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葉法善 天下長安 降神卷06 天劫
2020/08/24 11:48:26瀏覽625|回應0|推薦36

葉法善 天下長安 降神卷06 天劫

「法王遺制付仁王,難得難持劫數長。」五代 齊己 《勉送吳國三五新戒歸》 「…其延康、龍漢、赤明、開皇之屬,皆其名也。及其劫終,稱天地俱壞。其書多有禁秘,非其徒也,不得輒觀。」《魏書·釋老志》 「個個延經刼數,日日不離寳樹。」《佛說觀彌勒菩薩上生兜率天經》

葉法善和一角羅睺,跟著小蝶的步子,從絳雲宮後院進入。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堆一堆被燒毀的破舊木柱。看來是那群佔宮為賊的傢伙,用來燒了生火取暖煮水用的吧?

「我跟阿娘,有時候會在這裡種種菜。」小蝶說話的聲音軟軟柔柔,似乎沈浸在過往的回憶裡。

葉法善想起,在帝都長安的舊道觀,小蝶和大山魈金福、小蛙妖一起,也佈置出一塊菜園子。

小蝶走上迴廊,進入了絳雲宮後宅的靜閣。那是一間廂房,裡面的櫥櫃物件早已東倒西歪。她沒看見以前睡覺的軟榻,只在廂房角落,看見一只舊舊的小木雕人偶。小蝶拾起這小人偶,喃喃說道:「這是我小時候,阿娘刻的人偶。我跟阿娘,會挑些舊布尾,幫小人偶縫衣裳。」她臉上浮出笑意:「我縫了一件青衣,說是給小人偶出嫁時候穿。」

一角羅睺看著這間靜閣,牆上有斑駁發黑的血跡。他在進入中原之前,早經戰亂,這樣的殘破場面,看得多了!

小蝶手裡握著發黑缺角的木刻小人偶,走出了靜閣,來到一天井處。她看到天井未融的雪地上,有一條巫衣袖子。原本的白色已經污穢不堪!袖口斷裂處也沾染著已經變黑的血漬… 空氣中帶著股汗臭加上腥味、腐臭味融合在一起的怪味道。

「他們…」葉法善問小蝶:「他們為什麼會找上絳雲宮?」

小蝶看著手中的小人偶:「鄉民們要求雨,我們就求了,雨就下了。」小蝶突然笑了出來:「可是雨卻不停的下…他們又來了!雨不下,來求宋氏女巫…雨下得太多,來殺宋氏女巫…呵呵,我們真是…難做呢!哈哈哈!哈哈哈哈!」

葉法善輕輕攬著小蝶的肩頭:「妳們…妳們受冤牽累了。」

「葉先生,」小蝶說話的聲音,令人覺得她心神激動,卻刻意壓制:「你知道嗎?我在出城的第一個晚上,便寫信給妖狐紫影…我對她說…我喜歡上你了…但是我沒有如你一般的仙術,所以…希望紫影可以幫助我,照顧你。」

葉法善一聽,登時感到心頭一暖!

「血塗的地方,濃情的蜜意啊。」一角羅睺忍不住插嘴! 葉法善當下臉面潮紅!

「當我是一塊木頭的你們好了,木頭聽不見說話你們。」一角羅睺裝作沒聽見小蝶說的話,眼神四處飄動…走離葉法善與小蝶,裝作一副觀察絳雲宮建築佈置的模樣!

小蝶看著葉法善:「我以為…這樣很好!可是…」她搖頭:「我想錯了!我不能喜歡你的。」

「為什麼?」葉法善輕聲問。

小蝶的眼中泛起淚光!「我…我已經嫁了!」

葉法善問:「妳想起自己嫁給誰了嗎?」

「我嫁給…我…」小蝶說得吞吞吐吐:「我…我做了一件大錯事!瘋狂嚇人的大錯事…我不該活著的!」

「嫁錯人是嗎?這怎麼不該活著?」葉法善不明白小蝶的意思!

