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直到那一天06 灰!灰頭土臉的灰!
2020/11/24 11:00:04瀏覽629|回應0|推薦40

我叫周理杰。今年幾歲?我說不準。

你我一定有擦肩而過的那一刻,但是你隔天就不會記得我了。

沒關係,因為我們的方向不一樣。你往前進,而我不是。

有句話是這樣說的:「不要一直沈溺在過去而走不出來。」

我發誓!我比發明這句話的人,更懂得這句話的意思!我完全理解!

我從那一天開始,就一直沈溺在過去,無法自拔!

那一天,是星期六。

請問你,星期六的明天是星期幾?再往下一天,又是星期幾呢?

直到那一天06 灰!灰頭土臉的灰!

提款機前,周理杰的心裡忐忑不安!他之前快手快腳的在浴室脫下全身濕透的衣褲鞋襪,換上一套輕便運動服,背上一只運動背包出門,因為要弄清楚一件事…

如果手機裡淨水法師的LINE消失了,是因為自己一覺醒來,到了與淨水法師開壇作法的前一天所致。那麼… 提款機上的數字,顯示出周禮杰目前的帳戶餘額!

周理杰再三確認,然後左手緊緊握拳,手臂由上向下一沉:「YES!」 付給淨水法師的那八萬塊,又回來了!這筆錢根本沒有真的付出去…不!是付出去了,但是因為自己的時間,往前倒回一天,所以…「YES !」

周理杰看著提款機的監視鏡頭,忽然苦笑:「我有花不完的錢!靠!」

公寓頂樓的渾元宮。

矮矮胖胖的淨水法師蹦著一張臉,和阿桑秀芳兩人,正在整理被周理杰與自己小兒子建志所留下的爛攤子。 淨水法師咬著下唇,不發一語。她默默地將地上所有砸碎、損毀的神像一一拾起,一塊一塊,一片一片地放進大紙箱裡面。

阿桑秀芳拿著掃把,從四週開始,把地上的細瓷碎片往中間掃。

「那個…咳咳,不好意思…」周理杰出現在大門口,他看著客廳裡像是颱風過境一樣的雜亂…「我是那個…」

「齁!」淨水法師一轉頭,就看見周理杰!這個壞蛋!「你是又來要作咋?」

「就是這個喔?」阿桑秀芳往淨水法師身邊退了一步,掃把舉在身前:「你又來做壞歹事喔?」

周理杰連忙搖手:「不是不是!我…」他將背包一到胸前,打開拉鍊,拿出兩大疊千元大鈔:「我是來…跟法師說抱歉的啦!不好意思捏,誤會,誤會啦!」

阿桑秀芳一看這兩疊千元大鈔,就是二十萬現金的意思!「你是要用錢來收買我們法師喔?沒效啦!我們一定告到底啦!」她見到周理杰一副示好示弱的模樣,膽子就大了,聲音也大了!

「你再不走,我要叫警察囉?」淨水法師雖然嘴皮子上警告,但是倆眼睛可是盯著鈔票不放!

周理杰露出應付客戶的笑臉:「早上是我不對,太衝動了!我是想來請教法師…」

「請教什麼?用拆房子的方式請教喔?我這裡是…」 周理杰與淨水法師同時說出:「要先預約的!」

「我有聽…碧湖登山隊說過啦!」周理杰繼續往下說:「因為…我知道法師有一道很厲害的符!想要來請示法師啦!」

「啊你沒遇到法師,就預約下次呀!隨便闖到人家裡,亂砸亂破壞?」阿桑秀芳搶著說:「現在想拿錢來消災喔?代誌沒那呢簡單啦我跟你講!」

「對呀!妳講得對!『花錢消災』啦!」周理杰繼續陪笑:「法師那是為了眾生,那是沒在收錢的,但是若為了私人,」他指指自己:「為了私人,法師也是要吃穿呀,對吧?」他向前一步,將兩疊千元大鈔,讓淨水法師看得更清楚:「都是新鈔喔!」

