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葉法善 天下長安 降神卷08 天劫
2020/08/27 10:42:25瀏覽537|回應0|推薦25

葉法善 天下長安 降神卷08 天劫

「法王遺制付仁王,難得難持劫數長。」五代 齊己 《勉送吳國三五新戒歸》 「…其延康、龍漢、赤明、開皇之屬,皆其名也。及其劫終,稱天地俱壞。其書多有禁秘,非其徒也,不得輒觀。」《魏書·釋老志》 「個個延經刼數,日日不離寳樹。」《佛說觀彌勒菩薩上生兜率天經》

小蝶軟倒在葉法善懷裡!口中鮮血不住向外咳!

這是真的?這是真的嗎?葉法善渾身不自覺的發冷!他雙臂環抱著躺臥在懷裡的小蝶,見她胸前一柄短刀,正微微顫動!

「小蝶!」葉法善急運葉家借法,要把小蝶從生死關裡拉回來!

「沒…沒用了…」小蝶氣若游絲,她看著葉法善,面無血色!小蝶的右手軟弱無力地抬起,輕撫葉法善的臉龐:「我可以…跟著阿娘一起去了…謝謝你帶我…絳雲宮…」

「有用的!有用的!」葉法善哭著對小蝶說:「妳不會死!有我在呢!」話說到這裡,葉法善即使慌張失措,他也感覺到,借天地壽者相的仙法,只是流過小蝶,無法停駐在她體內…

小蝶對葉法善說:「對不起…對不起…」

「別說對不起!」葉法善不知該怎麼辦?「妳沒有對不起什麼!」

「我…還想過…往後,做煎餅讓葉郎挑去西市賣…等你回來…我們可以去賞花燈…」小蝶的眼眸開始渙散:「對不起…阿娘來接我了…」

「對!我們還沒有一起賞過長安的花燈吶!」葉法善滿臉是淚,輕聲對小蝶說:「等你身子好了,我們去賞花燈?」

小蝶的眼前已經變得黑暗一片,她慘白的臉上浮出笑容:「嗯…下回…一起去…這回…你只能…自己去了。」

「不可以!」葉法善:「說了一起去!」

小蝶已經輕輕呼出最後一口氣。

「啊!」葉法善緊緊抱住身體變冷的小蝶!他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縣令施無畏及眾軍士、被綁住的山賊,還有殺死小蝶,摔在一旁的里正王廣德,都不敢輕舉妄動!

李淳風一發現自己身上的束縛解開!便趁著葉法善竄向絳雲宮大殿時,先對自己設了防護咒,然後墨筆電閃似的朝銀狐白影一揮:「裂!」

一角羅睺的想法與李淳風相同!他運起光明聖火之力,凝氣於手掌,掌緣如高熱鋼刀,斬向銀狐白影!銀狐白影身形不動,右手一掌推出!李淳風的倉頡陰陽術「裂」,便被破解!而這妖異的勁力,持續拍向李淳風!將他直接擊落到大石坪外的山崖外!而她的左手,以眨眼不到的時間,一把抓住了一角羅睺額頭正中央的漆黑獨角!

「哼哼哼…」銀狐白影對一角羅睺冷笑:「一角羅睺啊,你最強的地方,就是最弱的地方呢!」

一角羅睺額頭正中的獨角,被銀狐白影左手抓住,登時全身酸軟無力!

「你大概不知道,我遇見過幾位跳進光明聖火中重生的傻子吧?」銀狐白影左手開始用力,準備要折斷一角羅睺的降魔獨角!

李淳風被銀狐白影一掌打下山崖!他知道自己胸骨至少斷了一半!可這時候,不趁著葉法善和一角羅睺在場,合力滅了銀狐白影,恐怕就再也沒機會了!李淳風手中墨筆一揮!一條長長的黑墨繩索從筆尖乍然出現!墨鎖尖端如箭!瞬時釘進了山崖壁面!他左手一捲一帶!硬是將自己從墜落狀態,逆回大石坪上空!

「墨刀!」李淳風墨筆一劃!象形的「刀」字從銀狐白影的背後飛斬!

「刀」字的雙刃,即將刺穿銀狐白影的背脊!可李淳風卻沒想到銀狐白影看也不看,右手朝後一抄!便將象形「刀」字抓在手中,然後一轉一擺,象形「刀」字的雙刃,便刺進了一角羅睺的胸膛!一角羅睺猛地感到胸前劇痛!卻無力掙扎!

銀狐白影好奇地看著一角羅睺:「這『刀』字,夠利嗎?」

葉法善抱著已經發冷的小蝶屍身,動也不動… 他不想動。

不想動了…就一直在這裡不動吧?有什麼需要動的呢?沒有…完全沒有!

