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葉法善 天下長安 降神卷01 巫舞祭
2020/08/06 12:28:55瀏覽668|回應2|推薦35

葉法善 天下長安 降神卷01 巫舞祭

「蓋巫能降神,神物憑之,即巫以為神,故即名其神鐘巫。尹氏主之者,所謂家為巫史也。隱公禱而得歸,遂亦信而立為祭主。」《國語。楚語》 「巫,祝也。女能事無形,以舞降神者也。象人兩褎舞形。與工同意。古者巫咸初作巫。凡巫之屬皆从巫。」《說文解字》

午陽鄉里正王廣德禁不住李淳風的凝視!他的目光瞟向縣令施無畏。

這時,縣令施無畏也失了盤算!這帝都來的太史局令,號稱當今國師。貫夜不停,快馬疾馳到此,那可不是來賞雪吃酒的呀!自己領著縣令的官,若是沒能安撫好眼前的李淳風…但他為何對問卜求神之事如此在意呢?

「王里正,有一說一,有二說二!李太史令一趟來不容易,好好說個分明才是應當!」縣令施無畏正色道。

「是是是!」里正王廣德連連點頭:「午陽鄉發大旱,已是六月的事啦!」

貞觀十一年六月。

河陽縣已經近三個月滴雨未落,莊稼正是需雨水滋潤的時節,好在初夏競生。這會兒,當有的雨期卻失了常數!甭說莊稼無雨水可灌,連幾條溪流河川都萎縮見底,牲畜也奄奄一息!這下子,縣民們不止愁悶,更顯得躁動不安!尤其在午陽鄉,已經出現了幾件偷竊哄搶食糧的案子,連居民趁夜集結盜取糧倉的情形也發生了!因著如此,縣令施無畏下達全縣百姓禁制令!如無要事,不得隨意聚集,出入均須報知各鄉里正,否則以作亂滋事論處!其中以里正王廣德所轄管的居民人數最多。

「哎哎哎!大家莫急躁!安住心!」里正王廣德在曬穀場上的草棚子裡,跟居民們說道:「這天不下雨,你們倒是怪起人來了?我有辦法麼?你有辦法麼?」他指著人群中一位青年壯漢:「要是有,咱們當然依著辦法處置!但…雨下不來,你們急,我也急!你們有莊稼,我也有莊稼不是?」

「你不能光叫我們『安住心』呀!你是里正,是你說該怎麼辦的呀!」一名婦女抱著娃兒,在人群中大聲問:「我們這都快三個月啦!一滴雨都沒下!河都乾了!我家郎君打水都得上深山裡去,就這樣讓腿給跌斷啦!現在家裡沒人作主呀!」

「打井也沒用!」另一名老漢哀聲嘆氣:「一口井挖了三丈深,土還是乾的喲!」

里正王廣德自從縣令發了章程,就每天被里民鄉民給纏上!他一籌莫展!這些重複又重複的「安心話」,自己聽了都不信!說到底,只要下了雨,萬事太平!可下雨的事,哪受自己控制呢?

「求求老天爺呀!求求老天!」幾名憔悴不堪的居民,發出無力又痛苦的聲音!

剛剛搖埋怨的老漢道:「王里正呀,你就帶我們…求求雨吧?」 求雨?王里正臉皮子抽動了一下!這種求雨之法,自己一竅不通!況且,在這旱象勢頭正盛之際,若是答應了,雨求下來,是功德名滿!若是雨沒求下來,那就身敗名裂!少不了活著一直讓人笑話,這「里正」還當得下去嗎?

「吾乃里正,怎可輕易鼓吹祈天求雨之迷信?『正』者不行正,豈不愧對朝廷託付?」王廣德話說得嚴肅!

「當今…今上也有祭天之禮呀!」老漢連皇帝都拿出來說事!

里正王廣德厲聲道:「住口!今上祭天之禮,是你能拿在這裡說的嗎?」

「我們要跟著今上做!」方才那名年輕壯漢大聲道:「里正帶我們上絳雲宮祭天!」

絳雲宮?

里正王廣德倒是讓這年輕壯漢給點了條路子!既然大家都想祭天求雨,有個依託,那就找個能幫著祭天,自己又不用擔關係的法子,把眼前可能造成的動亂給找地方宣洩掉,若是祭天求雨不靈,那就沒自己的責任,全推給絳雲宮的那對母女得啦!

王廣德這個「里正」,並非只混吃混喝,光收鄉里供奉不曉事的!他一見這年輕壯漢說出「絳雲宮」,便想起來,這小郎君呀,四處都傳遍啦!他就喜歡上那絳雲宮女巫的女兒不是?就憑你那粗樣?不知排隊排到哪兒去啦!