「你是…」淨水法師看著這個陌生男子從一進門就開始陪笑臉,還拿出自己最喜歡的「補品」,兩疊全新的千元大鈔來壓驚,一顆心就不再七上八下,以為這個傢伙又想來鬧事!「你是聽碧湖登山隊哪一位講到我的?」

「就是…就是一個頭髮都留大捲的那個啊?」周理杰認真回想毛凱莉她媽媽的樣子…太久沒見本人了,是不是造型還一樣呢?「那個看起來像貴婦人,她的大女兒在當婦產科醫生那個啊?」

阿桑秀芳恍然大悟:「啊!伊講的是…毛太太啦!」

「妳認識喔?」淨水法師反問阿桑秀芳。

「咱舊年辦尾牙,」阿桑秀芳一副記憶力超強的樣子:「毛太太伊一個郎就出三十萬請街友來圍爐有沒?咱就去請那個『是巧遇不是外遇』的阿基師伊一團來煮吃有沒?」

淨水法師手上捧著一尊土地公木雕神像:「喔?一個尾牙就出三十萬喔?」

「嘿呀!那個毛太太啦!」阿桑秀芳還在提醒!「有記起來沒?」

「啊人家碧湖登山隊的毛太太一個尾牙就出三十萬,」淨水法師先是環顧一下整間屋子的雜亂,然後斜眼瞄著周理杰:「把人家厝內用得安呢…二十萬喔?阮細漢子被打得嘴角破空,腳手著傷去看醫生,不知樣何時才會好?好也不知樣會好完全沒?…也只算在二十萬內底喔?」

「哈!」周理杰聽懂了淨水法師的意思:「哈哈哈!我是先準備一個前金啦!」他將兩疊千元大鈔放在神桌上:「等這裡整理好喔,我有問題要向法師請教,然後我還有一筆『後謝』啦!哈哈哈!」

阿桑秀芳撇著嘴:「這裡整理好?就靠我兩個老的收喔?我看要一個月啦!你一個月之後再來問!錢留著,順走!」

周理杰雙臂攤開:「哎喲?要一個月才能整理好喔?這樣法師晚上怎麼睡得安穩啊?我有辦法,很快整理好!」

「什麼辦法?」淨水法師好奇。

周理杰朝大門口退了一步,向外喊道:「大強!」

淨水法師與阿桑秀芳看見一個壯壯的大個子,帶了六、七個壯碩工人進了大門!

「作咋?作咋?」淨水法師第一時間將神桌上的二十萬現金抓在手上!

「他是我們公司的建築設計師,」大強先指著周理杰,然後解釋身後的六、七位工人:「我這幾個是常常配合的工班啦!」他也擠出笑容:「我們最會整理人家的家了啦!這裡交給我們幾個,保證是OK的!我跟妳…」他先看著阿桑秀芳,然後轉向淨水法師:「妳才是法師對吧?我跟妳說,我們的工班是很貴的!有錢也不一定請得到呀!這個小攤的…」

他看看整間快被砸爛的屋內,一邊搓搓手說:「簡單啦!順便有空,幫你們把水電線路免費檢查一遍!該換的換一換!有漏水、長黴、龜裂的牆壁先刨掉一層查清楚,然後打防漏針、補土,再用最好防水漆重漆一遍!地板有裂的補一補…然後呢?新的傢俱擺一擺,」他朝著淨水法師一彈指:「整間看起來像新的!跟樣品屋一樣!我們這個設計師人很好的,」

他指著周理杰:「你多認識一個好朋友,保證是有好沒壞的啦~妖嬌大法師!」

「三八啦!」淨水法師在大強肩頭拍了一下:「講什麼妖嬌?六十多歲是多妖嬌?」

周理杰臉上笑瞇瞇,將阿桑秀芳和淨水法師手上的掃把、紙箱全都拿給大強的工班:「這裡讓他們來處理,讓弟子帶兩位去大飯店住三天!三天之後回來…全新的!」他朝這頂加公寓的破舊空間一揮雙臂:「新到亮晶晶!」

