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葉法善 天下長安 秘寶卷07 辟邪燈籠
2020/07/30 01:17:46瀏覽653|回應0|推薦42

葉法善 天下長安 秘寶卷07 辟邪燈籠

「往古之時,四極廢,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載,火爁炎而不滅,水浩洋而不息,猛獸食顓民,鷙鳥攫老弱,於是女媧煉五色石以補蒼天,斷鼇足以立四極。殺黑龍以濟冀州,積蘆灰以止淫水。蒼天補,四極正,淫水涸,冀州平,狡蟲死,顓民生。」《淮南子·覽冥訓》

李淳風眼神犀利!一手搭住最貼近的長矛,腕力一翻,將這支長矛的勁力調轉方向,正好擋住了另外兩隻長矛!「喀」、「喀」兩聲,兩支長矛的迅猛來勢受阻,插進了李淳風身側的雪地之中!

他明白這群野狐已經開始用變形之術,幻化成他們這幾個人的樣貌出擊!方才的巨狐大嘴,只是要將眾人分散,以便各個擊破呀!

四周全是灰白濃霧,啥都看不清楚!李淳風扔下手中長矛,彎身從地上抓起一把雪握在手中,不一會兒,雪在李淳風掌中化為水,他在手掌心的雪水上放了一根磁針,李淳風看著磁針定向:「好!我直往午陽鄉去便是!」

「蘇自然呢?」一角羅睺瞪眼看著胖修羅!

胖修羅搖搖頭:「一個沒留心,我就跟他走散了!這團怪霧,搞得我東南西北都不知道啦!」

「他也在找你呢!」一角羅睺才說完,胸前斗篷突然「呲啦」一聲!竄出一頭野狐,張開大嘴,在胖修羅的肚子上狠狠咬了一口!

「哎呀!」胖修羅的腹部立馬鮮血淋漓!「這是幹什麼?」他猝不及防,抬頭看著一角羅睺!

嘿嘿嘿!」一角羅睺露出獰笑:「早就看你不順眼了呢!」 胖修羅一手掩著肚子:「你是假的!」這話一嚷未歇,後頸又被無聲進襲的野狐出其不意的咬了一大口!

「可惡!」胖修羅大聲一喝!跳開五步,同時從口中吐出一頭獅子、一頭大金雕,還有一隻獨角巨犀!胖修羅指揮獅子與大金雕撲咬眼前偽裝成一角羅睺的野狐!自己則跳上獨角巨犀的背上:「你們這群欠死的野狐!」他大喊:「通通死去吧!」

那偽裝成一角羅睺的五隻野狐,一下子四散逃竄!卻被胖修羅的獅子咬死一隻,大金雕更是雙爪如利勾,將另一隻野狐抓得頭顱當場破裂而死!獅子與大金雕像是餓急了似的,將雪地上的狐屍當作美味的一餐!

胖修羅這兩處傷口著實不好對付!他騎在獨角巨犀的背上,從刀袋裡拿出治傷藥,又塗又貼的!「你們給我吃乾淨囉!」胖修羅說完,一連又吐出了一頭黑豹、一頭白象,以及一大群黑翼蝙蝠!這一輪吐完,胖修羅圓滾滾的大肚子頓時消瘦不少!

「聞到狐狸的騷味,就給我殺!」胖修羅邊說邊喘氣!獅子、大金雕、黑豹、長牙白象發出怒吼!表示遵從胖修羅的指令!他命令上百隻蝙蝠群:「找到一角!」

蝙蝠群發出「吱」、「吱」的尖聲,紛紛拍著翅膀飛進濃霧之中!胖修羅拍拍獨角巨犀:「咱們往前直走!誰擋路,就踩爛了算!」

這頭獨角巨犀在雪地裡邁出大步,載著受傷的胖修羅消失在濃霧中!

「在這裡!」蘇自然聽到了雪地裡傳來胖修羅的哀叫聲!跟在後面的一角羅睺眼見坐倒在雪地的胖修羅,肚子跟後頸都有被野狐突襲撕咬出的傷口!

「太好了!你們…」坐在雪地裡的胖修羅苦笑:「這群畜生!」

一角羅睺面無表情:「可以傷成這樣的你?」

「能不能站起來呀?」蘇自然一手要拉起胖修羅,卻因為胖修羅身材太過龐大,他看著一角羅睺:「幫幫手!」

一角羅睺伸出左手,彎身要拉起胖修羅。可就在這時候,胖修羅的胸口突然發出兩柄利刃刺向一角羅睺!而蘇自然的另一隻手,倏然翻出一把銳利的彎刀,兩人同時對一角羅睺發動致命的突擊!

「咦?」坐在雪地上未起身的胖修羅與蘇自然同時發出疑惑的聲音!兩柄利刃與一把彎刀,同時刺中也砍中了一角羅睺,可這傢伙,混若無事一般?

