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直到那一天04 『八仙過海』可以嗎?
2020/11/10 10:35:36瀏覽600|回應0|推薦41

我叫周理杰。今年幾歲?我說不準。

你我一定有擦肩而過的那一刻,但是你隔天就不會記得我了。

沒關係,因為我們的方向不一樣。你往前進,而我不是。

有句話是這樣說的:「不要一直沈溺在過去而走不出來。」

我發誓!我比發明這句話的人,更懂得這句話的意思!我完全理解!

我從那一天開始,就一直沈溺在過去,無法自拔!

那一天,是星期六。

請問你,星期六的明天是星期幾?再往下一天,又是星期幾呢?

直到那一天04 『八仙過海』可以嗎?

淨水法師被周理杰嚇了一大跳!

「啊沒…」她看著周理杰一副兇巴巴的模樣:「你明天來這之後,記得不要把那道符吃下去就好啦!」

「我已經吃了!吃了!」周理杰不能再忍耐,他拒絕一切的推託!「我現在問妳,如果有人吃下了那道符咒後悔了怎麼辦?」

毛凱莉看著周理杰,眉毛一挑:「這個問法不錯!」她看向淨水法師:「要是這樣的話,符咒要怎麼解?」

「唉喲!」矮矮胖胖的淨水法師實在一個頭兩個大!兩手一攤:「我符仔就還沒給你們,你們是要去叼位吃啦?」

這時候,突然有另外一位歐巴桑開門進來,手上提著一包塑膠袋:「哎喲?現在怎麼會有人客?」

周理杰認出那是之前幫自己和毛凱莉開門的阿桑!那副老花眼鏡還是一樣矇矇的!

淨水法師臉上一下子出現尷尬的表情!她對剛進門的阿桑說:「秀芳妳現在來…時間不對啦!」

阿桑秀芳回道:「哪會不對?我去買黑線,特別挑比較細又勇的,安呢黏在神像下面,要拉的時存才不容易斷!上回…」阿桑秀芳說到這裡,看著周理杰和毛凱莉,才發覺自己話說太多!「啊!對啦!妳有預約的人客啦!」她也笑得很尷尬!

「對呀!」淨水法師順著阿桑秀芳的話尾:「我這裡通常是有預約才開放的捏!」

她跟周理杰說:「毛小姐是明天下午的時間,啊就明天下午…」

「先講怎麼解符咒的事!」周理杰堅持!

淨水法師搖手:「不是按呢講啦!哪是有靈,就表示有效!有效幹嘛後悔?求符仔是為了讓你吃下去用來後悔的喔?」

「這樣講是講得通的。」毛凱莉點頭。

淨水法師繼續說:「你說我…不是,我講那張給你的符咒,是吃來補感情水庫的裂縫!對沒?」

周理杰點頭表示沒錯。

淨水法師兩手一攤:「哪是沒靈,就是無效,你幹嘛來後悔?既然有效,也不用後悔呀?」

「不是!」周理杰急著說:「那張符,是妳給她的!」他指著毛凱莉!

毛凱莉點頭。

「但是被我吃了!我要知道,怎麼解開符咒,讓它失效?」周理杰認真的看著淨水法師!

淨水法師一張苦臉:「我沒有給你或是妳什麼符呀?什麼時候吃的?」

阿桑秀芳聽到這兩個人同時給出不同的答案!

毛凱莉:「明天!」

周理杰:「昨天!」

周理杰跟毛凱莉看著淨水法師跟阿桑秀芳,然後改答案,再同時回答!