「大飯店?是哪一間?」阿桑秀芳問。

「大倉久和!」周理杰:「要是法師不喜歡,我們再換!」

「喔喔?」阿桑秀芳驚訝:「那間很貴呢!聽說一壺果汁就要一千五捏?」

淨水法師斜眼看著阿桑秀芳:「妳哪會啥攏知?」

大強看著周理杰陪笑將淨水法師與阿桑秀芳請出大門,他偷偷在周理杰耳後提醒:「你這道欠我欠多了!」

周理杰轉過身來,右手比出「OK」的手勢,然後悄聲而緊急的說:「他媽的!今天一定要找出來!一個裝餅乾的舊鐵盒,裡面有放符咒的!」

大強點點頭,他已經聽周理杰重複強調好幾遍了!

「哎呀!你毋知啦!」

阿桑秀芳已經喝了不少清酒!她在飯店的總統套房,吐著酒氣對周理杰說:「法師伊其實很艱苦啦!」

周理杰的眼睛,瞟向剛剛往浴室衝過去吐的淨水法師,然後問:「辛苦?辛苦什麼?」

「兩個兒子!」阿桑秀芳伸出兩隻手指:「一個才關進去,還沒拿錢去保出來!一個…跟你打架!兩個兒子,攏不受教!」

「這個我請教妳關於補感情水庫的符咒,有什麼關係?」周理杰試著想把主題拉回到那張符咒上。 阿桑秀芳一拍大腿!

「有喔!那會沒有?」 周理杰裝出一副想聽內幕的表情,鼓勵阿桑秀芳繼續往下說! 「我跟你講!伊喔…伊嘛是沒辦法,才會做法師啦!因為喔…伊那個大兒子,之前愛賭博,欠好多錢喔!啊小兒子,就有樣學樣啦!整天遊手好閒,沒錢就跟自己老母伸長手要錢啦!」

「符咒符咒!」周理杰才不想聽淨水法師的什麼家務事呢!

阿桑秀芳搖搖手:「我不知道什麼符咒啦!但是喔!…」她又吐出一口濃濃的酒氣:「法師的大兒子上禮拜去跟人跑道墓仔埔,講說有挖到人家陪葬的罈子啦!」

「然後呢?」周理杰問。

「啊就…好像有金子,啊法師知道的時候,就只剩下一堆灰啦!哈哈哈!」阿桑秀芳笑了出來:「伊講乾脆拜一拜,有空再把那個灰喔,包在符裡面…做生意…不是,做法事用啦!」

「灰?」周理杰沒想到會有「灰」這個字眼出現!

「灰!灰頭土臉的那個灰啊!你知否?」阿桑秀芳強調!

周理杰搖搖頭,他聽得都傻了!這是什麼想法呀?拿死人罈子裡的灰…媽的!難怪!自己頭一回幫毛凱莉吞下那張符的時候,就感覺還吃到了怪怪的味道!原來不只是符咒燒成的灰而已!他媽的!到底…他雙手抱頭,心裡想著:還吃了兩次!

淨水法師吐完,從浴室慢慢浮著牆壁走到總統套房的客廳:「你們…你們是在聊什麼那麼開心?」

「沒啦沒啦!」阿桑秀芳笑著說:「啊妳就酒量不好,還喝那麼多?又不是沒喝過清酒?這總統套房呢!妳是吐在叨位?」

淨水法師指著周理杰:「啊是怎樣?總統套房不可以吐喔?因為他介紹的大釀很好喝呀!配串燒多適合喔!」

「大吟釀!」周理杰笑著說:「不夠再叫呀!」反正錢花掉了隔天又會自動回來!他心想:但是不對!我寧錢花掉了不回來!只要我的日子恢復正常就值得了!還「隔天」咧!瘋啦?

「嘿啦!大吟釀!不是大釀啦!」阿桑秀芳指正淨水法師!

