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葉法善 天下長安 降神卷09 天劫 (最終回)
2020/08/28 11:03:24瀏覽666|回應2|推薦22

葉法善 天下長安 降神卷09 天劫  (最終回)

「法王遺制付仁王,難得難持劫數長。」五代 齊己 《勉送吳國三五新戒歸》

「…其延康、龍漢、赤明、開皇之屬,皆其名也。及其劫終,稱天地俱壞。其書多有禁秘,非其徒也,不得輒觀。」《魏書·釋老志》

「個個延經刼數,日日不離寳樹。」《佛說觀彌勒菩薩上生兜率天經》

「紫影!」銀狐白影追上了妖狐紫影,用柔魅的聲音說道:「乖乖聽話,把秘寶還給我?」

「收!」李淳風禁咒一喊!數十條綑仙索立時集中,將銀狐白影緊緊縛住!銀狐白影上升的速度,被李淳風給硬是攔住!

「這時候,」銀狐白影臉色陰晴不定:「你就別添亂了好不?」她回頭瞪著大石坪上的李淳風,雙臂施力,同時向外一撐!李淳風使出的數十條烏黑漆亮的綑仙墨索同時被撐斷!

「嚓」地一聲!銀狐白影發覺左小腿傳來疼痛感!她一看,竟是葉法善手握神劍真鋼,一劍刺穿了自己的左小腿? 銀狐白影露齒微笑:「葉郎有膽有識呢!」她左手一揮!一陣巨大怪風,拔出了左小腿上的神劍真鋼!還將葉法善往大石坪推去!

葉法善此時心神忿亂!「給我停下!」他控御神劍真鋼!劍身由下往上,讓葉法善雙腳踩住!一口吸氣,眼看又要追上銀狐白影!

「紫影啊,」銀狐白影的聲音,又自妖狐紫影的身後傳來:「我可以將妖狐一族尊主之位,傳授予妳。我知道,妳喜歡葉法善!這不?小蝶已經死了,從此以往,妳可就是葉法善的唯一了不是?乖乖,停了唄?一起下來吧?」 銀狐白影還沒感知到妖狐紫影的反應,卻猛然發現全身被劇烈高熱的火圈給包圍住?

「哎呀!」銀狐白影的衣裳立刻被燒得碳化四散!她這是千年以來,第幾回被烈火吞噬了?這樣的劇痛感覺,令得銀狐白影忍不住咬牙!定睛一看!原來是一角羅睺像個火球似的,從後面緊緊抱住了自己!怎麼會這樣?

「吾乃妖狐紫影!是修煉超過五百年的大妖!臭葉法善!你給我乖乖的唄!」 妖狐紫影此刻,看見自己那時猛一吐火,燒得葉法善一整個出乎意料!頭髮、衣衫、鞋襪都焦黑了好幾塊!

「哎呀哎呀!吾乃括蒼葉法善!我還想多活久一點吶!」妖狐紫影看著葉法善狼狽亂跳,一邊還急著從水缸掏水,要潑熄身子上下未滅的火花!

「燙不燙?」

「燙燙燙!」當時葉法善手上燙出了幾個大包!「哎呀哎呀!都起水泡啦!」

銀狐紫影此時眼中含淚,心裡默默說:我不是故意的,是跟你鬧著玩兒的…

葉法善看著上方妖狐紫影,手掌中卻傳來陣陣燙傷起水泡的疼痛感!這是…?她那回突然轉頭吐火,把我手上、身上,燙出好幾個大水泡…我怎麼在此時想起這些?

妖狐紫影回頭,看著落在銀狐白影身後的葉法善,輕聲說道:「我…我聽見了…我聽見你在雪地裡說…心裡裝著一個我…你是對我說的,沒錯吧?」妖狐紫影一口氣緩不過來,又吐出一大口鮮血!血花在半空中灑出鮮紅的閃閃光點…

是對我說的!我相信…妖狐紫影已經無力再往上騰昇了!

就這樣吧…

就到這裡了…

只能到這裡了…

妖狐紫影上升的速度,開始慢了下來!

葉法善雙腳踏住神劍真鋼,一下子從銀狐白影的身旁竄過!直往更高處的妖狐紫影所在處而去! 但他沒想到,背後突然一柄妖刀斬將過來!