周理杰:「明天!」

毛凱莉:「昨天!」

阿桑秀芳莫名其妙:「你們要不要派一個做代表,講清楚到底是哪一天?」

「你講。」毛凱莉看著周理杰。

「法師,這樣好了,我們不要管是哪一天吃的符咒好不好?先都不要管!」周理杰對淨水法師說:「我是來請教,怎麼樣讓我吃下去的符咒失效?」

「要符咒失效,那你應該不要吃就好啦?」淨水法師回答。

「那這樣!」周理杰改口:「不管有沒有吃掉,好不好,這個也不要管!我就單純請教,怎麼樣讓那張符咒失效?」

「哪一張?」阿桑秀芳問:「是你昨天吃掉的那張?還是明天要吃的那張?」

淨水法師瞪阿桑秀芳:「啊人家就講不要管那些昨天明天、誰有吃誰沒吃啦!人家就是問,怎麼樣讓那張符咒失效不靈啦!」她轉頭問周理杰:「啊是哪一張?」

「就是…補感情水庫漏水…有裂縫的那一張!」毛凱莉解釋:「他說妳擺在一個餅乾盒裡面的那一張。」

淨水法師想了一下:「那裡面我有擺很多張誒!補感情水庫那一張喔?哪一張咧?」

「而且妳跟她說,七天內不可以喝酒,不可以行房的那一張!」周理杰再補充!他不希望這個淨水法師跟毛凱莉一樣,一個說「沒來過」、「不知道有這個人」。然後法師跟他說「沒印象」、「沒有這張符」!拜託,不要這樣回應他!

「啊你有沒有喝酒?」阿桑秀芳好奇。

「他喝酒配符咒吞下去的!」毛凱莉說。

「哎喲!夭壽喔~啊有沒有行房?」阿桑秀芳繼續追問。

淨水法師、毛凱莉、阿桑秀芳三個人同時看著周理杰… 周理杰心裡掙扎了三秒,然後點點頭。

毛凱莉右手一揮,巴了周理杰的後腦勺!「很開心嘛?」

「這個喔…」淨水法師嘴撇得一邊高一邊低:「這個就卡麻煩啦!」

「不管多麻煩,我都要搞定!」周理杰:「不!是妳都要幫我搞定!我們開始吧!」

「等一下等一下!」淨水法師雙手擋在周理杰面前!「你這個情形,我一定愛好好準備,你也要好好準備才可以!」

「我準備好了!」周理杰直接走到神桌前,從神桌下方拉出一個蒲團,準備要直接跪下去!

「等一下!先免跪!」淨水法師阻止周理杰:「我還沒用好咧!你也還沒『準備』好呀!」

「『準備』什麼?」周理杰不想浪費時間!

淨水法師眉頭一皺:「你按呢…你按呢問,就表示你沒準備嘛!…我意思是,我要一點時間來準備為你開壇,要請神明落駕,要淨心用意…啊你…對否?是不是應該要準備你應該『準備』的?啊這…對否?」

阿桑秀芳笑笑地對毛凱莉說:「這開壇喔,需要不少錢啦!不是你朋友跪落就開壇對不?這不是…參像手機仔拿出來就打免費的電動呀!又不是在…玩『神來也麻將』什麼『三秒鐘湊桌』夠?隨來隨有喔?」

「妳是講去叼位啦?」淨水法師罵了:「妳愛玩等一下去旁邊玩一個夠氣!現在是在講電動是又?」

「我的意思是,法師也是要吃穿呀!」阿桑秀芳一下子轉回正題。

淨水法師道:「這哪是做公益喔,我都是沒在收的啦!但是…帥哥你這是算私人的代誌,對不?」她指指神桌上的兩排神像:「而且神明護眾生,是護整群人呢!現在為你一個下凡…你按呢?我也很難講跟神明講,對不?」

「那是多少錢?」毛凱莉問。

「六十萬!」阿桑秀芳回答!

淨水法師、周理杰、毛凱莉三人聽了都嚇一跳!

「妳是要去買車喔?六十萬?」淨水法師瞄著阿桑秀芳!

「我是感覺講,法師六十年一甲子的法力…」阿桑秀芳解釋。

淨水法師揮手阻止阿桑秀芳繼續說下去:「哎喲!我功夫好法力高,就不是為著愛錢呀!」她看著周理杰:「毋是說我有六十年的法力,就是收六十萬!那是按呢,明年不就是收六十一萬?哈哈哈,假瘋喔?哈哈哈!」她笑了幾聲,好像很開心!隨即正色繼續說:「不是按呢講啦,要不按呢啦!對應十八羅漢,十八萬!現金不刷卡不收支票,我是這個意思啦!」

