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直到那一天05 今天的明天是昨天?
2020/11/17 11:13:03瀏覽679|回應0|推薦45

直到那一天05 今天的明天是昨天?

搖晃、跳動、光影模糊、血腥味…

有隻手,不止一隻手吧?壓迫胸口,還壓住腿…

臉的下半部被罩住!眼睛的焦距很難控制…

聽覺很正常,然而注意力是斷斷續續的…

「血壓降下來了!需要大量輸血!」 周理杰聽到有人在說話。

「氣胸!大腿骨折!先生!先生!有聽到我說話嗎?」

周理杰有聽到,但不確定這個人是跟自己說話?

「腹部出現大面積瘀青,可能是內出血!」

胸口好痛!痛到不行!每呼吸一次,就無比刺痛!吐氣也是,好像氣吐不完?痛得冒冷汗!

轉彎!車子在轉彎… 周理杰的身體動彈不得,既僵硬,又癱軟!

汗水流到眼睛裡面了!卻沒辦法使力抬手,將汗水抹掉。

「心跳很微弱!先生!不要睡著!先生,有聽到我說話嗎?」

周理杰看到身邊有人跟他說話,可是人影卻是重疊的!有時候一個,有時兩個,一下子又變成三個… 他動一動頸部,想要點頭,但是不曉得是否真的點了頭,表示他聽到有人在和他說話?

「再三分鐘就到了!」 聲音從車子的…駕駛座…是從駕駛座傳來的嗎?

一輛救護車,警鈴聲沿路大響!在夜晚的車陣中疾駛!

駕駛經過一個十字路口,速度絲毫沒有減低,他突然大叫一聲!救護車來不及應變,直接被搶快的一輛小貨車側撞!整輛救護車向右翻倒,在柏油路上滑行,發出陣陣摩擦的火花!救護車的左側有一大塊凹陷,金屬車殼出現一道超過一尺的裂縫!從裂縫看進去,裡面已經整個翻倒錯亂!急救儀器被撞壞,擔架落在車廂另一邊,急救人員被甩到車廂尾部,滿頭是血!擔架上的周理杰即將失去意識…

「我們會盡快送你去醫院!」 周理杰想起這句話!

誰說的?不認識。

是剛剛說的?還是半小時前說的?還是昨天說的?他難以認定,這句話是什麼時候說的?但是他聽到了。

我為什麼要去醫院?

我怎麼了?

我做了什麼?

周理杰的情緒非常激動!或許這是他人生中最激動的一回!沒有其他的狀況,能比得過此刻的激動!

右腳一直踹著公寓頂樓的大門!門楣上「渾元宮」的牌匾,已經因為周理杰瘋狂似的踹門而搖晃掉落!剛剛差點砸到頭,然後砸在自己的大腿上!

「出來!給我出來!」周理杰狂吼:「媽的給我死出來!」

「碰」地一聲!頂樓加蓋的建築大門向屋內傾倒!周理杰一下子進了客廳!裡面空無一人!

他憑著印象,快步進了客廳旁的房間。

那是一間四分之三地板墊高的主臥。墊高的部分,放著一張床墊,上面是發黃褪色的碎花床單。枕頭是舊式的,枕頭套一看就知道用了很久!床墊旁邊是個組合的梳妝台,塑膠椅子擺在地板上,正好符合梳妝台的高度。兩組衣櫃在另一邊,三夾板釘起來的那種。落地鏡靠在矮櫃旁。

還有一組開放式組合矮櫃,堆疊著一些衣褲、雜物。

沒人嗎? 周理杰出來,經過廁所,轉到另一個位在後邊的房間。

也沒人!

這個房間充滿菸味、霉味,一張小桌,上面擺著筆記本電腦、煙灰缸、充電線、幾本破漫畫、喝完的寶特瓶、吃完沒丟的泡麵碗…又是一個三合板的衣櫃、組合式的矮櫃。這個房間比較小,但是有兩張單人床墊。床單只是隨意鋪在上面。枕頭擠在一邊。落地鏡又窄鏡面又髒!像是壞掉的直播圓燈塞在落地鏡與牆壁之間…

周理杰又走回客廳,瞪著神桌上兩排大大小小的神像。

「那個騙子呢!」他大聲地對著兩排神像吼!但是這兩排神像,每一尊還是巍巍不動,臉上依舊祥和微笑。

周理杰掏出手機,要找出淨水法師的LINE,但是他滑了半天,根本沒有淨水法師加好友的紀錄!