小蝶逕自走向大殿!她說話的聲音中帶著顫抖!「我嫁給了江河中的怨魂!因為…我要它為宋氏女巫報仇!為我阿娘報仇!」

葉法善心中一緊:「江河中的怨魂?」

一角羅睺聽出小蝶話裡藏著一個極大的真相!他隨著小蝶進入殘破的絳雲宮大殿,眼裡看到的,盡是血塗殘跡!幾堆燒剩的火堆遺跡,亂堆的供桌、被砍掉頭顱的道家木雕神像、牆壁上還有幾個血手印…再再顯示,當時那些發狂的鄉民,衝進來之後幹下的慘忍之事!

「我孤身一人,跪在白馬坂的江河岸邊…」小蝶伸手輕輕觸摸牆上的殘剩的血手印:「阿娘死了…宋氏女巫們死了…我什麼都沒有了…只剩下怨恨…」

一角羅睺問小蝶:「當時做了什麼的妳?」

小蝶沒有回答一角羅睺的問題。她反而雙袖一抖,腳步交錯迴身,在葉法善和一角羅睺面前跳起了巫舞!同時口中清唱:

「江有濤汜,其嘯也歌,曷邀怨降予歸哉?」

「江有濤汜,其嘯也歌,曷挾魂降予歸哉?」

「江有濤汜,其嘯也歌,曷揣禍降予歸哉?」

「怨毀家室,魂侮桑土,禍搖汝市,降予歸哉?」

葉法善和一角羅睺立刻感覺到整座絳雲宮內外開始震動!葉法善明白小蝶當時在白馬坂江河邊,唱出降神歌咒!而小蝶身為宋氏女巫中,咒力最強的一員!

「別唱了!」葉法善雙手按著小蝶的肩膀:「妳知道…應妳降神歌咒出現的,是什麼嗎?」他心裡一直重複著:不要是那個!千萬不要!

正在此時,絳雲宮大殿正門轟然塌下!「砰」地巨響!一角羅睺一看,竟然是太史令李淳風! 「誰在裡面?」李淳風手持墨筆,眼神銳利的問!

小蝶像是渾然不覺這大殿中的須臾變化!她雙眼眼珠一翻,喉中的聲音瞬間變得陰沉沙啞! 「妳以誠心呼喚,吾乃楚帝!世稱『伽羅樓王』!吾因妳再歸人世,如妳所願,血塗天下!如妳所願,成我妻妾!」 葉法善、一角羅睺、李淳風同時聽見小蝶的嗓子竟然發出男聲!

「『伽羅樓王』?在白馬坂喚出朱粲怨魂,造成禍茸怪疫奪命無數的,竟然是妳?」李淳風大聲斥問小蝶!

小蝶見到李淳風一行人,帶著軍士,以及上山時捕獲的七、八名當初血屠絳雲宮的賊人,還有…小蝶雙目圓睜,瞪著里正王廣德!她見到了害慘宋氏女巫的首謀者!她記得那時里正王廣德在絳雲宮前大石坪上,看著自己與母親等女巫頌跳降神曲時,那股不屑狐疑的神情!她知道,後來慫恿鄉民衝上絳雲宮的人,就是里正王廣德!小蝶永遠記得鄉裡那位天真的驢郎,渾身是血,對她吐出最後的話:「里正…里正讓大伙兒殺上來了…」

小蝶撕心似的大喊:「我就是最後一位宋氏女巫!我在白馬坂已經嫁給怨魂,它許我你們的性命!你們一個都活不了!」

葉法善一把抱住要往前衝的小蝶:「別這樣!這不能怪妳!妳宋氏女巫的仇怨,讓李太史令定奪才好!」他話說完,看向李淳風。

李淳風聽得葉法善這麼說,面色陰晴難測!「葉先生,」他沉聲說道:「你知道朱粲怨魂一出,化身禍茸妖心,屠害百姓無數,連今上至尊都御駕親征!此案該如何定奪?一人為了私家仇怨,讓百里居民受災亡命,此案該如何定奪?你確定,我會護著這位小娘子嗎?」

葉法善聽完李淳風之說,心中明白小蝶這下子可要大難臨頭!但是李淳風的話,他卻毫無可辯之處啊!

