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直到那一天18 跑跑跑!
2021/02/16 15:02:36瀏覽496|回應0|推薦34

直到那一天18 跑跑跑!

我叫周理杰。今年幾歲?我說不準。你我一定有擦肩而過的那一刻,但是你隔天就不會記得我了。沒關係,因為我們的方向不一樣。你往前進,而我不是。

有句話是這樣說的:「不要一直沈溺在過去而走不出來。」

我發誓!我比發明這句話的人,更懂得這句話的意思!我完全理解!

我從那一天開始,就一直沈溺在過去,無法自拔!

那一天,是星期六。

請問你,星期六的明天是星期幾?再往下一天,又是星期幾呢?

好吧!反正…到了夜半時分,一切都會化為…白費工夫。


周理杰回頭,兩步就坐在淨水法師對面的塑膠椅上:「怎麼『參詳』?」

淨水法師輕輕按了按額頭上的腫包,檢查自己是不是比出院前還要不舒服?她其實並沒有把握,能夠為面前這位陌生帥哥做什麼?對於自己的能力,她相當清楚!若是滿心只巴望著求財,則能力就沒辦法發揮出來!一點兒都不靈!淨水法師其實是知道答案,知道為什麼會這樣的。但許多時候,是無能為力,像是雙腳深深踩在泥潭裡,拔不出來!

她搓搓自己的雙手,看見雙手手背上青筋滿佈,這就是「歲月」的意思呢!

歲月告訴她,許多事情許多人,無論在當時多麼珍貴?多麼棄嫌?多麼討厭?多麼喜歡,都是來來去去的。留下來的,像是手背上的青筋,告訴自己,人生已經走了有多遠多遠?

不靈?

因為她不像小時候,並非為了得到什麼代價、報償,而說出一個人的過去現在與未來。她只是把自己感應到的說出來而已,就這麼簡單。但是當自己想用這樣的能力賺錢時,卻發現自己的心力無法集中,自在的感覺就消失了!她在為客人作法事時,大多時間都在驅逐、排斥一些不能有,卻又揮不掉的心思!

收到的錢,要怎麼安排?分給誰多少?誰要拿多少?可以留下來多少?大兒子會吵著要多少?小兒子會想辦法挖走多少?這次會靈嗎?如果不靈,應該怎麼下台階?話尾要怎麼說,才不會被人家抓到把柄,然後吵著要退錢?這是在做法事?還自在自問自答?這樣的狀態下,自己的能力怎麼可能發揮得出來?哪有什麼靈不靈的?當然是不靈呀!

若是因為自己胡亂想的這些儀式,讓客人覺得有效果,那是客人自己的想法造成的!跟自己幾乎無關了!她能做的,只有給客人一種別開生面的「儀式感」,剩下的,都是讓客人自己去感受,去試試看改變,去完成。

我真的很糟糕呀!真是不應該呀!但是我…實在沒辦法!我…我有太多放不下的,我一直追著錢跑!兩個兒子一直追著我跑!我一直在跑,但是要跑去哪裡?我毋知樣 。他們要追著我跑,什麼時候才不會一直追著我呢?我嘛毋知!

淨水法師閉上眼睛,一切都暫停一下,全部揪都嘛待一下!讓我無牽無掛的好好做這一次吧?

可以嗎?可以嗎?可以嗎?

周理杰不知道淨水法師閉目養神時,心裡頭的千迴百轉,他這是第三次面對淨水法師作法了!頭一回是毛凱莉,結果吃下符咒的是自己!第二回是自己找淨水法師,結果吞了符咒,媽的根本白忙一場!這是第三回,他壓根兒不抱希望!…應該這麼說:根本是看笑話!看淨水法師的笑話,以及自己傻呼呼還坐在這裡配合演出的笑話!

「來囉!」淨水法師表情平和:「將手給我,雙手。」

周理杰依著淨水法師的指令,乖乖地伸出雙手。兩個人的手,就在辦公桌上方交握。 周理杰感到一陣不適應!說起來,他根本沒有這樣的經驗!自己連母親的手都沒握過,現在卻跟一個年紀跟自己母親差不多的陌生婦人雙手交握!這是什麼呀!好尷尬!太尷尬了!

然後應該怎麼辦?淨水法師雖然眼睛閉著,但是她也很緊張!這次又是不靈,那真是…人家根本不認識你,只是因為碧湖登山隊的關係,就掏了十萬給自己!碧湖登山隊…自己完全就是敷衍的參加,純粹就看看能不能釣到幾個有錢又願意花的,帶著鈔票來找自己排解婚姻感情、子女的婚姻感情的困擾!她討厭登山,討厭得要死!

小時候是怎麼樣的?淨水法師腦海裡,想著小時候的自己。

爸媽開雜貨店,還擺了個賣蚵仔麵線的攤子。一天到晚都在忙賺錢,跟客人攪豬屎的開講,扯一些有的沒的!沒有太多時間照顧家裡六個兄弟姊妹。沒讓小孩子餓死、病死就算是很照顧了!

那時候,自己讀冊也不頂真,不是什麼讀冊的料!一有空,就溜出去找小朋友玩…淨水法師想起來,有一回,她被自己,和一個綽號叫「牛屎」的小男生嚇到了!她不留心的碰到了牛屎的手,竟然在腦海裡看見牛屎被一輛大卡車壓過去,頭都壓變形了!當時的自己,還沒小學畢業,嚇得尖叫!將牛屎的手狠狠甩開!狂奔回家躲在被窩裡一直哭!那個可怕的景象,一直在腦海裡揮不掉抹不去!結果呢?不到三天,牛屎真的被一輛大卡車壓死了!司機喝得醉醺醺的,以為自己一大早開車出門,在路上壓到野狗…牛屎是牛屎,不是野狗呀!

