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葉法善 天下長安 降神卷03 巫舞祭
2020/08/13 11:56:48瀏覽496|回應0|推薦23

葉法善 天下長安 降神卷03 巫舞祭

「蓋巫能降神,神物憑之,即巫以為神,故即名其神鐘巫。尹氏主之者,所謂家為巫史也。隱公禱而得歸,遂亦信而立為祭主。」《國語。楚語》 「巫,祝也。女能事無形,以舞降神者也。象人兩褎舞形。與工同意。古者巫咸初作巫。凡巫之屬皆从巫。」《說文解字》

蘇自然放出的神獸饕餮,剛開始僅是一雞卵大小!幾名田鳳翔以手作刀勢,凌空瀟灑斬去!卻沒想到這雞卵反應異常迅速!閃過了四、五道妖刀擊斬,突然張口咬住了其中一位田鳳翔的咽喉!這一咬!神獸饕餮見血即狂!吞下一大口魔道田鳳翔的血肉,立時長大不少!

「這個討厭的肉球!」另一位田鳳翔臉色氣憤!他還記得當時在長安葉法善的舊宅院裡,見過這個遠古神獸!知道很難對付!

「哼!」第五位田鳳翔迴身放出妖刀:「此一時彼一時!再來十隻神獸饕餮又如何?」話未說罷,妖刀已經深深砍進了神獸饕餮的球狀肉體!這田鳳翔一愣!自己的凌厲妖刀,居然沒能將神獸饕餮當下砍成兩半?可神獸饕餮每多劃傷一道口子,就會多長出一張嘴!這時,神獸饕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大口咬下了站在右側的一位田鳳翔腰腹處!牠就像往來反彈不已的怪肉球,在田馮翔們上下前後左右不停飛躍彈跳!吞吃了好幾口不同田鳳翔身上的血肉!只在幾個呼吸之間,神獸饕餮已經長成兩人高大的橢圓形暗紅色球體!球體上還佈著七、八張帶有細白尖牙的大嘴!

「田都尉,別忘了我的你!」一角羅睺的降魔刀由左下朝右上猛烈一撩!一道高熱無比的刀光對著十多位田鳳翔劈將過去!這下子,原本被上百位增生的魔道田鳳翔所圍住的一角羅睺、蘇自然、胖修羅三人因為神獸饕餮的出現,反而像是佔了上風?

四位增生的田鳳翔被一角羅睺的妖刀掃中!立時身上出現難聞的焦炭味道,幾乎當場被斬成兩截!

「中軍!左軍!右軍!前鋒!各二十位!其餘游擊!」其中一位田鳳翔大聲喊道:「結戰陣!」 這一聲喊!讓近百位增生的田鳳翔,立時清醒,移動迅速的結成四個戰鬥團體!

「左右軍隨我來!對付一角羅睺!」左軍領頭的田鳳翔抽刀一喊!身後三十名多名增生田鳳翔分為兩隊!夾擊一角羅睺!

「前鋒隨我來!」前鋒隊伍的田鳳翔放出妖刀,電光似的砍向神獸饕餮!「收拾這個噁心的大肉球!」

「萬仙會這兩個,讓我游擊收了他們的命吧!哈哈哈!」擔任游擊領軍的田鳳翔對著蘇自然與胖修羅獰笑:「其實,我一個來對付都嫌你們太弱啦!」

「中軍鎮八方!」增生的田鳳翔對著中軍十九名增生田鳳翔下令:「隨勢破敵 !」

一角羅睺明白蘇自然與胖修羅,甭說面對由增生田鳳翔組成的二十人游擊軍,他倆連半個田鳳翔也對付不了!畢竟這傢伙,不知從哪裡得來的強大妖力?他將右手犀角翔魔刀,施展光明聖火之力一甩,即時攔住了朝著蘇自然、胖修羅衝將過去的田鳳翔們!自己則向前撲身直衝!雙拳連出,恰似數百巨獸衝撞一般,還帶著沾人即焦的聖火高熱!讓田鳳翔們的左右兩軍一時半刻難以制服!

前鋒軍的田鳳翔們將神獸饕餮上下左右前圍住!「一齊上!將這饕餮斬成肉泥!」每一位田鳳翔都具有無比強大的妖力!二十把妖刀一出!神獸饕餮的球體上立即出現二十道深入過尺的刀傷!這些田鳳翔還不待神獸饕餮反應,在牠尚未長好二十張尖牙大嘴前,七、八位田鳳翔衝上前去,有的徒手,有的掏出短刀,直往神獸饕餮新的傷口內又挖又撕!

