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葉法善 天下長安 降神卷05 巫舞祭
2020/08/20 15:29:34瀏覽594|回應0|推薦37

葉法善 天下長安 降神卷05 巫舞祭

「蓋巫能降神,神物憑之,即巫以為神,故即名其神鐘巫。尹氏主之者,所謂家為巫史也。隱公禱而得歸,遂亦信而立為祭主。」《國語。楚語》 「巫,祝也。女能事無形,以舞降神者也。象人兩褎舞形。與工同意。古者巫咸初作巫。凡巫之屬皆从巫。」《說文解字》

小蝶所描述的情狀,葉法善似乎有點印象!

「說得好像妳是巫家的一員啊。」他笑著對小蝶說:「如果是的話,妳一定是最漂亮的巫女了!」

小蝶一聽葉法善誇讚自己漂亮,她心裡也高興。但這腦中浮現的情景,並非得了句稱讚,就可以輕易放下的。因為那些情景中,小蝶並沒有看到自己。更多的是身歷其境的驚慌、恐懼與悲傷的情緒。

「有一群人,向我和我娘撲了過來!」小蝶坐在葉法善前面,眼睛似乎看穿了前方,看穿了這個時空,像是回到那可怕的夢境裡頭… 「他們是…他們…」小蝶的聲音開始顫抖:「他們從山下,頂著暴雨上山…」

「上山?」葉法善在小蝶背後跟著問:「上山去哪裡?」

小蝶想起在夢中,曾經抬頭望著一塊半山腰的大石坪,她在那樣的夢境裡,曾經回頭往上望… 「絳雲宮…」小蝶說完這三個字,忽然一陣天旋地轉!她往後靠在葉法善的胸口:「絳雲宮!我們是…宋氏女巫?」

葉法善一手攬住了差點晃出馬背的小蝶:「絳雲宮?宋氏女巫?」

騎馬跟在葉法善身後的一角羅睺搭話:「原來…小娘子是女巫啊?跟西敏婆婆一樣的妳喔。」

「嘻嘻嘻,」葉法善回頭笑道:「你說那位沒有一百歲,也有九十九歲,老抱著一顆水晶球的西域巫婆呀?」

一角羅睺點頭:「西敏婆婆…她保護我通過光明聖火的考驗!很厲害的她。」

「那裡!我們要去那裡!」小蝶恍若沒聽見葉法善與一角羅睺的對話,她突然伸手指著西北面的一座山陵!

葉法善關心地問:「妳想起什麼了嗎?」

小蝶搖搖頭:「我害怕…我不是想起了什麼?而是…那些夢境…是曾經發生過的!那是我失去的記憶…」

一角羅睺想了想:「葉先生。或許,小娘子要去的地方,就是她夢見的絳雲宮。如果真的有,那麼記憶是她真的。如果沒有,才是麻煩。」

「好!」葉法善認為一角羅睺的說法有理:「小蝶,咱們就依妳說的去!」 三人二馬,韁繩一抖!便照著小蝶所指的方向,往一座山陵的荒廢馳道前進。

約莫一個時辰過後,葉法善、小蝶、一角羅睺來到一處雜草生長過人身高,幾乎掩住登山古道入口起點。

「這應該是山的南面吧?」葉法善將馬匹繫在樹幹上:「瞧!」他對小蝶說:「這旁邊還有一條窄窄暗溪,自山腰處泄流而下。」

小蝶一看這條暗溪,心頭突然一緊!「在我的夢境裡…下著大雨…那時候應該是個很大的瀑布。」

一角羅睺領頭踏上這條近似無人知曉的隱密山南古道,一邊用掌中熱力將前方與左右登山古道兩側的亂草小樹盡數灰化:「是夢是真,上去便知的!」

李淳風驅馬,隨著縣令施無畏與里正王廣德,還有縣尉帶著的三十名軍士,一路來到絳雲宮的山腳下。他看著這條原本就少人登攀祭祀的登山石階,一路彎曲綿延直到山腰處。想來要到達絳雲宮,不是一、兩個時辰就能辦到的!況且,這山勢蜿蜒奇麗,一條登山石階,沿路上還有眾多雜樹亂草,要是有山賊掩蔽其中,倒是易守難攻之境哩。

「哼。」李淳風對里正王廣德說道:「你們都知曉,當時的亂民逃竄上山,躲了一窩賊,全當作沒看見就了事?」

六十歲的里正王廣德低頭不敢直視李淳風:「這…我…」

縣令施無畏大嘆一聲:「唉!王里正,你甭說話了!上山剿了這幫喪心病狂的賊子們!咱們上!」 縣令施無畏一發喊!還真的自己當先頭軍,領著縣尉與軍士們,一步一石階,悶著頭開始登山。