「若是大家決議如此,」里正王廣德表情嚴正:「我身為里正,也不得不相陪,去一趟絳雲宮了。」

圍著曬穀場草棚子的上百位民眾,紛紛放聲歡呼! 其中最樂的,就是那提議的小伙兒,他可又找著藉口去看望心頭喜歡不已的漂亮小巫囉!

離午陽鄉二十里處。

站在結界「歸去來兮」的小蝶,望著葉法善的身影一晃,便迎向那光暗激烈交錯不定的可怕炎寒處!

「葉先生…」小蝶的雙眸,像是被一亮一滅的炙熱白光給迷惑住!她突然露出極為害怕的表情:「好熱呀…好燙!」

葉法善控御邪劍真鋼,越靠近一角羅睺與田鳳翔,就越覺得周遭空氣極寒又極熱!他明白,這樣的冰火交錯,一般人撞上了,肯定化為碎粒消亡!葉法善回頭看望在結界保護中的小蝶,並未受到這強大妖異場的傷害,僅是有點出神地看著一角羅睺和田鳳翔激鬥的方向。

「好!便是如此!」葉法善左手持咒:「借天地壽者相,進!」這咒語一催動,邪劍真鋼便像是被灌入強大的生命力一般!劍身隱隱發出青光!「去!」葉法善右手一指,邪劍真鋼便如流星似的疾飛而去!

一角羅睺許久沒有在戰鬥中感到訝異!但這田鳳翔怎麼能在如此短短時間內,可以強大到如此程度?他原本擔心經過光明聖火重生之後,一直打遍天下無敵手的經歷,會讓自己變得懶散、心不在焉!可現下…興奮的感覺,被田鳳翔重新激起了!

「田鳳翔啊,」一角羅睺額頭上出現了血色汗珠:「好久沒有遇到對手的感覺了呢!真讓我舒暢的你呀!」

田鳳翔冷笑:「舒暢?」他催動太歲妖力,大聲喝道:「我讓你更舒暢!」

一角羅睺眼見田鳳翔那陰寒至極的妖力陡然加劇!他一咬牙:「我相信光明聖火的降魔之力呀!」一角羅睺向前跨一大步,雙手合掌於胸前,額頭用力一頂!額頭上漆黑的聖火結晶角正面迎向田鳳翔! 這?怎麼可能? 田鳳翔雙目圓睜!那一角羅睺額頭上的獨角,不斷發出駭人的「呲」、「呲」聲!漆黑獨角內部不時閃出白炙光芒!所有的至陰妖氣,竟然全部被他額頭上的獨角給化了?

「嘿嘿嘿…」一角羅睺對田鳳翔說:「怎麼辦?接下來,你該怎麼辦?」他又向前踏上一步!「我的聖火結晶角,可以消滅一切妖術!田鳳翔,我問你該怎麼辦呀?」

田鳳翔心念一轉,右手一揮!腰間軍刀朝一角羅睺的項上人頭倏地飛斬!這一刀的勁力,比劈開那一整片高地還要強大!

一角羅睺決心不閃避田鳳翔這一刀!他閉氣凝神,全身氣力灌進右拳!「噹」地一聲巨響!田鳳翔的軍刀被一角羅睺的怪力硬生生打斷!田鳳翔看著一角羅睺的右手,被自己的軍刀斬斷了三指!可令他詫異的是,那斷指之處,先是出現了細小怪異的咒文圖騰,那怪異咒文圖騰如同藤蔓似的古怪捲動,一角羅睺被斬斷的三指,就在這咒文圖騰捲動當中,竟然重新生長出來?

「光明聖火,生生不息。」一角羅睺又往田鳳翔身前跨了一步:「我問你,接下來要怎麼辦的你啊?」

「田都尉!」這聲叫喚,是葉法善出現了! 田鳳翔看著葉法善的身前,邪劍真鋼懸在空中,不住顫動!

「好哇!葉法善,你送劍來了!」 葉法善沒想到田鳳翔雙手如爪,朝自己撲將過來:「把邪劍真鋼給我!」

葉法善不想真的對田鳳翔動手,他令真鋼調轉劍身,以劍柄飛擊田鳳翔腰腹處!田鳳翔正好利用葉法善的猶豫,猛然擰身,以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一手抄住了邪劍真鋼的劍柄! 「殺!」田鳳翔一抄到真鋼,便像箭一樣直接調轉劍身,劍尖直對著一角羅睺的眉心獨角刺去!

一角羅睺臉上表情一沉,正想反擊田鳳翔,卻發現他急衝過來的身形一滯?左腳重重踏地!手中的邪劍真鋼竟然握不住脫落了?