「休想超過我!」魔道田鳳翔猙獰的伸手要抓住葉法善!葉法善右腳一踏!神劍真鋼劍尖翹起,正好擋住了魔道田鳳翔的妖刀!可是自己向上飛升的勢頭,卻也因此被阻在當下!

銀狐白影不容許葉法善和妖狐紫影點亮辟邪燈籠!她對身後緊緊抱住自己的一角羅睺不耐煩的說:「光明聖火…可以熄了嗎?」一角羅睺猛然被一股妖異的怪力頂開!他難以置信,竟然會有人在這樣的狀況之下,還可以發勁掙脫全力緊箍的束縛?銀狐白影轉身對著一角羅睺就是一掌!這一掌正正拍中一角羅睺的胸膛中央!一角羅睺吐出炙熱的火血!兩眼一翻,便往下直墜!

風,停了…

妖狐紫影臉上的血痕與淚水,也乾了。

一切都像是靜止不動。

她看著下方的無垠的江河大地…

好美,好美呀!

葉法善朝著自己飛昇過來…

「臭葉法善!」妖狐紫影,將辟邪燈籠舉在胸前,輕聲對葉法善說道:「其實…你一點兒也不『臭』呢…」說完這一句,妖狐紫影張口吐火!使出最後一絲氣力,看著辟邪燈籠中,黑龍脂煉成的蠟燭開始融化!剝黑龍筋削製的燈芯露了出來,開始受熱…

那晚, 葉法善和大山魈金福、小蛙妖,一起摸上了帝都長安的城牆上,找了個僻靜角落,映著滿月煉氣。 此時葉法善的腦中,看見妖狐紫影像一道霓虹紫光般的,跳上城牆!

「你們幹啥啊?」妖狐紫影好奇地問。

「煉氣煉氣!」葉法善與大山魈金福、小蛙妖站上城牆邊緣,滿月在上,夜風拂面… 「妳要不要也試試?」當時葉法善對著妖狐紫影招手。

妖狐紫影站到了葉法善旁邊:「怎麼試?」

葉法善告訴紫影:「吸氣,閉眼,隨著夜風,慢慢晃。風從哪裡來,就往哪裡晃…你看你看我們仨。」 當時妖狐紫影全神專注的好奇表情,真可愛!

「是這樣嗎?」城牆上的妖狐紫影,站直了身子,學著葉法善、大山魈金福、小蛙妖,也開始微微晃動身體。

葉法善微笑著說:「滿月在上,拜月煉氣。輕輕閉上眼,身體放鬆,感覺夜風吹拂,月光籠罩…慢慢呼吸,慢慢晃…」

「真的!」當時妖狐紫影閉上眼睛,臉上浮出笑容:「好舒服呀!」

葉法善想起當時,笑著對妖狐紫影說:「對吧?對吧?真舒服呀!」

「下回煉氣,記得叫上我呀!」妖狐紫影開心地說!

一定!一定!

咱們還有好多趣味的事沒做吶!還有很多好吃的…

葉法善眼看著不再上升的妖狐紫影!她口中的焰火,正噴向辟邪燈籠的燭芯!

來不及了嗎?不行呀!別這樣呀!紫影!

「不行啊…」銀狐白影大聲說道:「小狐紫影,妳一點上辟邪燈籠,千里之內的山精妖魅,就會同時死絕,魂飛魄散啦!」

小小的燈芯,在妖狐紫影口裡的焰火中,出現了一點紅光…

「葉法善…」妖狐紫影看著被點燃的燈芯,開始燃燒!她轉頭看著下方離自己不過丈許的葉法善:「你要記得我…」

古神女媧秘寶之一的辟邪燈籠,在幾千年之後,再度被點亮!

站在絳雲宮大石坪上的李淳風只見到天空極高之處,出現了金黃色的光芒!延伸到極遠極遠的八方天際…眼前所見,全部蒙上了一層金色暈光!他看自己的雙手,也染上了這輕飄飄又無比怪異的金色光暈,像是一匹輕軟綿柔的綢緞似的,無聲無息滑過全身!

「辟邪燈籠?」他喃喃自語:「點著了!」

葉法善看見妖狐紫影雙手捧著辟邪燈籠,對自己正微笑著…她…他在對自己說話嗎?可是…為什麼在一片金色的光芒之中,妖狐紫影變得更漂亮?從來沒有見過紫影這麼美麗的模樣…卻開始變得淡了?不可以!