「哈哈哈哈!」其中一位雙手深入堔獸饕餮球體內的田鳳翔,滿身滿臉的膿血大聲笑道:「哇哈哈!過癮呀!」 蘇自然見到自己最得意也最難馴服的神獸饕餮,竟然被十多名增生田鳳翔給撕成一塊塊的!他激動心疼得神魂俱裂,對著那些田鳳翔大喊:「你們停手!」

有兩、三位田鳳翔轉過頭來,讓蘇自然看到他們滿嘴是血,顯然是正生吞神獸饕餮的血肉,聽到了蘇自然的嚎叫才轉頭的! 「你也想吃一塊神獸饕餮的血肉麽?」一位田鳳翔右手自神獸饕餮的體內用力一拔!帶出一塊紅中透白的跳動肉塊:「這塊肉挺好!哈哈哈!」大笑幾聲後,就當著蘇自然的面,生嚼吞下!

胖修羅看到中軍軍團的田鳳翔們像是發現了美味吃食似的,爭先恐後地撲向神獸饕餮難以恢復的殘缺球體,又是一陣撕咬生吞!那場面,有如地獄修羅餓鬼一般!令人心驚肉跳,不忍卒睹!

「蘇自然呀!」胖修羅搖頭不想再看:「今日你我難脫身了!」

一角羅睺不斷釋放體內光明聖火的降魔威力!他的身軀炙熱無比!手上的犀角降魔刀更是高熱而鋒利!一刀橫劈過去,讓三個田鳳翔同時抽刀抵擋,也無法阻止降魔刀將他們一起劈成兩截!

「哎呀!」其中一位田鳳翔大聲嚷道:「好傢伙!」

「嘿嘿嘿!」另一位田鳳翔雙手拉著自己的下半身:「吾乃天帝!沒那麼容易對付呀!」話才說完,這個田鳳翔的上下半身竟然開始癒合?

「好刀法!」第三位田鳳翔上半身摔在雪地上:「但是…你對付不了這麼多的我呀!哈哈哈!」

「想辦法離開的你們!」一角羅睺對蘇自然與胖修羅道:「去午陽鄉等我!」 胖修羅此時已經成了瘦修羅!全身皮垮臉鬆!因為他已經將所有的野獸蟲鳥幾乎都放出來了!

「一角!」蘇自然已然無法支撐:「我們在午陽鄉會面啦!」

胖修羅最後吐出一批純黑駿馬!「蘇自然!咱們上!」

一角羅睺反手將掌力一掃,將胖修羅、蘇自然連人帶馬,送出十丈之外!

「你們去哪兒?不留下來幫一角羅睺收屍嗎?」眼下還有八十多位魔道田鳳翔圍著一角羅睺!其中一位朝著十丈開外的胖修羅問完話,便衝了過去!「還是他來幫你們倆收屍吧?哈哈哈哈!」

一角羅睺棄了刀刃多缺角的降魔刀,雙掌用力在胸前一拍!瞬時之間,周圍的空氣猛然蒸騰!地上不僅積雪即溶為水,更快速化為水蒸氣!他兩腳站立的地面開始焦化脆裂,進而發紅融為熾熱漿泥!這樣的驚人轉變,自雙腳下開始向外擴散!受不了這股高熱的樹木開始冒煙,轟然起火燃燒!

「來呀!」一角羅睺追向那朝著蘇自然、胖修羅而去的田鳳翔大喊:「來幫我收屍的你!」 這群田鳳翔才不會讓一角羅睺順心如意!他們現在總數還是超過百位!同時使出開山裂石的剛猛妖刀,一齊斬向一角羅睺!

「受死吧!」數十聲田鳳翔的怒吼響起! 「噗」、「噗」、「噗」幾十聲妖刀刀刃砍中一角羅睺軀體的悶響聲音!這麼多田鳳翔大吃一驚!那數十把威力剛猛的妖刀,雖然砍中一角羅睺!但所有的接觸到他炙熱身軀的妖刀,全都在一瞬間融化為鐵水?

