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葉法善 天下長安 秘寶卷06 辟邪燈籠
2020/07/27 09:43:31瀏覽631|回應1|推薦29

葉法善 天下長安 秘寶卷06 辟邪燈籠

「往古之時,四極廢,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載,火爁炎而不滅,水浩洋而不息,猛獸食顓民,鷙鳥攫老弱,於是女媧煉五色石以補蒼天,斷鼇足以立四極。殺黑龍以濟冀州,積蘆灰以止淫水。蒼天補,四極正,淫水涸,冀州平,狡蟲死,顓民生。」《淮南子·覽冥訓》

「啊?」萬仙會控妖師蘇自然一臉訝異:「這廝…李淳風聽說是當今國師呀!」他看向妖狐紫影:「不能小瞧了這陰陽家,妳剛剛說的話,他居然全聽見啦!」

「哼哼哼,」控獸師胖修羅笑著對蘇自然說:「那你這會兒說的話,不也一樣被聽見了?」他不理會高瘦控妖師的反應,只看那李淳風越來越近:「有我們三個,怕是連李淳風也得乖乖的呀!」話說到這裡,胖修羅心裡想到了葉法善跟這妖狐,若是跟李淳風聯手…「辟邪燈籠」這秘寶就不好入手了!

一角羅睺渾不在意已然出現的李淳風,他彎身用手抓起一具野狐屍體:「生吃還是火烤?我餓了。」

妖狐紫影瞪著一角羅睺:「你試試!」雖然這群野狐想要了自己的性命,但此刻,她仍然沒忘了自己是妖狐一族!

距離葉法善、妖狐紫影、一角羅睺、蘇自然、胖修羅、李淳風等人三十里外的僻野無人處。

田鳳翔一身大汗,雙手握住枯樹幹,在雪地上挖出了一個深達近丈的大洞,倒像是打井似的!他不確定自己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

「怎麼樣啦?田都尉,就快挖到了!」 站在離田鳳翔五步開外說話的年輕娘子,就是自稱「賽月」的銀狐白尾分身!

是嗎?田鳳翔聽了賽月這麼說,反而一肚子氣想發洩出來!他雙拳運勁,同時擊向洞底!「澎」地大響,泥沙土石向上飛濺!站在洞口外緣的賽月不但不驚,反而稱讚道:「這樣出力就對了呢!」

田鳳翔在洞底並沒有回嘴,他看著雙拳猛力一撃之後,在土塊砂石飛濺中,出現了一塊發著微弱七彩螢光的物事!

「這是什麼?」田鳳翔張口詢問。

站在洞口外緣的賽月聲音柔柔地說:「恭喜田都尉,你找到『太歲』啦!」她的微笑中,帶著一股早已瞭透的意味,因為她要讓田鳳翔變得更加強大!

「一念生起,招來機變無窮。」賽月對著洞裡的田鳳翔柔聲道:「田都尉辛苦了,小心的把這千年太歲搬出來,別弄傷了呀!」

田鳳翔一聽賽月說這奇怪的物事叫做「太歲」?他看著這約莫羊肝大小的「太歲」,外形貌似一團癱軟的生麵糰,又像是在呼吸的狀態。而且從裡向外發出一陣一陣的七彩螢光,令田鳳翔感覺這「太歲」的麵團似的身軀,有著令人心生恐懼的詭異透明感!當田鳳翔將這太歲周圍的泥土清開,小心用雙手捧起這奇怪的太歲時,還看見太歲微微透明的身體內層,竟然有無數小眼睜開!他從沒見過如此怪異的物事!身子一顫抖,差點兒又讓太歲從手中摔下!

「費了這麼多力氣,我怎可在這時候退卻?」田鳳翔氣自己竟然膽怯了?他將太歲捧好,一吸氣,跳出了自己所挖出深井似的大洞,站到了絕世美女賽月面前!