「十八萬?」周理杰聲音大了起來!「太貴了吧?」

「我這是…你看!兩排滿滿攏是神!」淨水法師指著神桌上兩大排大小神像:「要專門為你一個人的代誌,去請神明降駕呢!這全部攏要按奈呢,不可得失呢!」

毛凱莉想了想,對淨水法師說:「可不可以少請幾位?不用全請?『八仙過海』,八萬可不可以?」

周理杰伸出姆指比讚!「有道理!八仙也夠多了吧?」

淨水法師搖搖頭:「唉!從六十年一甲子的法力六十萬,我好心幫你減到對應十八羅漢十八萬,現在你又跟我講成『八仙過海』?好啦好啦!看你英俊算你八萬啦!」

「啊有帶錢來沒?」阿桑秀芳問。

「誰沒事帶八萬出門啊?」周理杰掏出皮夾翻看現金:「六千。」

淨水法師看向毛凱莉:「毛小姐,是妳講『八仙過海』的喔?」

毛凱莉翻找包包裡的現金:「我這邊大概兩萬!」她將包包裡的皮夾全掏空,交給阿桑秀芳,然後對周理杰說:「你等一下領錢還我!」

「能再便宜點嗎?」周理杰問。

淨水法師搖頭:「帥哥,感情的代誌喔,是不可以講價的!神明是來『降駕』的,毋是來『降價』的!知不?」

「嘿呀!」阿桑秀芳在一旁說:「你要有基本的誠意啦!眾神攏在看你呀!」

淨水法師又嘆了口氣,點頭道:「這兩萬六算是訂金啦!三小時之後,咱就開壇喔!到時,錢要全部交乎清喔?」

「為什麼還要等三個小時?」周理杰問。

淨水法師指指神桌上的兩排神像:「要準備啊,我要先跟他們講好啊,要時間啊!你嘛要時間去領錢呀!」

毛凱莉在開車的路上,就一直聽到周理杰手機傳來兩、三種不同的訊息通知音、手機鈴聲。但這傢伙只顧著將臉埋在雙手中,椅背向後傾斜,老爺似的坐著不動。

「吵死了!能不能勞駕接一下?」毛凱莉覺得這些「噪音」,使得左手腕開始出現刺痛感。

周理杰將臉從倆手掌裡露出來,他調整好椅背:「這樣坐,以為很舒服,其實會暈車。」

「手機看一下!誰呀?」毛凱莉語氣顯示出她被干擾的不耐煩!

周理杰看了一下手機螢幕提示:「公司、公司、公司…」至於Doris跟Molly,還有果果的訊息,他跳過不說。

「告訴他們,你要去拖吊場牽車。」毛凱莉命令式的口吻。

周理杰表現出無精打采的樣子,手指連續在螢幕上回覆訊息。

「為什麼會是我?」周理杰回完訊息,吐出一口大氣:「我不懂。」

毛凱莉搖搖頭苦笑:「好!我承認我開始相信,你是從『明天』來的OK?這什麼呢?我以前看過科幻電影,但是從來沒想過,『科幻』坐在我身邊啊?」她停在十字路口等待綠燈,看著周理杰:「『時空旅行』?你是個『時空旅人』?你們不都是一次到達要去的時空嗎?一下子回到一萬年前?一千年前?事情發生的前一刻?一般都是這樣的啊?我想起來了!『回到未來』!男主角一次就到了他父母認識之前的時空,然後他媽媽迷戀上他?」

「是呀!妳這輛車不是賓利,是穿越時空的迪羅倫跑車!」周理杰:「我不是什麼時空旅人,我沒想過要時空旅行!」他看著前方右邊就是拖吊場:「我希望這一切都是扯淡!我希望妳覺得這一切都是扯淡!穿梭時空?根本沒有意義,我從來不往回看!」

「那你開車一定很危險。」毛凱莉淡淡回答:「你真的找到了我原先根本沒聽過的『法師』。」她將車子停在拖吊場旁邊,看著周理杰:「我也知道,如果真的要去,我應該是會找你陪我去。因為我的『朋友圈』裡的朋友要是知道了,他們的反應,一定跟你不一樣!」

「是呀,」周理杰打開車門:「所以我就是妳『朋友圈』以外的『朋友』。」

毛凱莉看著周理杰:「時空旅人,我不會洩漏你的身份,守口如瓶!」說罷,她的右手在嘴前做出拉上拉鍊的動作。

「我也一樣。」周理杰先瞄了毛凱莉的左手腕一眼,然後做出同樣的手勢回應。

「真的不要我等一下參觀法師做法?」毛凱莉最後問。

周理杰翻白眼:「明天再聯絡!」

吵死了!