「幹!FUCK!」周理杰失控似的大罵!他知道為什麼沒有淨水法師的LINE了!因為那是他昨天加的!昨天,是星期五。而今天…

「因為今天是星期四!還沒星期五!靠!」周理杰一腳踹向神桌,兩排神像倒了快一半!

「所以妳的LINE…還沒出現!出來!人給我出來呀!」

大門口出現一個年輕人的身影。這位年輕人瘦瘦的,長得還沒有周理杰高,年紀約莫二十歲出頭。周理杰聽到對方一吼:「幹!你在幹嘛?」

他也愣了一下!「我在找專門騙人的鬼法師!淨水法師聽過沒有?認不認識?他媽你哪位?」周理杰在氣勢上絲毫不退讓!已經變成這樣了,還客氣什麼?

二十出頭的年輕人滿臉漲紅!話不說了,直接衝上前,對著周理杰就是一拳砸過來!周理杰一咬牙!他媽的太好了!來呀!他的鼻子,還聞到眼前這傢伙所呼出的濃濃酒氣!

兩個男人直接在客廳拳打腳踢,誰也不留力!想也不想的,只是猛力的出拳、踢腳、擒抱!整個客廳不到三十秒,比周理杰剛剛一個人瞎踹瞎砸要更加凌亂!

年輕小伙子一擺手,抄起一尊神像,就往周理杰頭上尻過去!周理杰被這麼一敲,立刻眼冒金星!

「你他媽的!」他抓起塑膠椅,就往年輕人身上扔!然後照抄對方的點子,也抓起一尊神像往年輕人頭部扔過去:「操你媽!玄天上帝問候你!」

小伙子閃過周理杰砸過來的神像!抬腳往周禮杰肚子就是一踹:「幹你娘!那尊不是玄天上帝!這尊才是啦!幹!」

周理杰一閃身,躲過了小伙子的「玄天上帝」攻擊!只聽到耳邊傳來「嘩啦」一聲!神像飛到牆角,摔得粉碎!

兩個人在客廳,如同在玩搏命躲避球似的,撿神像當球,用力互砸!

「土地公找你啦!靠!」周理杰抱起一座木雕神像,又往年輕人頭上扔過去!

「幹你娘!那是托塔天王啦!這才是土地公!伊叫你去死啦!幹!」年輕人撿起地上的土地公像,像投球一般地用力丟向周理杰!

周理杰被籃球般大小的木雕土地公給砸中腹部!一口氣差點沒緩過來!他翻到辦公桌後面,撿起一做自己不認識的神像:「這是誰?」

「九天玄女啦!」年輕人大聲喊!

周理杰看了一眼「九天玄女」的塑像:「隨便啦!」周理杰用力對著年輕人砸過去:「祂叫你去看醫生啦!」

「幹什麼?幹什麼?通通不要動!」門口突然出現了三位警察,還有一位婦人,可能是淨水法師附近的住戶鄰居。

「建志啊!」這位婦人驚訝得合不攏嘴:「你們是要把你媽媽的『渾元宮』拆掉是又?」她先看著年輕人,再看向周理杰。原來,這位年輕人叫建志,是淨水法師的兒子。

「幹!拆厝的是這個啦!」年輕人又衝向周理杰!兩個人又糾纏打在一起!

三名員警同時上前,既動口又動手的,將這兩個激動的傢伙,全都上了銬!

警局辦公區西側,是一排木長椅,長椅靠則的牆面上,有一整條手腕子粗的不鏽鋼扶手。周理杰跟淨水法師的小兒子建志,分別被手銬銬住,手銬的另一端,則銬在不鏽鋼扶手上,一人坐一邊。 快步走進警局的,是周理杰公司的法務Vicky與大強。

大強看出來有點急躁與不解,他將穿著一身黑色套裝,留著妹妹頭的Vicky介紹給製作筆錄的員警:「這是周先生的律師!」然後他看見被銬在長椅上的周理杰,三步併兩步靠過去:「你幹嗎?」問得很小聲,不過周理杰聽得很清楚!