葉法善大聲喊:「不可以呀!」

妖狐紫影的身軀,越來越淡!即將消融在辟邪燈籠的金色光芒中!

「記得我…」身形越來越淡的妖狐紫影,深情看著葉法善:「吾乃妖狐…」 一句話沒能說完,妖狐紫影已經淡化消失!

「紫影!」葉法善像是失心瘋似的在半空中大聲叫喚妖狐紫影! 辟邪燈籠、葉法善、一角羅睺、魔道田鳳翔,以及千年大妖銀狐白影,全部朝下墜落!

一角羅睺首先落地!他在地上痛苦翻滾!臉上七竅不停地噴出炙熱火焰!李淳風不明白一角羅睺發生了什麼事?只見到他在大石坪上掙扎翻滾!身上、臉上的光明聖火刺青咒文開始消退!全身不斷地散發灼熱的黑煙!而他額頭中央的聖火結晶角,已全然崩裂消失!才一轉眼,一角羅睺,再不是一臉渾身黯青色,面目猙獰,雙眼通紅的惡鬼模樣!原來他是一位俊美波斯男子!

一角羅睺?李淳風暗暗吃驚!眼下渾身是傷的男子,這便是他的本來面目?辟邪燈籠,剝化了他身上所有光明聖火之力?將他打回一介凡身?

「砰」的聲響又起!李淳風見到的是魔道田鳳翔!田鳳翔在地上想要站起身來,卻發現自己身體開始發黑浮腫!同時不斷流出膿血!

「啊!啊呀!」田鳳翔張嘴呼喊!還發出陣陣冰寒腥臭氣息!

李淳風看著田鳳翔逐漸停住不動,化為一灘膿水…然後也消失得無痕無跡!

「哎呀…」 李淳風一聽這聲音,急忙回頭,果然是銀狐白影!

她站在大石坪中央,臉色蒼白:「葉法善…葉法善啊…」

李淳風站在銀狐白影與葉法善兩人的中間!他見到葉法善駝著背脊,失魂落魄的模樣站著不動!

「葉法善?」李淳風不敢相信眼前的葉法善,一副如同槁木死灰的樣態!他臉色極為暗沈!身形也開始變得消瘦!連呼吸也沒了似的!像是生命力都在此刻一點一滴的快速揮發…

「葉法善!」李淳風對著葉法善大叫!

「貪而不得,所願俱失…」銀狐白影的身體也開始慢慢消失!她移動身體,一步,一步的走向葉法善:「你正步步沉入這樣的心境嗎?好極了…」銀狐白影的臉上看不出心情,雙唇發白,漸而變得暗黑的她,繼續對毫無反應的葉法善說:「心痛到極處,便是墮入虛無境界…無生無死,無去無來…你此刻正在那裡嗎?好極了…」

李淳風知道,銀狐白影的身形逐漸淡化,她就要魂飛魄散!只是這樣子的銀狐白影,看起來更加恐怖!

「葉法善啊…我本想好好看著你,墮入無極…看著你,出脫三界束縛,幡然醒悟…」銀狐白影的身軀漸漸變得更透明了一些!但是她依舊優雅的邁著步子,走近葉法善…

我不要。 我不要這樣。

不要…我…不要了…

我什麼也做不到…

葉法善的臉面不斷凹陷!他的身體不斷更加枯瘦!

就不要了吧… 這不要,那不要… 就空了… 沒有了…

李淳風看見葉法善的雙腳,開始陷入地面!這是怎麼回事?

「葉法善!」他大聲叫喚:「你得撐住!別任著自己放大這痛徹心肺的感覺啊!千萬不可被這樣吞蝕了!醒醒!」

可是葉法善一點反應也沒有…

好空洞呀… 我什麼感覺,都沒有了

空洞…也好吧… 就這樣吧…

站在葉法善面前,即將消失的銀狐白影,看著只剩半身還在大石坪上的葉法善,音聲柔軟地對他說:「好極了…葉法善啊,此刻你正消融在失去的痛苦中嗎?」

大石坪上,「叮」、「叮」、「叮」、「叮」的聲音此起彼落。那是銀狐白影身上的首飾、戒指、墜子、鏈子、寶石翡翠掉落的聲音。因為她的身體,已經透明得像個模糊的影子…連殘破的大氅、內衫都落下了!