李淳風看著跟在最後面的里正王廣德,像是不情不願的,也邁著老發炎的膝骨腿,跟了上去。他看著里正王廣德的背影,有點舉步維艱的模樣,心中苦笑:「我到你這年紀,若是老衰如此,不知該如何是好呢?」

李淳風想完這尚未到來之事,他觀了一下周圍環境。風吹、草偃、葉動、雲移…以陰陽家的秘法,推想出目前的狀況。

「葉法善…」李淳風緩緩自道:「你這道『坎』卦,似乎過了頭關,若是不動,則僵持日久,不過不失,等到陰中生陽,困可自解。若是急應躁動,反而愈動愈糟。現下,我推算你已進午陽鄉界,最好莫輕舉妄『動』,待我一助可也!」

山南荒古道上。

一角羅睺走在最前頭,葉法善一手拉著小蝶,跟在一角羅睺身後。這南面的登山古道,斜度挺大!許多曲折彎處,緊貼著山壁,最窄之處,也僅僅容得下登山者一人貼壁通過,更見居高臨下的危險!

葉法善讓小蝶在山壁凹陷處略事歇息。他發現小蝶身上冒著冷汗,便握著小蝶手腕寸關之處:「妳的脈象沉急,怕是這一路上,身體受累過大了。」

小蝶臉色發白,她靠著山壁凹處,緩緩地說:「我…我來過…我走過這條山道。小時候,我常常在這裡上下山…因為走的人很少…」她看著葉法善:「葉先生…我現在的害怕,不是因為山勢險峻,亦非太過勞累…我…我可能做了件很可怕恐怖的事…那不像是一場夢!」

一角羅睺好奇:「可怕恐怖的事?這有意思的妳。什麼事?」

小蝶看看葉法善,又看看一角羅睺:「我…我在夢裡,是一個女巫…我可以召喚…召喚…我唱歌,然後想要召喚的,便來了!」

「那的確是巫家的本事!」葉法善安慰小蝶:「如果是真的,據我所知,巫家一向為百姓們降神祈福,妳肯定是位好女巫來的!」

「我不知道…」小蝶搖頭:「我是一位好女巫?」

一角羅睺拍拍山壁:「好也罷,壞也罷的妳。我們聽妳的,選了這條路走。上面是什麼?跟妳有沒有關係?很快就知道了。」

葉法善點點頭:「說得是。咱們一鼓作氣吧?」他對小蝶說。三個人歇息了一盞茶的時間,又繼續貼著山壁,踏著蜿蜒曲折向上的登山古道,一步步更高,更接近小蝶想像中的那座「絳雲宮」。不到兩個時辰,一角羅睺首先貼著山壁,避開山腳下窄窄暗溪源頭的小瀑布,首先登上了一塊斜斜傾倒的巨石。

葉法善讓小蝶先踏上那塊傾倒巨石,自己則最後才抹了抹額頭的汗,踏上一塊較為寬闊的斜石地面。這一路,山壁陰溼,不時還有凍人的山風吹襲,能夠沿著這條後山古徑爬上半山腰,真真不容易也!

小蝶回身看著山下,她聽著小瀑布轟轟流水的聲音,心頭陡然一驚!「我…我從這裡…摔進了瀑布,被沖下山去…我記起來了!」

葉法善聽著小蝶的說法,再加上她此刻的神情,也開始相信,原本小蝶所說的「夢境」,或許真的是她的記憶!她慢慢地全部想起來了嗎?

「摔下去之前,」葉法善問:「妳在幹什麼?」

小蝶此刻雙腿一軟,坐倒在傾斜巨石上:「我阿娘…我阿娘拉著我跑到這裡來…後面有好多人追我們…」小蝶這時候眼淚簌簌,斷斷續續地說:「那不是夢!是真的!我…我阿娘是宋氏女巫首座!我是…天權女巫…他們衝上山來…他們…」

一角羅睺冷冷說道:「妳說的他們…是這票人嗎?」

葉法善看見山南面傾斜巨石的盡頭,約莫三丈遠,正連接一座被破壞焚燒得半毀的宮廟後院!而一角羅睺,正冷冷看著有九名一身污穢,表情陰森的男丁,又像流浪者,卻又一身戾氣!有的手上拿木棍,有的拿彎刀、釘耙,逐漸圍了上來!

「這是哪來的?」

「你們怎麼上得來?」

「喲?還帶著個小娘子吶?」

「男的殺了煮湯!小娘子嘛…」

幾個身型較狀的男丁,領在前頭,話說得越見過份!但是葉法善相信,這些傢伙絕非善類!還有個帶頭的,光頭無髮,一臉有半臉被雜亂的大鬍子給遮住!