周理杰正在細細體會和那個臭小子鬥毆之後的身體反應。右膝蓋應該瘀青了,稍微一動,會有腫脹痠痛…

「我問你幹嘛啦!」大強身高超過一百八十公分,體重將近一百公斤。周理杰去工地巡場的時候,多是跟著大強一起。

周理杰瞄向銬坐在長椅另一頭的建志:「沒什麼!真的沒什麼!還能有什麼嗎?」最後一句話,他等於是用吼的!

「安靜!」警局裡的員警呵斥周理杰!

「噓噓噓!」大強嘟著嘴安撫周理杰:「沒事沒事!不要激動,冷靜冷靜!」

周理杰的上下兩排白牙露出來,一副想咬人的樣子:「你要是我,會比我更難冷靜!」

相較之下,另一頭的二十歲建志,反倒很冷靜,滑著手機,翹著二郎腿。像是路人甲似的,完全不管周理杰的情緒反應。

大強指著建志問周理杰:「一大早還不到九點,你就跟他打起來啦?在哪裡呀?他哪位?」

「我哪位關你屁事?」建志聲音挺大,惡狠狠地瞪著大強:「幹你娘!我要告死他!怎樣?」

「哈哈哈哈!」周理杰大笑!他看著一樣狼狽的建志:「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真的很好笑!哈哈哈!」

大強聽得出來,周理杰笑很得不正常!一開始,笑得真的是開心,最後卻笑得很…很放棄?是這樣說的嗎?

「阮建志咧?」淨水法師的聲音,一說話,就讓周理杰認出來!

周理杰立刻站起來,卻被手銬給限制住行動!「妳是個騙子!大騙子!根本沒有效!我照妳講的全做了!結果我現在還在這裡!今天是星期四!」

矮胖略施薄粉的淨水法師,頂著染了深紫色的頭髮,看著被銬在與小兒子同一張長椅的周理杰:「哎喲!你是在歹什貨啦?厝邊梁太太講的人就是你喔?你是按咋闖進去我家,我才坐遊覽車出發,要去苗栗拜拜,一通電話跟我講,我在高速公路交流道落車,趕小黃回來!才知樣整間厝強要乎你拆去呀?」淨水法師急忙繞一個大彎,怕這個陌生男子傷害她似的,來到小兒子建志面前:「有打得很嚴重沒?」

「要錢看醫生啦!」建志沒好氣地說!

淨水法師安慰小兒子:「沒代誌沒代誌!等一下這裡忙完,我陪你去看醫生喔!」

建志撇過頭:「免!錢給我,我自己去!」

「哼!」周理杰大哼一聲:「連妳兒子都討厭妳!妳看妳多討人厭!」

淨水法師像是被戳中痛處,她一手叉腰,對著周理杰就是連珠砲的罵:「說什麼啦你?你是知道啥啦!你一個郎好好,去我厝內是要偷拿什貨?整間厝乎你破壞!連我們渾元宮的眾神攏乎你砸了了!連我細漢兒子也敢打?你是要按咋賠?你該死呀你!」

「總經理好!」大強接起手機,直接回報:「糟透了!現在對方家屬趕來,不好搞定呀!」

身體倚在辦公室門口的公司總經理Jim,聽到大強在手機裡跟他說,到此刻周理杰還在警局大呼小叫的!他的倆眉毛皺得黏在一起:「搞什麼啊?請法務Vicky想辦法,盡快把他弄出來!警察有沒有電擊槍?借一下把他電暈了就不吵了!」

「妳的符根本沒用!」周理杰衝著淨水法師大吼:「今天是禮拜四!我又往回倒退了一天!怎麼辦?妳說我怎麼辦?」

「無故侵入住宅、毀壞私人財產、傷害、竊盜。」Vicky面無表情地對大強以及靠在車門,整個頭貼著車窗玻璃的周理杰說:「前面三項,要是好好談,可以和解,後面那一項,如果沒查出來具體的事證…打成竊盜未遂的話,拘役易科罰金、社會勞動服務、捐一筆錢…這是最好的狀況。」

大強邊開車,邊對周理杰說:「兄弟,不管是什麼狀況,你都得一五一十的,跟Vicky說清楚,你一大早究竟去人家家裡幹嘛?你怎麼會跑去那裡?他媽的…根本八竿子打不著的關係嘛!」

周理杰不想講話。 他的處境,不是大強與Vicky可以理解的。

淨水法師在警局看見自己的時候,完全一臉不認識,壓根兒沒見過他的模樣,才真正令周理杰一顆心凍得發顫!