一角羅睺抓住了野狐幻化的蘇自然與胖修羅,嘴裡露出尖牙:「在光明聖火中化為煙塵吧?」 轟然一聲!蘇自然與胖修羅發出狐號慘叫,頃刻之間便燒成焦炭!一角羅睺看著雪地上的狐屍殘跡:「哼,野狐幻身,不堪一擊。」

他張開雙臂,口中緩緩吐納。四周的濃霧漸漸散開!原來是因為一角羅睺的身軀,不斷放出龐大熱氣,讓原本圍繞在四周的濃霧,受不住這無形的熱力而被驅散!以他中心的十丈方圓,已無一絲一毫妖狐霧氣!而這個範圍,還隨著一角羅睺的吐納術,不斷擴大…

「葉法善,」一角羅睺邊說話,嘴裡、鼻孔、雙耳及兩眼還不斷地散出熱氣:「還好吧的你?嘻嘻嘻嘻。」

幾隻黑翼蝙蝠出現在一角羅睺的頭上拍翅盤旋!

「胖修羅?」一角羅睺看著那群發出「吱」、「吱」叫聲的蝙蝠。 葉法善左手劍訣立在唇前,急急低聲敕令:「借五行之相,土相!」 霎時間,自他與妖狐紫影站立處往外方圓數十丈周圍被濃霧所籠罩的林木土地,陡然從地下向上發出巨響!葉法善雙手平舉:「起!」 妖狐紫影一個站立不穩,雙手緊緊抱住了葉法善:「你幹嘛?」

葉法善凝神說道:「既然衝不出這狐野宴,索性不跑了!」正說這話時,腳下延伸數十丈方圓地面,整片轟然拔升!一下子高出周圍十多丈!就看見整座依山生長的森林裡,憑空出現一塊狀似圓形的高地,在陣陣塵煙濃霧中,兀然立起!大片大片的白雪,碎裂紛飛!周邊的土石林樹,在這塊圓形高地拔升時,紛紛應聲倒下,落進這塊高地的底部!妖狐紫影兩眼紫光閃耀,她張望四周,原本困住兩人的濃重妖霧,應時俱散!不由得拍手叫好:「好極啦!」

這一喊聲,牽動了妖狐紫影脇下的傷口:「哎呀!」她的衣褲上,已經有大半被血漬佔據!而雪地上一塊又一塊的鮮紅血塊,清清楚楚地顯示妖狐紫影的傷勢很重!

葉法善冷眼觀察,那掩蓋了整座山林的妖霧,此刻已然在高地之下,無法隨著 這塊圓形高地上升而侵襲! 此時,他聽見了在高地下方,傳來此起彼落的嚎叫!

「嗚!嗚!嗚嗚!」

妖狐紫影坐倒在地上,面容憔悴無血色:「我說了,一隻妖狐,很難對付…一群妖狐,對付不了。」

「是嗎?」葉法善冷笑:「嘿嘿嘿。」他雙手立在腹前,做懷抱狀,同時露出冷峻的神情:「劍號真鋼,大戮十方,命不久長!」 妖狐紫影看葉法善胸腹前雙手一拍!一柄遠古黑劍,就這麼憑空出現!

「銀狐白影的秘寶在我身上!想取的來呀!」葉法善一聲大喝!妖狐紫影只見到他猛地衝向高地東邊,接著便不見了人影?

「葉法善!」妖狐紫影一喊出聲,便是一股劇痛從脇下傳來,令她無法再多說一個字!

nuj

不久前在濃霧之中,葉法善與妖狐紫影被野狐幻化的一角羅睺、胖修羅、蘇自然、李淳風不斷突襲!妖狐紫影終於被騙上鉤,著實挨了一刀,深可見骨!

葉法善原來心裡十分懊悔!他怨自己想得太多,這發動狐野宴的妖狐們,與紫影是同族,正因爲這樣,葉法善顧著紫影的感受,一直沒對妖狐群出重手!而這樣的想法,卻讓這一大群野狐、妖狐更加肆無忌憚!而當葉法善看到妖狐紫影被野狐幻化的李淳風給重重刺了一刀之後,他想清楚了!這群妖狐,不像大山魈金福,不像小小蛙妖!牠們是無法與之結交的!

「別以為我在帝都長安整天只會賣符籙煎餅吶!」葉法善身在半空中,居高臨下看著濃霧中竄起許許多多鬼魅狐影向他撲上來! 帶頭的妖狐炭影與黃影、藍影嚎叫著:「交出秘寶!交出秘寶!」 飛繞在葉法善四周的邪劍真鋼一眨眼朝著飛越上來的野狐群裡殺進殺出!數十隻野狐登時被開膛剖腹!連叫痛的機會都沒有!妖狐藍影的五把湛藍長劍,完全擋不住邪劍真鋼的襲斬!他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五把削鐵如泥的長劍,接連像草桿般斷開!接著是自己的胸膛,被這柄妖異的上古神劍,鑽出一個血淋淋大洞來!

葉法善看準了邪劍真鋼,口中輕念:「借風雷雨電相,雷刀!」咒語一出,高空中瞬時出現一道巨大閃電劈向邪劍真鋼!像是為真鋼注入強大能量似的,原本幽黯的鐵黑色劍身,霎時之間變成刺眼的白光電虹!邪劍真鋼的劍身同時散射出百道電光!每一道電光像是長了眼睛似的,準確無比地穿透了以妖狐炭影、黃影與藍影為首的野狐群身軀!放眼望去,數以百計的縷縷黑煙接連升起,還夾帶著狐屍發出的焦臭味!