不是野狗!

淨水法師眉頭皺了一下!突然有一連串的「感覺」進來!從這個陌生帥哥的手心裡傳進來!好多好多聲音、畫面、記憶!一下子沒辦法整理!

「來了來了!」淨水法師閉著眼睛喃喃自語!

周理杰聽到淨水法師說「來了來了」,就認為她又開始演了!真的很缺德!這個老女人!我好歹也給了妳十萬,讓妳他媽的湊夠數,明天可以去把大兒子保釋出來,妳還真是夠壞了妳!連幫妳的人都想騙?真是他媽的一家子就沒一個好貨!看到淨水器想到「淨水法師」這個法名的傢伙,哪有可能是什麼好貨?

周理杰想要把手抽回來,卻被淨水法師以更大的力氣握住!

好入戲呀!周理杰心想:妳還真是演得戲感十足呢!

「原來是這樣呀。」淨水法師說完這句話,將周理杰的雙手放開。她閉著的眼睛,緩緩流出眼淚。當淨水法師睜開雙眼,她先揉了揉自己眼睛附近的少許淚水,做了幾個深呼吸,然後看著周理杰,臉上有些微笑,卻不發一語。 周理杰發覺,眼前的淨水法師好像把自己一下子給看透似的!那雙眼睛顯示出,她好像知道自己是誰?不不,應該是說,她「知道」自己是誰!知道的意思,是她…她好像變得…她看著自己的眼神…

她知道我!怪了咧!

淨水法師眼睛從周理杰的臉上移開,她轉了轉自己的眼珠,好像在做眼球運動一樣!然後又喝了一口茶,喃喃自語似的:「讓我稍想一下,整理一下喔!」

靠!再演嘛!周理杰一見淨水法師這副模樣,就鬆了一口氣!原來自己以為他在一瞬間,被淨水法師看透了的想法,根本是多慮了!這女人,從頭到尾都在演!自己差一點被唬到了!

「怎麼樣?」周理杰問話的語氣,露出了輕蔑與浮躁。

淨水法師左手按在辦公桌上,拇指以外的手指頭在桌上輪流交錯的輕敲:「你辜負了一個查某。」

一個?周理杰心理發笑!從唸書到現在,一個?媽的,這是褒還是貶呀?

「你覺得很過意不去。其實到現在一直還過不去。」淨水法師沒有注意到周理杰渾身上下散發著不相信的態度,繼續往下說:「因為你很驚啦。懷疑愛情這件代誌,是不是真的可以跟一個人天荒地老?你感覺毋這個可能!你越愛,越感覺毋這個可能啦。」淨水法師的語氣,不像是在跟周理杰說話,更像是在說故事。

「其實咧,你有多懷疑,就代表有多愛。安呢知否?」淨水法師像是個循循善誘的導師似的對周理杰說話:「但是你最後選擇閃避。所以你心肝內有一大堆的痛苦,一直堵在那裡攏解未開。」

似是而非的說法!

概括性的套圈圈!

有本事講個人名出來我聽聽呀?

我才不回應妳!我不說話不點頭不搖頭,就是看著妳!周理杰心想:我就看妳多會掰?

「你本來就要結婚了。」淨水法師繼續說:「這很重要。你也知樣這很重要!有一項物件,是結婚很重要的物件,你們兩個郎都知樣很重要。」

「結婚戒指嘛!」周理杰故意用一個謊言來接淨水法師說的話,看看她會不會點頭,然後開始說這戒指的事情!若是這樣,那麼自己就可以直接起身走人了!因為他會哈哈哈大笑三聲之後,當面告訴這個老女人,甭再掰了!早點他媽的洗洗睡吧!

淨水法師面帶微笑:「原來你記性不好喔?我不是講戒指。你們兩個…沒感覺戒指很重要啊。而且,我看到的變化,是因為這項物件出現,你才會行錯路,才會選不對路行呀!」

周理杰愣了一下!

「你後來交很多很多女朋友。但是你一開始跟這些美女作夥,就沒想要再一起很久很久捏。為什麼你知否?」

為什麼?妳講講看呀!周理杰此時臉上開始微微泛紅!

「你是一個很專情的人,你知否?還是你忘記了?」淨水法師看著周理杰!

周理杰這下子被淨水法師給搞混了!到底重點是什麼呀?

「我看不清楚那個物件是什麼。因為它不只是個物件而已,它有更大的意義,它可以改變你的人生…你會跟現在完全不同款。」

看不清楚喔?講半天,來亂的嗎?

淨水法師從茶壺裡又倒了一杯熱茶給自己,然後慢慢啜了一口。她臉上露出似懂非懂的笑意。

「然後咧?」周理杰問。

「然後喔?」淨水法師看著周理杰:「然後我不太清楚。但是我知樣一項代誌。我感覺跟做夢很像…說不出來…也不是做夢才對…我知樣,但是不知樣是為什咪,我們這不是第一遍見面,這應該是第三遍才對,是否?」

周理杰聽完淨水法師問「是否」之後,一下子整個人都僵了!

#直到那一天 每週二更新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56447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