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葉法善 來日再相逢 西遊卷09 翠玉錄
2021/02/26 00:55:50瀏覽526|回應0|推薦35

葉法善 來日再相逢 西遊卷09 翠玉錄

「…如在其上,似在其下。若藏於中,亦形於外。太陽其父,月亮其母。從風孕育,從地養護。萬物為一,一為萬物…」『煉金術奧義 翠玉錄』

火相葉法善胸前的神劍真鋼在他意念操動下,像一道電光似的直接朝雙翼魔龍殺去!可葉法善沒想到,從高空俯衝而下的雙翼魔龍與風之王鄂圖曼竟然消失無蹤?就像一陣風也似的倏然消停!完全無法感知風的來去?當他覺得腳下微微一震,那巨大的雙翼魔龍與風之王鄂圖曼已然由地面向上突襲!

將自己化作變動無常的風,正是風之王鄂圖曼的拿手絕活呀!

葉法善眼前一黑,他已經落入雙翼魔龍長滿尖利獠牙的巨口當中!

「好傢伙!」火相葉法善左腳向旁一踩!在千鈞一髮之際,借風雷雨電四相中的「風馳」,在不到半尺的距離,閃過了雙翼魔龍碎石裂碑的猛力一咬!而高速向上飛竄的神劍真鋼則由去變來,在眨眼不到的時間內,直接回刺!不偏不倚的貫穿了雙翼魔龍的額頭!極速旋轉的神劍真鋼有如鑽頭,將雙翼魔龍由頭到尾,一舉絞碎!剎那間,半天滿地的血肉模糊!

「哪裡來的術士?」風之王鄂圖曼詫異地用大食語言罵出:「走著瞧!」他向上一跳,心想著化成一陣看不見的風倏然消失!但發現自己的雙腿已經被一柄高速自旋飛行的黝黑古劍給絞碎!還來不及發喊,被萬仙會控妖師蘇自然稱作四大元素之王的空之王,已然被神劍真鋼化成無數細小微粒!

葉法善恢復肉身,雙手一拍!神劍真鋼變化成黑霧消失在他的胸前。

「呼…」葉法善看著雙翼魔龍只剩下兩側的巨大飛翼躺在地上:「差點給這大傢伙給吞了!」

其餘受命大馬士革總督派來的暗殺術士團,眼見空之王鄂圖曼已經被威力強大至極的飛劍給屠滅,自然也沒有繼續再待下去了理由!更何況,自己的功夫,怎麼可能是這來路不明的流浪漢的對手呢?

被葉法善保護在「歸去來兮」結界中的萬仙會眾,看到空之王鄂圖曼遭一招斃命屍骨無存!雙翼魔龍也被葉法善用一柄威力無與倫比的長劍一招絞碎,紛紛發出讚嘆歡呼!「光明聖火得勝!光明聖火得勝!光明聖火得勝!」

葉法善聽不懂波斯語,但也明白這是大夥兒鬆了一口氣的意思吧?

「大家受累了,沒事沒事了呀!」他不好意思的抓頭,朝著蘇自然走去:「我說…你們有地方去嗎?那個什麼術士團什麼的,說不定還會來找囉唆!」

萬仙會控妖師蘇自然連忙迎上:「真是光明聖火護佑!葉先生!這一次,若非葉先生出手,我們萬仙會…」他邊說邊激動得哭了:「萬仙會接連遭逢奇禍!唉!真不知該怎麼說了!」

「我們該找一處好好商議。」站在蘇自然身後的黑衣大石阿里塔利班對蘇自然與葉法善說。

「他是說?」聽不懂大食話的葉法善問蘇自然。

「來!我們到光明聖火的秘密古廟處再說!」蘇自然拉著葉法善,對其餘的萬仙會眾大聲道:「咱們回火神古廟!」

「光明聖火!光明聖火!光明聖火!」不到兩百名萬仙會眾,促擁著葉法善朝北向山徑而去! 這時葉法善倒覺得有些不好意思!自己一身髒汙狼狽,腳上連雙靴子也無!被一群人跟不像人的傢伙給團團圍住…他只得憨憨傻笑,無論萬仙會眾對他說什麼,一概聽不懂!

「是是是!好好好!小心腳下!多謝多謝!」葉法善一路來來去去,就是這幾句唐語翻來覆去地傻笑回應!