這百來位妖力相當的田鳳翔,難以抵擋一角羅睺光明炙熱的耀白身軀靠近!其中一人被一角羅睺左手按住,立刻燒化,成為一團煙塵!另一位田鳳翔則被一角羅睺右手一拳當胸透過!立時由胸口開始,全身化為焦炭!

「怎麼辦?」一角羅睺的雙眼放出白光,聲音渾厚:「要怎麼辦的你?」 即使田鳳翔吞下了千年太歲,陡然增加了數百年以上的妖力,但他依舊不知一角羅睺為了國仇家恨,付出無人可以付出的代價,跳入教壇聖火,深受烈火反覆焚烤,經過百日燒灼,忍受無盡噬人痛苦瘋狂的考驗,方才重生獲得光明聖火的降魔威力!

轉眼之間,十多位增生田鳳翔被一角羅睺雙手一抓,瞬時燒化成飛灰!

「好呀好呀!」魔道田鳳翔獰笑:「我們來給你消消火吧?」說罷,還剩下近八十位的田鳳翔心念相通!立時反圍一角羅睺,同時放出陰寒至極的地底太歲妖氣!若是換成凡人,沾到妖氣者,眨眼之間全身結成堅實冰柱!體內血液還會形成銳利血色冰花,爆出身體!

炎寒交錯在荒野中,不斷爆出「呲」、「呲」高溫水氣!四周刮起強勁冷風,朝中央的一角羅睺與田鳳翔們襲來!而高熱強風則由上方噴起,這一冷一熱的強勁風勢一相加,便在原地形成了巨大無比的龍捲風!這道龍捲風主體寬至十丈開外!高聳直入上空,聲勢猛烈駭人!還不時夾雜著可怕的青綠色閃電!即將破曉的天際,又被這道不斷增強的龍捲風,變得更加漆黑!

在這樣的狀態下,仍有一人直直走向這道強烈的龍捲風之中!此人便是葉法善!

河陽縣縣府大堂中的李淳風,感覺到大堂外開始瀰漫著一團團詭異的氣場!他心中一盤算,猜想是葉法善與一角羅睺鬥上了?可這樣的氣動奔擾,連腳踩在大堂地面,都能感覺到微微的震動!李淳風知道葉法善的仙術高超,雖說年輕識寡,至少他能避開官道,深入荒野中面對狐野宴,接著是萬仙會的高手。亦可見這年輕人心存和善,不想沿途居民無妄受災!思緒到此,他不禁微微點頭!

「你說到,當時那批鄉民冒著傾盆大雨上了絳雲宮,然後呢?」李淳風不將方才心中盤想之事說出,繼續細細盤問里正王廣德:「仔細聽聽堂外,風聲瀝瀝鬼聲啾啾。天地色變,傾於一時!說話免多斟酌,要多坦白才好!」

里正王廣德與縣令施無畏聽得李淳風所說的堂外變化,自是更為忐忑!

「我…我沒上去絳雲宮!」里正王廣德連忙搖手!

「有一說一,後來呢?」這說話的語氣,可以清楚聽出縣令施無畏可真是急啦!

里正王廣德抹了抹額頭上的汗珠說道:「過了兩天…他們下山的時候,已經是近晚時分啦!我問他們事情辦得如何?他們…他們…」王廣德講到這裡卻欲言又止!

「說呀!」縣令施無畏大聲催著!

「他們亮出了…亮出了吃剩的人肉啊!」里正王廣德跌下厚疊坐毯,頭磕著地,聲音顫抖地對李淳風說:「他們圍住了宋氏女巫!將她們幾人給殺了祭天!然後…然後因為幾天都沒吃的…他們…他們…我看到有個人的包袱裡,裝著兩條腿!還有一個,懷裡揣著一條女人的斷臂!我…我嚇壞啦!」

李淳風雙目一睜!右手因為得知這駭人聽聞的野蠻情事,不由得朝地上用力一拍!大堂地上立刻被李淳風的掌力,轟出一個三尺寬的坑洞來!「豈有這等殘忍之事?」李淳風的斥問,連縣令施無畏都嚇得打哆嗦!