「哎呀!」妖狐炭影有一半的身體被燒焦:「怎麼會這樣?」牠一邊慘叫,一邊重重摔落在雪地上!而牠最後的視線,停留在妖狐綠影的炭化屍身上!

「砰」地一聲,妖狐紫影轉頭一瞧,是被邪劍真鋼燒得皮開肉綻的妖狐黃影摔在地上!

「如果…」妖狐黃影痛苦地對紫影說:「如果秘寶可以…我們號令天下群妖!就不會這樣了…」 妖狐紫影倏地揮出掃影刀!直接將黃影砍成上下兩截!

「妳…妳有沒有想過?為什麼銀狐白影會把秘寶…交給妳?」妖狐黃影的雙眼漸漸失去透明感,他露出苦笑:「我…我想通了!她要激起所有人,所有妖的貪念啊!」

「你說什麼?」妖狐紫影問。

妖狐黃影嘴裡吐出大量鮮血:「咳咳!咳!如果她躲不過天劫,我們…因為貪圖秘寶…也會自相殘殺…我想通了,她要我們一道共赴黃泉…」

「不會的!白影不會這麼做!」妖狐紫影大喊!

倒在地上的妖狐黃影,氣息漸漸消失:「如果她躲過了千年天劫…之後也沒有其他妖狐…有機會取代白影…因為…我們已經在互相爭奪秘寶之際…一個個死光了!」

妖狐黃影最後對紫影說:「真好笑,不是嗎?」

妖狐紫影眼睛睜得大大的,看著黃影斷成兩截的焦臭屍身,不發一語。

「可惡!可惡呀!」妖狐灰影大聲嚷道:「可惡的葉法善!」他被邪劍真鋼放出的閃電射瞎了左眼!連體內五臟六腑也焦黑了一半!滿臉是血的灰影往自己藏匿的山洞裡亂竄!身後還跟著十多隻野狐! 山洞裡傳出一陣刻意壓低的聲音:「灰影…你還活著嗎?」

妖狐灰影聽出是青影的聲音!「你…也受傷了嗎?」他反問。 妖狐青影緩緩走向灰影:「你傷得太重了!」 灰影看著妖狐青影身上怎麼一點兒傷都沒有?

「你…」

青影露出安慰的笑容,對妖狐灰影說:「葉法善這個仇,我來替你報!」 妖狐黃影看著青影伸出食指,比在唇上,像是叫他別出聲的意思。 受重傷的黃影正待說話,可沒想到,青影身後的長尾白刃,瞬間將灰影從頭到腳,剖為兩半!

「野狐孩子們!」妖狐青影低聲說道:「他們要去午陽鄉,我們也去!」

「妳還好吧?」葉法善回到高地,走向仍然坐在地上的妖狐紫影。他一臉的關心,讓妖狐紫影覺得心頭暖暖的。妖狐紫影慘白的臉龐,露出忍著痛苦的微笑。 葉法善蹲在妖狐紫影的面前:「這狐野宴,大概煙消雲散了吧?」

「我被…被利用了?」妖狐紫影發青的嘴唇顫抖著:「我…」

「妳說什麼?」

「我…我不相信…」妖狐紫影的臉上既疑惑、傷心,又滿是失望!她兩眼一閉便暈了過去! 葉法善即刻摟住了紫影,發覺她脈息薄弱!「糟糕!」 正在葉法善要度元氣給妖狐紫影續命的時候,突然有個人影竄上來,雙腳重重 踏在高地上! 葉法善一看,是一角羅睺的身影!便大聲斥道:「野狐還來假扮?雷刀!」

天際中出現一道巨大的閃電,轟然朝一角羅睺劈落!但是葉法善萬萬沒想到,這道迅猛無比的閃電,卻被一角羅睺額頭上那支黝黑怪異的獨角給完全吸收了? 眼前的一角羅睺,吸收了雷刀的威力後,身上還不時透出絲絲細微電光,當他一開口,連嘴裡上下牙之間,也有電流間或通過! 「我額頭上的光明聖火晶角,」一角羅睺指著頭上獨角,沉聲對葉法善說:「可以擊破世上所有的法術!」

葉法善吐出一口氣:「哎!原來你是真的一角羅睺!」這人居然無視雷刀的威力?可以毫髮無傷嗎?葉法善大為驚訝!光明聖火結晶角?好怪異又威力無比的物事啊?自己能敵過這萬仙會的一角羅睺嗎?沒把握…真沒把握!

一角羅睺表情冷峻,大步向葉法善及昏迷的妖狐紫影走來:「知道嗎?我為何要拿到秘寶辟邪燈籠的你?」

現在?剛剛才退了狐野宴,現在又是一角羅睺?一定要挑現在嗎?葉法善暗自緊咬牙關!瞪著步步進逼的一角羅睺!

#葉法善每週一、四更新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45652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