「哎呀!」小蝶突然大嚷一聲! 葉法善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誰在我胸口…插了一把刀?」說話的聲音,竟然是妖狐紫影? 葉法善急道:「紫影!」

妖狐紫影嘴上全是血!她一樣無力動彈!「好痛!好…好痛!」 葉法善的「借天地壽者相」依舊無法灌注生命力在紫影身上!

「一角羅睺!」他朝絳雲宮外的大石坪大喊!

妖狐紫影用盡力氣,雙手抓住葉法善的前襟,搖頭說道:「用不著他了…臭葉法善…」她搖頭:「用不著他了…」

「別這樣啊!」葉法善看著妖狐紫影的兩眼流出鮮血!

「妳騙了我!銀狐!妳騙我…」妖狐紫影看著大石坪上,傲然站立,風姿綽約的銀狐白影!

銀狐白影眼角一瞟,看見的是在葉法善懷中倒臥不起的妖狐紫影,她一邊好整以暇地對付李淳風,一邊輕柔地對妖狐紫影說:「紫影小狐啊。我沒有騙妳。我是叫妳去做我需要妳做的事。妳做得很好!現在,妳也該啟程了,不是嗎?」

李淳風墨筆連揮!「地火空風!」他使出了倉頡陰陽術中的「假借」法!將天地六合之力,轉借在手中成為一顆威力巨大的明珠!「破!」 李淳風這顆六合明珠,看似擊向銀狐白影的額頭!卻突然急轉,砸向銀狐白影的左手腕!「轟」地一聲!銀狐白影的左手炸裂!一角羅睺向後一倒!千鈞一髮之中,總算脫出了銀狐白影的掌握!

一角羅睺全身化為刺眼的白熱聖火身!雙拳齊出!「領受光明聖火的妳!」

妖狐紫影看著葉法善:「我…我好像聽到…你對我說…你的心裡,裝著我了?是嗎?」

「我會治好妳的!」葉法善透過雙手,將自己的生命力源源不絕的灌注到妖狐紫影的身體裡!「我一定會治好妳!」

「還是…你是對…小蝶說呢?」

「妳會好起來的!」 妖狐紫影又咳出一大灘血:「臭…臭葉法善…我在問你話呢!」

「啊?」葉法善原來根本沒聽清妖狐紫影方才的話!他只一心企求妖狐紫影不要死!

「把…我的物事…還給我…」妖狐紫影也氣若游絲了!

葉法善依言,右手在胸前劃圈:「藏舟於壑,藏山於澤,藏物於土。」秘寶辟邪燈籠便出現在妖狐紫影的手中。

「點…點亮辟邪燈籠…」妖狐紫影對葉法善說!

葉法善用力哭著搖頭:「不行!不行!妳會死的!燈籠是專門除妖的!」

「我想看…我想看燈籠點亮的樣子…」妖狐紫影看著手上燈罩烏黑陳舊,燈籠的黯青色骨架:「一定…很美很漂亮的呀…」

葉法善心念一動,神劍真鋼倏地竄出絳雲宮大堂!刺向銀狐白影!「殺!」他對著銀狐白影怒吼!

傳說中由上古女神女媧以餘下的五色石所煉製的神劍真鋼,不住急旋,要一劍絞穿銀狐白影的心臟!

「喲?」銀狐白影月眉一挑:「神劍真鋼又來啦?」她將頸中金鍊子取在手中,繞了幾圈,猛力出拳擊向神劍真鋼:「我好奇著呢!來呀!」

「鏘」、「鏘」、「鏘」三聲清脆的金屬交擊聲!銀狐白影手上纏繞的金鏈子已經完全碎裂!而自己的右手也發黑乾裂!

「這厲害!」銀狐白影避過神劍真鋼後續飛斬的數劍,不敢輕易硬拼!她右手連揮幾下,李淳風看到那隻原本焦黑枯朽的右手,竟然就此恢復正常?

「砰」一聲悶響!一角羅睺的雙拳打中了銀狐白影的腰身!這兩拳高熱勢猛!直接燒透了銀狐白影腰身一帶的衣裳!一角羅睺瞧見銀狐白影的腰部出現兩團焦黑的拳印!「打得好!」他大聲為自己喝采!

銀狐白影吃這兩記重拳,反倒成了一種提醒!她明白,現下棘手的,就是這柄上古神劍!而操縱神劍真鋼之人,即是葉法善!銀狐白影左手一彈指…「咑」的清脆一聲!