縣令施無畏跳了起來,指著里正王廣德:「你…你怎麼沒報上來?怎麼沒報上來?我當時問你…你不是這麼說的呀!」他急急忙對李淳風道:「李太史令!我是完全不知曉,這午陽鄉竟然會發生這種慘無人道之事呀!」

里正王廣德跪在地上不斷叩首!「二位二位!我那時…實在是嚇壞了!再加上雨勢變小,鄉裡多處積水成災,要趕著復原重建…我…我不想這事又驚動了縣…大家都是為了過日子…」

「那宋氏女巫一群就不過日子了嗎?」李淳風說這話的語調,因為過度冷靜,反倒顯出憤怒而無情!

貞觀十一年七月。

一群暴民在滂沱大雨中衝進了絳雲宮內庭!宋氏女巫領著沒來得及下山的女巫,以及自己的獨生女兒,要往後山避難!卻已經來不及!那三十多位來自午陽鄉及鄰近鄉里的暴民,一見到女巫,便是衝上前用力摟抱褻瀆!大聲揮舞柴刀砍殺!

宋氏女巫將女兒帶向後山瀑布邊,但是四周已無處可避!獨生女兒站在母親身後,在暴雨之中,看著十多位臉面可怖難辨的暴民快步衝過來!耳中還聽到幾位女巫淒慘嚎叫的聲音,以及那些暴民瘋狂笑聲… 她一個重心不穩,左腳踏空,便從瀑布翻跌了下去! 耳裡最後聽見的模糊聲音,是母親叫喚她的名字!「小蝶!」

數日後。 絳雲宮宋氏女巫的獨生女,成了為一的倖存者。

她在溪流沖激的過程裡,一路不知被沖出多遠?在半昏半醒,載浮載沈中直到白馬坂,流入江河淺處,才被溪水帶過岸邊滯卡在一截斷裂的樹幹旁。當她悠悠轉醒,感到身子內熱外冷,已經是發著高燒。

宋氏女巫的獨生女愣愣地看著江河水,在晨間日照下緩緩流動。天氣已然放晴,她突然渾身顫抖,繼而痛哭失聲!從小長大的地方,沒了!自小相依為命的阿娘,沒了!她彷彿還聽見女巫們的慘叫!腦中浮現那些鄉民可怕又可厭的禽獸樣態!宋氏女巫的獨生女連忙回頭四顧!周遭並無人影!只發現自己一身白衣長衫已經殘破不堪!

她不知哭了多久?在江河邊直哭到眼睛泛血…

「江有濤汜,其嘯也歌,曷邀怨降予歸哉?」宋氏女巫的獨生女的口中有利無氣地低聲唱道:「江有濤汜,其嘯也歌,曷挾魂降予歸哉?」這歌聲初起極為無力微弱,但是唱完第二句,她的聲音開始變得清楚!

「江有濤汜,其嘯也歌,曷揣禍降予歸哉?怨毀家室,魂侮桑土,禍搖汝市,降予歸哉?」 這時候,獨身一人的小娘子,心裡想著為阿娘及女巫們報仇!她知道,自己沒有打倒那些漢子的力氣及本事,自己還能做什麼呢?還能做什麼呢? 我只會唱咒呀!我只會唱咒呀!誰吶?誰能聽見我的咒歌吶?誰吶?

絳雲宮女巫中的唯一倖存者,一身污破白衣,吃力地站在河岸邊,慢慢地以一種詭異的姿態,面對著前方的江河,按著心裡的古老節拍,開始跳起降神舞蹈!口中的吟唱咒歌,聲音越見清朗:

「江有濤汜,其嘯也歌,曷邀怨降予歸哉?」

「江有濤汜,其嘯也歌,曷挾魂降予歸哉?」

「江有濤汜,其嘯也歌,曷揣禍降予歸哉?」

「怨毀家室,魂侮桑土,禍搖汝市,降予歸哉?」

這年輕娘子在河岸旁,邊唱邊跳。舞姿曼妙而奇麗,歌聲時而低沈,時而清揚! 不知過了多久?江河的水濤聲,像是開始配合著這位小娘子,隨著歌曲舞蹈的節拍而起浮上下。

不知過了多久?年輕娘子原先一身的破衣,居然開始轉變成一身的新嫁娘出嫁時所穿著的全新青衣!

不知過了多久?河岸上的殘木斷肢,居然緩緩地自動拼湊,成了一座嫁娶時讓新娘遮日頭的棚子?