「『太歲』?」田鳳翔問賽月。

賽月看著田鳳翔手裡的太歲,臉上露出一絲不捨的神色!「『太歲』,集天地至陰之氣,藏於五行之土中,聚萬物生機於一體,狀若夜光玉石,柔軟如犢羊肌,得而食之,生機盡發矣!」

「妳說要讓我無敵於天下,便是要我將這『太歲』…『得而食之』?」田鳳翔仍然有疑慮!

「我家歷代乃以採集四海奇珍為業,」賽月看著田鳳翔,美麗雙眸閃動如碧波:「這『太歲』,會讓你的一身功力,增加數百年以上呢!葉法善、一角羅睺、李淳風這些人,再修練幾輩子,也比不上田都尉神功絕世呀!」

「這…」田鳳翔看著手中詭異噁心的太歲。

「都到這裡了,你不信我?那便放下太歲,你走吧。」

是啊,都到這地步了,放下嗎?田鳳翔心中的反覆糾結,開始傾向賽月那一邊。

「吃了它。」

田鳳翔看著賽月一雙明眸裡,毫無商量餘地!他難道不想此生成就蓋世功勛嗎?那些跑在他前頭的人,會讓出一條道給自己嗎?田鳳翔思索至此,深知自己眼下比不上葉法善及萬仙會的一角!假朋友?說我還不夠重要?田鳳翔臉上浮出憤怒受辱的表情!若不放膽一試,怕此生再努力,也夠不上這些人的程度呀!

「今日天見我心,派賽月助我一臂之力…」田鳳翔咬牙道:「天予不取,必遭橫禍!」說罷便鐵了心,張口將千年太歲吞下!只覺得入口黏滑,太歲的軟糊身體,一到了田鳳翔嘴裡,口感說不出的古怪!這太歲隨著齒牙啃咬,開始碎裂分散!田鳳翔感覺得到,那太歲正與自己融合,從口腔內壁,一路到肚裡,然後開始在體內四處擴張延伸…

賽月見到田鳳翔臉色蒼白,帶著捨命的心情將太歲往嘴裡反覆一壓一塞,強忍著噁心的感覺,不消幾口便將這自己暗伏久遠的活寶物給吃光,倒也落得乾脆!

田鳳翔覺得口裡留著那千年太歲的古怪甜味!他看著賽月的眼神,像是在問:然後呢?

賽月的笑容依然甜美:「接下來,你要是能活著撐過去,闖過生死關,脫胎換骨之後,便是人中至尊了!」

什麼意思? 田鳳翔還不及細思,腹中突然傳來陣陣劇痛!他未能叫出聲來的原因,是因為全身出現猛烈地抽搐!而這樣的反應,讓原本腹痛如絞的感受,立馬傳遞到四肢百骸!

「啊!」一聲慘呼,接在一聲慘呼之後!

賽月看見田鳳翔在雪地泥濘中不斷地痛苦打滾!田鳳翔七孔流血,連手指甲、腳趾甲都脫落,接連不斷的發抖,渾身三萬六千個毛孔冒出血珠!

「田都尉,撐住呀。」賽月的聲音輕輕柔柔:「這才剛開始吶。」

田鳳翔此刻,根本聽不進任何聲音!而賽月仍在說話: 「一念生起,招來無窮機變。吾乃三十三重天貪嗔痴三屍神首座。吾專挑引眾生慾念紛起,以貪念作鏡,讓你們在貪鏡中,看清楚自己本來是誰?」賽月看著在地上痛苦翻滾,啞嗓慘叫的田鳳翔,輕輕說道:「葉法善呀,彼時你成就了我,從一頭小狐,幻化修煉成千年妖狐尊主。幾經輪迴再相逢,今世,我能否成就你呢?有趣有趣。」

夜過三更,田鳳翔在地上不知自己癱了多久?

「你醒來啦?真是太好了呀。」旁邊傳來柔膩的輕語。

田鳳翔認出那是賽月的聲音。 他只想著自己能不能出點力氣站起身來,卻突然眼一花!發覺自己只是小小使力,整個人便如飛箭似的射向夜空?此時更不斷不斷升高! 「啊?」他口中發出驚呼!田鳳翔居高臨下,在漆黑夜裡,卻看得賽月的身影是那麼清晰!連眼角的笑意,都瞧得明明白白?