「他們殺了我阿娘!」小蝶突然大叫大嚷:「就是他們!我記得!」她指著其中鬍子最亂最多的光頭壯漢:「他們…就是他們!阿娘帶我要逃…可是雨勢太大!我手一滑,摔下瀑布!我最後看見就是他抓著我阿娘!」

小蝶說到後來,泣不成聲!顫抖不已!

「喲?」那個被小蝶指著的大鬍子壯漢一仔細看:「這不是…哎呀!」他一拍腦門:「哎呀!找妳不著呢到處找你吶!」

「嘿嘿嘿!自己送上門啦?」另一名瘦瘦小小的男丁,手上握著鐮刀,一臉驚喜的表情:「原來…那是妳阿娘?」

「滋味不錯呢!」大鬍子壯漢咧嘴大笑:「妳阿娘…讓我們著實盡興呢!不過…肉味兒有點老就是了!」

小蝶突然不顧一切向著那渾身髒污的大鬍子壯漢衝過去!雙眼充滿了憤怒的血絲:「我要你的命!」

一角羅睺單手拉住了小蝶:「不要認錯人了的妳。」

「沒錯啊!」一名中年漢子對著面目被套頭大氅遮著的一角羅睺:「她就是絳雲宮主宋氏女巫的獨生女,小蝶不是?嘻嘻嘻嘻!這下子可好啦!小娘子迫不急待地要過來呢!你放開呀!」

葉法善看著被一角羅睺單手拉住的小蝶:「原來,真的有絳雲宮!妳是宮主宋氏女巫的獨生女小蝶!」

為首的大鬍子壯漢伸手在葉法善肩頭重重一拍!「好!小郎君有功!爺一定會賞你的!這麼吧?我留你一條命!你乖乖的站一邊去,看看爺的手段如何?」

一角羅睺將罩頭一掀!那雙眼火紅,佈滿感詭異刺青文字的暗青色臉面露了出來,似笑非笑的對那滿身髒污的大鬍子壯漢,半開玩笑似的問道:「我的命留不留的你?」

九個帶棍帶刀的邋遢男丁一見到一角羅睺的駭人長相,不約而同的心頭一震!

領頭的大鬍子將手從葉法善肩頭收回:「這位哥…生得威武啊!」

小蝶一吸氣,掙脫了一角羅睺並不用力的單手控制!她抽出刀袋裡妖狐紫影在西市買的短刀,對著骯髒污穢的大鬍子直刺過去!大鬍子壯漢並非只是身形壯大而已,他反應極快,一手握住了小蝶的右手腕!

「喲喲喲?這是怎麼啦?小娘子怎麼想殺了新郎官呢?」話說得露骨不羈!盡佔了嘴上便宜!

葉法善看著那大鬍子壯漢,冷冷問小蝶:「就是他,抓了妳阿娘?」

「哎!小郎君吶!」大鬍子壯漢獰笑道:「不出三天,這小蝶就會跟她阿娘,在爺的肚子裡相會啦!」

葉法善一聽,心中怒火陡然升起!

「他力氣小,妳可以的。」 對小蝶說話的,便是一角羅睺。

骯髒的大鬍子壯漢發覺這怪臉男,一手握住了小蝶持刀的手,自己竟然力氣不如他倆了?

「說我力氣小?」大鬍子壯漢咬牙用力,要將小蝶的手頂回去!因為這隻纖纖玉手上,那柄鑲了寶石的亮晃晃刀刃,離自個兒的肚子可是越來越近啦!

其他男丁同夥,不理解眼下的情形,站在原地不動,只是好奇,這把短刀,真能刺進大鬍子肚子裡嗎? 一身污穢汗臭味的大鬍子壯漢,發覺自己承受的力氣越來越大,不禁想要往後退一步!可是這一步,卻無法可退?怎麼回事?

「我來幫你一把,」葉法善對大鬍子壯漢說:「你可得撐住了!」

原來葉法善的想法,與一角羅睺相同。小蝶阿娘的仇,最後讓小蝶自己報了!弒母殺巫之人,就在眼前!自己與一角羅睺,若是出手,老早了結這九個邋遢賊子的命!但是…小蝶又將如何看待呢?

一角囉睺看到葉法善伸手頂住了那邋遢大鬍子的腰背,他微微點頭:「小娘子,再用點力氣!鬍子大哥不會躲妳這一刀的。」他邊說話,邊將自己的力氣,透過手腕子的接觸,轉給小蝶!

大鬍子壯漢自己原先握住小蝶的大手,這一下反被一角羅睺緊緊握著!根本掙扎不開!只見到小蝶手中的刀刃,一寸一寸地靠近自己的肚皮!可又沒法子後退半步!因為腰背上還有葉法善的一隻手擋得嚴嚴實實!這下子對大鬍子壯漢來說,真是太糟啦!他兩手用力,緊緊握住小蝶持刀的手腕子!