「葉法善!」田鳳翔怒目看著邪劍真鋼又自動飛回葉法善身邊!他氣得大吼:「你做了什麼?」

「邪劍真鋼,」葉法善緩緩說道:「專奪天地六合內外的生命力。田都尉,就因為這樣,當初李太史令御真鋼飛劍除禍茸妖心之時,才會一分一分衰老無力啊。」

田鳳翔在前一刻握住邪劍真鋼之際,就發現自身的氣力不斷流向手中長劍!會使得自己衝向一角羅睺的威力受滯!而這一滯不打緊,他吃驚的,是妖力在極短時間之內被快速消磨!這更令自己驚覺這柄黝黑古劍居然如此邪魅?所以才急急脫手!

「咦?這不是葉法善身邊的小娘子嗎?」

說話的,正是騎在獨角巨犀背上的控獸師胖修羅和他在半個時辰前遇見的控妖師蘇自然。 蘇自然在狐野宴的戰鬥中掛了彩,一手按著獨角巨犀的背說道:「那表示葉法善就在附近。」

「那一角也應該在葉法善附近囉?」胖修羅翻身跳下獨角巨犀,走向歸去來兮結界中的小蝶:「小娘子,我是萬仙會的胖修羅,葉先生呢?怎麼留妳一個人在這裡呀?」

小蝶並沒有回應胖修羅的問話,她的雙眼上翻,只讓胖修羅見到一對眼白!

「這是怎麼啦?」蘇自然也弄不明白,這小娘子怎麼會變成這付出神似的模樣?

貞觀十一年六月。

絳雲宮位於午陽鄉外區五里的半山腰上。正殿的牌匾已經略見斑斕,共分為正殿、偏殿,以及宮主宋氏女巫和獨生女兒居住的靜閣。佔地不大,卻已有百多年的歷史。宮門前的石坪可容得下百人,相較之下,倒顯得這宮廟更小了。

正是入夜時分。 午陽鄉的鄉民齊聚在絳雲宮前的老石坪周圍,男女老幼的眼中,除了映著火光之外,眼前的景象,就是十七名身著雪白長衣,頭戴紅、綠、黃三彩野鴒羽冠的女巫。其中八名女巫,臉塗雪脂白粉,眉心以雞血點上紅點。

年過四十的絳雲宮主宋氏女巫站在七名女巫組成的北斗七星陣外的北極星位。她的獨生女兒居中,站著北斗七星中的「天權」位置。另外六名女巫分別站定「天樞」、「天璇」、「天璣」、「玉衡」、「開陽」與「瑤光」。八名女巫手持笏板,絳雲宮主佔住的北極星位,正與女兒「天權」位置相對。

另外九名女巫中,三位持銅鈴串,三位腰掛彩皮鼓,另三位雙手捧著赤色銅拔。

午陽鄉的鄉民們與里正王廣德都看著站在北極星位的宋氏女巫,口中唸唱降神歌咒:

「天聽如何?霧雨其濛,徹于桑土,豐喜百穀。天聽如何?滌場其凌,薪于粟倉,獻羔祭饗!」

為首的宋氏女巫唸唱一遍之後,包括站著北斗七星位置,以及九名持不同祈神樂器的女巫,開始敲擊彩皮鼓、銅拔,加上依著節奏甩動的銅鈴串: 「天聽如何?霧雨其濛,徹于桑土,豐洗百穀。天聽如何?滌場其凌,薪于粟倉,獻羔祭饗!」十七名女巫分別疊唱著這首宋氏女巫家族傳唱百年的降神曲!依著絳雲宮主的踩位律動,北斗七星位置上的女巫也開始旋移,象徵著天體運行之勢!她們表情狀若出神,口中頌唱的降神曲穿透四野!讓擠在周圍的鄉民們聽得身子不由得跟著拍子微微搖晃!

其中那位暗戀著宋氏女巫獨生女兒的年輕小伙子,則是目不轉睛的注視站在北斗七星陣列中央「天權」位置的年輕女巫!他覺得在這奇異的景象意境裡,「天權」位置上,娉婷而立的年輕女巫,就像女神一般!