「你的大兒子,」周理杰故意皺眉頭:「怎麼那麼不夠意思?去挖到金子,結果只留給妳一堆灰喔?」

淨水法師聽了愣了一下,在沙發上坐下,整個身體幾乎埋在蓬軟的沙發裡:「唉?你哪會知道?」她瞄了阿桑秀芳一眼,用手肘推了阿桑秀芳一把:「妳實在很多話捏!什麼都跟人家講?」

周理杰著淨水法師吐完了,好像酒有點醒,這下子,可以把事情給說清楚了吧?

「所以,法師要用那個罈子裡的灰…包在符裡面用來…」

淨水法師裝眼睜得大大的,看著周理杰!

「幫信眾祈福喔?」周理杰問得很小心!

淨水法師搖搖頭:「沒啦!沒這個代誌!我才沒這個想法!」

那是因為毛凱莉還沒去找妳!時間還沒到星期六!可惡的老妖怪!周理杰心裡痛罵了七、八句粗話!他理了理思緒,現在還不到翻臉的時候!

「啊秀芳大姐講說妳的大兒子還在關?還沒保出來喔?」周理杰像要直接去找淨水法師的大兒子,把那符咒的事情搞得再清楚一點!

淨水法師又瞪了阿桑秀芳一眼:「妳哪會什麼都講啦?」

「是關在哪裡?」周理杰想要立刻去找淨水法師的大兒子!

公司的法務Vicky走到看守所服務處櫃臺,她轉頭問周理杰:「你確定?這樣子就可以跟早上那家人和解?」

周理杰點頭:「對呀!我都找了大強帶工班去那個法師家整理了,現在就幫她把大兒子保出來,這件事情就結束啦!」

「有和解書嗎?」Vicky強調:「有很多案例,都是因為沒有白紙黑字,人家會反悔,會出爾反爾的喔!你這麼相信對方喔?」

周理杰手拍胸:「我信!我相信!」

Vicky嘆了口氣:「唉!我不明白,你怎麼會跑到人家家裡去發神經?你到底去幹嘛?」

周理杰也跟著嘆了口氣:「我講了妳也不會明白,沒有人會明白!」

手機傳來兩則訊息。

周理杰看了一下,是Doris傳來的訊息:我星期六有空,你有安排嗎?

另一條:晚上九點半,不要忘了喔?果果。

「夜生活又要開始啦?」Vicky諷刺式的問。

周理杰完全沒有心思去多做辯駁!他撥了大強的手機。

「怎麼樣?有找到嗎?」周理杰問手機那端的大強!

手機裡的大強回答:「什麼餅乾盒?真的沒看到!確定只要餅乾盒?還有沒有什麼東西是你要找的?」

「唉!」周理杰大聲嘆了一口氣!「為什麼這麼不順利啊?再找找!一定有!不然...看看有沒有裝骨灰的罈子!」 他看見兩名法警,帶著一個穿著黑色長袖T恤,手腕跟脖子都露出刺青的寸頭年輕人,一臉戾氣的走過來。

找不到裝符咒的餅乾盒,先找你問清楚也可以!周理杰心想。

「劉明志。」法警對Vicky說:「溫律師,這個就是劉明志。出庭時間剪書記官會寄通知給妳。」

淨水法師的大兒子劉明志從頭到腳,仔仔細細的看了Vicky一眼:「妳是我律師喔?」

「只有今天!」Vicky回答得很簡潔!

周理杰對劉明志說:「是我保你出來的!」

劉明志雙手插在口袋裡,看著法警離開後,踩著拖鞋,自顧自地往大門外走去。

「喂喂喂!」周理杰追了上去:「我在跟你講話!」

Vicky並沒有跟著周理杰的步伐,她在周理杰背後說:「我要下班了!」

「謝啦Vicky!」周理杰連頭都沒回,三步併兩步,將剛剛保釋出來的劉明志攔住:「我在跟你講話!」

「誰找你來的?阿標?」劉明志的態度,比他弟弟建志更輕浮毛躁!