「萬仙會死的人也不少。」一角羅睺站在葉法善身後,邊說邊點頭。

葉法善護著小蝶,冷冷地看著李淳風一行人,還有一角羅睺:「你們…」

李淳風正想著該怎麼拿下小蝶,回帝都覆命?卻看見從上到絳雲宮的山徑處,有一物事憑空而降,直接掉在己方人馬與葉法善、小蝶、一角羅睺之間? 葉法善一看這掉落下來的物事,竟然是一顆半人半狐的頭?那顆頭的雙眉之間,還有一道青色狐毛…這顆半人半狐的頭爐,舌頭發黑伸長,兩眼已經濁了。

葉法善皺著眉頭:「妖狐青影?」

「呵呵呵。」 自山徑處,飄來一陣女人的輕聲笑語:「這裡風景真好,既有仙氣,又有血屠之怨、人心之私,果然難得一見呢。」

里正王廣德與縣令施無畏同時回頭,只見到一位年輕絕美的小娘子,頷首微笑,一步步踩著石階,來到大石坪上。這群人從來沒見過這麼年輕卻又充滿魅麗姿色的小娘子,穿著一身皮氅,珠鍊、耳環、戒指、手環,俱是難得的珍品!舉手行步間,小娘子散發著女人獨有的性感姿態。可唯一讓人起疑的,是這位西域胡姬面貌的小娘子,卻是一頭銀白色的長髮?

一角羅睺見到這小娘子的西域面貌,覺得親切,首先開口問道:「妳是誰?怎麼上來這裡的妳?」

這絕美的西域小娘子毫不怯場,自行走到大石坪中間,眼看著地上妖狐青影的頭顱,先是緩緩抬起右腳踏上去,然後「喀啦」一聲,將那頭顱直接踩得碎裂!

這時候,連縣令施無畏與里正王廣德都瞧出這苗頭不大對!

「過來護衛!」施無畏向縣尉下令,將軍士圍著自己與李淳風!而里正王廣德則不自覺地挨到軍士身旁。

「我叫賽月!」這西域小娘子自報姓名:「你這一臉一身的刺青,挺威風的呀!」 一角羅睺看到這自稱「賽月」的西域小娘子一腳踩碎了妖狐青影的頭顱,便知道這女子不是善芢兒!

「是嗎?」一角羅睺臉上浮出微笑。

「你知道全身上下的刺青,刻的是什麼嗎?」賽月笑臉盈盈:「是你們拜火教的降魔書經文。」

一角羅睺心中微微驚訝:「妳知道?」

火海之中藏有光明智慧。』賽月像是眼前有一部波斯降魔書似的:『以是義故。淨風明使。以五類魔及五明身二力和合。造成十天八地如是世界。次置業輪,及日月宮,併下八地、三界、三輪乃至三災。鐵圍四院,未勞俱孚山,及諸小山、大海、江河。作如是等。禁五類魔,皆於十三大光明力以為囚。』嘻嘻嘻…」賽月對一角羅睺說:「你的父親是波斯雄獅大將軍,竊位為王,你…倒成了一隻惡鬼呢!」

「竊位為王?」一角羅睺聽得這一句,立馬揮拳擊向這不知何處來的西域胡姬賽月!連葉法善、李淳風等人都來不及阻止!

賽月的身高,只達一角羅睺的胸膛!眼看他光明聖火的怒拳就要砸中自己臉面,賽月笑容未消,僅是先將頭面微微後仰,再微微往前以額頭一頂!一角羅睺的右拳竟然被撞了回來?

「小子莫要放肆了。」賽月的額頭上,連一點痕跡都沒留下!

一角羅睺又驚又怒!這女子竟然能夠說出自己身上刺青的來處?還輕易的背誦了一段聖火降魔書的經文?更知曉自己父親是名震波斯諸國的雄獅大將軍?