「你們…」大鬍子壯漢對自己的同伙嚷著:「過來幫幫手呀!」

三、四個跟著大鬍子佔了絳雲宮的男子,抄起傢伙,便呼喝著衝上前來!葉法善隨手一揮,低聲唸道:「借雨霧冰霜相!冰封。」三、四名賊漢的腳底所踏的未融冰雪,居然瞬間將他們的腳給凍住!而且腳上的堅硬如鋼石的冰雪,還不斷地往大腿延伸!

「哎呀!我給凍著啦!」 、「怎麼會這樣?」、 「又冰又疼呀!」 那要衝來援助的賊漢子們,凍在當場進退不得!驚慌失措!

「阿娘!」小蝶哭喊著,用力將刀刃往前送!

髒污大鬍子眼看著刀尖緩緩刺進自己的肚皮!大喊:「哎呀!刺進來啦!別別別呀!」

「當時又怎麼做的你?」一角羅睺冷冷問著大鬍子壯漢:「宋氏女巫們沒叫你別別別嗎?」

小蝶聽到一角羅睺這麼問,更是心情激動:「阿娘!我為你們報仇來了!」

一角羅睺微微用力,讓小蝶手中的短刀,一寸一寸地刺進了無法後退的髒污大鬍子的肚子裡!尺來長的刀刃,完全沒入!腥臭的赤色血液不斷流出!大鬍子壯漢兩腿發抖,眼淚鼻水直流,痛到不行!「饒了我…饒了我…饒!哎呀呀啊!」

可葉法善在他身後的一掌頂伏著,讓大鬍子連腳軟想蹲地都不成!

「這樣不夠的妳。」一角羅睺輕聲對小蝶說:「要轉一下刀刃,再向上撩。」

小蝶這時身上已經沾到了大鬍子的鮮血!她決心依著一角羅睺的建議:「巫家阿姊們呀!我來為大家報仇了!」 她一聲大嚷,順勢扭轉刀刃!猛然覺得刀刃向上一撩過頭!那是一角羅睺助她用力,俐落無情的「嚓啦」聲響!那當時領著暴民衝上絳雲宮,肆意燒殺辱屠的帶頭大鬍子,登時被開膛破肚!鮮血如泉噴!五臟六腑全都倒掀出來!

葉法善押著大鬍子賊人背後的手勁一鬆,那大鬍子便雙手抱著流出肚腹的腸子,眼珠子一反,向後便倒!

「阿娘!」小蝶臉上、身上都是鮮血,卻哭成了淚人!她好不容易想起來的過往,卻是如此的痛苦又血腥,瘋狂而駭人… 其餘沒被葉法善的仙術給凍住的同伙,這時嚇得六神無主!只想四散奔逃!可是一角羅睺彎身,將大鬍子冒出肚皮的腸子一扯,當作繩索一抖!血淋淋的人腸子凌空劃著一圈圈的圈子,不止牢牢套住了葉法善凍住的三名賊人,連那四個要跑的傢伙,也給捆得嚴嚴實實!

「喪心病狂,是人變成魔鬼的你們!」一角羅睺露出白色尖牙:「讓你們在光明聖火面前,一邊懺悔,一邊化為灰燼吧?」 話一說完,一角羅睺運轉降魔之力,透過那大鬍子的一長串肚腸,將燒滅眾生的聖火內勁,全數轉到了被血淋淋人腸子綑綁的七個惡賊身上! 一陣陣燒焦的腥臭味,伴著痛苦至極的哀嚎此起彼落!一角羅睺特地延長了他們這幫賊人的痛苦,燒了近半盞茶的時間,才讓這七人化為焦炭!

小蝶右手還握著短刀,一直獃獃的蹲坐在地上,像是什麼也沒聽到。

葉法善蹲下身子,輕緩地將小蝶手上的短刀收起來:「妳為妳阿娘,還有宋氏女巫們報仇了。」他拍拍小蝶的肩膀,試圖將小蝶扶起來。

小蝶雙頰上盡是未乾的血與淚。她抹了抹自己的臉,對葉法善道:「葉先生,謝謝你陪我回到這裡。我該想起來的,都想起來了…我該做的事,已經做完了。」

葉法善不知道小蝶接下去要說什麼?只見她一人往絳雲宮後宅走去。他擔心裡面還躲有賊人,便跟著上前護佑小蝶。

一角羅睺邁開步子,經過了大鬍子的屍身,他朝著死亡的大鬍子蒼白無血色的臉上,吐了一口唾沫:「笑話的你。」

跟在小蝶身後的葉法善心想:這便是小蝶長大的地方了是嗎?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49212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