「完蛋了。」周理杰喃喃自語。 大強伸出手,拍拍坐在副駕駛座的周理杰:「沒事沒事!我們一起幫你處理,不會完蛋,不會完蛋!」

「我好怕。」周理杰並非在回應大強。

「不怕不怕!」大強看著前方路況:「我們先載你回家,你好好整理一下心情,然後大家一起,還有Vicky、金大班,一起研究研究,看看事情應該怎麼處理?別怕喔!」

「怎麼處理?」周理杰的聲音有氣無力:「我要找到感情水庫的裂縫…我怎麼找?裂縫要怎麼處理?」

「感情水庫的裂縫?是感情的裂縫?還是水庫的裂縫?是什麼裂縫要處理?」Vicky坐在後座問。

周理杰長長的嘆出一口氣:「唉!」

「你講出來嘛!」大強催促:「這樣大家可以一起動動腦,研究研究怎麼處理!」

周理杰雙手用力拍打面前的置物箱:「要怎麼研究?到底要怎麼研究?我告訴你,我星期六吞了一張符,醒來發現我回到星期五!我慌亂了一整天,又弄了一張符吞下去,結果今天醒來是星期四!我不知道要怎麼處理?你們知道嗎?」這一番情緒暴走,牽動了周理杰臉上、手上的傷口,以及腹部的瘀青,用疼痛、刺痛的訊號向周理杰抗議!

「上個星期六?」大強不理解。

「後天星期六!」周理杰大聲說:「你看!沒人聽得懂我在說什麼!」

「冷靜冷靜!再敲下去,安全氣囊就要爆了!冷靜!你手上的OK繃快掉了!」大強安慰他,同時真的擔心副駕駛座的安全氣囊再這樣用力拍打,真的會爆開!

「沒救了!」周理杰失魂落魄。

大強看見周理杰暫時停止了暴走:「呼!我這車還開不到一年,謝謝你保護我的愛車喔。」

「肚子餓不餓?」Vicky在後座問周理杰:「買個便當回去吃?現在都快四點了,你中午也沒吃吧?」

周理杰閉上眼睛:「乾脆餓死算了…」他看了一眼照後鏡:「沒關係,謝謝Vicky。」

「哈!」大強乾笑:「那可不行!明天Jason他們要來簽約,你是一定要精神飽滿的出現喔!」他對周理杰搖搖右手食指:「千萬不能請假!Jim會抓狂的!」

周理杰雙手抹臉:「明天Jason會遲到兩小時,他會帶著公司印章,然後說要改合約。」

「啊?」大強疑惑! 「然後你們就打電話給阿班,問他盧董的事,」周理杰放下雙手:「廚具跟地磚,盧董連訂金都沒付,只想破壞Jason跟我們的約…算了,不講了!」周理杰深深吸了一口氣:「我好累。」

蓮蓬頭的熱水,溫度調得剛好。

周理杰連衣褲都沒脫,站在蓮蓬頭下方,任由熱水沖激全身,彷彿遇著了一場溫熱的大雨。

他不想費心去記著自己待在浴室有多久了?有意義嗎?

和淨水法師小兒子打架所造成的傷口,已經讓熱水沖得沒感覺。

我好無力…

然後呢? 我還是好無力…

然後呢? 全世界都在前進,只有我在不斷倒退的活。

要退到什麼時候呢?

無力感,像洗澡水一樣包圍我了。無力又舒服,舒服卻無力…

我完了,是嗎?

我就傻站在這裡,站到明天?站到死嗎?

今天的明天,是昨天?

會一直這樣嗎?會一直這樣。

無力… 周理杰閉著眼睛,腦子裡的這些想法,一遍遍地重複播放。

開什麼玩笑?

他睜開雙眼,低頭站在蓮蓬頭底下大喊:「開什麼玩笑?」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533207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