絳雲宮大堂地上,里正王廣德依舊半趴臥在地上。他眼看著葉法善的面色猙獰!一直在心裡叫喚自己的雙腿,這正是得使勁退後的時刻,千萬別犯酸犯軟了!乾脆一鼓作氣,逃出絳雲宮!逃得遠遠的別再回到午陽鄉!反正這些人,都鬥不過那白髮妖女!他們都死了,誰還來追究我呢?起來呀!起來呀! 里正王廣德聽到那長相絕美,又可怕至極的白髮妖女忽然彈指的聲音!他發現地上突然閃出一道詭異的黑色霓虹!這道霓虹…怎麼會是黑色的?里正王廣德原本快要撐起的身體,卻又跌在地板上!這還不打緊,他發現自己的身體,怎麼突然被輾成兩截啦?怎麼…里正王廣德眼前一黑!

「哈哈哈哈!」從里正王廣德身體下方的地板,猛然竄出一人!這人身上臉上還沾了里正王廣德的鮮血與一部分腑臟!

「你斬了我七劍!葉法善!我要砍還你七刀!」此人便是吞食的千年太歲,獲得詭異巨大妖力的魔道田鳳翔!他埋伏已久,手中妖刀一揮!便從地下竄將上來!那將里正王廣德砍成兩段的妖刀,勁力未歇!連絳雲宮大堂的屋頂,都被一畫為二!登時陰暗的大堂,變得光照四壁!

「臭葉法善…」妖狐紫影手握著辟邪燈籠:「看來…我們這場架…是打不過的了…」

「田鳳翔!」葉法善失去小蝶,已經心神俱亂!現在妖狐紫影已快斷氣!又見到魔道田鳳翔偏偏在這時候出現!他近乎瘋狂失心,肝膽俱裂!

「雷刀!」 葉法善這記「雷刀」,比起當時在舊道觀中砍殺神獸饕餮時,威力還要強上十倍不止!因為他已經不留餘地了!魔道田鳳翔向上一撩妖刀,擋著葉法善「雷刀」的巨大劈擊!可這一下,轟得他全身酸軟發麻!處處冒起青煙!

「雷刀!」葉法善連續敕令雷刀劈落!魔道田鳳翔咬牙運氣妖刀格擋!他面色陰沈可怕,在這威力無窮的「雷刀」連續劈斬的過程中,竟然還可以一步步走近葉法善?

「拿回來!」銀狐白影輕聲對魔道田鳳翔說:「辟邪燈籠不能落在凡人手裡。你我已是大妖,毀不掉辟邪燈籠!他們卻可以用來對付你我啊!」 銀狐白影話說完,身形突然一變!更是迅猛鬼魅!李淳風與一角羅睺幾乎看不清楚銀狐白影的動向!而神劍真鋼此時因為葉法善要分心對付魔道田鳳翔,也跟著減弱了威力! 銀狐白影倏然翻手,掌緣如剛烈利刀!從一個難以預料的角度,劈向李淳風!李淳風應變不及!左腿當場血流如注!

一角羅睺趁著銀狐白影突襲李淳風,正是身形一頓的髮際之間,一個箭步上前,要緊緊抱著銀狐白影!將她活活燒死在自身發出的高熱光明聖火之中!但沒想到,銀狐白影正等著他自投羅網!一角羅睺眼前一花!銀狐白影的右手又抓住了一角羅睺額頭中央的獨角!

「嘻嘻嘻嘻!真是老實的你呀!」銀狐白影這回不想再玩,要直接拗斷一角羅睺的聖火結晶角!

魔道田鳳翔硬是捱了葉法善七、八道「雷刀」!身上出現了不少焦黑處!可是他總算距離葉法善只剩一步距離!魔道田鳳翔手上的妖刀開始集中千年太歲所有的妖力!

「第…第一刀!」魔道田鳳翔雙手舉妖刀過頭,對著葉法善大吼! 葉法善左手劍訣立在唇前,準備空御神劍真鋼,回截魔道田鳳翔!

兩人突然被一個急速上竄的身影給阻了一阻心念!葉法善定睛一看,這直直上竄的身影,居然是妖狐紫影?

田鳳翔一愣!他雙眼瞪著上空!妖狐紫影怎麼可能在這樣的情況下,飛竄直上雲霄?辟邪燈籠呢? 「辟邪燈籠!」田鳳翔朝著絳雲宮上空還在飛昇的妖狐紫影大喊!

而葉法善已經跟隨妖狐紫影,陡一吸氣!「澎」一聲也跟著跳躍向上!

不行呀!紫影!不可以!葉法善距離上方的妖狐紫影,還有好幾丈的距離!妳不可以點亮辟邪燈籠!妳會魂飛魄散的呀!葉法善心裡焦急唸道!

「好小狐!」銀狐白影微微驚訝:「妳真想死嗎?」她是千年大妖!歷經光陰,躲過天劫,大小戰鬥超過萬次,幾乎沒見過這種捨生忘死的作為!極大多數,總為了守住最後一口氣,緊緊抓住最後的貪慾,犧牲他人,踩下他人,只為一己的貪念之徒啊!銀狐白影腳下一發勁,身形向上一跳,捲起強大旋風!