「你是哪一天去偷挖人家墳墓的?」周理杰也不想多費唇舌,直接問重點!

劉明志一聽,臉色一變:「靠?關你屁事啊?誰講的?」

「阿標!」周理杰撿現成的名字瞎掰!

劉明志邪笑:「騙肖!阿標你認識?幹你娘別騙了!誰叫你來保我的?」他話一講完,瞪了周理杰一眼,然後想直接離開。

周理杰上前一步,一把重重搭住劉明志的肩頭:「去哪裡呀?我有話要問你!」

劉明志一甩肩:「你他媽的想幹嘛?」他惡狠狠的瞪著周理杰:「我現在心情不太好,剛出來要去吃豬腳麵線過火去晦氣!你他媽的不要太白目喔?幹!」

我怎麼會…我怎麼會跟你講話呢?為什麼呢?周理杰不想老是被這傢伙甩在身後!他乾脆移動到這個叫劉明志的傢伙面前,嚴嚴實實地擋住他的去路!「你現在跟我講,比較不麻煩!」周理杰瞪著劉明志,掏出手機晃了晃:「不然等他們過來,就沒那麼好講話了!」

劉明志愣了一下!

這話說對了吧?你還是會怕的嘛!周理杰笑了笑:「我問你,去哪裡偷挖墳墓的?」

「幹!」劉明志罵了一聲,突然開始狂奔!

周理杰大叫:「喂!」

兩個男人,在華燈初上的街道,一前一後地追逐狂奔!

周理杰看到這個叫劉明志的傢伙,竟然在一個路口,擠下了一名機車騎士,然後自己騎上了陌生人的機車,想要這樣就跑了?

「你幹嘛?你幹嘛?停下來!」那位被劉明志突然拉下機車摔在地上的騎士翻身坐倒在地上,看著將自己機車騎走的劉明志大聲喝止!

開什麼玩笑?剛保釋出來,就又犯罪了?問你話你是在跑什麼?

「不要跑!」周理杰用力衝刺兩大步,一個急跳躍!直接跳上了機車的後座!他一手緊緊抓住劉明志的…頭髮太短!他勾著劉明志的脖子!另一手向後緊抓著後座扶把:「停車!停下來!我只是要問你話!」

劉明志根本不理會!他仰著頭,右手一扭!機車的速度飆得更快!

「你是去哪裡挖墳墓?」周理杰大聲再問一次:「你講了我就放過你!」

不行!這樣子自己會被這個傢伙摔下車!周理杰發現這傢伙騎車又快,同時又在快車道上的車陣中亂鑽!周理杰收回勒住劉明志的手,想要牢牢摟著他的腰…

不到一秒鐘的時間!

真的不到一秒鐘!前面的劉明志不見了?

周理杰眼睜睜地看見那傢伙身子一竄!竟然直接從快速衝刺的機車上往旁邊跳?這是瘋了嗎?一聲聲刺耳的喇叭聲突然轟向自己的耳朵…他什麼也看不清楚!路上車燈太多太亮!

是地板在震動?還是自己在震動?

都不是。

周理杰意識到是自己躺在擔架上,被人推動。

「聯絡開刀房!三號房!準備手術!需要大量輸血!」 旁邊有人講話…聽起來是緊張嗎?還是興奮?

想起來了。

他追著那傢伙,機車…然後那個混蛋竟然跳下機車?然後呢?他在一輛機車上,快車道…失去平衡!車燈!喇叭聲…劇烈的疼痛!

我會死在「過去」?是嗎?是有這麼莫名其妙的死法嗎?

周理杰的意識一下子全模糊,一下子又清楚!

果果約九點半…我們已經…周理杰的鼻端,突然出現一股混著汗水與香水的味道…我還可以聞到妳胸前的香味…

劉明志呢?這傢伙…

這傢伙跑哪兒去了?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53802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