一行人行至日斜將西下,葉法善見到眼前的山峰孤荒,每一座山峰就像由地朝天拔出的巨大尖爪,貌似人獸絕跡之境!不一會兒,在他面前出現一處由三座陡直尖峰所組成的波狀山壁,領頭的萬仙會嚮導,長得竹竿似的身形,腰間抽出一根細細銅棍,銅棍上刻著葉法善看不懂的遠古咒文。那竹竿細瘦男子,將銅棍插入面前山壁一處小洞,右手一轉一送!這小洞開始崩解擴大,碎石與沙塵同落,範圍越來越大!當葉法善撥了撥臉上身上的塵灰,看清楚眼前時,原先的小洞,已經自動崩裂成一道高達五丈,寬十步,像是遠古廟門似的開口!

控妖師蘇自然領著葉法善與阿里塔利班走進山壁開口:「二位快快進來!」

葉法善眼前先是一黑,然後發現這裡面真是別有洞天!蘇自然所說的光明聖火古廟,原來是一處被高聳絕壁圍圈形成的自然建築!內部呈現火焰放射狀的空間,越往上瞧,周圍石壁越見聚攏!最高處只剩下一個略呈圓形的自然天井開口!這古廟內部的壁面,被原先的歷代萬仙會眾悉心打磨,顯得光潔無比,還刻上了光明聖火萬仙會的歷代事蹟!在葉法善的北面,有座巨石打造的祭壇,祭壇中央有座小小的天然石錐,石錐當中正有一撮火焰燃燒。祭壇的正面牆上,刻著一頭巨鷹,雙翅平平張開,中間有一位長鬚仙人,以側面站姿站在巨鷹的背上,像是飛行在空中,俯瞰十方大地。整幅浮雕作品,既高且寬闊,顯得氣勢磅礡!而在這恢宏浮雕正對面的石壁上,卻有一個長方形的大空框,似乎原本在這空框中鑲嵌的物事,已經不復存在。

蘇自然彎身朝那火焰跪拜,身後近二百位萬仙會中也跟著跪拜:「光明聖火護佑吾身!」

蘇自然拜完三拜,便對葉法善說:「葉先生,這便是我萬仙會歷代尊主祀奉的光明聖火!」

葉法善點頭道:「原來如此!」

「能夠進來的人,必受光明聖火庇佑!」蘇自然接著說。

「那好極了!」葉法善看著面前直瞧著自己的萬仙會眾點頭表示理解:「你們都受到庇佑了!真不錯!很好很好!」

蘇自然將葉法善的話,翻譯成波斯語,對身後的萬仙會眾說。這些會眾們一聽,俱是開心歡喜不已!

蘇自然對葉法善說:「我們需要葉先生在光明聖火之前,答應我們一件事!」

葉法善此時早就肚子餓了,他想這些話趕緊聊完,總有人會管飯的吧?

「行行行!我能幫的,一定幫!」

蘇自然一聽,立馬回身對萬仙會眾以波斯語大喊!

葉法善看見大家聽完蘇自然的話之後,都是興高采烈!有的甚至激動落淚!不住地頓足捶胸!

「況且,異鄉遇見故人,」葉法善笑著對蘇自然說:「更沒推辭的理由了!請坐請坐!」

葉法善不好推辭,便坐在位於祭壇聖火石錐下方的一席古樸石座上。

黑衣大食阿里塔里班聽不懂葉法善說什麼,但他可聽得懂那些萬仙會眾興奮叫嚷的話,他看了葉法善一眼,冷笑著走到一旁的厚毯子前,拍拍一整疊羊毛錦織厚毯上的灰塵,解下腰間的羊皮水囊直接坐下喝水休息。當他一口水吞下,突然瞄見巨型浮雕對面石壁上的大空框,像是想起什麼?暗暗搖頭,啞然失笑!

葉法善沒想到,才剛剛客套一番完,控妖師一手護著腰腹刀創包紮處,領著近二百位萬仙會眾,跪拜在葉法善的石座前五步地上!

「這是幹什麼?」葉法善大吃一驚!連忙站起身來!

「吾乃萬仙會控妖師蘇自然,領萬仙會眾,叩拜萬仙尊主!」蘇自然先是以波斯語說了一次,然後再用唐語對葉法善說完,便朝葉法善連拜三拜!