「擋住她!」李淳風大喊!他墨筆一揮!「綑仙索!」一道道烏黑發亮如蛛網的墨索霎時大放!齊齊卷向快速逼近妖狐紫影的銀狐白影!

一角羅睺的聖火結晶角從銀狐白影手中脫離掌握!他知道李淳風叫喚的是自己!雙腿立刻用力一跳!整個人發著高熱白光,像是一道自大石坪激射向上的流星!直直對著銀狐白影衝將過去!

魔道田鳳翔運起妖力,緊跟在葉法善不斷上升的身後:「辟邪燈籠是我的!」

「這是什麼?」

「這是煎餅!羊肉煎餅!」 葉法善笑著對著妖狐紫影說:「妳嚐嚐!很好吃的!」

「傻子才掏錢買呢!這有什麼好吃的?」妖狐紫影一臉不屑!

她看著葉法善笑得很逢迎:「不吃不知道,一吃嚇一跳!試試!試試嘛!」

妖狐紫影看著葉法善手上的羊肉煎餅,都推到自己嘴邊了!

「好好好!」她輕咬一口!覺得又酥又香滋味上佳,邊嚼邊說:「…還行還行啦!」

「只是『還行』?」葉法善一臉傻相:「這可是小蝶的家傳手藝,好吃到不行呀!怎麼只是『還行』呢?」

妖狐紫影想起,在帝都長安的舊道觀迴廊邊,試吃羊肉煎餅的回憶…

她假裝皺眉:「別挑去西市賣了!自己留著吃吧?拿去賣?浪費浪費啦!多可惜!」妖狐紫影邊說,三口兩口的,就吃光了一張羊肉煎餅!而且還多拿了兩張揣在懷裡:「別賣了!」

「妳這樣吃法,」這下換葉法善眉頭了:「我還能有剩的拿去賣嗎?」

葉法善在此緊迫之際,心底忽然想起了妖狐紫影那一回,差點吃光了自己要擔去賣的羊肉煎餅?他不理解,這記憶為何在這時浮現?這一閃過腦海的片段,卻令葉法善突升恐懼之感!

「臭葉法善!看你死不死?」妖狐紫影看見自己當時,運起紫色如霓虹般的掃影刀,同時從上、中、下三路斬向葉法善!葉法善呆呆站著不動,劍訣一立,全身化為銅鐵身軀,「鐺」、「鐺」、「鐺」三聲脆響!紫影看見當時,自己的掃影刀,根本沒法子傷到葉法善!

你知道,我當時,只是跟你鬧著玩兒的吧?妖狐紫影心裡對葉法善說話…

「嘿嘿嘿!」她彷彿又看見,在舊道觀後殿的葉法善笑咪咪得意的說:「我早就防著妳啦!」

「只要你能夠救活紫影!辟邪燈籠就是你的!」 妖狐紫影這會兒,看見自己幾乎昏迷在雪地之中,她清楚聽見葉法善,大聲懇求一角羅睺,用他的光明聖火之力,將自己救活… 臭葉法善!你…你怎麼沒問過我的意見呢?

妖狐紫影眼前,浮現一張筆墨尚未乾透的字條,上面的每一個字,此刻完全清清楚楚的!字條寫著:

「紫影姊姊,我是小蝶。葉先生總是誇妳不拘小節,有豪俠之風。一直想著跟姊姊說說話、聊聊天。可總想不到法子。直到這時,我才想到,不如寫成書信,當作小蝶正在和姊姊說話。 葉先生帶我回午陽鄉,想著法子要幫我記起以前的事情來。可我心裡著實害怕!若一但知道了家人的下落,而他們已經…已經走了,小蝶該怎麼辦?若是知道了我郎君的下落,那我就會和葉先生分別了嗎?有些事,記起來了,就是好事嗎? 小蝶有好些話,不知該跟誰說?只能和紫影姊姊說,我喜歡上葉先生了!可是這趟路上,我又是歡喜,又是憂愁!紫影姊姊,若我與葉先生無緣,那麼就讓妳永遠佔著我的身子也罷,只希望紫影姊姊,幫我照顧葉先生,成嗎?」

妖狐紫影看到當時的自己,將小蝶留下的字條放入口中咀嚼:「妳的心事,我知道了,可我妖狐紫影會不會答應妳?得看我的心情呢!」

我答應妳!我當時就在心裡答應妳了!妳知道嗎? 妖狐紫影,在魔道田鳳翔高舉妖刀,就要劈向葉法善的那一刻,使出最後的氣力,牢牢握住辟邪燈籠,竄向天際!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496599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