「嚓」地一聲落地!田鳳翔微微意動丹田,便感受到前所未有的雄渾內勁像大潮般往來鼓漲,充盈無比!他抬起右手做刀斬狀,朝著十丈外的樹林發勁一劈!瞬時間好幾棵大樹立刻憑空折斷傾倒!田鳳翔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的右掌!「這…這是怎麼回事?」

「嘻嘻嘻,恭喜田都尉神功大成蓋世無匹!」亮麗動人的賽月笑著說:「我帶著你出長安城之前,就跟你說過了,都尉的身手是天下第一,你還不信呢!」

田鳳翔此時,已知服下千年太歲之後的神效,全然與自己合而為一!「哈!哈哈哈哈!」他大笑不已!

賽月輕聲說:「什麼魏王?什麼大唐江山?什麼西域諸國?什麼萬仙會?什麼葉法善?什麼李淳風?」

田鳳翔接話大聲道:「通通不值一提!」

賽月走向田鳳翔,身子溫軟如綿的靠在田鳳翔的身上:「什麼都尉不都尉的?現在你已吸收千年太歲精華,脫胎換骨大功告成,是人中至尊啦!」

「何止人中至尊?」田鳳翔環抱著賽月:「我有妳相助,必是三界至尊!哈哈哈哈!」

賽月一點抗拒的意思都沒有,她貌似傾心於田鳳翔:「鳳翔郎君,那葉法善,還有羞辱你的一角羅睺,以及瞧都不瞧你一眼的李淳風,就在不遠處…」

田鳳翔胸口氣血翻湧,他雙手撕開賽月的衣服,兩眼慾念似火:「好極了!真是好極了!」

「葉法善,」李淳風騎在馬上,看了一眼萬仙會的一角羅睺三人及妖狐紫影之後,對他說:「此地不宜久留!我瞧你們幾位,莫要在這雪地之中凍成冰棍了?咱們還是沿著官道走,好麼?」

葉法善原本一下子認不出來李淳風。因為頭一回在白馬坂見到時,他像個八、九十歲的老先生。第二次在長安見到時,他成了五十多歲的模樣,此時第三回見面,李淳風已經恢復到三十多歲不到四十的形貌!

「你是…李…」葉法善側頭看著這人的外貌:「啊呀!你回春了!」

李淳風微微一笑:「沒錯!」他一抖韁繩:「咱們出發吧?」

「等等!」控妖師蘇自然伸手朝馬頸子一攔,這黑色軍馬便難以前進!「李太史令,我們一夥,在這荒野雪地裡聊得挺熱,你要是有事待辦,請自便!」他將手一鬆,軍馬便不住踏地噴氣,像是急著離開,又沒有座上主人的同意,難以自主!

李淳風瞪了蘇自然一眼:「萬仙會是嗎?」 蘇自然被李淳風一瞪,身體隨之一繃!這廝號稱今上國師,看來道行不低呀!

一角羅睺對胖修羅說:「不吃狐,吃馬如何?」

胖修羅先是哈哈一笑,然後張嘴一咳!這一咳,讓妖狐紫影往後跳了一大步!

「什麼呀?」妖狐紫影大為驚訝!

原來控獸師胖修羅張嘴一咳,居然當場咳出一頭黑黃條紋相間的大猛虎!這頭剛竄出來的猛虎見了馬匹近在眼前,大吼一聲,後腿一使勁,兩隻前爪便抓向李淳風所騎的軍馬脖子!

李淳風冷哼一聲:「哼!一條大蟲?」他袖中出現一桿毛筆,凌空虛點在這頭剛從胖修羅嘴裡竄出來的大老虎頭上!葉法善見到毛筆筆端出現兩個墨點,這墨點正好射向大老虎的雙目!竟然硬生生讓大老虎啥也看不見!如同瞎了一般?這頭大虎因雙目頓失光明,不住的狂躁亂竄!