「我哪當得成萬仙尊主了?」葉法善急急要將蘇自然攙扶起身,但是蘇自然依然跪在地上,兩目淚流的對葉法善道:「尊主有所不知啊!當年在午陽鄉外,我與胖修羅二人在深山中,發見天上無數金光,才知道…避邪燈籠已經被點著!」他看著葉法善:「胖修羅因為妖氣聚結已久,當場煙消雲散!而我的妖獸也全部幻滅消失…最意想不到的,便是一角羅喉!他被辟邪燈籠剝去光明聖火之力,恢復肉身!」

葉法善當時曾在一角羅喉身旁,印象中,他回復成一位波斯美男子!於是聽到這裡,他對蘇自然點點頭,表示知情。

「當一角羅喉回到波斯,大食人已經兵臨城下!無論是波斯百姓,或是我們萬仙會,都無法阻止大食帝國的鐵騎!一角羅喉為了大家,親率十萬大軍反擊大食,卻兵敗被戮,他的頭…」蘇自然激動不已!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他的頭,被懸在城門上十天十夜啊!」

葉法善沒想到,這一角羅喉竟是如此結局?他可是葉法善到目前為止,遭逢過的最強對手,也是心中暗自欽慕的英雄人物呀!

「一角羅喉…」葉法善想起過去,與一角羅喉對抗交手時,他最常問自已的一句話便是:「你說啊,現在應該怎麼辦的你?」

蘇自然對葉法善說:「當一角羅喉知道自己帶著最後的十萬兵馬,為了掩護波斯百姓與萬仙會眾脫險,而面對百萬大食軍進襲之時,他面露微笑…他向我,還有他的未婚妻帕丹雅說…『若是葉先生此時也在,我倒要教教他沙場戰陣之法。可惜,沒機會與他同席吃肉喝酒分高下了!』」

葉法善聽到這裡,鼻頭一酸!這一角羅喉,算是個朋友!大大的好朋友呀!而且,他還在那午陽鄉外雪地之中,以光明聖火之力救活了重傷昏迷的妖狐紫影與小蝶呀!

「一角羅喉!」葉法善此時滿腔激動,淚流滿面站起身來,朝著古廟天井上方的星空喊道:「我葉法善認你是我的好朋友!」

蘇自然雙手一招,對後方的雙胞胎聖火侍者妲雅、碧薩示意,將萬仙會尊主的象徵物萬古紅焰石戒指戴上葉法善的右手無名指!

在祭壇下的萬仙會眾見證到新一代萬仙會尊主誕生,紛紛跪拜!「光明聖火永世不熄,尊主至上!光明聖火永世不熄,尊主至上!光明聖火永世不熄,尊主至上!」

坐在一疊厚錦織毯上的阿里塔利班冷眼旁觀,一手支著下巴,順順鬍子,表情淡然狀似無所見。正想換個姿勢,讓自己更舒服,卻忽然座下連連顛震,他嚇了一跳!連忙站起身來,卻沒想到自己居然眼睜睜地看見一條陳舊的棗紅色錦織掛毯,從這一疊厚毯子裡面飄了出來,緩緩朝葉法善身前移動,一直到他腳跟前才猛然一抖!這一大張棗紅色錦織掛毯抖出許多積累灰塵之後,穩穩地撲落在葉法善身前地面上。

「這是?」葉法善問蘇自然。

蘇自然躬身回答:「這是歷代尊主的行空毯,散佈光明聖火十方廣布!」話一說完,他緩換掏出衣袍內一間物事,是一塊古舊硯台。蘇自然將這方灰黑硯台放在錦織行空毯中間:「這是我最重要的物事,阿娘給我的硯台。請尊主保管。」

葉法善還沒反應過來,就看見俏麗的雙胞胎聖火侍者,從自己長袍內拿出一只紅寶石、一把木梳子,也放在地上的行空毯中央,姊姊碧薩以波斯語對葉法善說:「請尊主保管!」

緊接著,近二百位萬仙會眾,也紛紛上前,將自己身上最重要的寶貝物事,放置於葉法善面前的錦織行空毯上,對新任萬仙會尊主葉法善說:「請尊主保管!」

不一會兒,行空毯上已經堆滿珠寶戒指、金玉鐲環、寶石項圈、翡翠瓔珞、珍珠臂釧、碧玉掛鏈、鑲五色寶石彎刀、純金甲蟲護手、雄鷹爪飾皮鍊、銀獅護肩、魟魚皮鑲祖母綠腰帶、木雕光明聖火圖騰小盒、黑曜石花果巧雕、八爪鑲鑽石章魚掛鏈、上古金幣近百枚等稀世珍寶、傳家信物等等!