「求時苦,得時憂,失時惱!起源即是貪念。」銀狐白影半透明的手,摸著葉法善無神枯槁的臉龐:「我好想看…你通過了…三十三重天貪嗔痴三屍神的考驗呢…」銀狐白影的聲音也變得模糊:「我想,我很好奇…好奇,也是我的貪念呀…」

李淳風看見銀狐白影對葉法善嫣然一笑,然後魂飛魄散,消失在虛無中!

三日後。

大明宮含元殿偏廳。

大唐皇帝李世民身著便裝,坐在案前,兩眼盯著桌案上一個略比巴掌大些的漆黑物事。這漆黑物事,隱隱映著烏金光澤。

「這便是號令天下群妖的秘寶,辟邪燈籠?」李世民問站在桌案前五步的太史令李淳風。

李淳風低首回應:「這便是辟邪燈籠。」

李世民雙眉微皺,因為這幾日來,宮殿修繕的聲響不絕,遠遠近近,俱是敲打鋸木噪音。

「你說的千年妖狐、萬仙會首領,包括午陽鄉千里之內的山精妖魅,都已被這辟邪燈籠給化了?」

「確是如此。」

李世民聽得李淳風的回答,他不發一語。只是看著桌案上的女媧秘寶辟邪燈籠…

突然!他右手翻掌聚力,「砰」的一掌,將辟邪燈籠直接拍碎!

「哼哼哼!」李世民看著手掌上沾著的碎片,吹一口氣,將碎片除下掌心。

李淳風料想不到,皇帝竟然做出如此出人意表的舉措?

「從今爾後,」李世民正色道:「再無任何一人,再無任一妖魅,可挟此辟邪燈籠,號令天下群妖!天下群妖,再無聚結之日!」

「至尊深謀遠慮!臣萬萬料想不到此節!」李淳風誠心讚嘆!

李世民站起身,在廊前停駐。他細聽了一會兒四處傳來的修繕敲打聲,回頭對李淳風說道:「你說,經此巨震之後,長安龍脈已破,再無復原之期?」

「正是如此。」

「哈!」李世民想了想,笑了一聲!這一笑聲中,隱隱帶著憂慮:「破了便破了罷。」他看著李淳風:「有勞李太史令,細鑑風水,再覓無雙寶地,另建萬年帝都!」

「謹奉至尊令!」李淳風頷首大聲應答!

「告訴太子,」李世民對李淳風道:「現正處於長安整頓之時,八方之事,莫要另起波瀾。大食王國確定會出兵波斯,告知大食特使,我兩不相幫!謹祝功成!」

「明白!」

「讓波斯使節,這兩天就走了吧!」

李淳風低首退出偏廳。

李世民看著李淳風走出偏廳之際,忽然想起一事!「等!」

李淳風停下退後的步伐:「是。」

「你說,葉法善…」李世民突然想起來,那曾經在白馬坂助自己屠滅朱粲怨魂妖心的葉法善:「他下落不明?」

李淳風應答:「確是如此。」

李世民側著頭:「知道了。」他回過身,看著廊外的夕照。

可惜!李世民心裡這樣想著。

下落不明?

這是李淳風的實話,也真沒法子再描述得更多。

他退出含光殿。想起三日前,在午陽鄉絳雲宮的大石坪上,親眼看著葉法善,心神俱喪,沉入大石坪之中!當時李淳風知道,葉法善被自己巨大的傷痛與失落給圍住,迷失在虛無境界!

李淳風蹲在石坪上,單手摸著葉法善沉入之處。

「葉法善,」他感覺到葉法善就在這掌下深處不到一丈的岩石中心:「你好生韜光養晦吧。當你洗心淨悟之後,不知天下又是何番氣象?我倆還有相見之時嗎?」

李淳風想起方才銀狐白影消亡前的最後一句話,他微微苦笑,看著大石坪地面,想像自己對著沉入岩石中央的葉法善說:「我好奇。」

葉法善 首部曲 到此完結。171000字。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49744176

 回應文章

Lansing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30 07:00

啊,原來,心死是葉法善那樣的

謝謝好故事。

房純輝(robby1278) 於 2020-08-30 12:21 回覆:
謝謝Lansing觀賞^^假日愉快

馮紀游(陸游:新版的希特勒是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28 19:30
終結了!實在太精彩!感謝!崇拜
房純輝(robby1278) 於 2020-08-28 23:52 回覆:
謝謝陸游兄觀賞喔^^週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