胖修羅弄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他連忙追著大老虎:「哎哎哎!你這是怎麼啦?」

但這頭失去視覺的大老虎既驚嚇又狂躁!感覺有物事在附近,就是一爪子狠抓過去!胖修羅閃過比他光頭還大的虎爪擊襲,張口一吸氣!想將自己放出來的大老虎吸回肚子裡!可是耳邊聽到了李淳風的聲音:「倉頡六法!斷!」

李淳風語音未歇,妖狐紫影與葉法善便見到這頭大老虎斗大的頭竟憑空自頸子上掉落!還撒了一地的腥鮮血漬!

「虎肉,性味甘酸,治痢疾、益氣力。食之入山辟邪魅!來得正是時候!」李淳風緩緩搖著筆桿,像是對胖修羅說:這頭大蟲放得真好,大家都可飽餐一頓!

「哇呀!」胖修羅自加入萬仙會以來,誰也不敢小瞧了自己!李淳風大筆一揮,就殺了自己放出來的猛虎,若是不狠狠教訓李淳風,以後還抬頭見人嗎?他正要衝向李淳風,卻被一隻手在肩膀上搭住:「這頓虎肉你請,我找李淳風收帳。」

此話一出,胖修羅便知是一角羅睺的交代。

他咬牙道:「李淳風!你是跟我結怨啦!」

「憑你?」李淳風飄逸下馬,走向雪地上的虎屍:「葉法善,我來為你料理一頓可好?」

葉法善連連笑著搖手:「這不敢當!不敢當!」 李淳風口中說道:「古時倉頡造字,天地震,鬼神驚!八荒六合神魔精怪哀嚎震霄!所為何來?」他看著葉法善:「因為從此以後,人子有『咒文』鎮邪,趨吉避凶!象形、指事、形聲、會意、轉注、假借,指天畫地無所不包!剛剛斬虎頭,用的是倉頡六法中的『象形』部,一筆如刀斷!」

葉法善聽得頻頻點頭,這等陰陽家手法,他可是第一次見到:「真了不得!」

妖狐紫影與一角羅睺、蘇自然聽完李淳風說話,低頭看著躺臥在雪地上的無頭虎屍,已經剖腹攤開,腹中的虎肉、內臟卻早已熟透?這也是李淳風的手法之一嗎?

妖狐紫影哈哈一笑,便蹲近虎屍,撕起一大塊剛烤熟了的虎肝,一口咬下,油香肝嫩!「多謝胖修羅請客,李先生掌廚呀!」

一角羅睺雙手撕下一條虎腿,張口大嚼!他看著葉法善:「葉先生,補充體力不?」

葉法善看著胖修羅臉色鐵青,可是這一路被狐野宴百般糾纏,著實飢餓!「那就不客氣啦!」他也拆下一大塊熟虎肉,一口一口吃下肚,倒覺得這深山雪地裡嚐虎肉,生平頭一回,滋味挺不錯的!

除了胖修羅還在氣頭上,一口沒吃之外,眾人話不多說,這頓虎肉大餐,半個時辰不到也就吃完了。

葉法善看了一眼妖狐紫影,悄聲說道:「這不?人們現在人多了,對付『狐野宴』,也比較容易。」

「哼,」妖狐紫影逕自站直了身子朗聲說道:「我是妖狐一族的出身,從沒聽說過『狐野宴』會怕人多的!」

「是…是嗎?」葉法善跟著站起身來:「那還真不好辦!」

「妳曾經參與過『狐野宴』的?」一角羅睺問。

「只要帶頭的妖狐不退,『狐野宴』就不會結束!而且會越來越厲害!因為牠們越來越餓,越來越瞭解狩獵的目標!」妖狐紫影瞪著一角羅睺。

控妖師蘇自然笑說:「妳沒見到一角的威力嗎?就一拳!」

「上路吧?」李淳風抹抹嘴:「咱們回到官道上,離午陽鄉也就半天路程。」

「李太史令,」葉法善問:「你為何也要往午陽鄉?」

李淳風腦中響起關在無生窖中銀狐白影的話來:要找秘寶,先找葉法善。他當然不會說出銀狐白影已被自己困住:「葉先生,你去哪裡,我並不在乎。但是秘寶辟邪燈籠,我得帶回帝都。」

妖狐紫影、一角羅睺、蘇自然、胖修羅與葉法善聽李淳風直接說白了他的意圖,均是臉色一變!