這穿著一身新製青衣的新娘子,慢慢地自河岸上飄浮起來,朝著棚子裡的木交椅而去。她兩眼之中,不見瞳仁,只見眼白!口中的降神咒歌還不停地重複著:

「江有濤汜,其嘯也歌,曷邀怨降予歸哉?」

「江有濤汜,其嘯也歌,曷挾魂降予歸哉?」

「江有濤汜,其嘯也歌,曷揣禍降予歸哉?」

「怨毀家室,魂侮桑土,禍搖汝市,降予歸哉?」

宋氏女巫的獨生女以咒歌,令江河中一具可怕的怨魂被她喚出!距離她丈許外的河面上,緩緩出現一個血黑色肉膜似的物事…

「咦?這是怎麼回事?」 突然在這木棚子一旁的小徑上,出現了兩名拉著驢子板車,要到縣城裡運貨的年輕兒郎,他們途中經過,想要打水解渴,這才走了小徑,來到這河岸邊,看見一名身穿嫁衣的清麗漂亮小娘子,坐在木交椅上,像是昏過去了一般!可是她的口中,似乎還在喃喃說著?還是唱著什麼?

這兩位少年郎聽不懂新嫁娘喃唱的內容。

「她是昏了嗎?」其中一名年輕漢子低頭望進棚架內:「長得真標緻呀!哎喲!兩眼翻白吶!」

「是嗎?」另一位同伴也湊過來看:「真的喲!」

「要不要…」首先發現的青年問道:「帶回縣城裡給治治?」

「這好嗎?」他的同伴覺得詭異! 可是這句反問,卻得不到回應!

「我問你吶!」這位年輕郎君看著身邊的同行人,不看還好,一看嚇了一大跳!他身邊的同伴也和新嫁娘一樣兩眼翻白!這還不止!他的一身灰布衣,也做自個兒的眼前,開始變成一身紅色!

「鼠子!這是怎麼啦?」他邊喊著同伴的名字,同時跳出棚子!連退了十多步,一腳踩在江河邊! 這叫「鼠子」的年輕郎君,愣愣地站在棚子邊,像是等待棚子連著裡面的新嫁娘,一齊憑空移到了板車上!這架由驢子拉的板車,此刻看來像是一輛載著新娘子的婚車了。

鼠子的同伴,忽然覺得腳下一緊!連個喊聲都來不及出,就被一股怪力拉往江河深處! 原本在河面上一塊約莫盆子大小,浮出水面的血黑色肉膜,繼續往上升起!直到整個形態浮在水面上!那竟然是一顆詭異又巨大的血黑色心臟!這顆心臟,略有半座宅子大小!還發出污穢腥臭的氣味!這顆恐怖的心臟下端,長出好幾十根類似樹根似的條狀物!那些條狀物開始分散,一叢插入河岸,另一叢直入河裡,這些條狀樹根物有的粗如象腿,有的細似人指。

「妳以誠心呼喚,吾乃楚帝!世稱『伽羅樓王』!吾因妳再歸人世,如妳所願,血塗天下!如妳所願,成我妻妾!」這陰冷沙啞的聲音,來自怪異巨大的心臟內部!而這巨大心臟上端血管處,開始冒出數根死灰色巨大如同菇茸般的物事!這些死灰色的菇茸開始生出分支,就像一個怪異恐怖的灰黑色菇林,從一顆巨大噁心的詭異恐怖心臟的上端茂盛地生長出來!

有數十幾朵超過人頭大小的菇茸,突然紛紛爆開!散出無數細小黑色的孢子,隨著晨風飛揚…

「娘子,隨我心意去吧。」那棵巨大並且不斷挑動的妖異心臟,傳出說話的聲音。

名叫鼠子的年輕郎君,拉著驢子,像是被人指使似的,四肢僵直,行走移動的姿態詭異,他慢慢控著驢車,載著新娘子,往小徑來處而去。

棚子裡的新嫁娘,依然雙眼翻白,失神忘魄地癱坐其中,額頭冒出冷汗!

「江有濤汜,其嘯也歌,曷邀怨降予歸哉?」

「江有濤汜,其嘯也歌,曷挾魂降予歸哉?」

「江有濤汜,其嘯也歌,曷揣禍降予歸哉?」

「怨毀家室,魂侮桑土,禍搖汝市,降予歸哉?」

這位新嫁娘妝扮的小娘子,是絳雲宮主持宋氏女巫的獨生女,母親喚她「小蝶」。

時為貞觀十一年七月中旬。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48520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