鈴鐺聲、三姑六婆的念咒聲、驚堂木的敲擊聲! 雙眼被一條包著符咒的紅布條矇住的周理杰,跪坐在蒲團上,面對著神桌,不知道已經過了多少時間?半小時?一小時?還是更久? 喔!還有鑼鼓聲! 臉上的汗,已經流到下巴,然後往下滴…

「手卡高一點!」矮胖淨水法師出聲提醒周理杰:「跟胸脯平高!」

周理杰將合十的雙手,再度提高到胸口的位置。

「七請和合二仙降駕凡間,解救弟子周理杰渡情劫!」淨水法師嚴肅念道:「二仙顯靈出指示,拜請拜請心敬誠!來!再博杯!」

周理杰手中又被塞了一次筊杯!他被矇著眼,準備再一次擲茭! 擲茭的聲音傳進他耳裡,卻看不見結果。

「啊好!聖茭出現囉!」阿桑秀芳的聲音出現在周理杰的後方!

「連續三茭來喔!第二茭!」 周理杰雙手一放!茭杯在地上的碰撞聲又響起!

「有喔!」淨水法師說道:「第二茭也聖茭!」

周理杰手中握著兩枚茭杯!他這次在心裡告訴自己,要有信心!信心!

「讚讚讚!」淨水法師等待地上的茭杯落定!大聲說:「和合二仙這道答應你呀!水啦!」

當周理杰雙眼前的紅布被取下時,他覺得雙腿發麻,使不出力好好站起來!

「來!面巾給你擦一下!」穿著灰色道袍的阿桑秀芳遞過來一條小方巾,讓周理杰擦擦臉上、脖子上的汗。

淨水法師等周理杰在塑膠椅上坐定,喝了幾口水之後,拿出原本裝餅乾的舊鐵盒,放在辦公桌上對周理杰說:「我真的不知道,你是去哪裡吃了什麼符?反正不會是我這裡啦!因為我就從來沒有見過你呀!今仔日是頭一遍呢!」

周理杰不答話,他現在只希望這矮胖法師,趕緊的把解咒的符拿出來!

淨水法師將餅乾盒懸在周理杰頭頂繞圈:「所以咱才會用這多時間…差不多過一個小時才請到和合二仙同一幫你化解喔!」

「請七遍,才出現聖茭!」阿桑秀芳在一旁搭腔:「真正是…吃力啦!」

「好好好!」周理杰應付似的點頭。

淨水法師將舊餅乾盒擺在辦公桌上,她口中念念有詞,打開盒蓋,拿出一枚已經摺成中藥紙包狀的符咒:「這就是和合二仙的解咒符!你回去,先去中藥房買艾草,然後燒水將艾草浸落,再用艾草水洗身軀,洗好了後,用陰陽水,將這和合二仙賜的解咒符用火燒化,將符仔灰泡入陰陽水中攪一攪,分三趟飲落!安呢知唔?」

周理杰點頭,收下符咒。

「七天之內,不可以喝酒,不可以行房喔!」旁邊的另一位灰袍道姑叮嚀。

周理杰點頭。

阿桑秀芳問:「啊你知樣『陰陽水』是什麼嗎?」

「就是一半冷水一半熱水倒在一起!」周理杰有點不耐煩地回答!他在心裡面碎碎念:我早就知道了!

淨水法師收好舊餅乾盒:「哪有什麼不了解的,你再跟我聯絡。你現在可以走了!」

「啊!」阿桑秀芳突然想到:「你可以跟我們法師加LINE呀!安呢卡方便!」

淨水法師跟周理杰看了一眼阿桑秀芳,然後各自拿出手機。

「我的LINE是這個。」淨水法師將手機亮給周理杰看。

周理杰摒住一口氣,默默地將淨水法師的帳號,加到自己的LINE裡面。

終於!

終於結束了!靠!快跪死在神桌前面!

周理杰一回到家,便將一大包艾草全部倒進浴缸裡,開始放水,準備依照淨水法師說的,沐浴淨身!