里正王廣德和那年輕小伙子驢郎一樣,並沒將心思放在這難得一見的「降神祭」上!他觀察的,是一同上到絳雲宮的近百鄉民們!這下子可好,他心想著的,是無論這雨下或不下,他的責任已經卸脫,讓這群女巫擔著啦!百來雙眼睛看著吶!若旱象依然無法紓解,到時上來問責的,依舊是這同一批人呢!耗費這獻祭的羔羊、雞鴨、糕餅、剪紙為錢、焚帛燒香,結果一滴雨都沒下?哼哼哼,宋氏女巫,妳母女倆得給個說法啊。

這老石坪上的女巫陣型,由絳神宮主催動,以位居「天權」的獨生女兒為軸心,舞出北斗七星的更迭運行。而在降神曲頌唱的緊要關頭之時,宋氏女巫的獨生女兒會出現「神降行」的感應!她雙眼翻白,身子四肢僵硬,口中喃喃重複唸道:「方將萬舞,以敖以遊…方將萬舞,以敖以遊…」

「降神巫舞祭」,一連舉行了三個夜晚。那年輕的鄉民驢郎每晚都到!可里正王廣德除了第一個晚上到場觀看之外,就不再去了。其餘的鄉民,也是逐漸減少!到了第三晚,只有十多位鄉民到場觀看。

就在第三晚的「降神巫舞祭」即將結束時,這十多位鄉民可有眼福啦!他們就看著全場上的女巫齊聲頌唱:「天聽如何?霧雨其濛,徹于桑土,豐洗百穀。天聽如何?滌場其凌,薪于粟倉,獻羔祭饗!」最後一輪之際,親眼見到老石坪上的十三支火炬出了異象! 那十三支圍著老石坪的火炬上熊熊焰火,竟然開始順著場中央的女巫群舞動的方向不住搖晃!後來那焰火,居然離開了火炬,成了十三團憑空漂浮的火球似的,圍著女巫們繞圈,而且越繞越高!在場的鄉民們都感覺到整個老石坪上充滿火焰的熱氣!他們個個大汗淋漓,卻無法一動身體分毫!就眼見著那火球越繞越快,越繞越高!在夜空中持續旋轉上升,隱隱約約還能看到那圈火球像是聚引了高空中看不見的氣流,一直往上帶,直到看著大家眼睛都發痠了,升到極高處那團旋轉著的火球,轟然發出四射熾光!消失得無影無跡!

「喔喔喔!靈了靈了!」年輕的午陽鄉民驢郎手臂伸得老直,指著夜空大聲喊了出來:「這可好啦!靈啦!」

不到雞啼之時,午陽鄉便開始下起雨來。整個午陽鄉及鄰近各地的百姓,興高采烈得緊!孩子們三五成群開心地到田郊踩水戲玩!大人們則稱頌絳雲宮宋氏女巫真有本事! 然而,鄉民們這樣的稱讚,只維持了七日。

午陽鄉經過這場「降神巫舞祭」之後,連下了二十天的暴雨!

胖修羅跳下獨角巨犀的背,他也瞧出這常在葉法善身邊的小娘子神色不對勁,便要伸手搭肩關心。可是手才一舉,就看見自己的右手手腕以下竟然消失不見?而且同時還感覺到右肩膀上有一隻手正搭著自己?

「哎喲!」胖修羅嚇了一大跳!他連忙回身看望,卻根本沒有人站在自個而身後!

「這…」騎在巨犀背上的控妖師蘇自然對胖修羅說:「這跟上回咱倆去葉法善的舊道觀一樣!這是個結界呀!」

胖修羅看了看自己的右手,他要再試一回!於是又將手伸長,要去接觸小蝶的身體,這下子,又看到自己的手不見了,而同時,蘇自然就看到一隻原本屬於胖修羅那戴著五、六個寶石戒指的右手,出現在胖修羅的後肩上!

「真的!錯不了!」蘇自然說:「我覺得跟上次那結界的效果是一模一樣!」

胖修羅奇道:「這葉法善,真有兩下子呀!」

控妖師蘇自然身子一轉:「咱們都拿不下這結界裡的小娘子,她有事沒事,和我們無關!去找一角羅睺要緊!」

胖修羅閉眼凝神吐納,然後對著蘇自然嘴角一笑:「我想他們都在那處!」他肥肥的下巴往兩人西方晃動:「咱們由這裡去便是!」

#葉法善 每週一、四更新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47630001

 回應文章

巴拿巴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圖與字!
2020/08/07 05:45
純輝兄,

請問您葉法善系列的特別圖片是您自己畫的
還是怎麼來的啊?
另外
本文中的天地六和似為「天地六合」之誤
淺見僅供參考!

敬祝平安健康
周末愉快!

弟巴拿巴敬筆+_+
20200807(五)5:45 AM
房純輝(robby1278) 於 2020-08-07 10:06 回覆:

謝謝錯字指正^^

圖片是從網路上尋找與章節主題相應的,增加閱讀的況味


馮紀游(陸游:永遠的天使)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06 13:41
引人入勝的冰與火之戰及降神舞!謝謝分享崇拜
房純輝(robby1278) 於 2020-08-06 13:57 回覆:
感謝閱讀鼓勵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