的有神,那麼神的思考邏輯不會和我們相同!我的意思是,如果真的有。」

「在水面上行走,把水變成酒,算不算神的作為?」畢建群問。

姚爾搖頭笑著回應:「我能說,這是個喜歡拿水玩兒把戲的傢伙!」

「你能夠在水面上行走,把水變成葡萄酒?」畢建群繼續問。

姚爾雙手一攤:「我何必這麼做?這是小事吧?涉水而過?葡萄酒?我們都可以循環轉生,可以在星際間穿梭旅行了呀!」

畢建群點頭道:「是的,我們可以循環轉生,可以星際旅行,你可以穿上外骨骼生化裝甲,在不同星系間進行異地行星考古探勘。但是…」他伸手從姚爾手肘旁的小碟子裡,拿出一粒鹽炒花生問道:「你可以讓這顆花生發芽嗎?」

「我辦不到!」姚爾有點醉意上頭的說:「能辦到的,就是神嗎?祂在何處?秀給我看看呀!」

此時,畢建群的眼睛裡,似乎發出銀白色的微微幽光,他對姚爾說:「神在何處?你看看我手中的花生。」

「花生怎麼了?」姚爾沒注意到畢建群瞳孔的細微變化,他玩笑似的,刻意張大雙眼看著那顆畢建群至於手掌心的鹽炒花生。一顆已經用鹽、蒜末,以高溫熱油炒透了的花生,要如何發芽呢?況且,神何必幹出讓一顆鹽炒花生重新發芽這種事?

在他對於這種想法感到無聊之時,卻發現自己正看著的那粒鹽炒花生,開始發生變化!

是幻覺嗎?

那粒在畢建群手掌中的鹽炒花生上的油脂光芒開始消退!花生的表面色澤,從明顯的金黃色,在姚爾眼前逐漸變得淺白!接著,花生的尖端,竟然冒出了小小的胚芽?這是我眼睛花了?還是畢建群在變魔術?

「你花了四百年追尋神的存在,」畢建群的聲音變得溫和且渾厚:「但是,神在何處?」

姚爾眼看著那顆從鹽炒花生上出現的白色芽尖生長得越來越快!對生芽葉冒了出來,接著繼續長大!對生芽葉已經生成一株白色長莖,而末端冒出了好幾對青綠色的葉子!

姚爾驚訝得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他看著一整株花生在畢建群手掌中不斷生長!而且,越長越茂盛!他看見花生葉子上的葉脈,好像還顯示出不同的神聖文字符號,甚至還有各種不同的神祇樣態,泛著金光隱隱浮現在葉面上!其他人都沒看見嗎?他急忙環視四周,才發現,所有酒吧裡的人們,都像是被凍結,被按下暫停鍵似的完全靜止不動!連一點聲音、一絲音樂,也沒了,除了和姚爾說話的聲音之外,一切安安靜靜。

「神在你辦不到之處。神在你放下能力之處。在你不相信之處。在你漠視之處。」畢建群說話的聲音,已經變成了神也似的聲音。既遙遠又貼近,有著深沈冰冷,又同時滿是暖陽溫度!

「祂…」姚爾看著畢建群,但是他又不確定自己看著的人是不是畢建群?面前這個人,如此熟悉,卻又陌生…他喉嚨發乾的問:「神在那裡幹嘛?」

「神在等你跨越,等你放下能力,等你相信,等你看見。你說,神的思考與凡人不同,卻不曉得何處不同?你一直往前追逐祂的身影,但是神卻在你的背後,等你回頭,看見祂的存在。」畢建群的聲音裡,帶著不可描述的超凡脫俗崇高神聖,令人無法懷疑!

姚爾感受到自己在一種神聖的大能籠罩中,喜樂得快喘不過氣!他從未經歷過這種神聖的感受,姚爾問眼前已經看不清面貌的光芒態畢建群:「祂等多久了?」

「神有的是時間,可以一直等下去。等你回頭,看見神的存在。」那已經不是畢建群的神聖聲音回答。

「真的嗎?」姚爾不敢置信,皺著眉頭問。

神的聲音回答姚爾:「是真的。要不,我們從頭再來一次?」

·

.

.

姚爾知道自己皺著眉頭。面前所見所感,有種說不明白的熟悉。是因著光線?聲音?氣味?還是來自於這個酒吧一直是這兩天自己最常光臨的處所?不過,他才想到這裡,就被一個聲音給打斷了。

「扣」的一聲短音,在他左手邊的原木吧檯上響起。這不大的聲響,撫平了他皺起的眉頭。姚爾順著那小小聲響看去,是吧台調酒師給了他一小碟下酒用的鹽炒花生,還是蒜味的。

「酒吧招待!」調酒師是位中年男子,穿著白襯衫、黑色背心。背心的胸前位置,有個葫蘆狀的酒瓶圖案,葫蘆酒瓶中央,以金線繡上酒吧的名稱:「李太白」。

姚爾才將一粒炒得油亮的花生米放進嘴裡,還沒開始享受牙齒啃碎花生米的乾脆爽利和香氣滲入鼻腔時,他一回頭,就看見以前的同事畢建群坐上他身邊的空位。

「喲?」姚爾臉上表情是意外和好奇:「出現啦?」

#漂流在繁華似錦的宇宙 每週日更新 下一篇:夏娜的初戀

每一篇,都是來自宇宙深處流傳的星際故事...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65952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