「賽月,」李淳風見到這位西域小娘子隱含絕大能力,心中掠去輕忽之意:「這絳雲宮已破敗多時,若要祭祀燒香,請另覓他處如何?吾等有事要辦,不克留妳。」

賽月回頭看著李淳風:「淳風啊,我不是來找你,我是來找葉法善的。」

李淳風一聽這賽月叫喚他的口吻,居然和囚在無生窖中的銀狐白影一模一樣?

「妳?是妳?」李淳風不敢置信!難道是銀狐白影逃脫出來了?

「妳認識我?」葉法善不解。

而在葉法善懷中的小蝶,身子微微發抖,她對葉法善耳邊說:「這女子…這女子很可怕的…」

「吾乃三十三重天貪嗔痴三屍神首座弟子,」賽月說道:「以貪為鏡,遍照諸界眾生,使知本來面目!吾乃銀狐白影化身,賽月!葉法善,好久不見了呢?」

「好久不見?」葉法善想不起來,何時見過眼前這西域胡姬?

「千年以前,我是一隻小狐。你是一名獵戶。」賽月走向葉法善:「你出外打獵,將我一家族的母狐抓走,只剩下我一隻小狐。」她笑著說:「託你的福,我潛心修煉,煉去了自心恐懼、嗔恨、疑惑,成為貪嗔痴三屍神座下弟子之一。咱倆幾世見過數次,今世再相見,我還是想著度化你呢?」

葉法善不敢置信:「見過數次?」

「嘻嘻嘻,這麼多人,別讓他們傻站著聽咱倆敘舊。」賽月右手一伸:「田鳳翔吃下了千年太歲,還是對你莫可奈何。非要我自個兒來才行呢。」

一角羅睺與葉法善同時驚訝!原來,田鳳翔的變化,是因為賽月讓他吃下了千年太歲?

「交出秘寶辟邪燈籠。」賽月輕柔地說:「然後我屠滅這些不相干的人,咱們再好好聊聊天?行嗎?」她轉頭對李淳風說:「對不住了,淳風,誰叫你也中了『貪』之毒,自願來到絳雲宮呢?『貪功』啊。」

「她…」小蝶臉色發青:「她把自己妖狐一族…全殺光了!」

「小娘子的靈力不錯呢!」賽月笑盈盈說:「妖狐死絕,就再也沒有野狐對我存有貳心!小狐紫影辦事忠心,現在躲在妳身體裡面,嚇得不敢出來!我會獎賞她,讓她跳脫輪迴,魂飛魄散才是真解脫啊!」

葉法善相信小蝶!

「霧隱!風馳!歸去來兮!」 賽月聽見葉法善口中這三句詞語音才落!原先周圍的縣令施無畏、里正王廣德與一干軍士、山賊,全都被葉法善挪進了絳雲宮大殿!並且用結界「歸去來兮」護著!

「你們莫輕舉妄動!」葉法善冷冷對著縣令施無畏等人道:「好好待在裡面,別出來!」

縣令施無畏與王廣德頻頻點頭!

「小蝶,別怕!」葉法善對小蝶說:「有我,有李太史令,還有一角羅睺,」他瞇著眼笑笑安慰:「三十三重天三屍神首座弟子?弟子嘛!又不是師父自己來!」

「你…」小蝶顫聲:「她是來找你的?」

「我等會兒告訴妳,她跟我說了啥?」說完,葉法善走出絳雲宮大殿! 里正王廣德挨在軍士身後,他暗暗瞧著宋氏女巫最後倖存者小蝶…

賽月搖搖頭:「這是無謂之舉。」

葉法善雙手一拍!邪劍真鋼憑空出現,懸浮在葉法善胸前,劍尖指著賽月。

一角羅睺雙手一緊握!體內的光明聖火發動!混身散發炙熱真氣!

李淳風墨筆握在手中,陰陽家獨傳的倉頡陰陽術,準備要拿下賽月…

「喔!」賽月雙手交握,提在胸前:「葉法善啊,這是你今世的名字。真好聽!」她像是毫不在意面前三大高手似的:「人子命短,不過百年。難以窺見天地意象,你今世投生葉家,踏入修仙之道,一日千里!可還記得前一回,我跟你說的話嗎?」

「不記得!」葉法善沉聲應答!