坐在尊主石座上的葉法善悄聲問蘇自然:「大家這是?」

「萬仙會眾將自己最珍視的物事,交給尊主保管使用,如同將自己身家性命,從此交給尊主一般!」蘇自然躬身回覆葉法善的詢問。

忽然有一隻黑貓出現,葉法善看見那黑貓,面上只有一隻大大的眼睛,便想起那是在帝都長安西市,萬仙會地下宮殿中見過的獨眼小貓!這…經過這一段時光,獨眼小貓也長大了,還叼了一隻剛剛捉到的沙漠毒蠍子,也跟著大家放在行空毯上!

葉法善第一次看見這麼多人把自家珍藏如性命一般的物事,全攤在自己面前!

「那…接下來?該怎麼辦?」

「尊主得將這些珍寶,一一穿戴在身上,表示誓約與大家同生共死!」蘇自然解釋。

葉法善起身,照著蘇自然的期盼,拾起一串純金掛鏈,在所有會眾面前掛在脖子上! 所有會眾發出讚嘆!表示尊主接受他們以性命身家交付的祈託!

「尊主此刻該跟會眾們頒布諭令。」蘇自然小聲問葉法善:「您…真不會說波斯語麼?」

葉法善身體前傾,用更小的聲音對蘇自然說:「真是不會!一竅不通!我之前都是靠點頭傻笑,比手畫腳混過來的呀!」

「這當如何是好?」蘇自然這下子也挺無解!

葉法善想到一法,他對蘇自然道:「我有一法可試,你請一位精通西域諸國語言的會眾出來!」

蘇自然依葉法善所言,召了眼下萬仙會眾裡一位叫喜納的中年波斯人到葉法善跟前:「稟尊主,洗納是往來西域諸國辦買香料的商人,說到西域諸國語言,洗納最是通曉!」

葉法善一聽就笑了:「好極好極!」他起身離座,看著面前的波斯洗納面露微笑:「跟你借一借說西域話的能力!」

蘇自然將葉法善的意思,以波斯語翻譯給洗納聽,可洗納不理解,語言能力要怎麼「借」出去?他只得低頭對著葉法善,以波斯語回道:「洗納願助尊主!」

葉法善伸出左手輕捏劍訣於唇前,以右手無名指輕輕搭在波斯洗納的眉心:「借天地眾生想,進!」咒令從葉法善口中低聲唸出,葉法善雙目一閉,藉由右手無名指的手少陽三焦經,以葉家借法,直接接通會眾洗納與自己的泥丸宮!他腦海中聽見了一個女子溫柔喜悅的聲音,對洗納說話!那是洗納剛出生時,母親的說話聲音!緊接著,葉法善又聽見一名男子教洗納說話的聲音…老婦人沙啞的說話聲、村裡長老的祝福言語、小朋友嘻鬧聲…許多不同的人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多、越來越快!葉法善聽見更多更多西域諸國男女人士的說話聲音,他開始理解那些話語的意思,那些不同西域諸國的話語之意,像是一波波潮水般直接在葉法善的腦海中交互融會貫通!

葉法善雙眼一開,面帶微笑,將右手無名指從波斯洗納額頭上收回:「成了!」

蘇自然與洗納竟是一驚,這句「成了!」可是純正口音的波斯話語呀!

「請尊主訓示!」蘇自然躬身退後,排在萬仙會眾的右排前方。

葉法善從來沒在這一大堆人面前說過話,更甭提有什麼「訓示」的經驗!他想了一想:「嗯…」 他看到自己一雙滿是污泥的光腳丫子,更是尷尬!正要說些安慰的話時,腹中「咕嚕」、「咕嚕」的飢餓聲音,反而先傳了出來!偌大一座聖火古廟,全場安安靜靜之際,突然聽到新任萬仙會尊主發出巨大的飢餓聲!有幾位站在前方的會眾更是聽得清清楚楚!立時咬緊牙根,強忍著笑意!

葉法善看見十多位會眾的表情,知道這下子糗了!但他個性一向大方無太多人際面子罣礙,便不好意思的抓抓頭:「哎呀!」葉法善看著會眾們以及站在兩側的雙胞胎光明聖火侍者妲雅、碧薩也在忍笑,便說:「要笑便笑出來,憋著多不舒服呀!」

登時整座聖火古廟中充滿了笑聲!先前一場激烈驚心動魄的苦戰所帶來的壓抑,全都在笑聲中逐漸化解!

蘇自然想起以前對葉法善的印象中,他好像老是在想吃的、找吃的、做吃的,還在帝都長安西市賣過煎餅!於是微微一笑:「尊主要大家,還有貴客阿里塔利班先吃喝飽了!再議大事!」

#葉法善 來日再相逢 每週五更新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56827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