「想來,你們幾個萬仙會的,也想著秘寶呢!」李淳風淡淡說著。他心裡很清楚,眼前幾位,哪一個都不好對付!何況是以寡擊眾?但是不將話說白,這事情就更難好!況且,萬仙會必定與自己所圖相同,不會去擔心葉法善往哪兒去!因此,誰都能跟葉法善談這筆「生意」!

「妖狐、萬仙會、我,」李淳風道:「都要這辟邪燈籠。一但闖出狐野宴,恐怕葉先生更提心吊膽了不是?畢竟我們聯手對付過禍茸妖心,你得有個主見才好。」

葉法善原本只想趁著舊道觀整修期間,帶上小蝶回鄉,看看能否讓小蝶恢復記憶,卻沒想到,事情竟然複雜至此?

「諸位相陪也好,不相陪也好,」葉法善對李淳風、一角羅睺等人團手一揖:「帶我辦完事,再相談辟邪燈籠一事可好?」

一角羅睺腦筋早已想定,若是讓葉法善回到帝都長安,這個國師李淳風可就佔了朝廷勢力的大便宜!

「哼哼哼…」 一陣冷笑,打斷了眾人劍拔弩張的氣氛! 李淳風朝聲音源頭望去,一位黑熊皮袍的壯漢站在大樹高處,居高臨下說道:「吾乃妖狐炭影,不敢怠慢各位!」話說完,他指了指眾人圍著的虎屍:「我們也餓啦!」

葉法善與妖狐紫影立時感到地下傳來震動!一張闊達丈許的巨口從地裡陡然張開!葉法善等人腳下一空,便要掉進這張巨狐齒牙森然的大嘴當中!葉法善拉著妖狐紫影向旁邊一跳!大片積雪被從地裡竄出來的巨狐頭部接連掀起!

一角羅睺與蘇自然、胖修羅與葉法善閃避的方向相反!「別丟了葉法善!」一角囉睺對二人提醒!

而李淳風則策馬一躍,從巨狐大嘴上橫越過去!可當他的座騎一落地,卻見不著葉法善與妖狐紫影的蹤跡?整片荒野已經被包覆在團團妖異大霧之中!

「這陣大霧,藏有濃濃妖氣!」李淳風大喊:「諸位多加小心!」 李淳風見到霧中出現了葉法善的身影,他對葉法善說:「咱們一起同行,留心妖狐祟人!」

葉法善微微一笑:「正該如此!」他作勢上馬,卻在未坐穩李淳風身後之際,突然抽出一柄彎刀!直接刺向李淳風後心!饒是李淳風在遭受不意間的突襲之時,他迅速往前先是一伏再側身一翻,手中筆桿一橫:「好傢伙!」

那坐在身後馬背上的葉法善,便被劃成兩截!手上的彎刀還緊握著不放! 這「葉法善」被李淳風大筆一揮,斬成上下兩截!這兩截身子各變回野狐,竄進了伸手不見五指的濃密大霧當中!

「狐野宴!」李淳風在濃密大霧中皺眉自語:「這下子事情難辦了!」

「李太史令!」他聽見了葉法善在不遠處的聲音:「小心野狐幻化人形!剛剛那個不是我呀!」

李淳風朗聲道:「多謝提醒!」 可是話音未落,從那葉法善的聲音來處,突然射來三隻長矛!直接對著李淳風的上中下三路!勢若流星直襲!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44938925

 回應文章

馮紀游(陸游:人生不必認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7/27 20:59

好精彩!等著看千年太歲發威。哈哈哈

房純輝(robby1278) 於 2020-07-27 23:42 回覆:
謝謝陸游兄鼓勵^^