遠在帝都長安內門,李淳風暗佈的無生窖中,被禁咒鐵鏈牢牢束縛的銀狐白影,像是在和絳雲宮的葉法善對話似的輕柔說道:「我說…你要明白,三十三重天三屍神是永生不滅的…」 銀狐白影透過化身賽月說話。

賽月:「三十三重天三屍神是永生不滅的。只要有人子的一天,貪嗔痴三屍神的居所就在人心當中,不可剝離。你若想要超脫三屍神的掌控,便要泯除人心。你能做到嗎?」

葉法善:「我不記得!」

賽月抬頭看著天際,萬里無雲:「哎!看來…我天劫已至。」

無生窖中銀狐白影:「哎!看來…我天劫已至。葉法善啊,你當時回答我:『我可以!』」

賽月口中的聲音,變成了像是葉法善似的:「『我可以!我此生無法超脫!來生必然!』還記得嗎?」

「完全不記得!」葉法善的聲音變大了!他沒想到,從賽月的喉中,竟然能聽到自己說話的聲音!

無生窖中銀狐白影:「你不記得?可是你的意念卻來到今世的葉家…看來,你聽進我說的話了。或許對你來說,是一大進步。可在我看來,你還沒真正見識到貪嗔痴的本來面貌呢!」

「妳用秘寶辟邪燈籠做幌子,引得人、妖兩界爭奪不休!就是為了讓天下看見『貪』之災禍?」李淳風厲聲斥問賽月!

「淳風呀…」賽月說。

「淳風啊…」無生窖中的銀狐白影說:「喔!我僅是讓貪念浮現得具體一些罷了!你們都是適逢其會,窺見貪鏡,洗心革面,超脫俗世,得看機緣。你們…福厚得很呢!」 此時,無生窖中開始震動!由小漸大,震動開始向無生窖以外延伸!

「我天劫已近,」銀狐白影說道:「不超脫自我,難以和合天地自然運轉。註定的事,避無可避,唯有單刀赴會而已矣!」

一角羅睺對賽月說:「那就乖乖去死的妳!」

「不成啊!」賽月搖頭苦笑:「我還沒讓純真的葉法善,窺見貪念的面貌呢!」

李淳風朝賽月跨出一步:「妳要怎麼讓我們看見?」

銀狐白影:「你們已經看見了,卻認不出來?這令我有些苦惱!」

帝都長安開始震動!而且搖晃的程度越來越大!許多屋宇瓦礫開始碎裂崩落!

正在鴻臚寺內面見諸國使節的太子李承乾感到一陣天搖地動!諸國使節也嚇得臉色發青!紛紛奪門要逃!此時身在太子旁邊的魏王李泰大聲斥喝:「誰動?」 這一聲斥喝!諸國使節腳下像是被釘住了一樣!面面相覷,卻礙於魏王李泰的威嚴,不敢輕易挪動步伐!

「令諸國使節沿左路出殿,請太子急往太極宮叩問至尊安好如何?」魏王李泰對太子詢問!

「如此甚好!」太子李承乾身形微胖,臉色發白!

「諸國使節沿大殿左路退去!」魏王李泰發令:「喚城尉維護使節安全!」話一說完,便護著太子,朝鴻臚寺後方偏廊退出大殿!

正在太極殿與重臣商議大食王國預備出兵波斯之事的大唐皇帝李世民眉頭深鎖!這樣的地震,自己從來沒遇過!他放下奏章,手一招:「都出去!都出去!去到空曠處!」

這場地震,並未平息,而是一波波襲來,使得整座帝都長安的地面,隱隱如波浪起伏上下!近百萬長安城居民,驚慌失措!李世民快步避至廣場,抬頭看天,密雲厚重地像是要壓向整座長安城!暗灰色厚雲之中,更不時閃動著青綠色的電光!

#葉法善 每週一、四更新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49489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