門鈴一響,他立時感到飢腸轆轆!今天還沒有心思顧到自己的五臟廟哩!

大門一開,站著兩個人。一個是外送的,另一位,則是金大班!

金大班看著周理杰,接過外送員送過來的晚餐:「鼎泰豐?雞湯?炒飯?菜肉大包?」

「對,」周理杰點頭:「謝謝Jim。我自己拿。」

金大班直接走進門,腳上的Dolce & Gabbana一脱,踩著周理杰家的拖鞋,就往飯廳走:「大強找不到你,Winne的訊息你也不回。本來我晚上好好的一頓簽約慶功宴也沒了!現在吃你一頓,合理吧?」

「那我再幫你叫!」周理杰想不到總經理會自己跑來家裡找人?不過他想想,金大班就是這樣的,固執到不行!想幹的事,就沒放棄過!

「免了。」金大班自己坐好,將餐盒一一打開:「我吃過了。你吃,我看。」

「對不起,Jim,我今天…真的是一團亂!」周理杰在金大班面前,還是得乖一點,先認錯再說其他。

「你在放水?準備洗澡啊?」金大班挑眉:「晚一點有誰來滾床單嗎?還是你要出門去滾床單?那得吃快一點。」

周理杰搖手:「沒有沒有!我很累!」

金大班將雞湯推到周理杰面前:「喝湯。」

周理杰聽話,乖乖喝湯。

「外星人綁架你?」金大班看著周理杰喝了口湯,然後開始大口扒著蛋炒飯:「我訂了Jason家的建案兩戶?今天為什麼不是星期五?你在胡扯什麼?」

周理杰將嘴裡的一口飯囫圇吞下,吸了一口氣,想要說什麼似的?但沒吱聲,繼續大口吃著蛋炒飯。

「Jason今天的確遲到兩小時。」金大班用柔軟卻有壓迫感的語氣繼續說:「要不講清楚了?要不去精神科了?」

「我講不清楚,」周理杰抽了一張紙巾擦嘴:「但是我很清楚!我的時間,倒回前一天!」

金大班看著他:「時光倒流喔?所以你都知道今天會發生什麼事?」

周理杰點頭:「知道,也不知道。」他看著金大班白白胖胖的臉:「我知道的原因,是因為…今天是我的…我星期六睡著,睡死了!一醒來,應該是星期天,結果我發現是今天!星期五!」

「時空旅人。」

「我不是什麼時空旅人!」周理杰超討厭聽到這個詞!

「為什麼會這樣?我的意思…應該是…你為什麼會覺得是這樣?」金大班問。

周理杰起身,往浴室走去,他要關上水龍頭。

「我問了自己一整天『為什麼會這樣』!」他放大聲音,一手伸進浴缸,試試水溫是過冷還是過燙?

金大班看他走回飯廳:「有答案嗎?」

「你一副好像我說的是真的一樣!表情真是自然啊!」周理杰坐下,繼續用湯匙舀起蛋炒飯往嘴裡送!邊嚼邊問:「你信嗎?」

「我不信什麼時光倒流,少來這套。我是問你,有沒有答案?」

周理杰從皮夾裡掏出淨水法師給的符咒,擺在餐桌上:「有!就這個!」

金大班拿起折成藥包的符咒:「護身符嗎?」

「我想了一整天,星期六!我的昨天都幹嘛去了?」

「明天。」

「是『昨天』!」周理杰很堅持:「星期六!我們一起慶功宴,連阿班都來了!他跟我講Jason跟盧董的事!」

「所以你下午才會說出來?因為你在『明天』的慶功宴上碰到阿班?」

周理杰手指敲桌子:「『昨天』!」

金大班不置可否:「還有呢?」

「我腦子一團亂,在很艱難的狀況下,我想起來,我跟…我陪一個朋友去開壇作法事!」周理杰拿起符咒:「那個法師給了我朋友一道符,說吃下去就可以修補感情的水庫,找到水庫最初的裂縫,然後補好裂縫,得到幸福!」

「你信啊?」金大班的語氣有點輕蔑。

周理杰雙手一攤:「靠!我就是不信,所以才會變成這樣!」

「怎樣?」金大班問。

「時光倒流啊?」

金大班抓抓額頭:「再掰嘛!」

「真的!我就是不信這一套,我朋友又不敢吞下法師給她的符咒,所以我就吞下去了!然後…」

「然後你現在要吃第二次?」金大班看著餐桌上的符咒:「幹嘛啊?」

「破解第一道符咒的法力呀!」

「你信喔?」

周理杰將符咒拿到眼前:「我不信?還能怎麼辦?如果不是這個,我就想不到其他原因了。如果我想不到其他原因,我就沒有答案!沒有答案,我就會瘋掉…」

「修補感情水庫的裂縫?蠻好笑的!」金大班說:「那你修好了嗎?如果你才時光倒流一天…一天的時間夠你『抓漏』嗎?」他說到這裡,自己也覺得好笑!

周理杰站起身來,開始脫下襯衫:「我抓什麼漏啊?不用了!我有化解前一道符咒的符咒了!OK的!」

金大班抽出一張餐桌旁的便條紙,遞給周理杰:「把『星期六』慶功宴的餐廳名字寫給我。已經訂好了,但是全公司沒人知道是哪一家。」

周理杰面無表情,把答案寫在便條紙上,然後對折還給金大班。

金大班掀開便條紙上的餐廳名字,他露出驚訝的表情:「真神呀!」

「這樣能證明我的時光倒流了嗎?」

金大班搖頭:「不能。你現在幹嘛?」

「法師說要先用艾草洗澡,然後才能把符咒給燒成灰,配陰陽水喝下去!」周理杰像是跟小學生說話的口吻回答。

「我要看!」金大班很好奇!

「洗澡不可能,其他可以!」周理杰轉身往浴室去:「Jim你自便啊!」

「把符燒成灰,然後加水喝下去?就這樣?」金大班的好奇心,讓他花了三十分鐘的時間,等到周理杰泡完澡,穿上寬鬆運動衣褲出來。這會兒,他兩眼直盯著周理杰的每一個動作!

周理杰點點頭:「沒錯!」

金大班雙手一拍,看著周理杰點燃了符咒:「來吧!」

符咒的灰,從小碟子上,讓周理杰用湯匙輕輕撥到一半冷水,一半熱水的陰陽水杯裡,湯匙在水杯裡發出清脆的攪拌聲。

「OK!」周理杰將湯匙放下,直接舉起杯子要喝!

金大班問:「喝之前,沒有什麼要念咒的過程嗎?」

周理杰搖搖頭,一口氣喝光摻著符灰的陰陽水!

金大班看著周理杰:「感覺怎麼樣?」

周理杰心中那股「孤注一擲」的感覺油然升起:「就是要搞定!一切恢復正常!」

「所以…」金大班推敲:「明天是星期六?你的日子只是倒退了一天,其他都正常?」

周理杰搖搖手指:「明天是星期一!一切恢復正常!」

「那你的星期天呢?」金大班問。

靠?這怎麼回答?周理杰心想!

「那…應該是星期天!我還沒把星期天過完!」他覺得金大班的提問有道理。

「所以,」金大班一臉不理解:「我明天,星期六,會在公司的簽約慶功宴上看到你,但是你已經回到星期六的隔一天,星期天?」

周理杰將水杯拿到水龍頭下沖洗:「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

金大班的笑容很輕蔑,好像周理杰跟自己剛剛都在鬼扯似的!他站起身來,準備離開:「管你的,你給我恢復正常!下星期找一天,咱們跟盧董吃個飯,好好聊一聊。」

周理杰嘴巴張大,故意誇張的說:「哎喲!Jim…你太精明了!要直搗黃龍,把差點搶了我們生意的盧董給收拾啦?」

金大班撇了下頭:「世界從來沒有想像中的簡單。我回去了!」

世界沒有想像中的那麼簡單?太對了!周理杰的床頭音響,輕輕流瀉著使人放鬆的音樂。他慢慢平穩呼吸,要讓自己自然地睡著。然後,明天一切正常。

一整天在極端的慌亂、恐懼、懷疑、焦躁中度過,使得周理杰電力耗盡。

睡吧,等醒來,一切都會變好的!

#直到那一天 每週二更新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52623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